空间小农女 番外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是个大番,承诺的那个番还是没有胆子贴上来,河蟹多且大,生活还得继续,大家见谅,七月一日开发新书,谢谢亲们的等待。

    番外四范家村的余事

    清晨,阳光明媚,八奶奶照例来到了村头那巍峨的三元及第的牌楼前,青石板的路上,已经有了苔痕,时间已经过去好些年了,这本来是五房的荣光,本来是自己的孙子,可是,八奶奶看了看那据说是皇上写的字,没有接着想下去,世上事,不如意的十之**,这一点,八奶奶确在别人的意料之外,她心里明白着哩,作为一个平凡的的老太太,她有着人不能理解的杀伐果决,对于没有希望的事情八奶奶比谁都放得下,取舍之间的尺度,这几年她也有所明悟,

    今天,她是出来放牛的,家里没有劳动力割青草来替牛填食,就只能把这牛牵到外面来放,让牛也吃点儿青料,没有人敢把牛牵到这里来放,可八奶奶不怕,有什么好怕的?光宗耀祖的好事都轮落到别人家去了,自己再差还能怎么着,这里放牛的人少,草长得旺盛,能让牛在这里饱饱地吃得肚子溜圆,八奶奶觉得心里的那口浊气也松快了不少。村子里的人都怕那范劳鑫,可八奶奶不怕,日子过到这个地步,八奶奶觉得也没所谓了。

    八奶奶活了这一世人,也做过几年的老封君,心里明镜般清楚,在世人眼里,这范家村风光的、嫁得好的媳妇,那真的有很多,自然,首屈一指的,谨字辈最风光的媳妇,自然是状元郎娶的孔氏,谦字辈的自然就是孔氏的婆婆,一个许(金)氏,一个高氏,这两位那本来就是天上的凤凰,谁也不能攀比,只不过是作为一种荣光,照耀着范家村里的牌坊及祠堂。八奶奶再不耐烦,也得认这帐。

    可老话说,饮水思源,那这些荣光的源头,自然得由劳字辈的媳妇论起,最有本事的,说起来却不是很多,明面上范家四房里,早逝的蒋氏就是个最有福的,生的二个儿子,那不但做了将军,还娶了公主为妻,生的孙子,是状元,孙女是王妃……这种富贵齐天的事情,不是凡夫俗子能比的,但是,只要上些年纪的大家心知肚明,这是人家前世修了多少阴功才积下来的德,所以,大家都只攀比那些能比的,这样算起来,除蒋氏外,那个五房长媳成大奶奶就是第一位有福的,孙子孙女都出息了不说,那发家致富的手段也非常人,再说那村长的媳妇,范氏宗族的宗妇,那劳鑫家的自然也算得上一个!余下的任谁怎么论,自己还真是能提得起来,那孙女嫁的是知府,虽说后来被人欺负了,送回家来,那也正经做了四五年的官亲。八奶奶想到这里,靠着那青石柱的腰背不由得挺直了。

    自己这一生自小就生性泼辣好强,生了四子两女,长孙女嫁给知府,当然了,范家结官亲的人家不少,不过,最大的却真心是四房这位知府。后来的晚辈们虽说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毕竟知府姑爷那是四房的荣耀。这是不可杀的事实。

    八奶奶知道,自己曾经也算是知府的亲家,按说这日子应该过得好,可后来这日子居然过得还没有以前舒坦,年纪一大把了,还得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土里刨食,如果没有族里的供济,只怕是饭都吃不到干的!八奶奶知道肯定是出了错,这个错八奶奶颠七倒八的想了许久,终于想通了,一切,都是那死丫头被休回家来开始的,不对,也许是自己把许氏的药材克扣了,一副折成两副煎的那时候开始的,八奶奶寻找这个运气改变的日子有很久了,差不多能确定,应该是许氏生病了开始卖嫁妆起,事情就有所不对劲了,有钱难买早知道,八奶奶叹了口气,世上哪有后悔药卖呢?

    八奶奶的心思没人知道,如今,她也没有可叨叨的人了,那谦文家的,就是个烧蛇肉吃的懒虫,也是早没看清楚,说实在话范家村里,如今混成这样子的人家,真心没有!要知道范家自从出了四房里出了将军、状元、公主媳妇,王爷姑爷,还有大小不等的好些当官的姑爷,那可算是是出名了,当初就是嫁给王爷的那死丫头,留下了好些生计,如今满村子里,十家有九户那都是靠着种植青菜同药材过日子,说也奇怪啊,这范家村里的药材、菜蔬那口味真就比别处的好,就这药材收了交到药铺里去,这评的等级也高不少。范家村里家家户户都有钱,别的不说,那个个都是穿着细棉布下田劳作的,早些年的粗麻衣服还真是没有了,个别小媳妇一时不凑手,还真没有这细棉布衣服下地,穿着绸缎下田的事也时有发生!这可见村里的人手里的银子多到什么程度。当然除了自己手里不见银子存下来。

    范劳山同汪氏,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自己家的生计越来越难,除了那埋在心底的后悔外,再也找不到原因,或者是自己当初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听说那许氏本是金贵的人,当初借着她的光才发达起来的事情,自己没有看清楚,事情都是许氏的坟给划到四房里后,自己家里才倒霉的,好好的状元郎也给了四房,那如今风头正盛的贤王妃也是四房!好处都归了四房,而自己房头,什么实惠的都没有捞到,午夜梦醒时,八奶奶心里叹息,五个儿子二个女儿,自己身边最后落下了什么?那不能提的就不说了,五个儿子,一个都不管自己老两口,唯一留在身边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大儿子一家,八奶奶恨不得把他一家人给撵出去,可怎么撵?本来也不是这村子族谱上的人,只不过强霸着住在这儿,早些年就牵到李家村去了的户籍也一直还在李家村,唉,什么都不提了!前世人没做好事情……什么都没有了。

    范八奶奶眼睛里看着牛,明日一早,准备去县城里,因为贤王妃生了女儿,按惯例,满月这天,县里的范府照例是要施粥摆宴席的,只要不是傻的,没有不去吃的,若是时间赶巧,还能拾到范府里撒出来的喜钱,上次,这个王妃生了郡王时,八奶奶就拾到了差不多五十文钱,并且还亲眼看到了,有一个人拾了一个银花生,银灿灿的晃花了八奶奶的眼睛。所以,听说范府又要施喜钱,八奶奶准备起个大早参加。范府里施喜钱的事情,一年总有那么两三回,一年的四时八节也会意思、意思,八奶奶亲自参加的不下五次,这次,八奶奶的目标是拾到银裸子。

    八奶奶心思浮动,没有想过,自己早已习惯了把那一家人当成了外姓旁人。当成了高高在上的贵人家。

    第二天,大清早的,那范府门前,人头窜动好几十口子人就守在了前面的拴马柱前,那高耸的院墙,朱门紧闭,八奶奶迅速地在石狮子前占据了一个有利的位置。时辰不早了,八奶奶打起来精神。这时候,侧门上的小门,缓缓打开了,门口出来个员外打扮的人,这个人八奶奶识得,是范家第一个奴仆,叫黄老栓的,如今,不知道是不是赎身了,还是任了管事,他带着媳妇一直在这范府里住着,那日子也是正经的员外过的日子了,这一身的绫罗大袍子,可不是一般人能穿得起的。

    八奶奶看着这个人,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却是不甘,也再一次认清了,那不孝子就是个狼崽子,这高房大院不给自己的兄弟父母住,而给了一个外人住着。不过,这事情已经是无解的了,八奶奶并没有想要折腾的想法,但并不妨碍她在心里恨恨的暗骂着。这晨光,并没有到范府前几日公布出来的吉时,也就是没并没有到施喜钱的时候,再说了,前几次撒喜钱,都是开的正门,并没有从侧门出来,这一点八奶奶心里有数。

    因为范府有人出来,人群自然引发一阵骚动。没有抬钱斗的小厮跟在后面,这让大家很快都知道了,黄管家是出来送客的,一个穿着细棉布衣衫的女客,三十多岁的小妇人,看着这个客人,八奶奶眯起了眼,她看到了她的大孙女,如果没有老眼晕花,这个小妇人肯定是自己的大孙女,当初嫁给吴知府做小妾的玉环,八奶奶看到了玉环,而玉环没有看到八奶奶,她冲着黄管家施了一礼后,就匆匆沿着路边向南走去……八奶奶纠结着,要不要,追上去?

    恰恰这时,吉时到了,范府大门缓缓开了,出来八个穿戴一新的小子,抬着贴了红纸的木斗,里面盛满了新铸的铜钱,堆得冒尖,还有些银光闪闪的子掺杂在其中,心里左右为难的八奶奶看着玉环远走的身影,心一横,咬了咬牙,决定追上玉环,八奶奶匆匆忙忙的挤出了人群……

    看着玉环走得越来越远的背影,八奶奶福至心灵,并没有张口喊她,这死丫头身上的衣服很是整洁,并没有打着补丁,头上戴着银簪,耳朵上的耳坠子晃悠悠的,仿佛扯着八奶奶的心尖子,晃得八奶奶混身上下都酸涩起来……

    玉环手里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的竹篮子……从那宅子里出来,八奶奶心知肚明,这丫头只怕是得了好处了,其实不用看,只看那篮子里露出来疑似尺头的几叠布,任谁都知道了。

    不过,在南大街口,八奶奶把人追丢了……东张西望了跺了跺脚,八奶奶走了,走得咬牙,不甘心失去玉环的踪影,她回村子里去叫人去了,这个地方是南大街口,八奶奶有印象,那边转过去,就是那二丫头原来的屋子,八奶奶摸了摸袖袋里的一串铜板,破例地准备坐牛车回村子里去了。这次要把那两口子抓来,让他们寻出自己的女儿,只要寻到这个死丫头,她从范府里得的好处,还跑得掉,细水长流,凭着这黄老拴亲自送她出来的面子,这日子还愁过不起来?

    今天本打算捡上一个两个银花生,可却被突然出现的玉环给耽误了,一来一回的,八奶奶把这帐都记在了玉环的头上,打定主意,若是寻到她,必要她好看。

    八奶奶走后,玉环由一家杂货店里探出头来……

    刚刚走在路上,玉环就觉得浑身不对劲,略回首,居然发现在身后跟着的奶奶,玉环真心是冷汗都吓了出来,太吓了人了……

    若是,若是被捉到,别的不说,自己这几年所存的银子肯定没了,当被得了玉120两的银子,除了买院子的,最后玉环手里还留下了差不多有90两银子,这银子对于用过大钱的玉环来说,也不是小数,头两年,只自己一人住在小院子里,不是不寂寞,可是,那绣活也出得快啊,就一两年,自己的绣艺提高得很大,虽说不能绣出什么双面绣,可也算得上是绣什么像什么了,大件的屏风、挂屏什么的,也接了不少,安安静静的一个人,挣了不少的银子,还把身子给养了过来。

    玉环以为,自己对玉的感激之情也就这样了,不去她这位贵人的面前刺眼就是自己最大的报恩了,可是,那天……

    玉环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天,雨下得好大,当天自己绣着的是冯夫人交来的活计,那是一整套的嫁妆,玉环正在绣着那幅花好月圆的挂屏,就听得院门响,还有马车的刹车声,玉环不敢出去,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出去……

    透过窗子,玉环看到一个魁伟的身子翻墙而入,当时以为安静的生活就这么没了,玉环把剪刀都握在手里,准备着如果事情不好就自我了断。可没料到,这人居然直接打开了院门,然后,两个同样如大熊一样粗壮的男人各自抱着两个包裹一样的东西就进来了,两人把东西安置在院门口,抬眼看了看正屋的窗子一眼,关上院门就走了。

    玉环记得那雨真大,自己不敢去看是什么东西,就一直等着雨小了些才去看,这两个包裹里居然,是她自己心心念念的两个娇儿,两年了,都长大了不少,可跟小时候还挂着相,身上的衣服仍然是自己的手艺,那仿佛长在自己心头上永远不会忘记的胎记也证明了就是离了自己快两年的亲骨肉!

    玉环把孩子安置好,仔细回忆着那两人的衣着来,不由得眯起了眼,原来是玉妹妹的手下,她记得的,这个妹子手下的那些个护院,就是一色这样的镶紫边的灰衣。

    过了几天,就在南辕门官府的布告栏里,看到了吴家抄家的消息。玉环也做过几天官家二夫人,她不以为那个老东西能犯了这抄家的大罪,就他那东摇西摆不能决断的性子,能成了什么大气,可布告的头一个是一位姓陈的大官,这就让玉环心里略有些明白了……

    这吴家的大靠山倒了,夫人的娘家失势了,这是应该的,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不管这吴家怎么还,玉环安心了,两个儿子那是归自己一个人的啦,当下就割了几斤肉,拿了一串铜钱,打了些酒,去了保长家里,没有几天,玉环的户帖上,多了两个娃,大模大样的姓了范……

    虽说给娃姓了范,可并不是说玉环对老范家还有什么情份,有这样的爷爷奶奶,这样的爹娘,那真是能脱离了就算是上上签了,笨死也不会再寻着回去受苦受难了,玉环不相信这些亲人不会把自己再一次卖了出去,当年,谨言这亲孙子都差一点被卖掉,别说这是隔着辈的外孙子那更是不用说了。

    再后来,只要听说玉生了孩子,玉环总会去范府送礼,礼轻意重,只不过表明了自己并不是忘记这个妹妹对自己的好来,四时八节的,也送点小东西去孝顺,不过玉环知道分寸,她送的礼不重,相反看起来很轻,只是恰当的表达了自己感谢的意思,其它的就没有了,相安无事过了这些年,今儿个刚出门来,就觉得背后有人跟着,如芒刺在背,躲进相熟的店里悄悄看着奶奶走远了,玉环吓了一跳,直奔自己的屋里……

    看着奶奶远走的身影,心里很有成算的玉环很快就在心里拿定了主意,这是她的亲奶奶,看着她念念不舍的样子,玉环知道必是回村叫自己的爹娘去了,当下玉环决定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路上还去了自己拿活计的绣楼,对着掌柜大娘说一会子话,拿了不少的新活计,足够做上三五个月的了,再到平时买粮买盐的店里,把盐同粮都买了不少,花了不少的银子,足足能够娘仨人吃上大半年!请小二送货到家里,至于肉倒是不怕,隔壁张家就在市场里卖肉,让儿子晚上说一说,第二天他家出摊子时,顺路就能把这肉给送到自己门口。青菜,玉环想起自己前后院子里菜地,就屋檐下的一个烂瓦盆里都种着小香葱,别说其它的地方了,一年四季,玉环吃的菜那就没上街买过。

    至于在学堂里念书的两个儿子,玉环不担心,这两人完全的长得偏像那死鬼吴家这一方,就是同奶奶走个对面也不会认出来的,至于怎么跟儿子说,玉环也想定了……

    玉环不愧是深知八奶奶同她的父母双亲的,她这一躲就在院子里躲了半年还多,甚至于后面送到范府的节礼都是让大儿子去送的……

    幸运的她不知道,这个英明的决定让她躲掉了下辈子的所有烦恼以及替人作牛作马的命运。

    八奶奶回到村子里,当下就寻了那谦文两口说了玉环的事情,特别指明了玉环由范府出来,还拿着不少东西……

    范谦文正活得没滋味,手里紧巴巴的,听到了居然有这样一注大财可以发,怎么不激动,伙着媳妇加上儿子,就进了城……

    这一通寻啊,真是四九城的大街小巷都走遍了,大小客栈都问了个透,没有人知道玉环的下落,这一通寻,费时半年有多,参加的人员有玉环的三个叔叔加婶婶,还有她的几个哥哥嫂嫂,出力最大的却是她的姑父,李冰,李冰甚至于花了二两银子,去查了五年内落户的单身女子,姓范的同姓吴的都查了,没有这个人……

    当然了,李冰不知道,若是他查多个两年三年的,就能查到范氏玉环这人,但是,但是呀他的银子不够,够了也没用,这个范玉环可不是单身,人家名下有两个儿子呢!不能不说玉环是幸运的。

    许多年后,那小郡主都有十岁了。

    范家村头的范家老屋里,隐隐传出一股子异味,天气算不上炎热,可这秋老虎也是十分的烦人,租了八奶奶家的田的佃户,把粮收齐了,就带着一家子借了车子送秋粮去交租,走近了就闻着不对,把院门拍到快开列也没有人出来应门。

    鼻子里闻着这味道十分的不对,终于惊动了村长。

    老两口在屋子里,已经臭了,听县里来的忤作说,只怕有七八日了,范老鑫把这事传回了范府,范府过也没有什么话传回来,文治武功四兄弟俱不出头,只能是村里出钱埋葬,按照族里施棺的规矩,并没有给予特殊照顾,就以杉木薄棺为准!拉到了范家五房的地里下葬为准。

    大奶奶彼时在京里,等她回村里过年,知道这件事时,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大奶奶如今也是见重孙的人了,精神气都不足以让她再出头对这四兄弟说什么

    其实,说什么呢?一个个的,都被自己这八弟同八弟妹折腾的心思都散了,也不能不说这几兄弟不孝吧,实在是自己这个小叔子身上的慈太少,对儿女起了一个坏榜样,养儿防老,如果这儿子不是养大的,而是坑大的,那也实在是没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