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七十三章 收获与离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声音齐齐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天佑他们纷纷做好了战斗准备。虽然猜到了岛上的妖物很可能是月影当年的旧部,但毕竟没有见到本尊,也不能排除是新生妖物的可能。再说,即便真是故人,一千多年的隔阂,也不能保证对方还会认月影这个当年的统帅。

  事实上没等到声音的来源出现,天佑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这次月影的面子八成是用不上了。因为这声音明显不是一两只生物发出的。当年幸存下来的妖族战士不可能有这么多。

  随着声音逐渐接近,天佑几人已经能看见不远处植被后方被搅起的杂草土屑越过了灌木的顶点,而后不久,第一只生物便出现在了天佑他们刚刚避雨的岩石顶端。然而之后的发展就有些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了。

  原本天佑他们都以为不管来的是敌是友,至少也会先在他们周围停一下,而后互相观察评估威胁程度。若是有智慧的话,可能还需要交流一番才能确定是敌是友。

  但是,当植被后方的生物真的出现时,它们却没有做丝毫的停顿,几乎是在冲上岩石顶端的同时就直接起跳照着天佑面门扑将下来。

  虽然有些意外,天佑他们却并未慌乱。原本就估算着可能要有一战,如今自然不会有所迟疑。甚至没能看清扑过来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天佑手中帝道剑便已顺势一个上撩,将那团巨大的阴影一剖两半。尸体在越过天佑身侧之后血水才喷溅出来,洒在身后地面上立刻发出了一阵滋滋的烧灼声。然而此时天佑已经无暇再去观察这一现象了。

  第一只冲出的妖物根本就不是单独行动的,它的身后是数之不尽的同类们。而天佑也是直到这时才真正看清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蜘蛛,各种各样的蜘蛛,而且全部都是妖种。

  刚刚被天佑一劈两半的那只感觉很像是之前在清源山见过的吸血蜘蛛,但体形大了七八倍,实力却没有多少提升。

  没给天佑思考的机会,第二只蜘蛛已经从岩石上跳了起来,而更多的蜘蛛也如洪水一般漫过前方凸起的那片岩石区,从两侧涌了过来。

  看到这漫山遍野的蜘蛛,天佑随行的月影她们也是立刻摆出了战斗姿态,而后与蜘蛛潮撞在了一起。

  得亏天佑身边的不是妖族就是柒小妹这样经历过各种残酷的小强型成员,但凡稍微娇气一点的,这会肯定已经吓到尖叫逃跑了。要知道眼看着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八脚怪向你冲过来的时候,并不单单是战力高就行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没有坚强的意志是无法抵抗的,那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汗毛倒竖的可怕数量绝不是恐怖可以形容的。听着耳边那无数节肢摩擦产生的咔咔声,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长腿和毒牙、红眼,哪怕是节肢动物专家也会吓到崩溃。

  事实上天佑的手也有点抖了,全靠意志力才没有转身就跑。不是他怕死,而是对虫子本能的厌恶产生的恐惧。就像人会害怕蟑螂一样,不是怕蟑螂把自己怎么样。但论攻击力,除了所携带的细菌可能导致人染病之外,就算是上万只蟑螂也不可能真正对一个成年人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人就是会本能的害怕这种东西,害怕这种恶心的外表。

  天佑现在的状态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快要被恶心死了。然而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能跑,必须挡住这第一波攻击,不然只会更惨。毕竟这些不是蟑螂,是真的能要人命的东西。

  帝道剑顺着之前的轨迹举到顶点,而后原路折返,扑哧一声将第二只蜘蛛怪的一侧四条腿全部齐根切掉。摔落地面的蛛妖挣扎着还想继续攻击,却被天佑一脚踢出老远。

  后续的蛛妖根本没有间隔,反而用更秘籍的姿态扑出岩石顶端朝着天佑飞来,旁边柒小妹她们也开始纷纷接敌。

  柒小妹的武器没带下来,现在手里只有一柄轻剑,感觉有些发挥不出她的优势,只能勉强自保。好在她现在几乎是团队中最硬的个体,虽然频繁被击中,却基本没受啥伤害。蜘蛛的刀足几乎破不开她的防御,偶尔被毒牙刺穿,那点毒素对僵尸之体也是基本无效。反倒是胡青玄显得有些拙荆见肘。她的能力偏幻术系,攻击本就不是强项。蛛群又不怎么吃幻术,让她很是无奈。

  “这群蜘蛛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疯狂的攻击我们?”一招一个的虎妞虽然并没多大压力,但看到后方仍在不断涌出的蛛群也是有些担心起来。

  月影顺手甩出一片黑色的火焰,将一大群蛛妖烧的尖叫着蜷缩成一团,瞬间清出了一片空地,而后趁着后方蛛群尚未合拢之际捏出一个手印,向着地面一点,瞬间一道黑色的火焰爆散开来,眨眼之间化作一道向外扩散的火环,凡是被这火焰之环扫过的蛛妖立刻便被点燃成了一堆堆熊熊燃烧的篝火,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火焰中干瘪收缩,直至碳化成一团谁也认不出来的灰烬。

  “好厉害!”正在和蛛妖纠缠的柒小妹忽然被一道火环扫过身体,刚开始还吓了一跳,而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倒是眼前的蛛妖被点成了火炬。再抬头去看,周围已是一片火海,只有那一堆堆的蛛妖尸体还在燃烧。

  月影提醒道:“这挡不住它们多长时间,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可是船走了,我们在这岛上周围根本无处可去啊!”虎妞着急道。

  天佑回头看了眼刚刚离开的大坑。虽然经历了一场暴雨,并且还在不断的下着,但镇妖塔的入口并未被水淹没。这些蛛妖再怎么说也是妖物,别的地方它们或许拦不住它们,但这镇妖塔可就不是它们能逞凶的地方了。

  “跟着我,退进镇妖塔里。”

  “啊?”胡青玄和虎妞都愣了一下,而后突然反应过来跟着天佑一起往地洞里跳了下去。

  镇妖塔会不断的吸收妖物的妖力,但胡青玄她们是**,和天佑灵魂共享,因而自身妖力也一直至于天佑的灵力保护之下。有了这层保护,只要胡青玄她们不动用法术,镇妖塔便不能吸收她们的妖力,至多也就是吸走一些她们体内自然逸散出来的妖力。但这点点损耗,只要不是打算在这里住上十年八年就可以完全无视。

  反过来说,相对于胡青玄她们的状态,那群蛛妖可就不一样了。它们是真正的野生妖物,镇妖塔会毫无保留的展现自身威能,而这帮蛛妖本就不是什么厉害的妖怪,连天佑这个还没跨出炼体境的菜鸟修士都能随手干掉一打,可见是有多弱了。无非也就是仗着数量多,这才逼的天佑他们不得不避其锋芒。

  天佑叫胡青玄她们下来原本并不是打算借着镇妖塔的特性打防守反击,纯粹只是打算暂时进来躲一躲。毕竟螭吻很快就回回来,而相比之天佑他们这群等级太低没啥大招的菜鸟,螭吻是肯定有大范围AOE技能的。所以,天佑他们需要做的无非也就是进来等一会的事情。

  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和天佑所想有着很大区别。

  镇妖塔对妖物有着巨大的威慑力,天佑原想着那些蛛妖肯定不会追进来,而他们只要等等就好。没成想,等他们跳下来之后,那些重新围拢上来的蛛妖竟然也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来。

  “这些蛛妖疯了吗?为什么会追进来?”

  “不管了,先往里跑。”

  眼看着洞口上方呼啦啦往下掉的蛛妖群,天佑只能带着胡青玄她们先躲进后面的镇妖塔内部。但还没等他们靠近那道大门,走在最后的月影便叫住了他们。

  “等一下,看来不用再往前了。”

  听见月影的声音转过身来的众人很快发现了原因,只见那些追下来的蛛妖随着距离镇妖塔越来越近,就好像是没电了一样,动作也是越来越慢,最后毫无反抗迹象的就那么趴倒在地没了动静。不像是被杀死,更像是跑累了打算停下休息一会,但天佑却看得见,它们体内的妖力明显正在极速流失,直至连生命活动也一并停止。对于这些小妖来说,连靠近镇妖塔都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反过来想想,能在镇妖塔里撑那么久,螭吻那家伙原本是该有多强啊?

  随着前面的蛛妖无声无息的死亡,后面的蛛妖却还是没有丝毫停歇的往前冲,而后很快和前面的蛛妖一样无声无息的死掉。尸体很快在天佑他们面前堆起了一道堤坝。刚开始还有蛛妖能攀上这条大坝的坝顶,但随着大坝越堆越高,后面的蛛妖就只能无奈的倒在攀爬的路上,结果最后生生连入口都给堵死才算是彻底结束了蛛妖群的无脑自杀行为。

  被堵在镇妖塔入口附近的天佑他们此时一个个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就感觉满嘴的槽却吐不出来。直到螭吻返回,利用水流强行冲开了入口几人才算是回过神来。

  “主上,你们在下面吗?”螭吻不想进入镇妖塔范围,冲开了入口后就在上面呼唤天佑他们。

  “在......在!”天佑赶紧对身边月影她们道:“先上去再说。”

  在镇妖塔附近多少有些不舒服的胡青玄她们自然是没意见的,很快回到地面,他们这才发现原来上面也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这一景象再次出乎天佑他们的预料。原本大家都以为凭着螭吻的等阶压制,这些蛛妖应该瞬间跑光才对。只是看这情况,那帮蛛妖分明就是连螭吻也当成了目标打算攻击来着。当然,结果是一样的。面对曾经的大妖王级妖物,这群至多只能算是妖兽的蛛妖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的瞬间被秒。

  “这些蛛妖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如此疯狂?”将众人接上来的螭吻居然率先询问起了天佑他们,搞得天佑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我还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呢?”天佑用帝道剑翻过一头蛛妖的尸体看了看,没发现明显的伤痕,于是问螭吻:“你是怎么杀死它们的?”

  “我用妖力侵入它们的身体,而后将它们体内的水都给抽了出来。”

  螭吻说的轻描淡写的,天佑却是惊讶不已。妖力侵入别人的身体,操控对方体内的基本结构,这种事情不是没人想过,只是没人这么干的。因为每个生活自己的身体就相当于是自己炼化过的法宝,身体和意志高度统一。要去强行操控别人的身体结构,那可不单单是力量比别人强就成的。你必须要有胜过对方百倍千倍的力量,能做到在对方的反抗下完全不受影响的施展力量,这才有可能做到螭吻刚刚做的事情。

  天佑了解其中难度,自然更惊讶于螭吻的力量。不过想想两者的体积和修为差异,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反而这样才是最正常,最合理的状态。

  了解完了情况天佑也没再研究地面上的这些蛛妖尸体。水分都被螭吻榨干的尸体其实已经只剩下一堆空壳而已了,稍稍一用力就会粉碎,里面的东西更是几乎都成了碎渣。

  去下面的镇妖塔入口拖了一具蛛妖尸体上来,天佑这才拿起帝道剑给这蛛妖尸体做了个简单的解刨。虽然帝道剑太大不好施展,但好在天佑也没打算做精密手术,就是切开而已。

  被镇妖塔吸干妖力而死的蛛妖尸体保存极其完整,切开的尸体内立刻有黄绿色的粘稠物流出。天佑简单扫了两眼,果然没有妖丹存在。这么低级的妖兽不大可能凝聚出妖丹,况且被镇妖塔这么吸,有妖丹也给吸没了。

  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黏液拨到一边,用剑尖小心的挑出一段白色的管道。帝道剑顺着管道与周围器官黏连的部分向下滑动,顺路切开所有的连接,很快一段完整的管道便被分离了出来。剑刃稍微带一下切断头尾的连接,天佑将这根管道从蛛妖体内分离出来单独放在了一边。

  虎妞有些不明白的问:“这是什么?”

  “肠子,或者说是整个消化道。”天佑解释完顺嘴问道:“看出什么了吗?”

  众女妖端详了一会儿,然而只是摇头。螭吻最后道:“看起来就是一根管子而已。”

  月影也不明所以道:“是啊,看起来除了一根管子什么也没有啊。”

  “问题就在这儿了。”天佑道:“这里本该有未消化完的食物残渣或者粪便才对。然而你么看......”他挑动那根肠子,用剑尖将其完全剖开,“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并且肠壁已经出现了黏连现象。这说明它并不是简单的消化了食物,而是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

  “所以主人你认为它们是因为饿疯了才会那么疯狂的袭击我们的?”虎妞问道。

  “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很可能确实如此。”

  胡青玄摇头道:“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天佑再道:“还有刚才,那些蛛妖在镇妖塔前毫无征兆的死去,这本身也不正常。镇妖塔仅仅是吸收妖力,按说妖物就算被吸干了妖力,也不应该马上就死才对。至多只会感觉到有些疲惫而已。那些死在镇妖塔中的妖物都是因为没有了妖力支撑变成了普通生物,而后逐渐衰老或者兵饿而死。也就是说镇妖塔本身并不会杀死妖物,它只是让妖族失去了妖力这一特性,变回了普通野兽。”

  胡青玄很聪明,立刻反应过来跟着分析道:“所以说那些蛛妖其实是因为一直没有食物,所以才会饿到发疯,一看到我们就不要命的扑上来。而实际上它们本身已经很久没有进食,全靠妖力支撑才能勉强活着。这才导致它们在被吸干了妖力后立刻便陷入了死亡状态。”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我妖族毕竟不同于野兽,为何明知此为困地还要繁衍如此之多的后代?”螭吻疑惑的询问天佑:“你们之前有看到它们的父母吗?”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天佑站起来甩干净帝道剑上沾着的蜘蛛体液,同时解释道:“以前在清源山打猎的时候我也观察过蛛类妖兽。虽然我不敢确定所有蛛类妖兽都是如此,但就我所知的情况是,蛛类妖兽在生下后代后会将卵全部放在自己的身上孵化,然后母体会寻找一处僻静的隐蔽之所不吃不喝的静静等待。等到小蜘蛛孵化后,会直接开始啃食母体,等吃完了它们的母亲,幼体之间还会互相撕咬吞噬。不过这一过程中也有些幼体会选择提前离开,不参与这种互相吞噬的过程。”

  “你是说它们的妈妈被它们自己吃了?”虎妞惊讶的看着天佑问道。

  都说虎毒不食子,而虎妖因为开了灵智,在这方面甚至比野生的老虎还要更进一步。哪怕成年之后会被驱离父母身边独自生活,却还是会偶尔去对方身边看看,就像人类之间走亲戚阖家团圆一样。相对的,像蛛妖这样孩子一出生就要吃掉母亲的行为,在虎妞看来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是完全无法理解的疯狂行为。

  胡青玄虽然没有虎妞反应那么大,却也皱眉道:“刚一诞生便要噬母,此后还要兄弟相残,确实有违天理。”

  倒是那螭吻见多识广,坦然道:“万物自有其生存之道,我妖族种类繁多,有些异类与我等生存方式迥异却也是在践行他们自己的道。只要不违背自身的道,那便是顺应天意,无需过度纠结。”

  天佑点头赞扬道:“螭吻所言极是。天生万物,怎么能都一个样子?有些事情在你我看来理所当然,在其他一些存在眼里就是不可理喻,反之亦然。”说到这里天佑忽然左右看了看,而后随手摘下了一朵野花道:“比如说这花朵,美丽芬芳,常有人采之献于女子表达爱慕之情。可你们知道对这株植物来说这花又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胡青玄和虎妞都是摇头。

  天佑也没指望她们知道,直接继续道:“其实这花便是植物用来繁衍后代的工具,就好比那男女之间用于产子的部位一样。试想,如果反过来,树木与树木之间互相表达爱慕时喜欢切下人类或是野兽的那个部位用来送礼,那该是一副何等荒诞的画面?”

  原本挺天佑讲到花朵的虎妞也摘了一朵小花拿在手上把玩,听到天佑的解释后却是吓得直接把花扔了出去。

  “这......这花真的是植物用来......用来干那个的地方?”扔了小花的虎妞还有些心有余悸,不相信的问道。“我......我以前还闻过......我还......我还......哎呀......”

  虎妞有些羞于启齿,没有说完,旁边的胡青玄也是脸色不好看,显然以她混迹人类社会之中的经历,也没少收到被人赠送的鲜花。而且,家里放着鲜花,不修剪赏玩一番再上前嗅一嗅显然也是不大可能的。

  天佑看着她们的表情好笑的说道:“所以啊。这种事情根本没必要纠结。每个物种,乃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没必要强行统一起来。在你看来令人作呕的东西,在别人看来或许却是芬芳扑鼻。所以只要不是那种明显有损于自身的差别,大可宽容对待,无需太过在意。”

  这次不光胡青玄和虎妞,连月影都跟着点起了头,而天佑却是将话题拉回了蛛妖身上。

  “若果我猜测没错,这群蛛妖应该都是当年某位妖族战士的后代。只是那战士应当在此处天宫碎片坠落是甚至在此之前便已战死,只是当时它体内已有后代。当那蛛族的战士战死后,体内的幼卵孵化,而后吞噬其尸体成长为了大群的蛛妖。若是正常繁衍,已经开了灵智的蛛妖应该不会牺牲自己供养后代,而是会采用别的方法为后代提供食物,并且教导它们开启灵智。但因为这只蛛妖战士已经死亡,所以后代没了指导,仅凭本能成长为了低级的妖兽,这才导致无序繁殖,实力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因为食物短缺开始同类相残,直至演变成满岛都是这种凶残成性的低阶蛛妖。”

  月影点头肯定道:“以当时的情况,也确有这种可能。只是可惜了那位战士!”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们也不用感伤了。”天佑看了眼情绪不高的螭吻和月影,而后问螭吻:“你和嘲风的探索情况如何?可有发现船只?”

  “回主上。我们搜索了附近**海域,并没有发现您说的那艘战舰,倒是在南方水域发现了一**漂浮物和少量浮尸。”

  虎妞惊叹,“居然真被主人猜对了!”

  天佑却是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道:“不管换了哪个世界,套路还是一样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立刻返回楚国本土吗?”胡青玄问道。

  天佑摇了摇头,“原本是因为担心可能的飓风,所以才要赶时间,但如今吗......还是让我们继续探索一下这里吧。”

  原本天佑他们就是上岸来探索岛屿内部情况的,只是因为发现了镇妖塔才耽搁了这么久。如今既然连等着他们的船都不存在了,那自然就没必要再赶时间了。何况只是随便转了转就发现了镇妖塔以及里面的大量宝藏,天佑又怎么可能不去别的地方看看?

  月影倒是明白了天佑的想法。“主人是想故意晚些回去,看看那夷洲王到底要怎么解释你的事情?”

  天佑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反问道:“你们觉得芈福生这次失手之后,就会放弃对我再次出手吗?”

  虎妞和柒小妹较为单纯,听到天佑的话后都在想芈福生是否真的会再下黑手,而胡青玄却是深谙人与人之间的那些博弈之道,直接猜测道:“主人是想把事闹大,给他一个警告?”

  “聪明。”见胡青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天佑也不再让柒小妹她们慢慢琢磨了,直接解释道:“如果我现在立刻出现在人前,那么不管是在楚国本土上岸,还是在夷洲岛,这件事的影响都会降低许多,同时也给了芈福生再次出手的机会。反之,如果我稍稍延迟一点出现的时间,那么哪怕是做做样子,他芈福生也必须大张旗鼓的展开搜索。而只要他这么做了,这事也就天下皆知了。虽然我最终还是要出现在人前,也不可能真的据此把他芈福生怎样,但至少这就是个警告。我在夷洲岛出一次意外是意外,两次的话他要如何解释?就算为了王位,芈福生真的敢铤而走险,我们把这次的事情闹大也起码可以增加他下一次行动的难度。所以,我们现在完全不必着急回去,大可等他个三五天再说。”

  虎妞总算是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主人这是在给那个什么王制造麻烦,让他不敢再轻易对我们下手是吧?”

  完全理解了天佑的意图后大家也就不再着急离开这里了,而是依着天佑的想法继续探索了一番这座岛屿。

  虽说只是天宫的一部分碎片,但这岛屿的面积可是着实不算下。即便是天佑他们的体能和行动能力超越常人许多,整个探索行动也足足用了三天才完成。

  整个搜索过程中不能说是没有收货,但也不可能像镇妖塔一样再让他们再找出个宝藏坑来。事实上这几天里他们发现最多的就是各种妖兽的骨骸。大的、小的、长的、短的,还有只有皮没有骨头的。总之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妖族留下的部分遗体。

  就像当初在紫霄宫禁地发现的沧冥一样。妖族的尸骸往往特别的坚固,尤其是骨骼。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这些骨骸完全可以历经千万年而不腐,真正的是坚不可摧。

  当然,天佑连妖丹都快装不下了,自然不会去收集妖物的骨头。不过也不是所有骨头都不重要。比如说,一块足有排球大的淡蓝色晶体。

  这玩意其实是一只大妖王的眼珠子里面的结晶体,据说是很稀有的材料,虽然本身不含任何灵气,但价值却远超妖丹。可惜翻遍了附近泥土也就只找到了这么一颗,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头骨上有六个眼窝却只剩了一颗眼珠子。

  此外,天佑他们还从一座巨大的金甲武士雕像上拔了十七八根几丈长的尖刺。据螭吻说这是一种类似豪猪一样的妖族发射的棘针,其本身并没什么特别之处。真正珍贵的是这棘刺尖端的那一小截。

  这种棘针的尖端大约有一尺长的部分,材质明显和后面不同。这个部分附着有这妖物的天赋神通,大概效果就相当于是超级威力加强版的锋锐术加破法能力的集合体。简单点讲就是这个针头可以无视绝大部分防御,轻易贯穿任何法力和实体护盾。在它面前,除了叠厚度,再硬的防具都只能是摆设,再强的法力屏障也不比肥皂泡好多少。

  这么逆天的材料天佑怎么可能放过?他正发愁自己的弓箭对那些真正的高阶存在伤害太低呢,如今正好有了解决办法。当然,目前只能收集点材料,制造箭矢的事情还得等回了紫霄宫才能着手。

  搜刮完整座岛屿,天佑又重新整理了一遍各种收获。之前想着要隐瞒遗迹的消息,所以天佑没法带走太多东西,怕被船员报告给芈福生,但现在船都没了,也就没什么需要隐藏的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有了螭吻。

  螭吻的能力比较特殊,虽然自身可以借助水汽浮空,却无法携带太重的东西升空。不过只要是在水里,螭吻的运输能力就非常可怕了。

  天佑将打算带走的东西全部集中了起来,而后由螭吻用妖力只做了一座冰山,并将所有东西都冻结在了冰山之中。

  “好了。这些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螭吻你先把我们送去夷洲岛,然后再回来把这些东西送回神洲大陆藏好。”

  “主公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嗯。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已经在这里磨蹭了不少时间了。”天佑说着率先跳上了眼前的简易木筏。

  本来以螭吻的能力,就算不能带着天佑他们飞回去,也完全可以驮着天佑他们在水里高速移动。不过螭吻是要作为天佑手中的底牌存在的,不能轻易示人。因此直接骑着螭吻去夷洲岛就有些不合适了。到时候螭吻虽然可以在靠岸前离开,可天佑要怎么和别人解释?难道说是他自己一路游回来的?修士的体能再好也不带这样玩的啊。何况他的修为也不算多高,根本不可能真的游回去。

  正因为要隐藏螭吻的存在,因此天佑他们又临时做了个木筏。虽然单靠一块木筏就划到了夷洲岛也够夸张的,但以修士的体能,只要运气好不碰上大的风浪,加上方向正确,还真就不算大问题。何况天佑也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多人合作之下,乘竹筏返航也就不算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天佑也没打算真的划回去。整体计划是这样的:前半段由螭吻扛着他们往夷洲岛突进,等靠近夷洲岛航线,船只多起来之后就放下木筏,让他们自己找条船主动“获救”。这样整个过程看起来就不那么匪夷所思了。

  有螭吻这个真正的龙族存在,大海对天佑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康庄大道。要不是天佑不赶时间,故意让螭吻稍微压着点速度,这家伙一个时辰就能从这里往夷洲岛跑了来回。不过即便是故意放满了速度,计划的前半段也没用到几个时辰。明明他们是过了辰时才出发的,结果还不到午时就进入了主航道,并且远远的就发现了一座大岛和其上往来的船只。

  “这就是夷洲岛吗?是不是小了点啊?”虽然之前并没来过夷洲岛,胡青玄她们还是本能的感觉眼前的岛屿和想象中的比起来要小了很多。

  天佑其实也没来过,不过他“小时候”也算是交游广阔了,从各路人等嘴里听说过一些信息。

  “这应该是港岛,是紧贴在夷洲岛旁边的一座大岛。因为岛上有多处天然的深水良港,所以逐渐发展成了本土与夷洲岛之间的一处中转口岸。听说吴国和齐国运往楚国的很多物资也会在此中转,换上楚国的船只运往内陆港口。”

  “原来不是夷洲岛啊。我说怎么才这么点大呢。”虎妞边说边四下张望着道:“对了,这里船这么多,我们要找哪艘船去求救啊?”

  “这里离岛太近了,跑去求救就太做作了。”天佑低头拍了小身下的螭吻:“先把我们送远一点儿,就放在通往黄金海岸的航道上。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哪个幸运儿能好运的捡到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