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 第67章 英雄救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一群手下冲了上去,莫天仇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担心的向段凯问道:“comoer,你说我现在这样子行不行”

  “当然没问题了”段凯眉头一挑,伸出大姆指赞道:“可以去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了”

  “那你说,那几个混蛋不会真的伤到她们吧”莫天仇还是不放心,他犹豫着,再向段凯问道:“我这样子真的成吗”

  “嗯如果你再不上去的话估计就真的不成了”段凯望着已经围上去的几个手下,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吧老大,你会成功的”

  “真的会成功吗”莫天仇还是犹豫不决,他抬头看了看那边的一群人,又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信心不足的问道:“你说会不会被她们识破”

  段凯无奈的摇了摇头,有谁能相信眼前这个畏首畏尾的情场初哥居然就是一把砍刀走天下的中都杀神莫天仇呢现在的他哪里有一丝杀气,分明就是一个在爱情门外苦苦求索的小菜鸟嘛。

  轻轻的拍了拍老大的肩膀,段凯很无奈的说道:“老大,你会不会被识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再不出手的话,恐怕那边那群小子就要动手了英雄救美,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啊”

  “谁谁他娘的敢动我劈了他”莫天仇双眼一瞪,拿出终极杀神的气势来,扫了不远处围观的几个人一眼,恶狠狠的骂道:“敢跟老子抢人,活腻味了”

  “很好就是这样”段凯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就是这种气势去吧”说着往莫天仇的背上用力一推,就让他冲了出去。

  莫天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他回头瞪了段凯一眼,深吸了一口所,大吼一声:“美女别怕我来救你们”

  就这样,他华丽的登场了

  殷闲躲在张杨身后,盯着眼前的这几个小混混心里边快速的盘算着:看那个带头的偷窥狂拿刀的架式应该是有三分功夫在身的。<>跟着他的那六个家伙看起来也非常的结实,显然就是吃打手这碗饭的。凭自己的本事,解决他们虽然不成问题,可是身后这两上女孩子却没有人照顾。看来,只有尽快的解决他们才行只是这样一来,自己的身手要暴露在她们面前那到时候该怎么解释呢家传武艺恐怕她们不会信吧女子防狼术那也太离谱了一点

  眼看着七个流氓越逼越近,殷闲的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们何必呢算了解释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先干掉他们要紧

  他正要推开张杨迎上前去的时候,张杨却一把拉住了他和司蔚纤的胳膊,往后一拽,冷静的说道:“一会动手的时候,你们往后避一点”

  看到司蔚纤面色如常的应了一声,殷闲心中大为惊讶:该不会是她们常遇到这种情况吧看司蔚纤的神情,那张杨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难道,现在美女都练了女子防身术吗或者,自己该去开班教授擒拿术。嗯就以“专破女子防身术”为名,说不定能赚很多钱

  就在殷闲异想天开的时候,张杨却已经一个滑步冲了上去。

  小棋正在看着司蔚纤那玲珑的曲线想入非非:老大的目标是那个绝色美女,老子的目标就是那个正点波霸嘿嘿,只要想起餐厅里那双修长的美腿,他就忍不住食指大动。那双美腿,夹在自己的身上,那该是多么有劲啊

  “棋哥小心”正在小棋满脸淫笑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个混混惊呼一声把他唤醒,他猛的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紧接着一阵呼啸的风声过后,一条修长的美腿如现钻心锤一般直取自己的心窝

  我靠这么猛

  小棋心中一惊,身体却自已动了,他多年砍人练出来的反应确实不是盖的,在思想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身体居然诡异的一扭,居然避开了这避无可避的一脚。<>

  只可惜,他的好运到此为止。张杨虽然惊讶对方能避开这一脚,却也早有准备,就在小棋闪身的一刹那,原来直踹的夺心腿猛的一勾,变踹为扫,倒踢小棋头部。

  “砰”一声巨响,小棋只觉的眼前金星乱冒,脑袋就好像被一只大象踩过一样,嗡嗡直响。虽然他竭力想使自己站稳,可是发软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就像一根被狂风卷过的小树枝一样,带着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倒在了两米之外的地上。

  旁边观战的殷闲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冰山美女这招哪里是什么女子防身术这是不折不扣的夺命连环腿啊只看她出招的架式,深得“稳准狠”三大要诀,这一分功夫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就在殷闲感叹之际,张杨却已经如同猛虎下山一样冲了几个混混的包围之中。转身掌劈,滑步腿踹,躲闪肘击。侧身倒踢在眨眼之间,张杨的一t作干净利落,就像拿刀切菜一样把六个小混混一一放倒,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好杨杨好棒”司蔚纤在殷闲的身后露出半个脑袋高声欢呼,然后又转向倒地不起的几个混混恶声恶气的说道:“就这水平还敢出来劫色,回家吃奶去吧”骂完之后,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凶悍了,笑着向殷闲吐了吐舌头,又宿到了他的背后。

  殷闲额头冷汗直冒,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想不到平常以淑女自居的司蔚纤也有如此凶悍的一面。他抬头看着在几个混混身上拼命狂踩的张杨,心中暗自发虚:万一要被她们发现了自己的真面目,那会不会更惨

  正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几十米外一个样子凶悍的男人以飞快的速度冲了过来,看他那架式,显然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他不由脱口而出:“杨杨,小心背后”三十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就在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之中,莫天仇的思想又现次激烈的斗争了一回:我是该全力出手痛打手下呢还是稍微留情意思一下呢万一被她们看出破绽怎么办可是打伤自己的小弟,会不会很残忍呢算了为了老大的幸福,兄弟们,你们就牺牲一把吧

  就在他下定决心之后一抬头,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几个小弟都倒在了地上。<>而迎接他的是一记有力的鞭腿。

  怎么回事莫天仇一阵迷茫,不过久经杀场的经验却让他身体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双手一架,就架住了张杨这如天外飞龙的一腿,然后右手疾翻,猛的一扣就抓住了对方的脚腕,用力一抖。张杨只觉的身体一空,然后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

  殷闲心中暗自吃惊,张杨的身手有多厉害他已经看到了。没有想到只一个照面就被人扔了出去。他慌忙移动两步,把迎面飞过来的张杨抱在了怀中。

  远处的段凯痛苦的捂住了脸庞。完蛋了这个老大,让他去英雄救美,他倒好。直接把美女给扔出去了

  莫天仇直到张杨飞了出去,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慌忙冲上来摆手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救你们的我”

  张杨哪里听得过他的解释啊她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扔出去。愤怒加上不服使她一把推开殷闲再一次展开了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

  手遮腿挡,莫天仇一边招架张杨不要命的进攻,一边急声辩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真的是来救你们的”

  越说越乱,最后他索性也不解释了,双眼一闭,手往身后一背,硬生生的抗了张杨的一击。

  “逢”

  一声巨响过后,莫天仇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

  远处的段凯再一次捂住了脸,心中默念道:“老大为了爱情,你的牺牲可真大啊”

  仿佛是感受到了段凯的想法,莫天仇努力的转过头,用带着一个清晰的鞋印的面孔对着段凯,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写着:为了爱情,就算是毁我容,也是值得的

  段凯也回给莫天仇一个坚定的眼神:老大,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为了你的幸福,我们支持你

  “你究意想干什么”张杨在击倒莫天仇之后,破天荒的没有继续攻击。她也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若不是对方故意相让,自己根本没有击中对方的可能。

  看到对方终于给自己解释的机会,莫天仇喜上心头,他一跃而起,连跑带爬的扑到在殷闲的脚下:“小姐,我真的是来救你的自从上次见到你以后,我茶饭不想,每天心里都想着你,我对你一见钟情,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吧”

  啊张杨和司蔚纤两个惊讶的望着殷闲,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实力凶猛的家伙居然会是阿娴的追求者

  “啊哈呵呵”殷闲也傻眼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为自己而来的。他很仔细的观察了莫天仇一番,奇怪的问道:“这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他最后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万分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留神惹怒了对方。

  可惜,他还是小看了自己的杀伤力。

  莫天仇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顿如雷击一般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他觉的自己就好像被石化了之后又挨了狠狠的一锤,整个人化为了一堆飞灰。

  “原来你不记得我了”莫天仇欲哭无泪,有什么打击能比被人忽视的感觉更大呢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最为仰慕的人

  莫天仇低下头去,却刚好看到躺在地上的几个小弟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那眼神里边有惊讶,有畏惧,有同情,还有怜悯

  他顿时怒从胆边上,上次若不是这些混蛋把自己扯走,那美女又怎么会不记得自己呢都是这些手下惹的祸,想到这里他一把抓住上次扯走自己的小棋,恶狠狠的骂道:“都是你的错上次要不是因为你,人家怎么会不记得我呢你干嘛非要把我从酒吧里拉走混蛋”

  他的声音之大,连三十米外的段凯都听到了段凯这会已经彻底晕了:完蛋了真的完蛋了老大身为天行影视的老大,居然连一点演技都没有他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他们是一伙的吗

  果然,听到他们的话之后司蔚纤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天仇,伸手指着他们说道“哦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呢还来是演戏呸真无耻啊”

  张杨的表情也由原来的惊讶变成了不屑,她瞥了莫天仇一眼,慢悠悠的说道:“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学人家英雄救美这么老套的把戏,幼稚园的时候我都不玩了”

  “我们走吧看到这几个家伙我就有气”司蔚纤拉着张杨和殷闲的胳膊转身离开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恶狠狠的呸莫天仇一口:“无聊白痴加弱智”

  张杨和司蔚纤的话像一把尖刀一样在莫天仇那脆弱的心灵上又狠狠的捅了一下。他无力的回头望了不远处装作若无其事的段凯一眼,突然发飙:“段comoer你个混蛋想出这么弱智的办法我跟你没完”

  段凯对莫天仇的话充耳不闻,他望向天边的浮云,心中暗道:老大,不是兄弟无能,实在是你太不够狡猾啊

  看段凯没有反应,莫天仇又看着倒了一地的手下更加的怒不可遏:“你们这群白痴,连个娘们都打不过,看来,非得操练操练不可妈的,都给我站住别跑”

  不跑不跑是傻子莫天仇的那群手顿时作鸟兽散,一个个跑的比兔子都看,丝毫看不出刚才挨过打。

  “老大,你别急”段凯一把拉住正在发飙的莫天仇,慢悠悠的说道:“都说失败是成功他妈,现在老妈来了,儿子还会远吗更何况,我们不是没有一点收获,最起码知道了你的意中人叫做殷娴,不是吗”

  “嗯有道理”莫天仇压住性子,“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

  “这个”段凯一窒,现在他就是诸葛亮也拿不出什么办法啊

  “那个老大”段凯身后一个小混混小心翼翼的举起手说道:“刚才打架的那个女人我认得她是中都大学的校花”

  “中都大学哈哈太好了”莫天仇顿时转怒为喜,他一把扯住那个小弟,在他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两下:“小子,你立功了中都大学嘿嘿,知道了她们的老巢,我看她们往哪里跑”

  那手下痛的龇牙咧嘴却不敢表现,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个喜怒无常的老大呢。

  段凯再一次望着天边的浮云默哀三分钟:美女帮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跟在两个美女后边,殷闲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个奇怪的男人。

  “酒吧酒吧”殷闲印像中自己似乎没有进过这种地方啊不对,是进过一次,就是那该死的齐放惹的祸。可是自己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啊咦难道是他

  “不会吧”不知不觉中,殷闲惊呼出声来。

  “怎么了”张杨和司蔚纤一齐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殷闲说道:“什么不会”

  “我我好像想到了那个男人是谁”殷闲心中怦怦乱跳,完蛋了。那家伙就是齐放最为担心的莫天仇,一定是他没有错,在那酒吧里边,自己就无意间撞到过这么一个人。

  “咦阿娴你真的认识他”司蔚纤颇为惊讶的看着殷闲,在她的感觉中,那个古怪的中年色狼跟眼前的百变美女完全沾不上边。

  “他好像是莫天仇”殷闲吞吞吐吐的说出自己的答案,他祈祷着,上天要保佑眼前的两个人,让她们不知道莫天仇是何许人也。这样子,大家都安安稳稳的过去吧。

  可惜,上天注定要他失望了。

  “谁莫天仇”张杨像一只被跳到尾巴的小猫一般,顿时炸起。她紧紧的盯着殷闲的眼睛问道:“那个中都终极杀神,号称万人斩的莫天仇”

  殷闲苦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天啊”张杨痛苦的抱着脑袋蹲了下来,“难怪我打不过他原来是这个非人的存在”

  “不是吧他是莫天仇”司蔚纤的脸都白了:“我居然向莫天仇吐了口水传说中对他不敬的人都已经被大卸八块了完蛋了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喂”殷闲的脸顿是拉长了:“没这么夸张吧我们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

  “莫天仇”张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拉着司蔚纤和殷闲说道:“我们以后还是躲远点吧,这个王八蛋真的很难缠啊”

  “鬼才想再见到他”想起莫天仇的表白,殷闲的心中一阵恶寒,万一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男儿身,那自己的下场岂不是很惨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莫天仇淫笑着搓着双手向自己走来,然后突然变出一把刀,把自己的命根子给切了下来

  不要啊殷闲猛的一激灵,才发现只是自己的错觉,他心有余悸的抚了抚胸口,却意外的发现胸前的那对义乳有点松动。

  不会吧殷闲顿时紧张起来,万一它掉下来,自己岂不是会死的很难看他四下巡视了一下,发现附近有个厕所,慌忙对两人说道:“不好意思,我要方便一下”

  司蔚纤笑嘻嘻的看着她,“去吧,去吧知道你今天不方便要不要陪你一起”

  殷闲慌忙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能稿定稍等一下”说完之后,他怕司蔚纤真的跟上来,紧走几步,慌忙向厕所冲去。

  在他身后,司蔚纤嘻嘻哈哈的跟张杨笑闹着,诉说着殷闲在换衣间的糗事。

  小棋心中很愤怒,他没有想到那冰山美女居然如此凶悍,只一个照面就把自己放倒了。他的心中也很不服气,因此挨老大骂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默默不语。这一切,都是那个高个子美女害的那冰山美女也是因为自己一时大意才把自己放倒的要是真正的交手。哼,还不一定是谁输谁赢呢。

  老大即然喜那个女人,自己就出手去把她抢回来。老大也真是的,好端端的黑社会,干嘛学什么谈什么恋爱黑社会分子的手段就该去抢嘛。

  这样想着,他慢慢的掉队了。他要再去跟踪那个高个子美女,要出手把她抢回来,以讨老大的欢心。所有的手段都只是过程,只要老大得到她,那目标就已经完成了结果比过程更重要,这是小棋一直坚信不疑的道理。

  躲在厕所里,小棋仔细的擦去脸上的脚印,自己英俊潇洒的形像,绝对不能被破坏掉看到镜子中帅气的自己又重新出现了。他满意的在手上淋了点水,打乱了自己的发型。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出了洗手间。

  刚出洗手间的门,他马上就又闪回来了。他居然看到了那个老大苦恋的绝色美女飞一样的冲进了女子洗手间。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小心的往门外探了探。嘿嘿,天时地利外加人和方园十五米内,一个人影都没有。另外两个美女还远在数十米之外。这真是老天给自己的机会啊老大,你就等着我立功吧

  小棋潇洒的摆了个post,给自己燃上一根香烟,然后就靠在洗手间的门边,等着殷闲从厕所里边出来。

  殷闲躲进洗手间里,看四下无人,慌忙对着镜子把那个摇摇欲坠的义乳给稳固住,然后再三检查了几次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至今为止,他扮女人都还是很成功的,甚至中间他还有段时间沉浸在这变态的快感之中。但是,就这短短的半天时间,也让他完美的体验到了女人的可怕和危险之处。尤其是最后莫天仇的出现更是给他带来了一阵莫名的恐慌,这让他清晰的认识到以后还是做个男人好

  只是今天还是要扮演到底吧

  殷闲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切他又能怪谁呢看着镜子里的俏佳人,殷闲苦着脸捏了捏鼻头,打起精神,将自己的角色进行到底。

  他推开门还没有迈出门口,就察觉到了在角落里骚首弄姿的小棋,出于行家的本能,他飞快的瞄了一眼。原本放松的身体马上又紧张了起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正是那个莫天仇的手下。他来这里干嘛是巧合还是预谋

  小棋看到殷闲出来,心里一阵轻松,关键的时候终于到了。他丢掉手中的烟头,迎面向殷闲走了过来。

  “你你想干什么”看到对方来意不善,殷闲满怀戒备的看着对方,心想:他该不会是看到刚才自己的动作了吧

  听着殷闲的声音,看着殷闲脸上那惊慌的神情,小棋的心中忍不住泛起一种罪恶感,让眼前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受到惊吓,真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啊在这一瞬间,他的心里边浮现出一只大灰狼不怀好意的走向小兔子的场景。而此刻的自己,就是那一只不怀好意的大灰狼。

  也许,吓吓她就会跟自己走了吧

  小棋心里边这么想着,把步子放慢了下来。脸上的紧张也变成了一种猥琐的,略带的神情。

  “小妞,我们老大想见见你”小棋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凶恶一点,只可惜落在殷闲的眼中却是凶恶不足,有余。

  “你们老大莫天仇”殷闲马上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他慌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打死都不去”

  开玩笑,让自己去见莫天仇,那不是明摆着找死吗先不说自己的身份有问题就是光凭自己得罪过他,死一万次都不嫌多。

  “你别怕我们没有恶意的”看到殷闲惊慌失措的神情,小棋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只要自己再来点软的对方就要就范了:“我们老大只是想认识你一下,跟你交个朋友”

  “想都别想”殷闲靠着墙,戒备的看小棋,就像是一个防备色狼的无助小姑娘。他现在有点担心莫天仇究竟带了多少人出来,外边的张杨和司蔚纤的安全也让他很挂念。

  “嘿嘿不想去那可由不得你”小棋决定不绕弯子了,就算现在把这美女得罪了,到老大面前,自己一样是大功一样,难道她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看到殷闲的眼神往四周扫去,他嘿嘿的笑了起来:“别看了,周围没有人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听到他这句话,殷闲反而放下心来,看来对方中有一个人阿他笑着说道:“那你想怎样”

  小棋一愣,狐疑的看着殷闲,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听到没有人来救她之后,她反而笑了起来,难道自己的话很可笑吗

  “抓你回去”小棋一揩鼻子,摆出了一个攻击的姿式:“事到如今,我也只有辣手催手了”

  “凭你”知道对方单枪匹马之后,殷闲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他伸出食指轻轻的摇了摇,“你还不够看”

  妈的你当自己是那个冰山暴龙女吗小棋愤怒的看着殷闲的笑脸,把仅有的一点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扔到了九霄云外他身形一晃,势如疾风一般向殷闲冲了过来。劈手就是一掌,直取殷闲的颈部大动脉,按着他的想法就是一掌打昏这个累赘然后拖回去交给老大就算完工了。

  殷闲的确不是张杨。但是,他却是一个比张杨更恐怖的存在

  就在小棋冲上来的一刹那,他微微后退半步,闪开了对方的手刀,然后飞起一脚,快如闪电一般命中小棋非常在意的俊脸。

  砰

  小棋只觉的脸像是被火车撞到了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冲了过来,把自己带到了空中。

  秒杀绝对意义上的秒杀李小龙附体这一刻,她绝对不是一个人她继承了女子防狼术的伟大实力和光荣传统自己要回老家了

  模模糊糊中,小棋的脑海中闪过这种奇怪的想法,然后他就觉的自己狠狠的摔在在墙上,然后像一块破布一般滑落在了地上。

  以后一定要去学专破女子防身术的擒拿现在的女人都是暴龙

  这是小棋昏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不自量力”看着昏倒在地的小棋,殷闲冷笑了一声,一脚把他踢进女厕所里边,然后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司蔚纤和张杨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看到殷闲出来,她们飞快的迎了上来:“阿娴你怎么这么久啊”

  “嗯有点小麻烦”殷闲回头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再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不过已经解决了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开庆祝晚会庆祝我们的相识”

  唯恐天下不乱的司蔚纤高兴的欢呼起来,拽着两个人往家的方向跑了起来。

  在她们走后不久,厕所里边传出了一声尖叫,然后一个肥胖的堪比大象的女人飞也似的冲了出来,逢人就说厕所里边有个帅男要非礼自己

  可是等到人们围到厕所里边之后,里边却一无所有。自此,厕所恐怖怪男传说开始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