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十章

    “欧文,你不要脸!”看到这种情况,元沛儿气恼的推开了环抱着她的欧文,“你给我说清楚,你跟莎莉有过什么一段?”

    “哎呀呀,沛儿同学,你有必要那么激动吗?毕竟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你又何必一再提起呢?虽然那一段对我而言是个美好的回忆……”

    莎莉一脸沉醉的回想模样,让元沛儿紧咬的牙关泛出了酸涩,冷眼睨向欧文,“美好的回忆?原来你跟她还有这么一段!”

    “沛儿,不要冲动,我可以解释。”

    “我还记得欧文强悍的身躯,他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有谁会猜想得到,在衣服底下的身材是那么结实精瘦呢?还有啊,在床上他似乎比较喜欢握有主控权,连一点让我服务的机会也没有。”

    “床上?!”元沛儿的脸色微微泛白,质疑的眼定在欧文面无表情的脸上,“你跟她上过床?!”

    欧文的眼在笑得一脸灿烂的莎莉脸上转了一下,毅然的点了下头,“是,不过那是我……”

    “下流!”元沛儿的手高高抬起,可怎么也无法挥打他那张俊美的脸,转而气愤的甩开手中的高尔夫球杆,“既然你喜欢像她这样的尤物,那好,我成全你!我不准你以后再碰我一根寒毛!”

    火气主宰了她的理智,延烧至她整片胸臆及心房,忍着酸涩的眼及紧咬的牙关,元沛儿帅气的转身开门离开,临走前还不忘重重的关上门,以表示她此刻燃烧狂炽的怒火。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看来我一个不小心气走沛儿同学了,不过……”莎莉一脸无辜的抚着脸,“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如果她真的爱你的话,就应该识大体的不跟你计较才对啊。”

    “把她逼走不是正中你的下怀吗?”她摆明了就是想要逼走沛儿,所以一开始就蓄意扭曲他们之间的关系。

    莎莉敛起了笑,眼中透出一抹倾慕之意,“欧文,这么多年不见了,你不但俊的让我难忘,就连那颗聪明玲珑心也着实教我想念不已。”

    “你特地来找我,就是要跟我说这些没营养的话题吗?”欧文冷笑,看出了她的不怀好意,“我记得之前你好像说有桩生意要跟我谈,你不想谈了吗?”

    “在聪明人面前我就不说暗话了。”莎莉上前一步,双臂缠上他的颈子,扇动的在他脸上喷吐着柔媚的香气,“我想要买下你这家店。”

    对于她的诱惑,他不为所动,俊美的脸庞僵着一层阴寒,“是这家店还是这块土地?”

    “你真的好聪明,其实我是想要买你这块土地,不知道你愿不愿割爱!”她更进一步的含住他的耳垂,极尽所能的想激出他的一丝反应。

    欧文感到嫌恶的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别用老招对付我,我对你这个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只会让我感到作恶!”

    “作恶!”莎莉的脸色发青,“别忘了,当初是你跟我这个作恶的女人在床上寻求一夜欢爱的。”“那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欢爱!”欧文的黑瞳跳跃着骇然光火,厉声指正。

    “好,我们不提往事。”见到有些薄怒的欧文,莎莉话锋跟着一转,“言归正传,你卖不卖地!”

    “如果我说不卖的话,你想怎么样?”

    “欧文,你别不识趣,跟你说实话,我只是一个仲介人,负责来跟你谈价钱,如果我是你,我会点头答应,也不愿意招惹麻烦上身。”

    要不是她现在的姘头凌强要她出马说服这位老同学,否则以她对欧文的了解,她才不踏这淌浑水。

    “麻烦?”欧文不屑的瞟她一眼,“你已经带给我太多麻烦了。”

    因为她的蓄意挑拨,这下子沛儿不知道要多久才会消气了,她是个脾气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的人,若是执拗起来的话,可能就没完没了。

    “欧文,我是认真的。”莎莉坐正身子,虽然他对她无情,可她对他却有一抹奇异的情分存在。

    想当初,她迷恋上他尔雅的翩翩风采、俊美无俦的面容,原以为有了一次关系便能让他爱上她,结果事实证明,一切都只是她的痴心妄想。

    在发生了那一次关系后,欧文便摆明了拒她于千里之外,让她感到心碎不已。

    “我也是认真的,不论你是为谁当仲介,我说过,这块土地我不卖。”

    “你不卖?好!”她既然答应人家,而且已经且收了钱的情况下,她非要办成这件事不可,“那你愿不愿意用这块土地来换你最爱的女人?”

    欧文双眼蒙上一层冷意,“你在威胁我?”

    “我……”莎莉被他森然的瞪视给吓的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欧文的身形一晃,有力的手掐住了她纤弱的颈子,黑色瞳仁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温度起伏,俊美的容颜在刹那间看起来像是个索命使者。

    “我最恨有人威胁我,而威胁我的人,我一定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欧……欧文,你……放开我。”惊惧爬上了她的心,颈部承受的压力让她的心险险自口中跳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传话的……你放过我……我会转告那个人,叫他不要轻举妄动……”

    “那个人是谁?”他闪烁了眼下眸,厉色显露在两眼中。

    “我……他是……他是我的雇主……我也没有见过他……”

    欧文深深看了她布满恐慌的面容一眼后,这才抽回手,“你回去告诉你的雇主,这块土地我不卖,想找麻烦就冲着我欧文来!”

    “知……我知道了。”她脸色发白、急促深吸呼气,“我会把你的话完整的传达。”

    “好,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以后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他冷酷的说道。“欧文,你会为拒绝我而后悔的。”莎莉一脸狼狈,走到门口时抛下一句狠话。

    “等一下!”欧文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叫住了她,“我问你,你的雇主是谁?”

    莎莉的出现意味着一场土地争夺战即将浮现台面,就他所知,已有几个势力均等的帮派都等着取得他这块黄金土地。

    “我不知道。”她垂下眼,掩去知晓的事实,“我只是透过电话与他谈过话,他的身份……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他眼角盈着一丝怀疑。

    “真的!”她深吸口气,坚毅的对他点头。

    欧文瞥她一眼,“好,你走吧!”

    ***

    莎莉快步走出“M&W俱乐部”,一脸不快的走向停放在对面的轿车,打开车门后便快速坐进座位。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车厢内,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

    莎莉不安的调整了下坐姿,“就像我之前所说的一样,不成功。”

    “连你的美人计也没有用吗?”凌强掀唇道出一声嘲弄。

    “没有用!”莎莉烦躁的抽出凉烟点上,“我早就跟你说过,欧文那家伙不会轻易屈服的,我看你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这倒未必,刚才我看见了‘飞霞帮’的楚凛,我看他也跟我们一样没有达到目的,对面这家‘贵族俱乐部’的老板好搞定,但是这一间的老板欧文可就有点棘手了。”

    “飞霞帮”与“天狼会”一向是死对头,而“飞霞帮”的楚凛一向是他凌强的死敌,这一次就算是不择手段,他也要得到这两块黄金土地。

    她缓缓吐出一口烟,“我真搞不懂你们男人的意气之争,不过你若是想要得到‘贵族俱乐部’跟‘M&W俱乐部’的土地,我倒可以提供你一个情报。”

    “说来听听。”凌强感兴趣的轻哼。

    “欧文有一个十分在乎又爱的难分难舍的女人,如果你掌握了他的心头肉,你想他会不会乖乖听话?”她漾出一抹邪笑,欧文竟敢羞辱她,那她就让他尝尝拒绝她的苦头。

    “这是个好方法。”凌强轻应一声,“那个女人是谁?”

    莎莉指着正巧从“贵族俱乐部”冒火跑出的女人,“就是她,‘贵族俱乐部’的女老板元沛儿,你认为很好搞定的男人婆。”

    透过车窗,凌强看清了元沛儿那张桀骛不驯的脸庞,眼瞳散发出一道捕捉猎物的兴奋精光,“一石二鸟,这下子可好办多了——”

    ***

    吸尘器隆隆声让元沛然感到吵杂的翻下床,顶着一双熊猫眼来到客厅,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呵——哈!”打了个睡眠不足的呵欠后,他立在门边看着抓着吸尘器在地面上乱扫一通的元沛儿,“姐,你是哪根筋不对劲?早上九点起来大扫除?你是不是疯了?”

    元沛儿回头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瞪视,“你哪里不爽?”

    “我哪敢?”看着客厅的家具被她搞的七零八落的,他宁愿她捶墙泄愤,也不愿意她把客厅搞的一团乱,到时候要收拾的人可是他耶!

    “那你就给我乖乖回去睡觉。”她弯着身控制着手中的吸尘器,像是想将地面最微小的沙尘赶尽杀绝后才肯罢休。

    “老姐,你是不是因为欧文这几天没有打电话来跟你解释,所以你才气的拿家具泄愤?”可怜的家具啊!看样子他又要负责换一批新家具了。

    听见欧文的名字,元沛儿手边的动作僵了一下,嘴硬的不肯承认,“胡说!谁在乎那个风流的家伙有没有打电话来跟我解释,我告诉你,我不在乎!”

    那个浑蛋欧文!他竟敢为了莎莉那个性感尤物而赶走她,这个梁子结大了。

    “混账!我就知道天底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咬牙切齿的低喃,嘴硬的不敢承认,她的心因欧文的狠心驱赶而隐隐作痛至今。

    “是吗?”他听见她的不满抱怨,闲闲的打了个呵欠。

    女人啊!为何你总是口是心非呢?

    “没错,我才不希罕欧文那个混账!”她倔强的偏过头,咬的牙龈泛酸。

    是的!她才不希罕他,他喜欢性感尤物就让他去,她没必要为了他选择莎莉而感到忿忿不平,甚至是无端地掀起漫天醋海。

    不值得!欧文不值得她付出爱,也不值得她再去想他,她的心里应该都是盛满熊大哥才是!

    她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脑海中突然闪进了熊大哥的名字,但是他的长相……她眯起眼努力回想。

    “天啊!”她拍了下额头,无法相信脑海竟浮现不出熊大哥的长相来。

    在这段日子里,她的眼、她的脑、她的生活都充斥着欧文,她的鼻间仿佛还可以嗅到他身上的古龙水味道,她的唇上似乎还感受得到他的轻柔细吻,她的身上恍若都还存在着他的热度……

    一缕没来由的伤感紧紧攫住了她,也让她再次发现到,自己是真的爱上欧文了,否则她不会连熊大哥的脸都想不起来。

    “欧文……你这个浑蛋……”都是他,捣乱了她的平静生活,摧毁了她单纯的爱恋。

    说时迟、那时快,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元沛然正想起身去接时,元沛儿却比他抢先一步抓起了电话。

    “喂,找谁?”她口气颇冲,在听到对方是她等待已久的欧文时,喜悦还来不及飞上眉梢,火气又自心底翻涌出来。

    “你神经病!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叫我不出门就要乖乖的不出门,要我听你的话?你去吃屎吧!”

    见老姐用力的甩上话筒,元沛然悠悠的开口:“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期待着欧文的电话吗?怎么一开回就没好话?”

    “那个死家伙……”她扔下了手边的吸尘器,大步走进自己的房间,“他劈头就是一句——最近都不要出门。他以为他是谁,居然敢限制我的行动,他混账!”

    “就这样?”这样她就生气了?“老姐,最近我们那条街因为黑社会介入买卖土地一事,搞得风声鹤唳,我想欧文是担心你火气一升上来,又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吧?”

    “你少跟他一个鼻孔出气!”上回那件事她可还没有原谅他呢。

    元沛然定睛一看,瞧见她套上了外出服,“老姐,你要出门?”

    “对!欧文叫我不要出门,我就偏要出门!”她帅气的扬起唇,“他叫我不要去欺骗无知的小女孩,我就去泡几个来气死他。”

    发下豪语后,元沛然眼睁睁的看着她出门,所有的阻止话语全哽在喉间不敢发出,以免好端端的又讨来一顿谩骂。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电话钤声亦在同时响起,他无奈的接起了电话,“喂?欧文吗?我是苦命的元沛然,你要找那个气冲冲出门的老姐吗?好,你等等,我应该还可以把她叫回来。”

    他抓着话筒跑到门外,才刚刚瞥见元沛儿的身影,正要扯开喉咙叫她时,却惊见一辆黑色房车驶到她身旁,硬是把她给扯了进去。

    “老姐!”看到这种情况,元沛然拔腿追了上去,奈何两条腿跑不过四个轮子。

    他将无线话筒贴上耳,焦急的叙述他所看见的情况,“欧文,这是怎么回事?我老姐她被不知道从那儿蹦出来的家伙给抓上车了,我记下了车牌号码,你说要不要报警?”

    “不要。”欧文在另一端握紧了话筒,“这件事我会处理。”

    ***

    “如何?现在你愿意跟我合作了吗?”楚凛看着欧文神色愀变的挂上电话,适时的出声询问。

    他就知道一大早接到楚凛的电话铁定没好事,他不但告诉他一个坏消息,也同时给了他一条可选择的路。

    不卖土地,他们可以合作发展娱乐城;反之,他拒绝,不但会失去赚钱的机会,同时也会失去他最爱的女人元沛儿。

    欧文凌厉的视线射向他,不得不佩服楚凛慎密的心思,“既然你知道‘天狼会’的凌强对我跟沛儿不怀好意,你为什么不出面阻止?”

    “我为什么要?”楚凛掀唇,“我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等着卖你一个人情。”

    “为什么要卖给我人情?”

    “因为,我是个誓在必得的男人,既然你不想卖土地,我只好另寻他法来解决横在我们之间的问题,那就是合作。”早在那一日看见“天狼会”的首席干部金狼凌强后,他就知道这桩买卖土地之事已起风波。

    “看来‘天狼会’的所有行动你都了若指掌,那么你该也知道他们会把沛儿抓到哪儿去对不对?”“他们的行动都在我的监控中,剩下的就是看你如何决定。我决定退一步,改采合作态度,相信你也知道我们‘飞霞帮’是决心要漂白,投资娱乐业是我们的第一步行动,你考虑考虑。”楚凛敛起笑,将所有的决定丢给他。

    望着一派冷静阴酷的楚凛,欧文紧绷的面容露出一抹笑意,“如果被沛儿知道我跟黑社会合作做生意,她一定会气的拿扫把追打我。”

    “我相信你会说服她的。”

    “那么,你是不是该给我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天狼会敢动他的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没问题。”楚凛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小张,目前情况如何?他们落脚了吗?”

    早在他发现天狼会也介入买卖土地一事后,他便派出了组织的人马日夜监视着天狼会的行动,果然,他们不负他所望的行动了,也多亏他们的莽撞,他一定才能抓住这次机会,强将人情卖给欧文。

    楚凛收了话,“元小姐目前被绑到林口工业区的某间废弃厂房,我的手下已经确实掌握住那些看管人员的一举一动,金狼目前被我另一批手下给绊住,所以元小姐现在是安全的。”

    “很好。”欧文抓起被在椅背的西装外套。

    “需要我拨几个人手协助你英雄救美吗?”

    “不用!”欧文语出拒绝,“我要让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尝尝踢到铁板的滋味。”

    ***

    砰!

    一旁弃置的汽油桶被人给撞倒,元沛儿张口无言的看着在场中挨揍的一群黑衣男子,而在他们之间左打右闪的俊美男人,赫然是她的未婚夫欧文。

    “欧文那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棒的身手?他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富家公子哥儿吗?怎么……”

    眼前所见到的惊异情况,让她忘了自己为何会遭到一群黑衣男子的绑架,只知道当她被抓来这儿没多久,欧文就像天降神兵一样突然出现,前来解救受困于此的她。

    “哇……真是太神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话语才刚落下,她又看见欧文的重拳击上了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的鼻梁,让他的鼻血当场冒出,看得她抚掌称好。

    此时此刻的她完全忘记了之前跟他发生的不愉快,拼命在一旁吆喝加油

    “好啊!欧文,再打,打死他们。”

    不一会儿工夫,她便见到欧文一个旋身飞踢,撂倒了另一个想从背后偷袭他的男子。

    欧文矮身一闪,避开了另一名男子的拳头攻击,然后以手肘给予重重的一击,利落的手脚功夫将那群黑衣男子全部指倒在地上。

    “好棒!欧文你好棒!”她拍手直称好,然后一古脑儿的朝他扑抱而上,“欧文,你来了……”

    “我来了。”欧文乐于抱紧主动投怀送抱的她,“你没事吧?”

    “没事。”她埋进他的颈窝,好想念被他拥在怀中的甜蜜滋味。

    “那就好。”

    欧文拥着她欲离开时,倒在地上的某个黑衣男子发出警告——

    “你别得意,天狼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的。”

    欧文冷酷的踹了他的腹部一脚,让他痛的在地上打滚,俊秀的脸庞散发出凛然的王者气势,“我可不把天狼会放在眼里,想找麻烦是吗?我等着!”

    望着他充满英气的脸庞,元沛儿一阵怔忡,“欧文……”

    她从没有见过他这一面,真是……帅呆了,以后她再也不敢嫌他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帅呆了?”他倾身在她颊边印上一个吻。

    她木然的点头,“刚刚把那些混账撂倒的你……不像是我认识的你……”

    “没关系,以后你将会有一辈子的时间,好好‘深入’了解我。”

    他暧昧的朝她挤挤眼。

    她所认识的欧文又出现在她眼前了,让她忍不住捶打了他一下,“你很讨厌耶!”

    “你爱这个讨厌的我就行了。”他拥着她快速离开废弃厂房,跟她冷战几天的结果是——他想死她了。

    一坐上车,他的唇舌便老实不客气的压上她的唇,以解他这几日来的饥渴。

    “欧文,你在干什么?”她脸红的想推开他,目光频频瞥向前面的司机。

    司机像是察觉到她的难堪,按下阻绝后座风光的黑色屏障。

    “你这几天都不理我,害我觉得好寂寞。”他舔吻着她的唇,彻底厌恶起冷战的滋味。

    一提到这事儿,元沛儿的气恼又升了上来。

    “你别想这样就轻易带过,你还没跟我解释清楚,你跟莎莉之间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为什么会有黑衣人绑架我?你一定知道原因对不对?还有、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欧文,你有没有听见……”

    “听见了。”欧文一把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意有所指的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只是现在……你得先‘喂饱’我。”

    “你……”她的面容染上动人的媚色,在他火热的唇舌攻击下,她的双臂悄悄缠上他的项颈,小声的应允:“好吧!暂且饶了你,喂饱你之后,你得要好好的告诉我一切……”

    欧文真的会乖乖的把一切全盘托出吗?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此刻车内盈满了令人脸红的春情,这一刻,所有的麻烦跟解释都是多余……-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