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九章

    “好了,阻碍者全都走光了,现在……”他将怀中的人儿压进沙发,湿热的唇舌黏上她的唇。

    她转头承接着他落下的吻,默许了他接下来的行为,“欧文,不要在这里。”

    “好,我们不要在这里。”他一把将她揽腰抱起,他可禁不起另一次的惊吓了,“我们到休息室制造后代。”

    “色狼!”她双颊泛红的捏了下他的颊。

    “我只对你一个人色……”他的声音消失在休息室的门板之后,这一次他不用担心会有不速之客来打扰他们的温存时刻了。

    将她轻放在休息室的床上后,他轻轻拉开了她的衬衫,唇贴上了她的美丽锁骨,沿着她优美的颈骨一路往下细啄吸吮。

    室内的温度忽地节节升高,此时此刻正弥漫着一片浓浓的火热春情——

    ***

    叩叩叩,敲门声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轻叩房门。

    “老板,你在里面吗?”门外传进秘书John的有礼询问声。

    “什么事?”他在床上抬头看向传进声音的门扉,元沛儿的手臂也紧接着缠绕而上,强硬压下他的头,夺去了他的一个吻。

    “是这样的,还记得之前我跟你提过,有人想买我们这块土地的事吗?现在他们又找上门来了,你要不要见见他们?”

    “土地?!”半梦半醒间的元沛儿霍然自迷糊间清醒过来。

    “见,你叫他们等会儿,我立刻出去。”他立即下床,一一拾起地面上的衣物穿上。

    “我也要去见他们。”元沛儿也跟着下床赶忙穿戴整齐。

    “你想凑什么热闹?人家找的人是我。”

    “他们之前也找过我。”

    欧文愣了一下,“该死!这件事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得来。”她挥挥手,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笨蛋!”他脸色倏地沉下,眉宇间流窜着一股既是忧心又是气恼的肃色,“你知道吗?那些人可不好惹……”

    “我知道。”元沛儿感到无辜的摸摸鼻,他凛然的气势让她瑟缩了一下,“看起来就不是正派的家伙,当然是不好惹。”

    “那你还……”

    她快速地堵住他的唇,重重的一吻后,拍拍他的脸企图说服他同意,“我又没有怎么样,只是告诉他们,我不打算卖土地。”

    “态度是强硬的吗?”她傲然的骨气很可能让她抓起扫把,将那些人给轰出去。

    “这个嘛……”

    叩叩叩!

    “老板,楚先生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

    “我就来。”重新系上领带后,欧文整整心神,一个风度绝佳的翩翩贵公子再度出现。

    元沛儿整整身上衣服的皱褶,板着脸跟随着他的脚步。

    欧文蓦然停下了前进的步履,“沛儿,你就不知道何谓死心吗?”

    “欧文,你就不知道何谓放弃吗?”她徐缓的给予反击。

    欧文定定的注视她好一会儿,那双令他着迷不已的双瞳跳跃着傲慢的倔强,冲击着他的心。

    没有办法的叹了口气,他将她揽在身前亲吻着她的发旋,“好吧,我答应你可以跟我一起见他们,不过……你不准说话。”

    “好。”

    “还有……”大手抚摸着她柔细的发丝,“把头发留长吧!我等着看留长头发的你迷倒一大票男人。”

    “错,是迷倒一大票女人!”她有没有女性魅力她不清楚,不过靠着她那张俊俏的脸孔,早就哄得一堆女人芳心暗许了。

    欧文眼角出现轻松的笑意,“总之你乖乖听话就好,还有……一定要留长头发——为我……”

    ***

    “楚先生,让你久等了,我们老板愿意见你。”John有礼的邀请楚凛进入办公室。

    站在楚凛身旁的男子不悦的向John开炮,“你们老板还真是大牌,两次前来拜访他,他都不在,在我们楚老大面前竟然敢这么嚣张!”

    沉稳的楚凛瞪了他一眼,“小张,给我退下。”

    “老大,对不起……”只消老大一个眼神,他的气焰立时全消。

    “今天我们是来做友善的礼貌性拜访,可不是让你来干架的。”楚凛一字一句的叮咛,举手投足间显露出一股凌驾一切的威冽气势。

    “老大,我明白了……”

    楚凛没有说话,只是向John颔首致意,“抱歉,让你看笑话了,我们可以进去了。”

    “没关系。”John摆摆手,打开了欧文的办公室大门,“请进。”

    楚凛带着小弟小张进入欧文的办公室,眼光一抬,便与坐在真皮座椅中浑身流窜着贵族气息的俊秀男子打了个照面。

    “你就是楚凛?”欧文一脸含笑的轻弹手中的名片,“‘环球娱乐’的副主席,这个头衔挺不错的。”

    “哪里,比不上欧老板。”阅人无数的楚凛一眼即看出,外表优雅的欧文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他的笑脸底下所隐藏的真实教他在一时间看不清,可从他那双与他一般锐利有神的黑眸可以看出,欧文是一匹狼,一匹擅于玩弄权势的聪明恶狼,懂得将其光芒遮掩起来,适时加以发挥利用,他并不好打发。

    “请坐。”欧文指示着楚凛在沙发上入座,“我想我们就开门见山的直说吧!”

    “好气魄!”楚凛调整了下坐姿,直截了当的问:“那么,你考虑的如何?”

    “不卖!”元沛儿自欧文身后跨出,一掌打在桌面上,执拗的双眼朝他们射出不善光芒。

    “是昨天那个不男不女的凶婆娘!”小张一见到她,立刻指控她的暴行,“你昨天敢那么无礼的拿扫把赶我们出门,你是活腻了不成!”

    元沛儿阴森的回敬一句,“你再给我说一句不男不女,你就死定了。”

    “沛儿!”欧文冷冷地看她一眼,发现她根本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知道了。”她向他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乖乖的退回原位去。

    楚凛注意到他们之间的眼神交会,“看样子,欧先生跟元小姐似乎是旧识。”

    “我们不但是旧识,她还是我的未婚妻。”欧文微笑的说,言谈中清楚说明元沛儿与他之间的关系,教对方因为忌惮他而不敢对沛儿轻举妄动。

    “未婚妻?!”小张讶异的张大嘴,没想到不男不女的女人也还是有男人要!

    “原来如此……”楚凛抚着下巴,目光转绕在欧文身上,深沉的眼藏着深沉的思绪,“欧先生,我想继续讨论之前的话题。”

    “你们‘环球娱乐’想买下这条街的土地,以便发展娱乐业是吗?”这件事在最近已经造成轰动,甚至已经有店家将土地卖给了他们。

    “是的,这是我们主席的意见,他认为这条街的可塑性很高,他愿意以丰厚的价钱买下这一条街的土地。”

    “楚先生,看来你的老大出手很阔气,不知道他的买地资金是从何而来的?”欧文以温文掩饰起犀利的话锋。

    楚凛的笑意顿时僵在嘴边,“欧先生这句话的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别放在心上。”欧文也敛起了笑,“只不过买卖土地的事,很抱歉,我无法答应。”

    “理由呢?”楚凛垂下眼,神态冷静。

    “不想卖土地还要有理由吗?”元沛儿在一旁嘟嘟嚷嚷,“欧文他不爽把土地卖给你们也不行吗?真是黑社会作风!”

    楚凛锐利的视线直射向欧文身后的元沛儿,“元小姐请谨言慎行。”

    他那一道视线带着绝然的冷意,让元沛儿不禁想搓揉身体,却又不顾屈服于他的言语恫吓——

    “我有说错吗?谁不知道‘环球娱乐’就是之前的‘飞霞帮’呢?名字虽然好听了点,但是黑社会就是黑社会,你们意图买下这整条街的土地,不外乎是想往吃喝嫖赌发展,只是很抱歉,我们这条街不欢迎你们黑社会!”

    “是吗?”楚凛掀唇露出一抹嘲讽,“现在黑社会漂白的比比皆是,元小姐这样的说法,岂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吗?更何况……买卖土地是你情我愿之事,我绝对不会使出威逼的下流手段。”

    “是吗?”元沛儿不信邪的嗤哼,一脸不耐烦的朝他直挥手,“既然如此,欧文都说不卖土地给你了,那你还不赶快滚?”

    “沛儿!”欧文脸色凝重的一喝。

    “怎么,我有说错吗?”她抬抬下巴反问。

    “你这个女人真是嚣张!老大不跟你计较,你反而紧咬着他不放,口口声声黑社会,我看你根本是歧视我们!”一直隐忍着不出声的小张再也无法忍耐,不顾楚凛的阻止跳出来对着元沛儿狂叫。“我就是歧视黑社会,你想怎么样?”想夺走老妈留下的土地?想都别想!

    “沛儿!”欧文此时的脸色蒙上一层寒霜,双瞳闪耀着严然的厉光,“你似乎忘记了我们之前的协定,如果你再继续胡闹下去的话,我可要你立刻离开这里。”

    元沛儿闻言,先是似有怨言的努着嘴未说出,最后气恼的瞪了小张一眼,这才安静闭口,不再发表意见。

    楚凛的眼神在两人身上绕了绕,“看来今天似乎不是谈论敏感话题的时候,那么我改日再来拜访。”

    “你是聋子啊?欧文都说不卖土地了,你再来拜访也没有用!”忍耐不到一分钟,元沛儿强悍的本性又跳出来。

    “沛儿……”欧文感到头隐隐作疼着。

    “你这个臭女人,居然敢对老大这样说话,你找死!”小张也立即反击。

    “你才找死!”元沛儿的目光在室内搜寻,角落的高尔夫球具引起她的注意。

    在欧文发现她的意图正要出声阻止时,就见到她动作快速的抽出高尔夫球杆,然后朝小张追打过去,“有胆你就不要给我跑!”

    “哇!凶婆娘!”小张手上没半点防御的武器,只好赶紧逃窜。

    一场严肃的对话被他们两个人搞成一场闹剧,欧文向楚凛投以一个歉意的眼神,楚凛则有风度的向他点头颔首,说明了他不在意。

    “小张,我们走了。”不让场面继续延烧下去,楚凛拉住了奔跑中的小张,拉着他向欧文告辞。

    “沛儿,你也该闹够了吧!”欧文有默契的同时揪住了向小张挥打的元沛儿。

    “我这样已经算是够客气了……”元沛儿的嚷嚷声消失在关上的门扉之后。

    楚凛偕同小张走出了欧文的办公室。

    小张充斥着忧心的声音自他身旁传来,“老大,欧文跟那个凶婆娘都不打算卖土地,那回去我们要怎么跟严老大交代?”

    “这个……”楚凛走到俱乐部的出口,眼一抬,一个正从黑色房车下来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我自有打算,对欧文是不能来硬的,别忘了他的后台是横跨东南亚的‘欧氏’。”

    奇怪,那名身材火辣的女人无端勾起了他的熟悉感,而那部黑色房车的车牌号码,他也似乎在哪儿见过……

    正当他在回想之际,女子与他错身而过,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及一张隐于墨镜底下的姣美面容,让他感到更加熟悉。

    “老大,接下来呢?”

    楚凛一个回神,眼光投注于停靠在“M&W俱乐部”店门前的黑色房车上头,透过灯光的反射,他隐约看出藏身在车内人物的面容。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躲于车内的男子,正是他们的死对头“天狼会”的重要干部之一,而他会出现在俱乐部,意图也显而易见了。

    “小张,我们先回去跟老大说明一声,然后……我想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如果处理得不好的话,一场属于黑社会的激战,恐怕就要悄悄的拉开序幕了。

    ***

    “欧文,你绝对不能把士地卖给他们!”元沛儿拿着高尔夫球杆指着他说道。

    欧文瞄了眼高尔夫球杆,“沛儿,我说过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实在不需要在旁边出言激怒楚凛。”

    楚凛?不就是摆着一张冷脸,笑起来难看到极点的男人吗?

    “你的眼睛看到那个死人脸生气了?”

    “那是楚凛有风度,说实在话,我挺欣赏他的,要不是我跟他的立场不同,或许我会把他延揽到手下做事。”所谓英雄惜英雄,他一眼就看出楚凛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也是个擅于用脑的人才。

    “你居然帮一个黑社会说话,甚至还欣赏他?你脑子坏掉啦?难道你看不出来,他们是想买下整条街,然后为所欲为吗?”

    “我当然看得出他们的打算,而且我还知道楚凛不是会因为碰了一两次钉子就放弃的人。”

    “所以他们还是会来烦人?”元沛儿不禁扯高了嗓音,“不卖!我说什么都不会把土地卖给他们,还有,反正你都要把这间店让给我了,连带着这块土地也是我的了,这下子我更不会卖给他们!”

    欧文一脸无奈的看着她摇晃不定的高尔夫球杆,“沛儿,你一定要用这根球杆指着我说话吗?”“我……”元沛儿正要开口,办公室大门突地敞开,一名衣装入时、身材火辣的女子闯了进来。

    “少姐,你不可以……”秘书John追了进来,不明白这年头的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还不讲理。

    “欧文,好久不见了。”女子巧笑倩兮的摘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精美的容貌。

    “是你?”一见到来者,欧文的眉紧紧拢起,目光转向John,“这位小姐我认识,你下去做事吧!”

    “那我先下去了。”John将事情丢给老板处理,赶紧退了出去。

    “你是……”元沛儿的目光在女子身上转了几圈,“你是莎莉?”

    大学时代跟她同班的混血美女,她凭藉着火辣的身材跟美丽的脸蛋周旋在各个优秀的男人间,大学短短四年,她同时也被冠上了换男朋友及爬上男人床最快速的不雅称号。

    “哎呀!”莎莉扭腰摆臀的上前抚摸着她的脸,“沛儿同学,几年的时间不见,你变得更傻了,还多了分有别于男人的迷人魅力呢。”

    “多谢你的夸奖。”她不禁后退一步,想要隔离她的亲近。

    “你最好不要碰她!”欧文跨前一步,将元沛儿圈抱在怀中,阻去她的骚扰。

    看到欧文极度护卫元沛儿的情形,莎莉风情万种的咧开笑容。

    “看来我听到的传闻没有错,你真的爱上了沛儿同学,只是……她好像不知道我跟你之间的那一段……哎呀!瞧我居然说溜了嘴。”

    听着莎莉发出得意的嘻笑声,元沛儿不快的眯起眼射向欧文,“一段?你跟她也有一段?”

    她还以为当年只有欧文逃过她的狐媚勾引,没想到……天下男人一般黑!

    欧文的脸色发黑,由她刻意说出的这番话可以知道,她是来者不善,“莎莉,你来这儿是想挑拨离间的吗?”

    “不是,我来这儿是有桩生意想跟你谈,顺便……”她无视于元沛儿的存在,纤指在欧文脸上轻佻的逗弄着,“跟你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