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八章

    砰的一声!元沛儿心情不爽的踢开了欧文的办公室门板。

    她直接走入办公室,不看欧文一眼的直接在沙发上落坐。

    “有屁快放,找我来有什么事?”

    欧文以眼神示意跟随进来的秘书John把门带上,缓缓地自办公桌后走出。

    “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

    元沛儿狠狠的瞪他一眼,“你以为还会有谁敢惹我生气?”

    她倏地自沙发上起身,纤指指着他的鼻头叫嚣着:“就是你!就是你这个笑得一脸恶心的臭家伙惹我生气,这个回答你满不满意?”

    “满意!”欧文拉下了她指控的手,加深唇边的温文浅笑,“我当然满意的不得了,这代表着我在你心里有很大、很大的影响力,这股影响力足以主宰你的情绪起伏,对吗?”

    云时,她气呼呼的小脸蒙上一层寒霜,“你少臭美!”

    “我才没有臭美。”他眼中射出一道邪恶光芒,大手随之覆上她胸前,“我知道你的这里……有我。”

    所有的火气跟冷淡在瞬间转变成阵阵红潮,席卷着元沛儿的一张俏颜,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颊边有着清晰可见的红霞,“欧文,你这个不要脸的大色狼!拿开你的手!”

    “没问题,老婆的吩咐,我一定听。”

    欧文听话的立即抽开了覆在她胸前作乱的手,转而一把扣住她的纤腰,一个使力,让她的身体贴向他。

    “欧文!”元沛儿俏脸发红,双手在他胸前拍打,“给我拿开你的手,你把我找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这种下流的事吧?”

    “下流?”他倾身向前,轻啄了下她的唇,笑嘻嘻的解说:“沛儿,这种行为跟思想是人类原始的本能,一点都不下流。”

    “欧文……”她一张口,便承接住他熨烫的唇。

    一阵唇齿摩挲、吸吮之后,他的舌滑入她的回,时而温柔、时而野蛮的撩拨着她的小舌,让她浑身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轻颤,情欲火苗自下腹一路窜烧至全身。

    欧文恶作剧的欲自她口中退出,火舌才刚刚有退缩的行动,她染上情欲的小舌立即衔住他的舌,双臂缠上他的项颈,完全投入了他所制造的激欲情潮之中……

    “沛儿,够了……”他推开她,望着她迷娇媚的眼,情不自禁的亲亲她的唇,“我们不能再下去了,谈正事要紧。”

    “正事?”她的脑子一时间还无法恢复运作功能。

    “是啊!我们有正事要谈。”他的指腹抚弄着她柔滑的唇片,眼底漾着深浓爱恋。

    “什么正事?”她留恋的倚在他的怀中,汲取着属于他的温暖及独特气息。

    “你想不想接收我这家俱乐部?”

    元沛儿先是一个发愣,迷乱的眼神在他俊美的脸上定住,“你说什么?”

    “你不愿意吗?”他的脸庞弥漫着一抹邪佞气息。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他的俱乐部就跟摇钱树划上等号,她当然千百个愿意接收他的俱乐部,只是……

    疑虑旋即浮上心头,“你为什么要我接收你的俱乐部?你不要继续经营了吗?你要出多少的顶让费?还有你的员工呢?你打算要怎么处置?”

    “等等。”欧文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没有一会儿工夫她的商人嘴脸就立刻跑出来了,不愧是跟他一样顶着商科光环毕业的优等生,只不过她似乎少了那么一点经营的天分。

    “你先不要急,慢慢听我说。”

    元沛儿指指他搞在嘴上的手,在获得自由后,她的疑问又开始冒出,“你想说什么?难道你这家店表面风光,其实是快要倒了,所以想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我?”

    她越想越有这个可能,他做人恶劣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的确是有可能把经营不善的俱乐部栽给她。

    欧文突然面无表情的死瞪着她不放,声音忽高忽低的说道:“沛儿,你以为我毕业时的第一名是拿假的吗?你以为我会把俱乐部给经营得一败涂地,只能用表面的欢乐来掩饰太平吗?”

    “要不然好端端的,你突然要我接收你的店做什么?难道不是因为快倒了吗?”他脸上的那抹阴森笑容看起来挺恐怖的。

    “你的店才快倒了。”他没好气的应答。

    元沛儿立即沉下脸,一把推开他,“对,没错!我的店就是快倒了,所以你找错人接收你的店了。”

    今天晚上才刚刚开工,里叭嗦的元沛然就捧着账本跑进办公室找她,嚷嚷着这个月的业绩又往下掉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贵族俱乐部”可能撑不了几个月了,最后真的会走上倒闭关门一途。

    倒闭关门……就是这四个字搞的她心情掉落谷底,然后被请来的时候,又看见欧文的店热热闹闹、客人不绝,这下更令她不爽到极点,所以才会一脚踢开他的办公室大门以泄愤。

    “沛儿,‘贵族俱乐部’不会倒的,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不会让你的店倒掉的。”虽说要把俱乐部交给她,但是对于她的经商能力,他可无法放心。

    所以他决定让她在名义上成为俱乐部的老板,让有生意头脑的元沛然接下这两家俱乐部,一来可以顺利的堵住沛儿的不满,二来又可以免于让两家俱乐部走向倒闭之路。

    她偏头看着一脸真挚神情的他,胸臆间的火气稍稍纡解,“欧文,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傻瓜。”他轻敲了一记她的脑袋,柔情万千的将她带入怀中轻轻拥抱着,“你是我欧某人未来的老婆,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难道……”眼角涌现一丝恶意情潮,“你比较希望我对别的女人好?”元沛儿闻言,双手立即爬上他的颈子威胁,“你敢?”

    见她杏眼圆瞪的模样,欧文开怀的呵笑出声,轻柔地拉下了她圈在颈边的双手。“沛儿,你惨了。”他凑上前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这么会吃醋,看来你爱惨我了。”

    他的话犹如一道闪电狠狠地击中她,也让她正视起自己的心来。

    爱上他……她真的爱上他了吗?

    他是个净会使奸计的卑鄙小人,因为他的存在,所以她永远都得屈居于他之后,她应该是讨厌他、怨恨他,巴不得尽快远离他才是……

    但是……现在她却不这么想了,这个臭家伙所使出的下流好计,全是为了留住她、得到她,他的强霸、无理都是为了她;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善解人意,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这些日子的相处,使她强硬的心因他的柔情相待而软化,直到今天她才猛然发现——她真的爱上他了……

    注视着他那双隐含款款柔情的眼,她不禁双颊酡红,轻咬下唇,心湖被他搅得一团混乱,说不出半句逞强反驳的语句。

    “怎么不反击了?舌头被猫咬掉了吗?”他双眼闪着戏嘲,凝看着她难得展现的柔美娇态。

    元沛儿睨了他一眼,“我问你,你让我接收这间店,那你要怎么办?”

    “懂得为我担心了,这是个好现象。”

    他动作快速地啄了下她的唇,慢条斯理的揭开答案,“俱乐部交给你之后,我就可以专心去打理‘欧氏’,毕竟我是欧家的惟一继承人,无论我再怎么逃避,还是免不了要走上接掌父亲事业一途。”听他这么说,元沛儿的眼神不禁多了分黯然,“喂,你爸妈呢?”

    “我爸妈?”原本的不解在见到她眼底的忧虑后获得清明,“傻瓜,你该不会是在担心我爸妈不接受你吧?”

    “同性恋!”她提醒他关于那天宴会所闹出的风波,纤指戳着他的胸膛,“你妈看见你跟我接吻竟然以为你是同性恋,我想这个风波你应该还没忘吧?”

    “呵呵呵……”欧文发出一串愉悦的笑声,“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爸妈不接受你吗?”

    “哼!谁在担心啊!”说实在的,她的确有点担心。

    那日欧伯母瞧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怪物一样,让她感到有些伤心,因为她不过是长得像男人了一点,其他的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她可是个真真正正的女人啊!

    同性恋……她的惊呼指控着实刺痛了她的心。

    “我看你就是在担心。”他的双臂缩紧,以深切的情意化解她的不悦忧心,“放心好了,那天妈只是被你吓了一跳,经过我的解释后,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的意思是说……”她咬了咬下唇,掩下的眼藏住了心伤,“连婚约也没有了吗?”

    “你这么希望没有婚约吗?”他知道她到现在还巴不得甩开他,他可不会如她的意,“你死心吧,经过我的说明,我父母他们都同意我娶你了,我妈还特别交代,我一定要多努力一点,让她赶快抱孙子。”

    “臭美,谁要让你努力!”她捶了他的肩胛一记,扬起的唇角泄露出她的开心情绪。

    越是与他相处,她越是明白他的情真,教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了依恋,若是现在他说要甩开她的话,她一定会拿菜刀跟他拼命,不过……这些话全是她藏在心里的小秘密,她不会让他知道。

    欧文顺势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朝着她的脸庞直呵气。

    “我看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努力好了,你的肚子早点有谱的话,我就可以早点把你架上礼堂去,到时候,我爸妈就有孙子可以抱了。”

    “欧文,你别闹了,我们的正事还没谈完呢。”她推拒着他的肩,抗拒意味为零。

    “我们的正事已经决定好了,以后你负责经营两家俱乐部,你想合并的话我也没意见,我只要专心管理‘欧氏’就可以了。好了,现在正事办完了!”他解开她丝质衬衫的钮扣,低头吮吻着她细嫩的肌肤。

    “欧文,不要在这里……”她的眼光落在门扉上,“会有人进来。”

    “放心吧!我的秘书一向很尽责,他不会让其他闲杂人等闯入,破坏我们的好事。”

    “可是……”

    “别可是了。”他的唇落在她的颈项,恣意的烙下他的印记。

    “欧文,不要这样。”她满脸红霞,伸手推了推他的头颅。

    “嘘——”他点住了她的唇,接着覆上了她的嘴,吞下了她的推拒。

    室内的激情火焰随着他的抚摸、探索而逐渐高涨,元沛儿承接着他的狂野热吻,之前所浇熄的情欲火苗再度扬起……

    就在着激情一发不可收拾,室内的温度节节高升之际,办公室的门板突然遭到一个蛮力入侵,砰的一声撞到了坚硬的墙面,一个充斥着气恼的尖锐嗓音也随之扬起。

    “大哥,是不是你……”

    欧嘉的声音消失在看见沙发上交缠的人儿后。

    她瞠目结舌的眨了眨眼,直到看见被大哥压在身下的人儿所泄出的大片春光,还有大哥那副咬牙切齿想杀人的可怕模样后,哇的一声赶紧关上了门。

    “雷翼,救命啊……”

    “该死的嘉嘉!”欧文迅速的帮元沛儿整理凌乱的服饰,忍无可忍的低咒一声。

    元沛儿还处于激情状态,直到她听到欧嘉大喊救命的声音后,才脸儿发烫的穿衣、整理,还不忘伸出颤抖的手帮他敞开的衣衫钮扣一一扣上。

    此刻惟一留存于她脑中的念头是——丢死人了!

    ***

    叩叩叩!带着试探的敲门声响起。

    “大哥,我可以进来了吗?”传进来的是欧嘉戒慎恐惧的询问声。

    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大门这会儿又遭到蛮力的侵袭,只是这一次出现在办公室内的,不是准备前来兴师问罪的欧嘉,而是一脸看好戏的雷翼。

    “怎么了?好戏收场了吗?”他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犀利的扫向脸色酡红的元沛儿及脸色发青的欧文。

    “我把你找来台湾,可不是要让你来看好戏的。”欧文心情荡到谷底,说话的声音也显得冷冰冰的。

    “果然是你!”欧嘉从雷翼身后跳出,浑身气愤的直发抖,“果然是你把雷翼给找来台湾的,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害她自由自在的生活就此划下句点,被绑回法国之后的凄惨日子,她现在就可以想象得出来了。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欧文也不客气的一个拍桌,“你先问问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好事?爸妈纵容你,可不代表我也会盲目的纵容你,说!那天在妈举办的宴会上,你给我做了什么好事?”

    “我……”欧嘉的气势立即矮他一截,十指不安的扭绞在一起,“大哥,你好凶喔……你以前都不会对我这么凶……”

    欲求不满的男人果然肝火都很旺盛,可怕喔!

    “你这招没效了!”想扮委屈博取他的同情?老套。

    “大哥……”她双眼含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吧!我承认……我不应该在那几位千金小姐的饮料中下泻药,害她们一个个送医院……”

    当天晚上的场面简直可用一个乱字形容,热闹非凡的宴会在转眼间变成焦虑、紧张的呼叫大会,脸色泛白的几位受邀千金纷纷被送上救护车,只因某她们同时狂泻肚子。

    欧文瞪着她不放,“嘉嘉,是不是平日我太宠你了,所以才养成你这种无法无天的个性?”

    “我哪有无法无天?这件好事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做的,那个沛儿姐的弟弟也有掺一脚啊!他还说要把沛儿姐的情敌全部给消灭光光。”秉持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不变道理,她把所有罪过往元沛然的身上推。

    砰!欧文脸色铁青的用力拍桌,紧绷的神色已然失去了平日的尔雅风度,“你还敢把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你知不知耻?”

    “我才没有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她的头越垂越低,正想要抓雷翼当挨骂的替死鬼时,却瞥见他正一脸愉快的与元沛儿话家常。

    一脸愉快?可是当她越听下去,就觉得越不对劲。

    “元沛儿,我们好久不见了,从毕业到现在有几年没见了?你还是一样的……”雷翼带着嫌恶的眼神打量她浑身上下,“呃,充满男子气概。”

    “哪里。”元沛儿皮笑肉不笑的回应,“几年不见,雷大少似乎消瘦不少,我想该不会是因为‘纵欲过度’的关系吧?”

    “哈哈!”雷翼干笑两声,伸手拍拍她的肩,“几年不见,你的幽默感没有退步嘛!”

    “哪里。”她回敬的拍拍他的脸,“没想到几年的时间可以把一只猛狮变成一只死狮,连我在讽刺他,都没有一点反应,我看天要下红雨喽!”

    雷翼的好脸色立即退下,“元沛儿,你不要敬酒不喝、专喝罚酒。”

    “雷大少,难道你不知道我元沛儿就是专喝那杯罚酒的勇者吗?”

    雷翼压抑下心中的光火,“我真是佩服欧文,也只有他才敢接收你这个男人婆。”

    “好说!我才佩服可怜的嘉嘉,也只有她才愿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冒着得到世纪绝症的危险,把你给接收了。”元沛儿咬牙切齿的回应。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交缠,激撞出骇人的火花来。

    “哇!”欧嘉当下找寻到一个救命浮板,双手立即紧紧的抓住元沛儿不放,“沛儿姐,你是我的救星,救救我,快点救救我。”

    “嘉嘉,别抱着那个男人婆不放。”让他看了就碍眼。

    “嘉嘉,放开你的手!”就算是亲妹妹也不能乱吃他未来老婆的嫩豆腐。

    “沛儿姐,你看,他们都欺侮我。”她用力的抱住元沛儿,决定投靠她这个靠山。

    她第一次看见可以跟雷翼斗得旗鼓相当的人,而她同时也是制衡大哥的最好利器,她当然要好好的抓住她不放。

    “嘉嘉乖,有沛儿姐在这儿,他们不敢欺侮你的。”她瞪了眼与她眼神较劲的欧文,又给了雷翼得意洋洋的一瞥。

    “元沛儿!”

    “欧嘉!”

    两道截然不同的唤声出自于两个气愤的男人。

    欧文扯着妹妹的衣领,硬是把她给塞到雷翼的怀中。

    “你的罪行无可饶恕,你继续留下来只会给爸妈添麻烦,所以你还是跟雷翼回法国去。”

    “没错!”雷翼朝亲亲爱人直喷火,“我这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你不抱,偏偏去抱一个假男人,你对我的能力有什么不满?欧文他自甘堕落、爱上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也就算了,我不准你步入他的后尘!”

    “雷翼,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欧文阴恻恻的问。

    “欧文,你看看你的好朋友,他居然说我不男不女,你要帮我讨个公道回来。”元沛儿在旁边装可怜,然后闲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好友阋墙的戏码开拍。

    “雷翼,你看看,大哥他不爱我了,现在他只会骂我、欺侮我,你看啦!”欧嘉拉扯着爱人的手臂,软声软语的控诉着,一同加入看戏的行列。

    两个好友的锐利眼光在空中交缠许久,两个人的脸色都泛着青色。

    “欧文,你管管你的女人。”

    “雷翼,好好盯紧我那惟恐天下不乱的妹妹。”

    两人又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雷翼随即一把抱起逃跑已久的情人,“欧文,你保重,我会好好盯紧嘉嘉的。”

    “雷翼,你应该要说祝我幸福。”他拥紧了身边的可人儿。

    “哇!”欧嘉在雷翼怀中哇哇大叫,没料到他们的默契好的没戏看,“大哥,你敢这样对我?你给我记住!你给我记住!”

    在欧嘉的叫嚷声中,一出闹剧也随之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