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七章

    “啊!沛儿姐,好久不见。”一见到她所认识的人,欧嘉立刻抛下了填饱肚子的要务,给了许久不见的元沛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嘉嘉?”元沛儿眼中有着惊奇,“真的好久不见了,你越大越漂亮了。”

    “是吗?”欧嘉摸摸自己的脸,巧笑倩兮的看向她,“沛儿姐也不赖,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喔。”

    “是吗?嘿嘿嘿……”她陪着一串干笑,不知该不该怨老爸老妈给她生成男儿样、女儿身?

    “对了,你今天怎么会有空来参加大哥的相亲宴啊?”

    “相亲宴?”元沛儿的脸微微扭曲,两眼朝正逐步向她走来的欧文迸射出不善的光芒,“我不知道这场宴会是欧文的相亲宴。”

    好家伙欧文,很明显的,他又诓骗了她一次。

    难怪他会差人送来一件亮眼的蓝色晚礼服,坚持要她穿着出席今晚的宴会,又让元沛然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强架着她出席宴会,早就知道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眼。

    幸好,她想要报复他强把她带到阳明山别墅的事,所以任由间谍元沛然说破了嘴,也不换上他送来的晚礼服,反而挑衅的穿上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三件式西装,气死他去!

    “我想你也应该不知道。”欧嘉努努嘴,眼角瞥见大哥走近的身影,“沛儿姐,我跟你说喔!”

    “什么事?”她任由欧嘉压下她的身子,体贴地配合她的身高。

    “我刚刚偷听到大哥跟爸的谈话,他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而且跟对方订下白头之约了。”

    “哦?”她挑眉,那个死家伙说的人该不会是她吧?

    “对啊!”欧嘉一脸感兴趣的直点头,“我想你既然跟大哥同学这么多年,有些事他应该会告诉你吧?”

    望着欧嘉那双精亮耀眼的瞳仁,元沛儿不禁温柔的笑了,“嘉嘉,你该不会是想从我这儿知道欧文的意中人是谁吧?”

    欧嘉不吝于给她一个赞扬的爽朗笑靥,“沛儿姐,你真是聪明,你是不是知道?”

    “如果你知道欧文的意中人是谁的话,你是不是又要搞破坏了?”这个丫头的恋兄毛病怎么还没改善啊?

    “搞破坏?”欧嘉不屑的冷哼,“要是我就不会这么说了,我会称之为——联络感情。”

    瞧瞧她说话的模样,以及她双瞳闪烁着的点点精光,再一次证实,她的确是跟欧文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嘉嘉,你在跟沛儿说什么?”欧文一把揪住她的衣颌,一脸温文的逼问。

    “大哥,我没有说什么啊!”欧嘉眨眨眼,露出一副天真无辜的面容。

    “你以为这招对我有用吗?”这一招可是他这个始祖传授给她,以便对付雷翼的伎俩。

    “没用喔?”欧嘉灵活的黑眸一转,张开双臂抱住他,“大哥,我好爱、好爱你喔!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跟沛儿说什么啦,我们只是叙叙旧而已。”

    “是吗?”他问,眼神却看向急于想闪躲的元沛儿。

    “你看我做什么?嘉嘉她说的都没错。”他以为瞪她,她就会怕他吗?

    “就是咩!”欧嘉改投入元沛儿的怀抱,“大哥最近越来越凶了,变得一点都不疼我了,沛儿姐,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那是当然的了,难道这些年来,你都还没看清楚欧文的真面目吗?他只是一个空有绅士模样的大恶狼,骨子里其实狡狯的像只狐狸。”她以挑衅的姿态斜睨他一眼。

    “沛儿姐……”欧嘉像是听出了一丝端倪抬头望她,却正巧捕捉到她与大哥交缠的目光,“你对大哥的为人还真是了解。”

    “那当然!”元沛儿咬牙切齿的瞪着欧文,“我可是深刻的领教过他的阴险‘手段’!”

    欧嘉静默不语,只因她嗅出了一丝丝不寻常的味道,抬眼偷觑着大哥紧绷的面容,然后再瞧瞧一脸小人得志嘴脸的沛儿姐……

    嗯——不对劲,真的不太对劲。

    “嘉嘉,你还要抱沛儿抱多久?”欧文失去了好风度,在元沛儿的言语讥嘲之下,他只想把她给抓起来好好惩戒一番。

    至于要如何惩戒不听话的她——嘿嘿嘿,他可是有一套相当好的想法正准备实行。

    “咦?抱抱也不行吗?”欧嘉皱皱小鼻,那股不寻常的味道真是越来越明显了。

    “你去帮妈招待客人。”现在他的眼中只有元沛儿,大手一把将黏着她不放的小妹拉开,扯着她的手肘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好奇怪喔,大哥对沛儿的态度怎么充斥着暧昧啊?”欧嘉一脸疑惑的抚弄着下巴,看着他们越离越远的背影,她的怀疑越来越深。

    “那是当然的,欧文的意中人就是我老姐啊!”被人忽略晾在一旁的元沛然,终于有出声说话的机会。

    “咦?”欧嘉闻声一个偏头,一张面如冠玉、眼角染着淡漠气息的男人让她感到好生面熟,“你不是沛儿姐店里的那个大红牌吗?”

    “大红牌?”元沛然的俊脸倏地沉下。

    “我看过你,而且我还到过你们店里,那时候招待我的沛儿姐说你是店里最炙手可热的男服务生。”

    “那当然!”在一群丑男的衬托之下,他想不成为红牌都很难。

    “对了,你刚刚说……”她好像听见了一个大八卦。

    “喔!”元沛然也立即意会过来,“你不知道吗?你大哥欧文跟我老姐是一对的,欧文的意中人就是我老姐。”

    “什么?!”欧嘉双眼微凸的死瞪着他们两人消失的方向,“沛儿姐好见外,为什么她不跟我明说?她是不是怕我整死她?”

    “整死她?你整我老姐干什么?”这个小丫头该不会是想阻挠他们的婚事吧?

    千万不要!光是今天,他为了说服老姐来参加宴会,就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他求的不外是欧文能够快快把老姐给娶过门,了却已逝父母的一桩心事,这事儿可千万不能遭到一丝一毫的破坏。

    “不行!你不能再去阻挠他们了,你都不知道欧文追我老姐追的辛苦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才哄得我老姐答应嫁他,如果你再从中捣蛋的话,我可不保证欧文会不会抓狂。”

    “我还没有看过大哥抓狂的模样说……”有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看看。

    “喂,小丫头……”

    她杏眼一瞪,不快的嘟嘴,“别叫我小丫头,我看你也没有比我大到哪儿去嘛!”

    “谁大谁小就不要计较了,重要的是你别去搞破坏。”他听说欧文有个恋兄到可怕地步的妹妹,万一她插手破坏他们,那老姐这一辈子岂不是没人要了?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有个像欧文一样有家世、背景,人品优秀、能力强的男人愿意纾尊降贵娶老姐当老婆,他说什么都要促成这桩好事,要不然他会无颜去见在天上的老爸老妈。

    “搞破坏?你怎么知道我要搞破坏?”现在她正缺少一个盟友呢。

    “你的事我听多了,听说你有无可救药的恋兄情结,谁想靠近欧文,你第一个就不答应。”

    “当然!”欧嘉骄傲的直点头,“我大哥那么优秀,有那么多女人都抢着要把他给拖上床去,不过想当我欧嘉的大嫂……行!第一、要我瞧得顺眼;第二、要我喜欢她;第三、要大哥爱她,只要可以通过这三点,我就愿意多个大嫂来管我。”

    “所以?”这个丫头的恋兄病还当真不轻。

    欧嘉双瞳熠熠发亮的寻求他的支持,“元大哥,你知道今晚这个宴会是我大哥的相亲宴吗?”

    “是吗?我不知道。”难怪参加这个宴会的属年轻女性最多。

    “你想不想跟我一起搞破坏?”她刻意放软嗓音,柔柔的问。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搞破坏?”她的居心叵测,该谨思慎行。

    “据我所知,我妈她好像看中了几位媳妇人选,而我大哥一向又很孝顺,到时候我妈哀求大哥娶他中意的媳妇人选时,沛儿姐该怎么办?”

    “好!你想怎么搞破坏?”他绝对要让老姐变成欧太太不可。

    欧嘉露出奸邪的笑容,看来今天的宴会绝对会很有看头喔!

    ***

    相较于宴会厅的热闹气氛,欧文把元沛儿给拉到宴会厅后头的一片小天地,一片假山流水经过饭店人员的巧手布置,多了分清雅幽然。

    “欧文,你想干什么?”元沛儿猛地甩开他的钳制,不太舒服的按摩着被他用力抓握的手肘。

    “手肘痛?”卸下了脸上的恼气,欧文温柔的上前帮忙按摩她的手。

    “不用你假好心。”她脸一撇,拒绝了他的柔情。

    欧文强硬的将她给扯进怀里,以宽阔的胸膛包容着她,有力的手执起她的手肘细细按摩着。

    “为什么不穿上我送给你的晚礼服?”

    “我为什么一定要穿?”她渐渐放松紧绷的神经,任由他的清冷男性气息窜入鼻息,沁入她的脾骨。

    “因为我想要看看你变成大美女的样子。”

    “是吗?”她的背靠着他的胸膛,享受着他的温柔按摩,“我怎么听说今天这场宴会是你的相亲宴?你之前叫我来参加宴会的时候,可没说明这是一场相亲宴。”

    “你在意吗?”她略为尖锐的嗓音说明了她的不悦心情。

    “在意什么?”她佯装不在乎的模样,眼神飘浮不定的反问。

    “在意我快被别的女人给订走了。”他眯起了眼,细看着她脸上的每一分表情变化。

    “我才没有。”被他拥在怀中的她显露出罕有的小女人娇态,“反倒是你,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是。”

    “那很好,我的目的达到了。”她满不在乎的轻哼。

    “你是在报复我之前欺骗你的事吧?”她那点小心思哪瞒得了他。

    “对!”她爽朗的承认,“我说过,我不原谅你。”

    “你原不原谅我没关系,但是……”他执起她的手包握在他的大手中,眼底满是款款深情,“你不能不嫁我。”

    元沛儿不领情的抽回手,故意假装没有看见他盈满包容的宠溺爱意,“我说过,我不嫁你!”

    因为他使的那些个卑鄙下流的手段,让她还是对他很不爽,而他竟还得意洋洋的回她一句:兵不厌诈。

    “你不嫁我?”他的黑瞳顿时散发出一股危险气势。

    “你用威胁的也没有用,不嫁就是不嫁!”她耍性子的别开脸。

    欧文扳过怀中人儿的身子,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一个低头,覆住了她隐着不快情绪的红唇。

    “欧文,你别来这一套……”她的话全部消失在他的狂野探索之中。

    他的舌强力的侵入她的口,湿热的火舌挟带着激狂放肆,掠扫过她一排防卫的贝齿,满意的感受到怀中的她身子掠过一阵轻颤。

    “欧……欧文……”她的抗拒意识在他的激烈索讨中渐渐消散。

    “沛儿,这辈子你休想跑掉!”他狂傲的撂下话。

    大手紧接着扶住她的后脑,不让她有一丝退缩的机会,更为深入的吸吮她口中的蜜汁、逗弄着她可人的丁香。

    她所有的气恼在他的深切热吻间消散无踪,强硬的心防被他的烈焰之吻给击垮,手臂不由得环上了他的颈子,抬高下巴承接着他一波波激狂亲吻。

    “嗯……”欧文恋恋不舍的退出她的口,火舌逗留于她弥漫着甜美滋味的唇片,黑瞳染上了淡淡情欲,全身紧绷的拥紧了她,“天啊,我好想要你。”

    “你要不要脸啊?”她的眼瞳存在着同样的激情,可说不出像他那般大胆的宣告。

    “你知道我不要脸就行了。”他的脸埋入了她的颈窝,用力汲取着她的温香,“这两天我真不该把你放回家去的。”

    “不把我放回去,你真的想把我囚禁一辈子啊?”虽然被他以小人的招数给强留在别墅一天,但他还是依言还给了她自由。

    “我的确想……很想。”这两天,他一回到店里就忙着处理公事,连偷闲溜到她的店里跟她温存的机会也没有。

    “你慢慢想吧!”她推开了埋在她颈窝中的他,说话的声调蒙上了她未发觉的酸味,“反正今天这场宴会是为你欧大少爷举办的相亲宴,你一定可以在宴会上找到愿意被你锁住一辈子的女人,相信对方也一定很愿意给你欧大少爷囚禁的。”

    欧文闻言,立即笑的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儿,“沛儿,你还是在乎我的。”

    “我才没有。”她噘唇,小女人的娇态悉数展露。

    “我知道你在乎我的,要不然……”他用力吸了吸周遭的空气,“这酸味怎么这么重啊?”

    “欧文!”她气恼的一跺脚。

    “瞧你这副小女人的模样,你真该换上我送给你的晚礼服。”

    “哼!”元沛儿从鼻间冒出一记嗤声,“我已经长得够不男不女了,要是穿上晚礼服出席的话,只怕在场的宾客都会被我给吓死。”

    “怎么会呢?”他倾身吻了吻她的眉心,“其实你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充满男人味,你是一个女人,一个货真价实的美丽女人。”

    元沛儿的心上流窜着一丝丝甜蜜,但嘴上仍说着不饶人的话语,“你眼睛真是瞎了,难道你刚刚没有听见嘉嘉称赞我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吗?”

    “嘉嘉只是个丫头,童言无忌。”

    她发出轻微的呵笑声,“欧文,嘉嘉年纪已经不小了,别再说她是个丫头了。”

    “你倒是提醒了我,得找个机会赶快把她给嫁出去。”以免她破坏他的好事。

    “不要吧?嘉嘉还年轻……”

    “你为她担心什么?那个丫头一向诡计多端,你才该要好好担心自己。”

    “我好端端担心自己干什么?”元沛儿一脸不解的指着自己反问。

    欧文咧开嘴,手轻轻的拍着她柔嫩的脸颊,“你可是她最爱的大哥的意中人,她会不找机会把你跟我拆散的话,我就跟你姓。”

    “嘉嘉会拆散我们?”她的恋兄程度已是如此病态了吗?

    “你怕了吗?”他凝看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拆散我们的美好姻缘,更不会让她破坏我们的幸福未来。”

    他露骨的言语惹得她的心一阵慌乱,双手忍不住固定住他的脸庞,神色凝重的问:“欧文,你确定吗?”

    像他那样完美的男人竟然对她如此执着,这该喜还是该忧?

    越是拥有他全然的关爱宠溺,她就越是感到不安,自卑感悄悄地自心底蹦出,不断地反复询问自己,她真的可以吗?

    她真的可以拥有他的爱、获取他的情,拥有全部的他,与他共度这一生一世?

    怀疑与种种的不安在她心中生了根似的,让她再也无法像之前那般恣意率然地面对这分感情。

    一切只因她害怕,害怕会失去他——

    “我只要你!”

    他低下头轻吻着她的唇瓣,化解她的不安。

    “怎么,你对自己没信心吗?这真不像你,我认识的元沛儿好像是个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女人,她的眼睛总是看着前方,倔傲之气环绕着周身,是一只高傲、永不屈服的小母豹。”

    “我是小母豹?那你不就是披着羊皮的大恶狼?”她捏了捏他的鼻头。

    奇异的,他三两句话便轻易化解了她心中的忐忑不安,到这时候她想不承认他对她具有影响力也不行,他对她的确存有深远的影响力。

    欧文露出罕见的天真浅笑,双手捏着她的脸颊,“你敢捏我,这是回敬给你的。”

    “你捏我?”她的手又捏了下他的鼻头。

    两人陷入了一场眼中只有彼此的打情骂俏中,甜蜜的气氛围绕着他们,直到一声声的叫唤打断了他们。

    “欧文、欧文,你在哪儿?”

    “谁在叫你?”充斥着温柔的嗓音让元沛儿横眉询问。

    欧文笑着捏了她的脸颊一把,“别乱吃醋,那个女人是我妈。”

    他牵起了她的手,走出了这片小天地。

    一踏出去,便见到找他找到四处乱窜的母亲,“妈,我在这里。”

    “原来你在这里。”李心华松了口气,没有注意到他们紧握的手,“来未来,妈介绍几位大家闺秀给你认识,就是之前跟你提过的几位小姐,我觉得她们几位的人品、家世都好,配你绰绰有余。”

    “妈,你先等等。”

    “等什么?来来来。”李心华没有收到他的暗示,硬是扯着他朝几位女子走去。

    元沛儿挑挑眉,眼底放射出浓厚的兴味,轻轻挣脱了被他掌握的手。她倒要看看在众家美女环绕之下,他要用何种下流奸计脱身。

    “沛儿?”感觉到她蓄意抽离他的手,他一脸不解的望向她,却看见她双瞳闪耀的作弄光点。

    “儿子,来来来,这位是李小姐,她人乖又温顺,以后一定是标准的贤内助,这位是胡小姐,你曾经跟她共事过,她不但大方美丽,工作能力又强,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帮你分忧解劳的好太太;至于这一位……”

    “妈。”欧文拉了拉她的手,制止她再继续介绍下去,“爸没有跟你说吗?”

    “他要跟我说什么?”

    “我已经……”

    突然见到李小姐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李心华的注意力又被分散。

    “李小姐你怎么了?还有胡小姐,你们的脸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苍白啊?”

    “妈……”欧文无奈的看着母亲着急忙碌的身影,头一偏,瞧见了正窃窃发笑的元沛儿。

    心中突地掠过一个主意,欧文转身朝她大步走去。

    见他朝自己走来,元沛儿忽尔有种不祥的预兆窜上心头,正准备要逃跑的时候,他的大手已经牢牢固定住她的手腕了。

    “欧文,你想干什么?”从他那双狡黠的黑眸可以看出,他不怀好意。

    欧文朝她邪邪一笑,偏头朝李心华扬声宣布:“妈,我已经有意中人,你不必再介绍人选给我,因为我已经有最好的老婆人选了。”

    他这一扬声引起了在场宾客的注意,当众多视线落在她身上时,元沛儿只想甩开他逃得远远的。

    “别想逃!”欧文扳过她的脸,薄唇封住她欲发出解释的小嘴。

    “啊——”李心华发出哀叫声,倒进了适时上前接住她的丈夫怀里,口齿不清的指着正在拥吻的一对“男人”惊呼——

    “天啊!我的儿子竟然是个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