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六章

    “嗄!”当她的胸衣在他手中去除时,她整个人震惊了一下,又产生了想逃的冲动。

    然而欧文像是洞烛先机似的牢牢固定住她的四肢,“沛儿,你想逃到哪里去?”

    对上他闪烁着戏谑的黑瞳,一缕不服输自心间升了上来,“我没有要逃!”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伴突然告诉我她不玩了,这样的话……”

    “你会很失望?”她挑眉,哼!早看穿他是一只披着温儒外衣的大恶狼了。

    “好聪明的沛儿,赏你一个吻。”他低头封住了她的口,极尽所能的挑逗着她无措青涩的小舌,企图撩拨起她所有的热情。

    他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抚摸游移,自他掌间散出的热度在接触到她的肌肤后,成了点点火花。

    元沛儿被他的吻给压得透不过气,他稍稍一个抽离,她就迫不及待的大口呼吸、喘息。

    欧文炙热的唇在她脸上各处落下,那轻柔的细吻似将她视为珍宝般的细细怜疼。

    “嗯……”热浪的侵袭让她忍不住逸出娇吟,纤手滑入了他柔细的发间,搓揉着他的发丝,“欧文……”

    “沛儿,现在你的感觉如何?”他朝着她的耳吹气,引发她一阵轻颤。

    他满意的笑了,转而含住她的圆润耳垂,湿热的舌不断地挑弄着。

    “我……我不知道……”她吐出馨息,他的肢体折磨着她即将要崩溃的心志。

    他的舌扰乱了她的心,他的手又开始邪气的抚摸起来,令她失了魂,无法再作思考。

    欧文低沉迷人的嗓音在她耳边输送着火热诱惑,“沛儿,把你交给我,相信我——”

    狂热情潮主宰了她仅剩的一丝理智,她咬着下唇,在他有力的热吻中点了头。

    “好——给你……只给你……”

    她的应允让他不再压抑冲动,得意洋洋的贴着她的唇,注视着她娇红的脸。

    “沛儿,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句名言吗?”他笑的更为邪恶,在唇齿相交间,他再度复诵着,“与其浪费无谓的时间,不如立时造就既定的事实……”

    “嗯?”她睁开因激情而迷醉的眼。

    欧文俊雅逸然的脸孔在刹那间变得邪恶迷人。

    “这句话的精髓就是——你是我的老婆了,想跑也跑不掉了。”

    元沛儿忿忿的给他一记大白眼。

    此刻笑得灿烂如阳光的他,俨然就是恶魔的化身,正透出邪恶光芒……

    ***

    “嗯,我知道了,你就暂时先敷衍过去,等到我回去之后再处理。John,一切都拜托你了……”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传入悠悠醒来的元沛儿耳中,她迷蒙的眼映入欧文坐在床侧的昂然背影。

    蓦然间,一抹温存的笑爬上她的嘴角,心头充斥着一股化不开的暖潮情愫,令她情不自禁地拥紧了被单,想好好享受属于这一刻的美好气氛。

    突然间,欧文刻意压低的声音又传入了她的耳,她听着听着,不禁皱起了眉。

    “记住,明天下午三点来别墅接我。”

    别墅?敏感的字眼让元沛儿竖直了耳倾听。

    “你不是上次那个司机?那老陈跑到哪儿去了?被小姐叫去使唤了?”欧文停顿了一下,边小心翼翼地回头探看着仍处于熟睡状态的元沛儿,“那你帮我转告老陈,叫他明天准时来阳明山的别墅接我,听见了吗?”

    得到满意的回答,欧文这才切断了通话,正要转身把手机给悄悄藏起时,却对上一双炯然有神的眸子。

    他脸色一僵,然后一派自若的绽开笑,“沛儿,这么早就醒啦?不多睡一会吗?”

    元沛儿眼尖的察觉到他正企图把身后的手机给藏起,她的素手朝他身后一探,罪证确凿的将证物摆放在他眼前。

    “欧文,你有什么要跟我好好说明的?”

    “你是说手机吗?好吧!我承认,我骗了你……”

    “然后呢?”

    “就这样。”欧文摆摆手,“是我不对,我不该骗你这里没有任何通讯器具,其实我有随身携带手机,但是怕你会为我找来无谓的麻烦,所以我只好骗你说,这里没有通讯用品。”

    “就这样?”他说起谎来还当真是面不改色。

    “不然还有其他的吗?”嗯……刚刚的对话她该不会都听见了吧?

    “欧文,这里是哪里?偏僻荒凉的山区,我记得你是这样告诉我的。”她眼一瞥,想抓出他脸上的心虚神情。

    欧文一脸正色,“没错,这里的确是偏僻荒凉的山区。”

    “你还在骗我!”居然连一点心虚也没有,他真是该死的狠角色!

    欧文一脸正气凛然,“我没有骗你。”

    元沛儿盯看着他好半晌。嗯哼,敢欺骗她,把她当成白痴一样耍得团团转?他该死!

    “好棒的演技,要不是我刚才听见你的对话,只怕我现在还像个傻瓜一样被你蒙在鼓里是吧?”“刚刚你听见了什么?”他已经有最坏的打算了。

    “我听见你说,这里是阳明山。”这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难怪被带上车时,她总觉得车窗外的景色看起来熟悉极了,但是因为有他在一旁扰乱她的心思,她才会失去分析思考的能力。

    “你真的听到了?”所谓百密一疏,终究还是被她给知晓了。

    “我听得一清二楚!”元沛儿不服气的扯扯自己的耳朵。

    “好吧,既然你知道这里是阳明山,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她的音调不禁拉高,“我要立刻离开这里。”

    被强带来这儿的时候,她被他恐吓的说辞给吓的不敢单独下山,惟恐真的会迷路、受冻,既然这里是她所熟悉的地方,她还会迷路冻死吗?

    “你确定?”

    “我再确定不过了。”她裹着被单下床,打算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她才刚要踏出一步,腰部便传来一阵强力的钳制,“欧文,放开我。”

    欧文没有理会她的警告,轻轻一个使力,便将她拉倒在床上,身体也紧接着压上她,让她无法动弹。

    “欧文!”她脸色灰白,在他身下不住地扭动挣扎。

    “沛儿,如果我是你,我会立刻停止这种愚蠢的抵抗行为。”他一脸笑意,但是眼瞳却蒙上了淡淡的激情。

    元沛儿再笨也懂得他眼中的暧昧暗示,“你想怎么样?奸计都被我识破了,还不肯放我走吗?”“我会放你走的,但不是现在。”他埋入她的颈窝间,恣意汲取她的馨香。

    “欧文,你骗我!”她严厉的指控。

    “那是善意的谎言,如果我不使这种强硬的手段,你会愿意乖乖的跟我一起来度假吗?”

    “不会。”

    “这就是了,所以……”温热的唇贴上她白嫩的颈部,一个重重吸吮,烙下了他的印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爱为出发点,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你想的美,我最恨有人欺骗我,所以我不原谅你!”

    “是吗?”他敛下了眼,大手钻入了被单底下,抚摸着她滑腻的凝肌,“可是我好想要得到你的原谅,这该怎么办?”

    “欧……文,你……你在干什么?”这个家伙,他的手居然……

    “沛儿,我在爱你啊!”

    她的脸倏地一红,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场欢爱,“我不要,而且我们之前不是才……”

    “可是我又想要你了。”他邪气的对着她的脸喷气。

    “欧文,不要!”她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慌,“你再继续下去的话,我就不嫁给你了!”

    “这可由不得你。况且,兵不厌诈,为了得到你,我可是费尽心思……”

    “欧文,不要……”她奋力抵制着他,压抑着因为他而燃起的热情反应。

    “沛儿,你要的。不要拒绝我。”

    “你是坏蛋!”被他逗的喘气吁吁的,她气恼的下了结论。

    “是啊,我是坏蛋,可是你不就是爱坏蛋吗?”他的唇着迷的吮着她的甘美唇片。

    “不爱、不爱,我才不爱坏蛋,我……我不要嫁给你了,不要了……”

    “沛儿,别想逃……”他边固定住她的腰,边对她的耳吐息,“我已经造成既定的事实了,这辈子你只能嫁给我了。”

    “可恶的坏蛋!”用力的咬了下他的肩膀肌肉,“我不会原谅你的欺骗,你看着,总有一天我会向你讨回公道……”

    “我等着。”他吻住她,这一次彻底消弭她所有的不满叨念。

    元沛儿渐渐迷失在情欲之中,她的眼、她的心全印满了他的影像,再无其他……

    ***

    台北市一家知名饭店此刻宾客云集、气氛热闹非凡。

    受邀的宾客随着一辆辆到达会场的名贵房车而出现在现场,举办今天晚宴的女主人李心华心情愉快的站在门口,向到来的宾客一一招呼问候。

    “妈,这里风大,你先进去里头吧!”欧嘉来到母亲身旁劝说着。

    “嘉嘉乖。”她拍拍女儿的手,要她别担心,“今天这场宴会是我举办的,我要尽到一个女主人的职责,你就在旁边学学妈是怎么招待客人的,以后等你当上雷家的女主人后,才知道该怎么做。”

    欧嘉粉脸一红,“雷家的女主人?拜托,八字都还没一撇,你为我操那个心干什么?”

    跑回来台湾也有一个月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她开始有点想念对她颐指气使的暴狮雷翼……

    不过那个死没良心的雷翼,一定只顾着他的服装发表会是否成功,早就把她这一号人物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李心华怜爱的拍拍她的脸颊,“我看你去陪陪你爸吧!他一向对这种宴会十分感冒,现在不知道又躲到哪儿去抽烟了,帮我提醒他,要他别抽那么多烟。”

    欧嘉皱皱俏鼻,“妈,你还真是爱老爸啊!”

    也只有温柔贤淑的母亲,才会爱上那种浑身上下充满暴力因子的父亲,由这点可以看出,爱情真是伟大啊!

    “你这丫头,别笑你妈我。”脸皮薄的她红了脸,边推着她往里边去。

    她以下巴示意着角落方向,“妈,我看你不用担心老爸啦!他现在正在跟大哥谈话。”

    从她的方向可以看见父亲正在与大哥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谈,所以才会用各种理由把她给骗走。

    “真是的。”看见他们父子俩一脸严肃,李心华不禁忧心起来,“万一陆洲又跟儿子一个一言不合,他是不是又要乱破坏东西了?”

    “我看还好吧!”欧嘉摸摸扁塌塌的肚皮,“妈,客人还没到齐吗?我肚子饿了。”

    “这样好了,你先叫工作人员上菜好了。”她拍拍女儿的肩,一个转身又投入了社交寒暄中。

    欧嘉看着母亲一脸快乐的穿梭在宾客中,只好认命的朝站在一旁的服务生走去。

    唉,打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母亲打算为大哥开个宴会,介绍几位名门闺秀给大哥认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缠着母亲,想让她打消设宴的念头,但是……母亲的执念实在太强了,让她不由得举双手投降。

    不过她才不管今天这个宴会是不是相亲宴,她只知道她饿了快一天了,就算要破坏大哥的相亲,也得先填饱肚子再说。

    角落里,欧陆洲一脸肃然的盯着俊雅的儿子,“儿子,你是说真的?”

    欧文点头,“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希望吗?现在我答应了,你怎么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呢?”

    “就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欧陆洲抚弄着下巴,刚毅的脸庞出现一丝笑意,“不过我还是想问一遍,你是认真想接替我的位置吗?”

    过去几年,他不断想办法要让儿子点头答应接下他的总裁之位,好让他腾出时间多陪陪老婆,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还会带着老婆去度N次蜜月。

    只是性情多变的儿子始终不答应接下他的位置,害他一逮到机会就不断地游说他,结果当然是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然而一向坚持还不想接掌事业的儿子居然松口答应了,这教他能不怀疑儿子的用心吗?

    “爸,如果你不希望我接下你的事业跟位置的话,那我现在马上反悔喽!”

    “不!”他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了,盼的就是这么一天,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既然你愿意接下我的事业,那真是太好了。”

    欧文一脸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一向严肃的父亲表现出感动的模样,“爸,我只答应说要接,并没有打算立刻就接。”

    欧陆洲一个抬眼,“这个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段缓冲期,只是儿子啊,你既然答应我要接下我的事业,那么你那间牛郎店是不是该收起来了?”

    “我是打算收起来。”

    “太好了。”他欧某人的名声,终于可以不用再继续被贬低下去了。

    “只是在这之前,我需要一点时间。”

    欧陆洲心情大好的拍着他的肩胛,“太好了、太好了,一点时间算什么,只要你肯把那间牛郎店收起来,一切都好谈。”

    “爸,我那间店不是牛郎店,是帮助女性客人放松心情的俱乐部。”他好脾气的纠正他粗鲁的说法。

    “那跟牛郎店有什么不一样?”欧陆洲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揽着儿子的肩,小声的问:“儿子,你是为了什么愿意答应接下我的事业,也愿意结束掉那间牛郎店?”

    “我愿意接下家族事业是因为……”元沛儿,他将答案藏于心中未说出。

    早在他决定与沛儿共度一生时,他就已经决定要回来接掌家族事业,一来是因为他毕竟是欧家惟一继承人,二来则是……为了要给妻儿一个稳定的保障跟将来。

    “因为什么?”欧陆洲急急的追问。

    “这个……”欧文的眼光落在一脸热络招待宾客的母亲上头,“其实我是有点事想请爸帮一点小忙。”

    “什么事?”真是难得,一向精明的儿子居然也会有有求于他的时候。

    “我想请爸跟妈说一声,可不可以中止这场相亲宴?”

    “为什么?”他可是等着抱孙的,相亲宴万万不可中止。

    欧文温文的扬起一抹笑,“如果我说你的儿子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且还跟人家订下了白头之约,你愿不愿意帮我去说服妈?”

    “什么?”欧陆洲一阵震撼,然后拉着他追问:“儿子,你可以告诉爸,你的心上人是谁吗?如果对方人品好,我绝对不会反对的。”

    他古怪的儿子遗传了老婆的好面貌,一张俊脸从小时候起就迷得附近的小妹妹们心醉神迷,长得越大更增添了一股成熟男子的翩翩风采。

    然而直到现在,他们两老就是没看见儿子对哪个女人动心倾情过,再加上他年岁不小了,所以才会想帮他办个相亲宴,好让他快快完成终身大事。

    哪知……原来儿子惦惦吃三碗公,不但早有意中人,也把对方给拴紧了,这教他要怎么跟老婆说明白呢?

    “她等一会儿也会来参加宴会,到时候我再介绍她给你们认识。”目光投注在宴会人口,寻找着令他挂心的纤长身影。

    为了不让元沛儿有三心两意的机会,他拜托了一心想把自家姐姐给嫁出去的元沛然,让他把沛儿给带来宴会场地,直接把她介绍给父母,顺便正个未婚妻的头衔,到时候她想跑也跑不掉了。

    “好,只要你肯定下来就好。”欧陆洲了解儿子的慎密心思,能够挑动他心弦的女子,也必然可以令他们两老心服口服。

    就在欧文张望间,宴会入口突然出现一阵骚动,当他看见一脸愁苦的元沛然伴随着一身西装革履,短发经过梳理后显出深邃俊俏脸蛋的元沛儿出现时,他感到一阵头昏。

    他就知道元沛儿根本不会乖乖听话,穿上他送给她的那套蓝色晚礼服出席的,他早该知道……走在老姐身旁的元沛然已经感受到欧文的视线,连忙以手肘撞撞老姐,“姐,你想报冤气我可以了解,只不过你有胆子承受欧文的怒气吗?”

    元沛儿勇敢无惧的抬起下巴,倔傲的视线对上欧文眼中的不赞同,“你怀疑啊?那就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