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五章

    “饿……”元沛儿随意穿着运动衫跟短裤瘫坐在沙发上,不断地无病呻吟,“我好饿喔……”

    在一旁优雅的看着报纸的欧文瞄了她一眼,随即丢下手中的报纸,溜到她身边坐下,手不自觉地滑上她裸露在外的大腿肌肤,身体也倏地倾近她,一个低头便攫住了她的唇。

    元沛儿睁大眼直直看着他的举动,面对他这些天来三不五时的偷袭亲吻,她不习惯也习惯了。“欧文,这种无聊的事你倒是做的很勤快。”她出言讽刺。

    “当然。”欧文轻吮着她的唇瓣,大手不安分的钻进她的休闲服,抚摸着她柔腻的肌肤,“我要用潜移默化的方式,让你习惯我的亲吻、我的抚摸,甚至让你上瘾。”

    “你无聊!”她拍掉他的大手,也推开了压在身侧的他,“你到底还要把我关在这里多久?”

    咕噜咕噜,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饥饿的鸣叫声。

    “关到你对我产生了爱意为止,你肚子饿了?”

    “废话!”她饿、她好饿啊!“你有空跟我谈这些情情爱爱的,倒不如到厨房去煮饭给我吃。”

    “冰箱里没有东西可以吃了吗?”瞧她饿得一副前胸贴后背的模样,他的心也衍生出丝丝不忍。“有啊!”她白了他一眼,“如果你会下厨的话,请把冰箱里的蔬菜跟肉片加以利用吧。”

    在挨饿之际,她就想起了手艺一级棒的弟弟,“元沛然,你虽然是个只会出卖自己姐姐的没天良小子,但是……我好想念你的蛋炒饭啊。”

    “都已经跟我关在一栋别墅里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的男人。”欧文不悦的冷哼。

    讨厌有其他异性占去她一分的心思,即使那个人是她的亲弟弟也不行,他要她心里、眼底都只有他。

    元沛儿更加没好气的狠瞪他一眼,“你有空在这儿乱吃醋的话,不如善用时间去炒饭给我吃。”“你自己不会去炒吗?”

    “我要是会下厨的话,还用得着叫去你煮饭吗?”

    “那可就巧了。”欧文的大手不死心的揽上她的腰,指尖邪恶的在她敏感的腰侧画圈圈,“所谓君子远庖厨,我也不会下厨煮饭。”

    “什么?!你也不会!”她惟一的希望……没了。

    “冰箱里已经没有冷冻食品可以吃了吗?”他在这之前就已经吩咐人把冰箱的食物给补满,怎么会短短五天不到就断粮了?

    “全都进了你跟我的肚子了。”她拍拍扁平的肚皮,“饿啊……欧文,你是不是打算用饿死我这种方式来逼我就范?”

    “我是会用这种下流手段的小人吗?”

    “你就是!”把她给强行架到这深山里头,这种恶劣的行径已经充分说明他的为人。

    “是吗?既然在你眼中我是那种小人,那么,我想我也没必要下厨帮你炒饭了。”

    元沛儿顿时眼睛一亮,扑上前去抓着他的手臂不放,“你刚刚说什么?”

    炒饭?唔……她开始要很没形象的流口水了。

    “下厨炒饭去。”欧文挑眉,将她那副馋样看在眼底,“不过……”

    “不要不过了。”她立刻拉着他起身,将他给推进厨房去,“快快快,快动手炒饭,不然我的肚子快饿扁了。”

    “那炒饭的材料……”

    元沛儿立即奔到冰箱前,打开冰箱大肆搜括着可以加料的食物,当她把肉片、青菜还有鸡蛋都拿出来摆放好时,这才猛然想起——

    “啊,饭!”她又匆匆打开饭锅一看,还剩一团冷饭,“好了,东西都齐了,你快点炒吧!”

    她把他推到瓦斯炉边,顺便将桌面的食材一并堆到流理台上。

    欧文看看她、又看看堆在眼前的食材,目光最后转回银光闪闪的炒菜锅上。

    “你怎么还不开始动手?我肚子饿死了……”

    “我说过,我跟你一样,不谙厨艺。”欧文耸耸肩,一脸爱莫能助。

    “那你干什么说你要下厨?”

    “不然你要亲自下厨吗?”

    “我……”她辞穷,瞪了他一眼后,把他给推到墙边,“我就知道富家少爷不可靠,自己来就自己来,我就不相信一个简单炒饭可以难得了我。”

    他隐去笑意,“沛儿,如果不会千万不要逞强。”

    他好心规劝,听在她耳中却成一种讽刺,“你的意思是我连一个小小的炒饭都搞定不喽?”

    真是太瞧不起她了!好歹她也看过元沛然炒饭的模样,她来个有样学样总错不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希望她小心一点,千万别毁了厨房。

    “你就是这个意思!”她不甘示弱的抓起锅盖、拿着锅铲,咬着下唇回想着炒饭的第一个步骤。“沛儿,你怎么突然不动了?”欧文问道。

    “你很嗦耶!”她索性将锅盖往流理台一放,弯下身转动着瓦斯炉开关,“奇怪,怎么没有火出来?”

    欧文看着她的举动,了然的点点头,上前拍拍她的肩,“沛儿……”

    “干什么?”点不着火让她失了面子,火气也随之高涨。

    “你的瓦斯没有开,当然怎么点都不会有火。”他露齿一笑,好心提点。

    元沛儿脸上一热,赶紧转过身去开瓦斯,然后再静默不语的转动瓦斯炉开关,火苗果然出现了。

    “那接下来要做什么?”欧文自她身后探出头,小声询问着。

    “你管我要做什么?”她火大的回身后一记低吼,然后懊恼的咬着下唇,“现在要怎么做?我记得元沛然好像有加东西下去,加什么东西?”

    趁她凝神思忖之际,欧文一个转身挖起了饭锅里的冷饭,“沛儿,冷饭我放旁边,你的炒饭还要加什么料?”

    “随便啦!加点青菜、肉片跟鸡蛋好了。”她烦躁的把问题又丢给他。

    “一个炒饭要加这么多料吗?”他皱眉,她还真是随便呢。

    “对啦!”元沛儿不耐烦的挥挥手,眼睛顿时一亮,“对了,先把饭倒进去。”

    即想即行,她上几刻把一旁的冷饭倒进锅中,然后随意抓一把青菜丢进锅中。

    “沛儿……”看见她粗鲁的倒饭丢菜,欧文面有难色的叫唤。

    “这下又怎么了?”他很烦耶!

    “那个青菜好像没有洗,不是吗?”

    元沛儿当场僵住,看着在锅里被她胡乱翻炒的青菜,她含糊的带过,“没关系啦,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喔。”也好啦!反正又不是他吵着要吃炒饭的,“沛儿,你有没有闻到……”

    “你又要嗦什么了?”他真像是一只挥之不去的嘈杂苍蝇。

    欧文拧眉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的隐隐焦味,“你没有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吗?”

    “哪有什么烧焦味,你是不是鼻子过敏?”她斜睨他一眼,“你好像有这个毛病不是吗?每次一到上体育课的时候,你的喷嚏就打个不停,如果老毛病又犯的话,那就离我远一点。”

    她粗鲁的朝他直挥手,然欧文眼底却出现了一抹柔情,“沛儿,你这是在关心我?”

    他的确有花粉症的毛病,所以每年一到了春夏时节,鼻子便会受不了的直打喷嚏,这是个老毛病了,但是她却把他的老毛病放在心上。

    在他射出充斥着狂喜的眸光中,元沛儿不自在的别开脸。

    “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怕你待在这儿会碍手碍脚的,你没事的话就快走开。”

    欧文的脸色一凛,“沛儿,烧焦味越来越重了。”

    元沛儿立即发现焦味是自锅中传出的,“奇怪,这个饭怎么越炒越焦?”脑中突然闪进一道灵光,“对了,好像要加沙拉油的样子。”

    看着她偏过身拿起了沙拉油往锅里头倒,欧文一个眨眼,便见到锅里窜出小小的火苗。

    “沛儿,锅里怎么有火?”

    她看了他一眼,“你紧张什么?炒饭就是要这样,吃起来才好吃。”

    “是吗?”

    他看着她转动着瓦斯炉开关,不谙控制火势的她一个转动,底下的瓦斯炉燃起大火,火苗透过炒菜锅瞬间成了一片大火。

    “啊——”看到突如其来燃起的大火,元沛儿吓了一跳,整个人顿时僵在原地无法动弹,接着脑子稍稍有了一丝思考,“灭火,我要灭火。”

    她想也没想的直接把手中的沙拉油给倒进炒菜锅中,狂嚣的火焰在空气中遇到了油苗,突地轰的一声,大火朝元沛儿身上袭来。

    “沛儿!”欧文心头一窒,不加思索的朝她扑抱上去,以自己的身体为她挡去燃烧正炽的火焰。“欧文,你疯了。”感觉到他身体的温暖,元沛儿猛地回过神,拉着他一同逃离了火苗窜烧的现场。

    “不行,要赶快灭火,要不然会一发不可收拾。”欧文脸色凝重,又随即旋身进入危险范围。

    “你不要命啦!”她也立即跟进。

    在见到他拿着容器盛水朝火焰处泼去,她也依样画葫芦效法。

    直到炒菜锅的火渐渐被他们扑灭,欧文走过去关上了瓦斯,一场虚惊这才告一段落。

    “你没事吧?”他拨了拨她凌乱的发丝,一双黑眸难掩关怀。

    元沛儿呆望着他,乍见他眸底流窜的关心热潮时,她的心不由得掠过着一阵阵无可言喻的波动。

    闯祸的人是她,收拾祸尾的人却是他,其实想想这个情形是曾经发生在他们之间的,在年轻气盛的高中时代,他也是如同现在一般,为她顶下了导师的责罚,只因为她不听他的劝告,与他校学生起了冲突……

    往事在此刻袭上她的心头、浮现在她的眼前,心被他的专注凝视给揪得紧紧的,让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你……”她正要开口说没事,却发现他的手背有一块不自在的红肿,惊震得瞠大眼,“你受伤了?!”

    “不碍事的。”他想收回手已来不及。

    “你的手背被火烧伤了。”她心焦如焚的抓握着他的手在水龙头下冲洗,忧虑自心底流喧、染上了她黑的眼瞳,“欧文,你痛不痛?”

    看着她焦虑的神情、频频回首观望的小心态度,欧文自胸间重重地吐出一口闷气,缓缓露出一抹欣慰浅笑。

    “不痛,看见你为我这么担心,我就感觉不到一点痛了。”

    “怎么可以呢?”看着他白皙皮肤上头的红肿,她的心一阵阵刺痛,“你的皮肤比我还美,怎么可以受到一点伤害呢?”

    “沛儿。”他拍拍她的肩,“我是个男人,这点伤不打紧的。”

    “会留下一块疤对不对?”照他烧伤的程度看来,过几天一定会起水泡,一个处理不好便会把水泡给挤破,然后留下疤痕。

    想到他的手背因为她的莽撞无知而烙下了一个火痕,她的内心交织着歉疚、懊悔及一丝丝的怜惜不舍——

    “欧文,对不起……”她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想起刚才他想也不想的就朝她扑上,只为了好好保护她,他的这分爱护心意让她的心袭上了暖暖的感动热潮,令她的眼眶不由得发热、发红。

    他愣了一下,注意到她泛红的眼眶,“傻瓜,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在眼眶中打转的珠泪冲破了防备,也一并毁坏了她所有的成见,“都是我的错……”

    “傻沛儿。”他将她垂泪的脸带入他的胸膛,“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救你,这下你总该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了吧?”

    她哽咽着,“你才是傻瓜!我有哪一点好?值得你冒着送命的危险救我?”

    她的泪水如脱缰野马止也止不住,心正被他的温柔徐徐的融化,滑落脸庞的泪水则化成一串串柔情流入内心深处。

    “这个——”欧文一声长叹,“你要我怎么说呢?当我注意到的时候,你的面容已经存于我的脑海、你的一切已经深印在我的心房,你的所有都变成流窜在我血管中的每一分血液……”

    “甜言蜜语!”她带泪弯起了唇,心被他的真情心意给涨满。

    对他的抗拒、不满,在投入他怀抱的这一刻消失殆尽,他的呵护、爱惜,让她品尝到当一个女人的喜悦;他的执着不悔,唤醒了沉睡在她体内的情感。

    她在封闭对他的感情,因为他说对了,她害怕自己受到他的吸引、恐惧着爱上他的下场,她不要成为被他拒绝的可怜女人之一,亦不要让自己失落在情爱边缘无法自拔——

    他犀利的眸光早看穿了她刻意筑起的心防,也看破了在她嘴硬、死不承认的外表下,对他仍是充满了关怀及注意,只是她想要全盘否认到底。

    而现在……见到他手背上的伤,她封闭在心中的感情,像是找到了钥匙似的霍然开启,一段只属于他们的清纯往事,缓缓出现在脑中。

    他无言的关切、她无心的挑衅,已经化成暖暖爱意萦绕着他们。

    她的心融了——因他;她的爱苏醒了——为他;浮现于心湖上的是——爱他。

    欧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在模糊的视线中,她看进了他漆黑如夜的眸底,察觉到他极力压抑的情潮,她笑了,任由他的唇贴上她的。

    当两片唇胶合在一起时,激情火焰也随之熊熊燃起,她攀附着他伟岸的身子,承接着他火热的舌在她口中恣意横扫、掠取。

    在他坚定不移的臂弯中,她动心又动情,整个身体因他的狂袭热吻而发烫,一抹自下腹窜起的原始情欲,教她情不自禁地沉醉于他所下的情网之中——

    ***

    怦怦怦——怦怦怦——

    元沛儿可以感觉得到一颗心好像随时都会从口中跳出,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视线往床侧正在脱衣的男子瞄去——

    望着他有别于她的黝黑精壮胸膛,她不禁一阵怔忡。

    元沛儿眨了眼,小声的喃喃自问起来,“哇!这个小子的身材怎么那么有看头?他的脸跟手都一副白嫩嫩的样子,怎么藏在衣服底下的身材竟然这么魔鬼……”

    倏地,她慌张的闭上了眼,只因为她看见他正把裤子给脱掉,惊得她又羞赧又窘困的潮红了脸。

    欧文才刚转身,便见到她像只小鸵鸟一样,把脸埋在双掌间,耳根则充斥着红潮。

    扬起一丝邪笑,他举步朝她的方向缓缓走去,一把拉开了她意图遮掩的双眼。

    “怎么,后悔了?”

    “谁……谁谁谁……谁后悔了?”听见他的讽言,她不由得心神一振。

    “没有后悔就好,别忘了……”他轻佻的勾起她的下巴,“是你提议我们上床的喔!”

    霎时,元沛儿的脸涨成猪肝色,“我没有忘。”

    糟了,在他那双犹如盯着猎物的眼睛凝视之下,她真的产生了一丝丝懊悔,她不应该因为一时的情生意动就对他说:上床吧!

    他一听到,立即起而行,一把将她给抱上楼,那急切的模样先是让她傻了眼,然后又见到一场活色生香的猛男脱衣秀,她更是紧张的猛咽口水。

    “沛儿……”他低沉醇厚的嗓音散发出诱人气息,“现在,换你了……”

    “什么换我了?”她一怔,察觉到他的大手正在她裸露于外的肌肤上来回游移,那双魔魅黑瞳满是情欲。

    “换你把衣服给脱了。”

    “我不要!”她立即语出拒绝。

    “你不要?”欧文眯起了黑眸,一股危险气息正在他的周围凝聚。

    见到他这副不怒而威的模样,元沛儿赶紧解释:“欧文,我的意思是……我不习惯在男人面前脱衣服,这样好了,你转过身去。”

    “沛儿,很不公平。”他弯起的黑眸眼角有着朵朵笑花,“刚才你似乎在旁边一直偷看我脱衣服,这会儿轮到我看个够本了。”

    “什么?!”她抽了口气,“不要!”

    “不要?”欧文黑眸一闪,漾开了一抹凡事好商量的温和笑靥,“那好,我愿意帮你服务。”

    在元沛儿意识过来时,欧文已经欺压而上,大手灵巧的抓着她的运动休闲服往头上一掀,没两三下工夫,就让他给剥了她的第一层防护。

    “不要看!”她忙护卫起仅剩胸衣的身体。

    “你在害羞什么?”他的手锁定了她的短裤,轻轻一扯,又拨下了她第二层防护。

    “你……你动作好快。”看着他一脱一扯,她不禁佩服起他的灵巧双手。

    “你过奖了,其实我的动作还不够快。”他整具光裸温热的身躯压上了她,“不然我早就把你拉上床吃了。”

    元沛儿感觉到自己的双颊又袭上了滚热的红彩,真实贴上他温热的身躯后,她的心又开始一阵不规则的怦跳。

    “沛儿……”他深情的低唤,薄唇也接着贴上她的唇。

    “欧文……”她启口回应他,唇间立即窜进一道湿热火舌,“嗯……”

    在他的狂情索吻之下,她的脑子又再度呈现一片混沌,浑身不明所以的发热、发烫,不知所措的双手顺从原始意识,抚上他光裸的身体。

    感觉到她的主动触摸,欧文浑身不由得一震,大手带领着她无措小手贴上他的身体,在唇齿相交间逸出一抹调笑,“还满意你所摸到的吗?”

    元沛儿羞涩的闭上眼,不让他的嘲弄笑脸映入她的眼,“请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没问题!”欧文随即加深了这个吻,大手绕到她的身后,轻易地挑开了她的胸衣。

    一场激情戏码,正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