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二章

    “沛儿,你怎么都不说话?”他一派镇定悠然的交叠双腿,笑脸吟吟的再次出声。

    “笑里藏刀的小人!”她轻哼一声,一双乌瞳迅速地找寻室内可利用的凶器。

    他加深唇边的笑意,“沛儿,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她撇撇嘴,在他面前,自知在嘴巴上是讨不了什么便宜的,“我只是奇怪你这位大老板怎么会有空来我的小店坐坐?我看你的店生意兴隆得很,你这个老板不待在店里坐镇,跑来我的店做什么?”

    欧文这个臭家伙!自从一年前他在“贵族俱乐部”对面开了间“M&W俱乐部”后,她店内的大半生意不但被他给瓜分,也一并把店内几位红牌服务生给挖走了。

    从以上种种的恶劣行径看来,“M&W俱乐部”想不在短时间窜出名声也很难,只是可怜了她所经营的老字号俱乐部,如果再如此萎靡不振下去,老妈一手开创的俱乐部当真会毁在她的手中。

    说到重点,欧文只是静静地瞅着她看,将穿着一身笔挺西装、一头削薄发型,以及拥有一张有别于女子的深邃俊朗五官的她给瞧个仔细。

    在他放肆的注视之下,元沛儿只觉得浑身泛起了阵阵的冷寒之气,以极快的速度窜遍全身,也着实勾出了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喂,你瞧什么瞧?”她强忍住搓揉身上肌肤,以求一丝温暖的冲动,挺直腰杆不客气的问道。

    欧文的一双漆黑眸子隐现出一丝侵略的诡谲,眼波流转间有着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息,让元沛儿瞧了不寒而栗。

    “欧文,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老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她不放,难道他不知道,这对她而言是一种可怕的刑罚吗?

    “有。”欧文轻柔的应声,弯起的眼角藏起了内心的打算,“沛儿,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一件事?”元沛儿这回忍不住用力搓揉起裸露在外的肌肤,“你要我警告你多少遍?不准叫我沛儿!”

    这个恶心的男人,恶心的称呼,让她见了、听了就不禁产生出一种想吐的冲动。

    “别这么见外嘛,凭你跟我的交情,我这么叫你也不为过。”他勾唇,邪魅的气质表露无遗。

    在他那双炯然黑眸的盯视之下,元沛儿有一种像是被猎人盯上的恍惚感,颈间寒毛因为他的凝视而竖起,脚步不断地往后边退,像是想把整个人给挤入墙壁里,以求一个安全的庇护。

    “我跟你没有什么交情!”有的只是无法砍断的孽缘!

    打从她搬家到北部,进入一间知名的明星国中后,她就一直跟欧文同班同座,号码一前一后,就连考试成绩,他都紧紧占住第一名不放,而她就是那个万年长青的第二名。

    三年啊!多少个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她多么希望欧文这个人见人爱的优等生,可以自她眼前永远消失,因为她已经厌烦了被拿来比较的窘况了。

    直到她考上托福,终于可以砍断系在他们之间的缘分了,在出发留学的前一天晚上,她还开心的睡不着觉,哪里知道当她一抵达即将待上四年的学校时,噩梦又开始延续了,他……他又变成了她的同学——

    “别这么说,好歹我们两个也同班了十年之久,怎么说是没有交情呢?我想我跟你之间的交情还远比一般的情人深厚呢。”

    情人?元沛儿脑中警铃声霎时大响。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应该不是闲闲没事特地来找她叙旧的吧?

    阴谋!企图!诡计!种种的猜测在瞬间掠过心头,让她的脸色越益发白的直往墙边挤。

    “欧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你最好少打我的主意。”

    不能怪她有这等的危机意识,而是欧文这个烂人,打从以前开始就净会耍些下流把戏作弄她、唬她,有谁知道一个外表看似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净会欺侮她这个弱女子,莫怪她一看见他就像看见鬼似的直想逃窜躲藏。

    “沛儿,看看你对待老朋友的态度,真是让我失望——”他一脸惋惜的垂下眼,将她隐藏于心底的恐惧看个一清二楚。

    “你有什么好失望的?”元沛儿不快的挑高了眉,脚步不自觉地往前一跨,“瞧瞧你开的俱乐部,想必这几个月的业绩一定高得让你这个老板笑呵呵对吧?”

    一提到这个,她就不禁又是气恼又是妒嫉。

    想当初他们“贵族俱乐部”也是风光一时的红牌俱乐部,岂料他大少爷一时心血来潮,便开设了另一家俱乐部,而且什么地点不好选,偏偏选在她所经营的店对面。

    这教她如何不怨恨欧文的可恶!

    随着“M&W俱乐部”加入战场,她自老妈手中承接过来的俱乐部,也因为生意被他抢光光,而面临关门倒闭的窘境。

    一想起这件事她就有气,“欧文,我看你摆明是跟我作对,台北市那么大,你哪边不选,为什么偏要选在我店门的对面,开了同样性质的店?”

    “这个……”他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那是因为我想要陪在你身边的缘故。”

    那时候为了要买下“贵族俱乐部”对面的那块地及店面,他还向父亲低头借钱,如此的不顾一切,只因为他想要看见她那双炯亮有神、同时却泛着畏惧的黑眸,还有就近掌控住她的一切举动。

    “你说什么?”刚刚……她好像听到了外星语言?

    “我想要陪在你身边。”他不吝啬的启口复诵。

    他喜欢逗她、闹她、与她说话斗嘴,喜欢在她周身所飘散的舒畅气息,他已经忘了在何时恋上她的一切,当他发现时,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娇嗔、她的恼火,都已经深植于他的心中无法抹去——

    元沛儿感觉不到半丝喜悦,只有阵阵寒风吹拂着她,“我问你,你是不是还在记仇?”

    “记什么仇?”特地来这儿杀时间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光是看她变白、变青又变红的脸色就值回票价了。

    “毕业的那一年夏天,我狠狠的甩了你一巴掌……”谁教他甩了对他倾慕已久的安娜,人家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向他表白,却换来他的一番冷言讽语。

    她当然非要为好朋友出头教训他一顿不可,于是乎她的手就不听使唤地黏上他的脸,当时那一巴掌让他的俊脸印上了她的五指印,他大少爷还一副不在意的顶着她的巴掌印在校园里走动,无端为她招来一阵讨伐声浪。

    “喔,那个呀!”他弯起唇,丝丝笑意自眼中泄出,“说到这个,我就不得不切入重点了,我今天来是想跟你报告一个好消息的。”

    “什么好消息?”该不会是他打算把“M&W俱乐部”关门大吉了吧?

    “我要结婚了!”

    元沛儿的脑子有短暂的时间失去运作功能,轰轰然的作响不已,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整个人像是受到莫大惊吓的倒弹至墙边,“你……你你你,你要结婚了?”

    欧文一脸笑意的点头。

    “喔,那……”奇怪的是,她在惊讶之余,心房竟还流出一股酸酸的味道,这教她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但她仍吐出道贺,“恭喜你!”

    “就这样?”他抿了唇,一双眼瞳直盯着她脸上的细部变化。

    元沛儿突然一个箭步跨到他面前,“欧文,你可别太过分喔!你要结婚关我什么事?你特地跑来告诉我该不会是……”

    “是什么?”这个笨丫头,难道她一点都不好奇他的新娘是谁吗?

    “你是特地过来跟我讨礼金的吧?”她斜睨着他,以他恶劣的人格看来,的确是很有这个可能。“讨礼金?”他欧文会做这种没格调的事吗?

    见他脸色一凛,她立即推翻这个想法,“难道不是?那你……你来干什么?”专门来找碴的是吗?“我来告诉你,我要结婚了!”他大方的摊开手,再一次宣布喜讯。

    “这个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她双臂环胸,以眼角余光睨他,这下可以肯定他是来找麻烦的,“然后呢?”

    “你怎么不问问我,新娘是谁?”他眯起眼,极不喜欢她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新娘这个名词无端螫了下她的心,让她感到一丝的痛楚掠过,沉下脸,眼瞳不再展露出原有的活力光芒,“你特地过门来该不会就是想考考我,你的新娘是谁吧?”

    “不不不……”欧文露出一抹轻柔的狡笑,“我是顺便来提醒你一件往事的。”

    “什么事?”她挑挑富有英气的眉,不知怎么地,她的胸臆间突然充斥着一股浓重的不祥预感。

    “还记得毕业那一年,因为你狠狠给了我一巴掌,害我连上三天医院去看伤科医生的事吗?”

    “喂喂喂,陈年旧事你要提几次?”那次真是糗大了,一巴掌不但招来众怒,还让他的脸足足顶了一个礼拜的五指印。

    故意忽略她的不满叫嚣,欧文继续说下去:“那时候有个人为了弥补她的错,拍着胸脯说她没钱没权,惟一可以补偿我的,就是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记得……到现在我还没有向你兑现那个要求对不对?”

    “谁叫你龟龟毛毛的……”她的话突然消失在唇间,一脸惊恐的将视线投射在他俊美的脸上,“你……你该不会是想要跟我讨债吧?”

    “现在还算数吧?”他笑得耀眼迷人,语气轻柔的问。

    他唇边的笑意让元沛儿顿时感到冷汗直流,一股冷意自心扉间逐渐蔓延至全身,但是天生倔傲的她可不容许一丁点儿被他瞧不起,“算……算数,我元沛儿说出去的话一向算数!”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欧文满意的拍掌,心情愉悦的宣布:“沛儿,从今天、现在、这一刻起,你就是我欧某人的未婚妻了。”

    元沛儿睁圆了双瞳,呆滞的眼神说明了她的失神,脑子也一并失去了接收讯息的能力,张口讷讷的重复:“未婚妻……欧某人又是谁?”

    欧文突地站起身,以高她半颗头的姿态瞅着她,“沛儿,你忘了,欧某人就是我,而我就是你现在、立刻走马上任的未婚夫,你——要跟我结婚了。”

    当她的瞳孔焦距逐渐在他含笑的俊颜上凝聚时,不可思议的反应也自她的喉间蹦出,“你说什么?!”

    ***

    当意识慢慢凝结,元沛儿感觉到脸上春风吹拂般的轻柔感受,一丝丝、一波波柔软的触感不断地落在眉心、鼻尖、脸颊,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一阵阵酥麻感自唇上传送到她的知觉神经,她隐约感觉到一个温热的物体正贴在她的唇上,进行一连串的摩挲、轻吮动作,激发出一小撮火花电流,令她下意识地拢聚眉心,一股不知名的情潮自心底一涌而上,盘踞于她的心上,环绕着心房无法散去……

    “嗯……”在唇上那股压力逐渐放轻之际,内心涌上一股空虚热潮,让她不自觉地发出不满的细哼声响。

    欧文掀唇绽放出淡淡的狡狯笑意,倾近她,将温热的唇再度压上她细柔的唇瓣。

    元沛儿又感觉到那股若即若离的压力回到唇上,那股温热的感觉无端地带给她心安,使她下意识地逸出满足的轻哼,稍稍清醒的意志又注入了丝丝恍惚……

    当她缓缓睁开眼,一张不甚清楚的面容跃入了她的眼瞳,待她的意识又重新回复时,却感觉到一股湿热的物体滑溜地窜入了她的口中。

    火热的物体来的又快又急,让她丝毫无招架之力,混沌的神志却在此刻益发清醒,清楚感受到那股火热势力正不断地掠夺她唇腔中的每一分,有力的挑逗着她青嫩的舌尖,恶意的纠缠住她傻愣不知反应的小舌:

    嗄!元沛儿猛地惊醒,眼眸倏地睁大,隐约倒映在眼瞳上的面容有了清晰的影像,那是——欧文!

    她立即像受惊小兔一样,忙不迭的使出力道推开压制在她身前的欧文,慌张失措的坐起身,脸色微微发白的盯着他,然而一缕属于男性的清香气味却飘进了她的鼻间,再一次乱了她的心神。

    “沛儿,你可终于醒来了。”欧文脸上挂着似笑非笑,一双黑魅眸子却紧盯着她经过一番滋润更显艳红的嫣唇。

    元沛儿的心绪受到他的干扰,傻愣愣的将目光移向他,却发现到他邪恶的视线正落在她的唇上,惊得她当下一个捂嘴,阻去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欧文,你……你为什么还在这里?”迅速地浏览了下所在地,幸好,是她所熟悉的办公室。

    “我还在这里是为了照顾你。”他说的理所当然。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丢人啊!她居然因为他的一句戏言而吓得昏过去,这要是传出去,她元沛儿的威名何在?

    “可是我却很想要照顾你。”他漾着柔和的笑,眼底满是暧昧,“而且我也不能就这样置我的未婚妻于不顾。”

    “你说话干什么咬文嚼字的……”正当元沛儿烦躁的直挥手时,脑中霍然劈进了一个可怕的名词,“等等,你说什么?未婚妻……谁是你未婚妻啊?”

    欧文一派轻松自若,举指定在她的脸上,一字一句的肯定道:“就、是、你。”

    望着那根对着自己的指头好半晌,元沛儿突地回过神,爆出惊恐的尖叫,“哇!我不要——”

    正要转进办公室的元沛然一听见尖叫声,立即打开门,探进头追问:“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元沛然,你来的正好!”元沛儿赶紧从沙发中跳起,快速地躲在弟弟身后,“快把这个神经病给赶出去!他疯了!他是个疯子!”

    “老姐,欧文不是疯子。”元沛然哀叹一声,好心的纠正她受惊过度的歪斜思绪。

    元沛儿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好小子,你说什么?我是你老姐,你不帮我,去帮外人做什么?”真是吃里扒外的臭家伙!

    “欧文又不是外人。”他耸耸肩,“如果你没忘记的话,他好像是跟你同班十年的老同学,是你熟得不能再熟的内人……”

    “你给我闭嘴!”元沛儿不客气的赏了他一记爆栗,“你给我看清楚!他是我们的敌人,别忘了,我们‘贵族俱乐部’会走到今天这地步,都是他害的。”

    “明明就是你没有经营天分……”他小声的咕哝着,立即又遭到一记强大的爆栗刑罚,“老姐,我又没有说错,你不要一直打我的头好不好?”

    他可是花了整整二个小时,才吹出一个让他既满意又帅气的发型,可不能让他的苦心被她的魔掌给摧毁掉。

    “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他是敌人!疯子!”她揪着他的耳朵,强迫他把眼前笑得一脸邪恶的欧文看清楚。

    “同时也是你的未婚夫。”他好心的补注。

    元沛儿陡地松开手,脸上布满震惊、骇然以及不可置信,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向欧文,“你说,他是我的未婚夫?!”

    “对啊!”元沛然点头,“欧文都跟我说了,他想娶你当老婆,我想想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现在有人肯要你当老婆,我就要谢天谢地了,所以我举双手赞成欧文当我的姐夫。”

    “你这个臭小子!”她以手肘撞了下他的腹部,咬牙切齿不已,“你卖姐姐倒是卖得挺快乐的嘛!”

    “我看这里没我的事了,我先走了。”默默承受着老姐的怒火,元沛然决定要以最快速的动作远离战火区,“欧文,我老姐就拜托你搞定了。”

    欧文则回了他一个没问题的OK手势。

    “元沛然!”她握着拳头要跟上去,顺便想趁机落跑。

    “慢着!”欧文的利眼看穿了她逃跑的企图,“沛儿,你想上哪儿去?”

    触碰在银亮门把的手瑟缩了一下,但随即她又想起,她做啥这么没志气的怕他?她根本没必要去害怕他,他有什么好怕的?他又不是教人惟恐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

    如此一想后,她的勇气顿时倍增,“我要出去招待客人,不行吗?”

    “你去招待什么客人?!”他的黑眸敛起,朝她迸射出一道寒光。这个小妮子分明是当假男人当上了瘾。

    “当然是上门来寻欢作乐的女客人。”凶?他以为他凶一点她就会怕他了吗?

    不过……他那张俊脸罩上一层阴寒之气,教人看了还真有点小生怕怕呢。

    “你以为你是男服务生吗!”利眼一一扫过她比一般女子修长的身高、一张焕发着英气的俊毅脸庞,她的站姿、举止,怎么看都像个以假乱真的男人,只是那稍稍细柔的嗓音泄了她的底。

    “反正也没人发现。”她也乐的多赚几成业绩。

    自家小弟元沛然都已经下海当起男服务生了,她这个当姐姐的当然要善用一张酷似男子的面容,以及迷惑女人的身高来帮忙拉高业绩,只不过每次说话的时候都要刻意压低声音,害她压抑得喉咙发疼。

    “以后我不准你下海去当服务生。”想到她用娇媚的眼神去勾引一堆垂涎她的女性客人,他浑身就仿若被针刺的不爽快。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你也管太多了吧!你想管事的话,现在请你移动你的步伐回到对面去,那里有一大堆员工正等着让你管!”她傲然的抬起下巴,决定不屈服于他慑人的凛凛气势。

    欧文忽尔敛去了浑身的寒息,步步朝她走近,脸上漾出一抹性感的醉人微笑。

    “亲爱的沛儿,你是我的亲亲未婚妻,我怎么能不管你、关心你呢?”

    瞥见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元沛儿的眼瞳睁得如铜铃般大,想要立即转身逃跑,但是在他柔腻的注目之下,双脚犹如被钉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半分。

    “欧文,你要我说几次,我不是你的未婚妻,所以你可以省去你不必要的关心。”

    “沛儿,难道你想违背自己的诺言吗?你曾许我一个承诺的,难道你忘了?”他的指尖游走于她充斥着飒飒英气的脸庞,意外地,她的肌肤柔软滑腻,教他爱不释手的直想就这么抚摸下去。

    元沛儿紧盯着在她脸上移动的禄山之爪,不禁有些胆怯的咽了咽口水,“我没有忘,我元沛儿一向说话算数。”

    “很好!”欧文满意至极的收回手,改以优越的身高压制着她,将她困于门扉与他之间,堵去她身后惟一的生路,“现在我就要求你履行诺言。”

    “什么诺言?”她的颈边寒毛高高竖起,仿佛在告诉她,你正一步步走进一个无法生还的陷阱。“嫁给我!”

    斩钉截铁的宣告自他口中脱出,让元沛儿感到眼前一片昏黑,她强持镇定的发问:“这是一场游戏吗?”

    “不是。”

    “那……”她的脑中有了另一层联想,抱着一丝希望询问:“你该不会是被家人逼着要结婚,所以你才需要一个‘假’未婚妻吧?”

    “家人希望我结婚没错,但是……”他掀唇,眼底溢出深远的迷醉,“我并不需要你来假扮我的未婚妻。”

    “那你……你为什么要我当你的未婚妻?”她不要啦!

    欧文神秘兮兮的抿起唇,凝眸着她紧张的面容,“因为,我好像爱上你了……”

    一片昏黑随即袭上了她,元沛儿口齿不清的反驳着:“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