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野性淑女 > 第一章

    外头的大太阳正奋力的散发出炽烈的热度,然而室内却吹拂着阵阵的凛寒冬风,令欧文不禁偏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温度计。

    啪的一声!

    一记掌印拍打在桌面上,一双炯然略带责备的眼,紧接着滑上欧文一脸的不在乎,“你有没有听见我跟你说的话?”

    欧文懒洋洋的将目光自墙面转移到眼前的严肃男人身上,从他浑身上下环绕的冷寒阴息中找出了导致室内温度下降的凶手。

    “爸,何必这么生气呢?别忘了你有高血压的毛病,快点自心怒……”

    砰的一声!这次是一拳直接重击在桌面上头。

    欧文看了眼有着明显拳印的桌面,心中却在哀悼——啊!我的高级桧木桌……

    欧陆洲顺着他的目光落在桌面上,“我再问一遍!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欧文忙不迭的直点头,眼角余光却不断地瞄向周遭的家具,希望那些高档货不会遭到暴力父亲的蹂躏。

    “既然你有听,那好!把那个劳什子的俱乐部给我结束掉,乖乖回来‘欧氏’接我的位置!”欧陆洲一个深呼吸,把麻烦迅速终结掉,盖上退堂的标记。

    “不。”欧文敛起了漾在唇边的亲切笑意,黑魅的瞳仁浮现一抹诡谲。

    噼里啪啦!欧陆洲一个使劲踢腿,便把旁边的高级香木椅给分筋错骨,成了一堆废木,“你有胆再给我说一遍!”

    “不。”无惧于父亲眼中迸射出的骇人寒光,欧文气定神闲的摇头拒绝。

    “那我就叫人把那个鬼俱乐部给砸了!”真是气死他了!他欧陆洲的儿子竟然去开一间牛郎俱乐部,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

    虽然这个笑话在上流社会流传很久了,但他还是很希望儿子能够及时回头,把那间鬼牛郎俱乐部给关了,以还他欧某人的清誉啊!

    他轻轻一扯唇,眼底乍然显现的执拗眸光有着不屈的傲气。

    “爸,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敬你是我的父亲,所以我乖乖坐在这儿听训,但是如果你想做过分的打算,那么我也没有必要保持我的礼貌。”

    “你在威胁我?”欧陆洲眯起眼。

    真是反了!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呀!就连自个儿的亲生儿子都会冷言冷语的反老子,这……真是反了!

    “爸,你在生什么气?”欧嘉在楼梯口边瞧了大半天的好戏,在看见父亲紧握的拳头有向大哥挥去的趋势后,她赶紧下楼,小手搭上父亲的肩胛,平抚着父亲的怒气,“你别老是一回到台湾,就跟大哥大眼瞪小眼的嘛!这样多无趣啊!”

    “嘉嘉说的有道理。”从厨房走出了一位中年美妇,尽管她的脸上有着清晰可见的岁月痕迹,但是那优雅高贵的姿态却让人移不开眼。

    李心华将刚泡好的咖啡,分送在丈夫及儿子面前,温柔的轻吐馨语,“父子俩有什么话就好好谈,别老是一个动怒,一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势。”

    诸如此类的场面她看得多了,丈夫的火爆性子总是在见到儿子那张冷面孔后完全爆发,顾不得己身的高傲气质,顾不得为人父的尊严,直接跟儿子以拳头谈判起来。

    她很庆幸,她的一对儿女欧文跟欧嘉,都没有遗传到丈夫的火爆脾气,否则这个家早就被掀翻了。

    “妈说的对极了!”欧嘉拍拍父亲紧绷的面容,“所以啊!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手动脚的。”

    万一父亲的拳头一个不长眼儿,伤到大哥那张俊美的脸孔可就不好了,她可是会心痛的喔!

    欧文的目光带着戏谑在妹妹脸上晃了一圈,“嘉嘉,你再继续盯着我看的话,不怕雷翼把你给抓到法国去跟他干瞪眼吗?”

    欧嘉心上一凛、脸上一寒,“大哥,人家好心帮你,你不要不识好人心好不好?”

    居然还想把她给丢回法国跟雷翼朝夕相处去,她会发疯,她一定会发疯的!

    这一次要不是趁着雷大设计师正专心投入服装秀的作业,她还不见得有机会偷溜回台湾呢!

    “你帮我?你帮我什么?”欧文慢条斯理的端起热咖啡轻啜一口,早就看穿了这个小妹的看戏心理。

    被雷翼给强行安置在身边近两个月,她想不学坏都很难,他纯美可人的妹妹已经变坏了,不再是以前眼底、心里只有他的好妹妹了。

    “我可是帮你不受到的暴力相待!”她挺高胸膛,得意的宣布她的善行。

    “是吗?”他懒懒的放下咖啡,“正所谓虎毒不食子,你以为爸他真的会用拳头招呼我吗?”就算爸狠得下心,妈也舍不得他的脸受到一丝伤害。

    凝看着大哥那张俊美尔雅的面容,欧嘉嘟着嘴看向母亲,当下只见她快速地在儿子身边落坐,以纤细的手臂护住他。

    “陆洲,儿子这张脸可说是上帝的杰作,我可不准你殴打他。”虽然儿子有那么一丁点儿不受教,但是儿子那张绝美脸蛋可是杰作中的杰作,她可不能让杰作受到一丝的毁损伤害。

    “心华,儿子的那张脸不是上帝的杰作,是你跟我的杰作!”欧陆洲一脸正气,不疾不徐地纠正妻子的扭曲思想。

    李心华秀脸泛着羞人赧红,轻啐他一口,“你少不正经了,在儿子女儿面前说这种话。”

    “心华,这个话题可是你先挑起的……”欧陆洲一脸莫名其妙,真不知是招谁惹谁了,他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爸、妈,你们专程从马来西亚赶回来,该不会就只是为了叙叙家常吧?”欧嘉频频打着呵欠,没戏可看让她感到一阵无聊。

    “谁说的!”欧家大家长欧陆洲重重的一拍桌,肃然的面容有着不容人置喙的坚决,“这一次我们特地从马来西亚回来,是为了欧文的婚事。”

    “婚事喔……”欧嘉轻轻吁出口气,虽然早就有预感了,但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亲爱的大哥投进其他女人的怀抱,她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李心华看着女儿的晶亮瞳仁交错着兴奋与不舍的复杂情感,轻柔的劝慰:

    “嘉嘉,你也不小了,不能老是黏着大哥的屁股后面跑,想想欧文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老婆了。”

    “喔,那你们是看中了哪位企业家的千金?”欧嘉的手肘顶着沙发边缘,柔软的掌心撑着下巴,两眼无神的随口发问。

    说到这个,李心华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儿子呀,妈的心目中有好几个上好的人选,只要你愿意配合的话,妈马上可以帮你安排相亲……”

    “结婚……”欧文没有表达意见,修长的指抚弄着下巴,魅惑的黑眸流转着一股不为人知的深忖冥思。

    “儿子,你也赞同吗?”李心华先是讶异的扯唇,然后开心的抱了抱他,“真是太好了,妈马上就帮你安排相亲。”

    “心华,干什么要一个对一个的相亲?那太麻烦了!”欧陆洲一个大刀阔斧,决定化繁为简,“干脆在家里举办一个宴会,把你看中意的未来媳妇全请到家里来,让儿子自己看看喜欢谁,这样不是一了百了吗?”

    听到这个主意,欧嘉支着下巴的手不禁一垮,“爸……”

    她的父亲还真是不拘小节啊!从如此简单明了的提案看来,她很是怀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可以一手将‘欧氏’推向国际舞台,进而称霸整个东南亚呢?

    “陆洲,你这个提议真是好!”李心华赞同的一拍掌,“那我们就得赶紧来筹办宴会喽!对了,在这之前还得先把宴客的名单给拟好,还有得订出一个好日子来,我要把这场相亲宴会办的风风光光……”

    欧氏夫妇正随着李心华的兴奋计划而陷入热烈的讨论,欧嘉目光一瞟,正好捕捉到悄悄离座的大哥,她站直身子,脚跟一旋,跟着他的后头离开了客厅。

    ***

    倚在落地窗边细看着欧文拿出长烟叼在嘴边,举态优雅的掏出打火机点了烟,然后像怀着重重心事般的吸吐着白色烟圈。

    欧文将长烟夹在指间,勾唇展现了淡淡的笑,“你杵在窗边干什么?想学侦探监控我的一举一动吗?”

    “啧!”欧嘉迈开步伐走到他身边,目光往下移至他手指所夹握的长烟,“你一向都不抽烟的,不是吗?”

    “不抽不代表我不会抽。”他晃了晃手中的长烟,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

    欧嘉夺下了他的长烟,然后一把摁熄在阳台的石栏上头,“反正我不喜欢看见你抽烟。”

    “那雷翼就可以吗?”他漾着淡淡的笑反问。

    霎时,欧嘉脸上出现不自在的赧潮,“那个家伙跟你不能比,他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但是你不一样,”

    在她心目中,大哥是圣洁完美的代表,他不抽烟、有洁癖,举止言谈充斥着与生俱来的尊贵高傲气质,他是她心目中永远不变的白马王子,所以她见不得他的形象遭到一丝恶意的破坏。

    “嘉嘉,你还要在台湾玩到何时?难道你不怕雷翼跑来台湾把你给抓回去吗?”他悠悠哉哉的探问,深邃的目光却投注于远方的景致上头。

    “大哥,你少在我面前提他!”一提起雷翼,她就会想起他那诸多限制的牢狱生活,连带的就会想起有个“某人”把她出卖得彻底,让她的好心情迅速荡到谷底。

    “要我不提他也可以,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声,那个家伙已经打定主意要隔离我们兄妹俩,以他顽固执拗的性子看来,他是很有可能丢下手边正在进行的服装秀,跑来台湾抓你回去。”

    与雷翼相交多年,他可是十分清楚这个流连花丛的风流公子,不认真则已,一认真起来,那股蛮横的独占欲,任谁也无福消受得了,只有委屈这苦命的小妹把他给接收去了。

    “呜……”一提起紧迫盯人的雷翼,欧嘉浑身上下不禁打了个冷颤,“大哥,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

    她可是算准了雷翼最忙碌的时候开溜的,想要她回去,也得要她玩够本才行。

    敏捷的心思让她突地睁大了眼,“大哥,我警告你,不准你去挑衅雷翼,也不准你去通风报信,不然,我们兄妹就没得做了!”

    欧文摇头叹气,“唉!你真的被雷翼给带坏了,以前我最亲爱的妹妹怎么会用这种口气警告我呢?”

    变得稍稍精明的妹妹可不像以前那样好哄骗了,这样他岂不是失去了一个玩乐的对象?

    “你少故意扯远话题喔!”她只手撑着下巴,经由这近二个月的分离,她才真正看清自家大哥的真面目——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邪恶魔头。

    难怪雷翼三不五时便诅咒他不得好死、下地狱,如今看来,她很能体会雷翼的心情。

    “我想扯开什么话题?”欧文抽回游移在她脸上的眼神,一个敛眼沉淀下内心的真实心绪。

    “婚姻大事啊!”她可不认为大哥是那种会任凭父母瞎搞胡弄的乖小孩。“刚刚你很反常喔,以前只要一听到爸威胁你该结婚了,你就会一派平静的与他据理力争到底,然后就可以看见爸边拍桌踢椅子边骂人,你则一脸无所谓的任他谩骂,可是刚刚你却一反常态的什么话也不反驳,难道你真的打算顺从爸妈的要求结婚吗?”

    欧文一副满不在乎的耸耸肩,“婚是迟早要结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唔……我真的觉得你越来越反常了。”她不改往常习性亲热地揽抱住他的手臂,“哥,你真的动了结婚的念头啦?那么我想……你是不是已经有对象了?”

    “小丫头。”他戳了下她的额头,“如果被雷翼看见你又缠着我不放,他会拿刀跟我拼命的。”

    “那你就勇敢接受他的挑战吧,我相信我的哥哥绝对不会输给那只没有自制力的猛狮。”她狡黠的眨眨眼,缠功了得的继续逼问:“说嘛!你是不是已经有对象了?”

    “这个嘛……”欧文但笑不语,眼前却仿佛出现了一双桀骛不驯的黑瞳,亮眼的瞳仁闪烁着不屈服的固执光芒。

    这是从何时开始的?那双眸子的主人在他脑中落了地、在他心上生了根,教他想要彻底忽视她的存在还真是一件难事呢。

    瞧见大哥的眼底掠过一抹不可思议的温柔,欧嘉先是傻愣愣地张口无言,然后对能占去大哥心思、勾出他内心真情柔意的女子,感到嫉妒不已。

    “大哥,我告诉你,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准有其他的女人抢走你!”她用力抱住他的手臂,强烈的护卫心油然而生。

    虽然她的恋兄情结比起以前是少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大哥娶妻生子,她……她不要啦!

    “嘉嘉你喔……”欧文拿她没办法的直摇头,宠溺的摸摸她的发,心思却在悄然间,飘向占据心房已久的那抹纤长身影及傲然的面容上头——

    结婚?他抿唇绽放出一抹浅笑,如果把那个性烈如火的玫瑰佳人安置在他身边一辈子,他相信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失去乐趣的……

    “呵呵呵……”在他逸出一串轻笑的同时,一个计划也随之浮现心头。

    看来一场男与女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即将上演了——

    ***

    台北市热闹的东区街道上,有一条林立着高级俱乐部的巷道,每每一到夜晚,便可以见到耀眼的七彩霓虹灯闪烁不止,其中最名闻遐迩的就是新生代的“M&W俱乐部”以及老字号的“贵族俱乐部”。

    这两间俱乐部顾名思义都是为了女性朋友们所设立的,所以一到夜晚,便可以看见众多女性的袅袅芳踪在这条巷道中出现,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亦随着客人的上门而正式展开。

    “为什么?”一双冷然的眼隐隐冒着火,百思不得其解的向对门人满为患的俱乐部,投以愤然的一瞥,“为什么对面‘M&W俱乐部’的生意老是这么好?”

    自从这家新兴的俱乐部在对面开张以来,他们俱乐部的生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大半的客人都流失到对面去,相较于对面的热闹腾腾,她这边反倒是门可罗雀、冷冷清清。

    “那是因为人家的经营手段高超。”在一旁一脸淡漠的男子回应了她的问题,然后拿出了烟置于嘴边,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

    她一个转身,摘下了他唇边的烟,“你要我警告你多少次?不准在店里抽烟!”

    “拜托!你在坚持什么?我们经营的是声色场所,又不是高级饭店,有空在这儿数落人家的不是,倒不如多用点心在经营上面。”他翻翻白眼,完全不懂这个男性化的姐姐在坚持什么。

    元沛儿斜瞪他一眼,“就是有你这种人,净是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

    “老姐,我只是实话实说。”他跟上她转身迈开的步履,“还有,这半年来我们的业绩不断下降,虽然勉强可以糊口,但是长久下去的话,我看我们免不了要走上倒闭关门一途……”

    “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她愤恨的低吼一声,推开办公室的门,一个跨步坐进宽大的真皮座椅,一双长腿也率性的交叠起,“有空给我发牢骚的话,不如给我多用点脑,看看要用什么方法把之前的旧客源给夺回来?”

    “老姐,我看很难。”不是他这个做弟弟的存心漏她的气,而是……现实摆在面前,他们摆明了就是拼不过人家。

    啪的一声,元沛儿气恼的拍桌,“元沛然!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们哪里比不上对面的?我们牌子老、信誉好,店里头人才济济,要帅哥有帅哥……”

    “要丑男,也有一大堆。”元沛然无奈的接口,“我说老姐啊!你想要让我们的生意蒸蒸日上的话,麻烦你把店里头那些丑男给淘汰掉行不行?别忘了我们是做服务业的,靠的就是一张脸,你没事招一堆丑男进来干什么?”

    “丑男?”元沛儿尖声怪调的纠正,“元沛然,你才瞎了你的狗眼,难道你感觉不出来那些员工的魅力吗?”是他不识货,不懂那些员工的俊帅魅力所在。

    “元沛儿,你才瞎了你的狗眼!”他受不了的翻白眼,“我懒得理你,总之你给我好好想想办法,我先出去招待客人了。”

    啧,说穿了,这家店就只靠他这张俊脸撑门面了,要是他让那些光顾他的老客源跑掉的话,这家老字号的俱乐部恐怕离倒闭之路不远了。

    “什么嘛,我也很努力想办法搞噱头啊,只是都不成功而已……”她一脸苦恼的歪着头,“如果对面那家俱乐部突然倒闭关门的话,那我们的俱乐部就可以恢复之前的风光,不过想要对方倒闭好像很难耶……”

    她回头想了想,“干脆去打小人好了,再不然就用稻草人诅咒好了,搞不好可以让对面的提早关门。”

    如此一想后,她得意的嗤嗤发笑,随后又戳了下自己的额角,“元沛儿,你白痴啊!如果人家这么容易就倒店的话,早就不知倒了几百次了。”

    “伤脑筋啊……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打败对面的呢?”她以食指敲着额角,顿时灵光一闪,“对了,我来举办一场热热闹闹的选美会,这样不但会把气氛炒热,同时也可以挽救不断下滑的业绩。”

    “嘿嘿嘿……元沛儿,你真是太聪明了,就这么办!”她言即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挽起了蓝衬衫的袖子!准备写一份让元沛然哑口无言的超完美企划案。

    叩叩叩!

    元沛然探进头来,“老姐,有客人找你。”

    元沛儿一个挑眉,“你老姐我今天晚上不接客,一切你搞定!”

    拜生意下滑所赐,连她这个堂堂的俱乐部总经理都得亲自下海接客去,凭着老爸老妈遗传给她的俊逸外表、颀长身型,当真还招揽了不少女客呢。

    “你确定不要见我吗?”欧文踩着平稳的脚步进入元沛儿的办公室。

    元沛儿一抬头,俊尔毅然的脸孔闪过一抹错愕,“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欧文看了一副惊慌失措的她一眼,抿唇回答了她的疑惑:“我特地来拜访你,所以我在这里。”

    天敌!她的天敌出现了!

    元沛儿受惊的自座椅中跳起,恨不得手边就有扫把可以御敌,“滚出去!瘟神!快给我滚出去!”“沛儿,你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就算是太久没见到我了,你也不必用这种方式欢迎我。”欧文一派自若的在室内一套沙发组上头落坐,一脸挂笑的看着死瞪着他不放的她。

    元沛儿整个人跳到离他最远的墙角,咬着下唇死瞪着他,心中不忘诅咒着该死的小弟。

    好端端的放瘟神进门做啥?他是嫌他们“贵族俱乐部”还不够倒霉吗?混账元沛然,等会儿她非要好好教训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