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掌天下 第二十七章 让魔鬼抬下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十七章让魔鬼抬下去

    黄家欢却没有保安主管想象得那么轻松,他们两人的武功流派不一样,大块头即使站着不动,保安主管出手,三五掌也能把他打倒,黄家欢再多打三五掌也未必行。??5????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因此,黄家欢怕大块头站着不动,怕大块头不进攻,然而,决赛证明了这一点,大块头就是定定地以不变应万变。黄家欢想,只能进攻他的下三路,或绕到他身后用肘攻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切忌连续进攻。别人挨了一脚一肘,身子怎么也会挪挪位,大块头未必会动,如果连续出击,反倒容易被他抓住机会,一个高兴,摔你个天昏地暗。

    看比武的人已经渐渐散去了,领事馆的人也上车回城了。黄家欢这才想起日本娃娃不知跑哪去了?这一个晚上都没见影儿。于是打电话给她。电话响断了线,也没接,想一定是跟多儿老婆跑在哪堆篝火看热闹了。月牙山寨几乎聚集了土族青年,篝火点了一堆堆,几乎把四周的山都照亮了。

    黄家欢想一堆篝火一堆篝火地找是不可能的,就还是站在擂台这边等。人散尽了,反而又可以想自己的事,想明天怎么对付大块头。

    日本娃娃是看到擂台这边的灯火暗了,才打电话给黄家欢,问他在哪里?知道他还在擂台这边,就跟多儿老婆告辞过来了。

    这一天,对她来说,显得有点漫长。这种活动,内容虽然多,但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比如篝火联欢,看似热闹,但那些原始舞蹈跳来跳去也就那么几下,又听不懂人家唱的山歌,见那些魔鬼把一对对年青男nv抬下去,心里又记挂起黄家欢的事,就更觉得没意思了。

    她说:“这里倒清静得多!”

    擂台这边彻底静了下来,晚风习习,星斗闪烁,偌大的观众席只有他们两个人,倒觉得要写意得多。

    黄家欢笑着说:“玩累了?”

    她说:“才不呢!就是吵得头发胀。??5????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黄家欢问:“感觉还好吧?”

    她说:“这种活动huā三两个小时看看,倒还可以,呆的时间太多,就没多大意思。”

    黄家欢说:“看来你并不能与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她想起了什么,问:“是不是那个大块头赢了?”

    黄家欢说:“是的!”

    她说:“又是把对手摔得口吐鲜血吧?”

    黄家欢说:“差不多!”

    她说:“明天,一定要跟他比吗?”

    黄家欢说:“你知道,不能改了。”

    日本娃娃的心情又不好了。今天,她总感觉黄家欢变得陌生了,不再听她的话,不再那么迁就她。以前,她要是叫他别跟大块头比武,他肯定会听,现在却倔得十头牛也拉不回!

    她说:“反正你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我也不说什么了!”

    黄家欢说:“我自己会小心的!我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

    她就叹了一口气,说:“这次真不应该来!”

    黄家欢问:“为什么?”

    她说:“知道你太多事了啊!以前,不知道那么多,心里还没什么?现在知道了,总压得难受!”

    黄家欢说:“你又知道了什么?”

    她看了他一眼,说:“很多话,我都不知该不该相信你。你说你那个饰物是多儿老婆给你的,但她告诉我,是她妹妹给的。参加成年活动时,还是她给你献的huā!”

    黄家欢笑着说:“她妹妹不也等于我妹妹吗?”

    她还是按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一定很漂亮吧?”

    黄家欢笑着说:“你没见见她?”

    她说:“她今天一早就回去了。”

    黄家欢说:“她怎么那么快就走了?明天,才轮到我登场,她怎么也不留下来给我打打气助助威?如果,她把我当回事还会走啊?”

    她说:“你怎么就能保证,她明天不赶过来?”

    黄家欢说:“你没问过多儿老婆吗?她娘家离月牙山寨有多远?”

    她说:“还有三小姐,你说跟她什么事也没有?但我觉得并不是那样。??5????阅读本书最新章节刚才,我一离开,你们就凑在一起了。我不在的话,也不知你们还会怎么样?”

    黄家欢说:“我不想跟你吵!”

    她也说:“我也不想跟你吵!”

    两人好久都没有说话。此时,黄家欢也觉得自己怠慢了日本娃娃,从一见面,就吵个不停,一直吵到月牙山寨,本来,你是应该陪她四处走走看看的,却又赶着看比武,看完比武,又一个人躲在竹丛里琢磨怎么对付大块头。直到现在,你才腾出时间来。

    日本娃娃问:“我今晚睡哪?我想休息了。”

    黄家欢说:“好像还不晚吧?”

    日本娃娃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黄家欢说:“再玩一会,我陪你!”

    日本娃娃看了他一眼。

    黄家欢笑了笑,说:“我们去玩篝火好不好?”

    日本娃娃说:“没意思!”

    黄家欢问:“你想不想让魔鬼抬你下去?”

    日本娃娃说:“你什么意思?黄家欢,我说了不想跟我吵的,你还要气我,还要我跟你吵!”

    她jī动得站了起来。

    黄家欢说:“你听我说话好不好?”

    日本娃娃说:“你说,你说!”

    黄家欢说:“你怎么总那么jī动呢?我还没把话说完,你就嚷嚷不让我说。你先坐下来。你别总往不好的方面想!”

    日本娃娃说:“我站着听!”

    黄家欢说:“你们假装不认识,我们跟他们跳舞,也唱山歌,然后,我们彼此爱慕,我邀你跳舞,你敬我喝酒,就让魔鬼把我们抬下去。”

    日本娃娃笑了起来,说:“亏你想得出来!”

    黄家欢问:“不行吗?”

    日本娃娃说:“不行,不行!”

    黄家欢却说:“你跟我来!”

    说着,就拉着她往最近的一堆篝火走去。日本娃娃说,你别拉我,你拉我也不去。然而,却跑得比黄家欢还快。她问,那些魔鬼不会抬不稳吧?不会把人摔下来吧?黄家欢说,要抬不稳也不是你,要摔也不会是摔你。她说,你怎么敢肯定?黄家欢说,我一个人都可以把你抱起来,人家几个人还抬不动你吗?

    说着,他就抱着她转了一圈。

    她突然说:“那样不好!”

    黄家欢问:“为什么?”

    她说:“这不是告诉所有人吗?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被抬下去那个什么吗?”

    黄家欢醒悟过来了,说:“是的,是的。那时候,想不那个什么都不行的。”

    她生气地说:“算了!不去了!”

    黄家欢问:“你怎么了?”

    她说:“我想问你怎么了?”

    黄家欢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说:“你是不是想那个。”

    她说:“谁想了?谁想了?”

    黄家欢又抱住她说:“你以为我不想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想,就一直都不高兴?就胡思luàn想了那么多?”

    她说:“反正你就是反常!”

    话音未落,他就用嘴把她的嘴堵上了。她挣扎着,先是拍他的背,拍得一点不痛,被他一手抓住xiōng前的ròu,就不拍了。他说,我一见到你就想了,和你在一起就想了。他让她知道自己有多想,就搂着她的腰,还嫌不够,滑下去抱紧她的tún。她喘着气说,不知道,我不知道,一点也感觉不到。

    他就引领她的手去感觉,那手很有劲地不想感觉,然而,还是被他压在歪脖子树上,那手就变得温柔了。

    风还是很清凉,且有点湿润,雾已经下来了。

    穿着裙子的日本娃娃很轻易就把歪脖子树带到它很想去的地方。黄家欢绷紧身子想不让日本娃娃那么做,但还是忍住不住很想她那么做,便对自己喃喃,豁出去了,豁出去了!日本娃娃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他这么说了,这会儿却怎么也不会发火的,很温柔地问,谁阻止你了?谁不让你了?黄家欢说,我阻止自己。他说,明天,明天不是要比武吗?我不想消耗真气。

    日本娃娃问:“什么是真气?”

    黄家欢说:“就是体内的元气,如果,今天泄了,明天的武力可能会减一半。”

    日本娃娃倒被吓了一跳,说:“这么厉害啊!”

    黄家欢说:“不管了!”

    日本娃娃说:“不行。”

    她把歪脖子树移开了。她说,就是因为这个你才豁出去啊?你才克制不碰我啊?她又把歪脖子树移了回来,问,这样不会吧?只是在外面可以吧?他们站在斜坡上,黄家欢在下,日本娃娃在上,也就不用踮着脚尖。

    他说:“可以放进去一点点。”

    日本娃娃就试着往里放,黄家欢那舍得只是一点点,一用劲,就剌彻底了。她问,我是不是吸了你的真气?他说,没有,只要保持这种状况,应该没有!她说,那我们就不要动。说着,双脚绷得紧紧的,感觉歪脖子树好烫好强大。

    他说:“真好!这样真好!”

    她就wěn他,一边说:“当然好了,当然好了。”

    他说:“一次,就一次。”

    她说:“不行,一次也不行。”

    他说:“一次应该不会太消耗。”

    她说:“一点也不能消耗。”

    然而,她完全在配合他,让他一次比一次更彻底地进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