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代理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俯瞰风景 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相比于环境的光线处理,原本的空之境界在人物细节处的光线处理稍显不足,在兼顾整体的气氛条件的同时,人物表情则不够立体和形象……面部扁平化、神态生硬,这些是不难看出来的问题。

    这里面主要是演出水准的问题,同时摄影上也不够细致……当然了,后者可能是因为制作周期及成本控制的原因造成的,以两仪式来说,相当程度上她都是个“三无”系角色——或者干脆说是面瘫也可以,然而这并不代表着这样的角色就不需要演出水准了,甚至刚好相反,正因为她是个面瘫,所以才需要更为细致入微的演出。

    然而两仪小姐的脸,偶尔有那种3d建个模,然后随意打个光的感觉……虽然这么说有点极端,但这确实是能够加以改进的地方。

    女主角确实大多数时候面无表情,然而在这个表情之下她的心理活动和情绪变化实际上同样是丰富的,而这些“丰富”最终表现出来的则是对于夺回黑桐的焦急和必然会采取行动的坚定。

    她的情绪自然不能够用太夸张的面部表情来表现——显然从设定层面上来说,两仪式就是那种不能使用“颜艺”的角色,否则她就整个垮掉、崩坏了。

    所以她的情绪需要通过眼神、呼吸频率、语言节奏及面部阴影的变化来体现的,也就是说在保持一张脸不能大幅度“变化”的同时,更细节的地方是要用心去刻画。

    d  poihat的演出比较不错是一方面,对于一些动画公司来说,这些细节的处理有时候面临的不是能不能做好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去做的问题。不管再怎么醉心于创作,从资金投入的角度上来讲,动画首先是商品,也不是所有的商品都在追求“精品”的目标。

    至于宫代奏这边,d  poihat自然是乐意去做那些细节处理的,毕竟一定程度上他们能按自己的意思进行动画制作——这是在制作委员会具备话语权的意义所在的地方之一。

    所以现在画面中的两仪式的脸,则生动自然的多。d  poihat正在迅速的成长着,他们已经过了那种只会往摄影处理方面加技能点的时期,现在正在向着可以更为立体生动的塑造画面的方向发展着。

    当然了,摄影确实是可以用来蒙人的东西,各种时候喜欢感叹“这光、这水”的人,都比关注人物动作及演出的人多。

    加特技和作画同样密不可分,然而前者更为容易抓眼球。

    而从整个故事结构上来说,“俯瞰风景”是两仪式由“人偶”向“人类”转变的重要情节,因而这些细致的刻画也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

    “自杀”的人数正在持续增加着,困顿于巫条大厦的祟恶依然在氤氲发酵,五人、六人……或许下一个就轮到了被拘遏着灵魂的黑桐了。

    通过自己特殊的“视界”,在外围观察之后,两仪式看到了悬浮在大厦周围的灵体数量总共有八个,她判断这与最终殉难的人数相当,也因为有了数量上的把握,黑桐遭到更严重意外的可能性下降了。

    这或者是能让人稍稍安心的状况……直到第七人像个烂番茄一样摔在了她的眼前,然后她就意识到了,哪怕是还有最后的名额,黑桐会陷入彻底其中的可能性也不会跟着消减。

    保持冷漠的本我是理智上做出的决定,除了自身之外本应该都是无意义的人才对,然而感性上却在告诉着她实际应该怎么做,人总归是有些畏惧踏入全新的、未知的领域的,比如……尝试着关心他人?

    不光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博弈,事情最终的走向是最初就已经确定好了的,哪怕畏惧,一个人也是无法违背自己的真意的,所以最终他只能由她来救出。

    越过空旷的街景,渡上旧红的夕阳,女生独自一人来到了巫条大厦,稍稍驻足再次大量了一下这栋待拆除的无人建筑之后,她踏足走入了这个危险的领域,开始了对它的探查。

    大厦的廊道里到处都贴着“禁止入内、保持距离”的封带,所有的门口都紧密的封闭着,只有透过窗子折射的熹微光线才能照耀到已经被切断了电力的大厦内部……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之外,两仪式在这里还能听到诡异的笑声从空荡的室内空间之中时近时远、飘忽不定的响起。

    在这种环境之中,两仪式自然而然的警戒了起来,她将藏在后腰的半幅带下的短刀抽出,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尽管理论上那种地方藏凶器或者武器都是不科学的。

    然而就在她进入到这种警戒状态的同时,意外发生了,两仪式的右手窗外本该是建筑的外壁,结果一个般透亮的灵体就突然出现、并且悬空在了那里。

    接着,两仪式握着短刀的手臂就不受控制了起来,那闪烁着寒光的锋刃直接刺向了自己的咽喉……在非自然力量的作用下,她的义肢左手迅速的退去了仿生皮肤、露出了本来的样貌——那是如同人偶一样将关节都裸露出来的肢体。

    毫无疑问,这是人偶使苍崎橙子的杰作,它完美的弥补了两仪式在之前的一次事故之中肢体损失。

    接着,这只手就相当高频的、缺乏协调性的、甚至以反关节和极端扭曲的方式活动了起来,而仅仅是这样的动作,就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相当诡异和难以接受的情绪——这是一种最为直观的猎奇。

    一般人其实是很难接受跟自己相似的形体或者自己极为熟悉的身体部分以反规律和常态的方式进行“运动”的,这种动作完全跟尝试所冲突,也很简单的就能造成视觉和精神上的冲击——所谓的“奇行种”,就是这么回事。

    这种动作冲击,在动画之中,相当程度上可以让一般观众明白什么叫做“心理阴影”、“同年阴影”这样的字眼。

    不过对于空之境界这样的作品来说,“猎奇”还称得上是浅尝辄止,至于两仪式的性格特点再加以作用,所以此类场景不会太长的延续——两仪是一个相当果断、绝不拖泥带水的人,所以在察觉到了自己的义肢不受控制的同时,她就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不能用的手、在战斗中只会带来麻烦的手,砍下来就好了。

    哪怕是自己的手,那自己砍下了就好了……或者正是因为自己的手,才需要自己动手砍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