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480章 良师益友重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孟凡龙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虽然疲惫不堪,但精神头很足,一进入公司就开始指点江山,各种指挥喊道:

    “通知新闻部,控制所有负面新闻,所有员工加班,通知所有高层开会,现在马上!”

    整个集团全部动员起来。

    会议室中。

    孟凡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意气风发的走进办公室,冷眼扫视一圈,往老板椅上一座,怒道:“说话呀,都哑巴了?”

    参加会议的所有高层全部静若寒蝉,没有一人敢在这时候发表意见。

    孟凡龙也知道,此时就算再生气,也一定要控制情绪,特别是危机来临之际,一定要保证士气,大战在即,绝对不能干出临阵斩将的决定。

    “从现在开始,每个公司都开始统计流动资金,明天股市开盘前,给我做足准备,拿出百分之一万的决心,来面对明天的股市震动。”

    “是。”

    这是一个不眠夜,梦想集团上到高层管理者,下到底层清洁工,每个人都在加班加点,可尽管如此,还是无法阻止次日的股市崩盘。

    上午。

    梦想集团金融部。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员工们不是在打电话了解股价,就是在操盘操作。

    但是梦想集团旗下所有公司股票,都在以暴跌之势急速下降。

    办公室中。

    孟凡龙一夜苍老了十几岁,一夜之间长满了络腮胡,精神憔悴,双眼赤红的盯着股市,但他此时却感到无能为力。

    “老板,我们流动资金不够了。”

    “不够了就去银行贷款,这还用我教你吗?”

    “可是……”

    “可是什么,有屁就放。”

    “贷款我们拿什么抵押,因为你之前的负面新闻,银行说您已经没有信誉度了。”

    “没有信誉度就抵押,新公司抵押,楼盘抵押,这还用我教你吗?”

    说完这句话,孟凡龙再次瘫坐在椅子上,昨天还股市前景一片大好,今天就突然崩盘成了这样,完全没想到,完全……

    “不对,一定有人在背后操盘。”

    孟凡龙这才回过味来,如果梦想集团旗下只有一家公司股票下跌,也不足为奇,可现在的问题是,他就算有再大的影响力,也不会影响到所有公司股票下跌。

    打开公司股票信息页面,查看交易量,更加确信他的想法,之前他把所有资金回流,挽救新公司股价,结果其他公司纷纷下跌,再回调资金救援的时候,其他公司又开始下跌,就好像,有人能提前知道内部消息一样。

    “难道是内鬼做的?”

    孟凡龙顿时站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有点疑神疑鬼了,内部老员工都很可靠,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唯一有可能的,也许是……没错,是除了他之外的孟家人。

    孟凡龙不是家里独子,想要接盘梦想集团这杆大旗,他也只能做到最好,可耐不住有人看他不爽,在背后捅他一刀,他的兄弟肯定能干出这事来。

    “妈的,别让我查出你是谁!”

    毫无头绪,孟凡龙的头发都差点被抓烂了。

    ……

    希尔顿大酒店。

    张琦看了一眼股票信息,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干得不错,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说完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窗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哪怕他再不想面对,终究也还是要面对的。

    “贝贝,带陈梓童来见我。”

    没几分钟,刘贝贝拉着陈梓童进入套房,茫然不解的问道:“找我啥事?”

    “带着陈梓童,跟我去一趟陈家。”

    “哦,你让我出去啦?”

    “我本来也没打算关着你,就是怕你出去瞎咧咧。”

    刘贝贝好阵咧嘴嘟囔,表达自己的不满。

    从酒店出来,借了一辆酒店专车,直奔陈家大院开去,一路上张琦都在吩咐,告诉刘贝贝一会怎么说话,直到车子来到陈家大院的位置。

    这是首都难得一见的老楼,红砖高墙,青砖绿瓦,如果再配两个警卫,说是老干部居住区都会有人相信。

    刘贝贝下车,按动门铃,响了好一阵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啊?”

    刘贝贝脑挠了挠头,看向张琦说:“哪我真说了?”

    “说吧。”

    刘贝贝这才放开胆子说道:“我是张琦的朋友,也是陈梓童的朋友,我是来拜访陈老爷子的。”

    “拜访我?”

    “对,张琦说在你这留了一样东西,”

    “他给我留了什么东西?”

    “咱们还是见面聊吧。”刘贝贝说:“我有惊喜送给你,是关于,你孙女的消息。”

    嗒

    防盗铁门打开,刘贝贝这才反回车里,开进大院后,刘贝贝先下车,见四下没人,独自来到别墅门口,等待着陈老爷子开门。

    还真没过多久,陈老爷子就拄着拐杖出现,挡着门问道:“就是你要见我?”

    “对,我给你带个惊喜过来,麻烦你过来。”

    “我都一把岁数了,还惊喜,别把我心脏病吓出来就行啊。”

    多日不见,陈老爷子又苍老了很多,拄着拐步履蹒跚的走到车前。

    “你说的惊喜在车里?”

    随着车窗降下,陈老爷子的眼睛瞬间瞪圆,“你你,你没死,我孙女梓童呢?”

    张琦用下巴点了点,然后打开车门说:“你先上车,我慢慢跟你说。”

    刘贝贝打开副驾驶车门,陈老爷子这才看见玩着手机的陈梓童,激动的钻进车里,颤颤巍巍的说道:“梓童,爷爷想死你了。”

    可是陈梓童表现的却没有以前那么热情,对陈老爷子更是冷淡的很,似乎只对手机游戏感兴趣。

    “梓童,你怎么了,你不认识爷爷了,我是爷爷啊。”

    陈老爷子还在努力,张琦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爷子,真的很抱歉。”

    成功把话题引回来,张琦这才把发生的事情如此这般一说,从在法国遇见的以及逃亡这一路,最后在沙特,陈梓童是怎么病的,怎么傻的,事无巨细的讲述出来。

    陈老爷子听完后,抹着眼泪呢喃道:“挺好的孩子,怎么就傻了呢。”

    “怪我怪我,陈老,请您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的帮梓童恢复智商,我发誓。”

    陈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其实啊,人回来就好,人没事就行。”

    张琦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时已经完全天黑,这才说道:“老爷子,现在应该没事了,咱们进屋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