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419章 邀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两人走过身边,离开餐厅,张琦最终也没有叫住他俩,毕竟不认识,贸然开口也不是事。

    就在张琦懊悔的时候,侍者推着餐车过来,新鲜的龙虾、牛排、羊肉、鲜嫩的蔬菜和水果,上面还沾着晶莹的露珠,让张琦意想不到的还有酒水,真没想到,就算在法典严密的国家,法律也会对有钱人网开一面,啤酒、红酒、进口矿泉水摆满饭桌,丰盛之极。

    张琦饿坏了,风卷残云的开吃,刀叉用不惯,直接上手,幸好这里人不多,对张琦这种吃法也没人笑话。

    酒足饭饱,好久没喝酒了,张琦有点了两瓶红酒和一瓶香槟,准备拿回房间继续喝,结账的时候才发现,这一顿饭居然花了5万多美金,幸好有人付账,要不然够张琦肉痛的。

    拿着酒水回到房间,酒店装修奢华无比,浴缸也就比游泳池小点,水龙头是金色的,不对,应该是纯金的,张琦再三辨认,起码镀了一层厚厚的黄金,这可真的够奢侈了。

    脱了伪装躺在浴缸里,把酒水放在托盘中,一边做气压按摩,一边品着红酒,真的是好久都没这么舒坦过了。

    张琦正舒舒服服享受的时候,浴室外面突然传来动静,这是有人没经过允许进屋了,张琦一惊,因为前段时间的遭遇,下意识让他脑海里产生一副画面。

    杀手闻讯赶来,潜入酒店把他暗杀掉。

    张琦吓的急忙跳出浴缸,拿起浴巾围在腰间,就在他到处找出口的时候,浴室门突然打开,四目相对,张琦紧张的心终于放下了。

    来人不是别人,是mu han mu de的老管家阿米尔汗。

    “张先生,打扰很抱歉,我奉王子之命,给您送东西来了。”

    “没事没事。”张琦松了一口气,还在心里暗骂自己太过敏感,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句话,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穿好浴袍从浴室走出来,进入客厅,坐在沙发上,老管家阿米尔汗拿出一个本本,这是一本护照,递到张琦面前。

    “这是……”张琦脸色有明显的喜色。

    “您别误会,这不是真的护照,但也不是假的。”

    他这么解释张琦却有些发懵,打开护照一看才知道,原来护照上的名字并不是他,相片也跟本人有些出入,上面还有签证和入境章,大概猜到这护照的来历。

    “这是我通过关系在黑市买的,方便在迪拜出入,当然,过海关是不可能,不过我们一定会解决的。”

    “辛苦。”张琦收了护照,不管怎么说,有了它就有了身份,起码不用担心警察临检带来的麻烦事。

    老管家阿米尔汗又跟张琦说了一些,在迪拜的注意事项,见张琦表现出有些困意,他很识趣的走了。

    张琦也的确困了,刚喝了点红酒,现在有点醉意上头,打着哈欠走到卧室,好几天没有睡安稳觉,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次日。

    张琦起床吃了点早饭,想起自己有了护照,反正也闲来无事,收拾东西准备出去逛逛。

    张琦在中东没有自己的衣服,现在身上穿的都是阿米尔汗给他的衣服,下楼去逛逛,也是为了买几套换洗衣物。

    来到迪拜的商场,不得不说,这里的商品不只是贵,任何一件物品都比国内贵两三倍,相比之下奢侈品的价格还算公道,难怪说在迪拜,奢侈品算便宜的。

    不过逛了一圈下来,张琦也不是没有发现,就比如他头戴的方巾,虽然都是红白格子,但这也是有讲究的,品牌不同戴法不同,也代表着身份不同。

    反正张琦也分不太清楚,挑来挑去,就买了一套白色的阿玛尼燕尾服,一套a la bo白色长袍,以及随身衣物用品无数。

    要问为啥都买白色的,在沙特大冬天都将近40多度,穿黑色是想热死么?

    拎着大包小裹回到酒店,仔细的洗漱打扮一番,本想把脸上的胡子茬剃掉的,又担心剃了胡子能让人认出,护照跟他不是一个人,想了想就算了,这也算是最简单的伪装吧。

    穿上一身白色燕尾服,头发一丝不乱的背在后面,气度翩翩的照着镜子,之所以这么打扮,是因为张琦心里有过怀疑,今天,mu han mu de一定会带他出席隆重的场合。

    果不其然,就在张琦刚收拾完不久,mu han mu de和老管家阿米尔汗就来了,一进屋,两人看见张琦的新服饰,两人一起笑了。

    “我就说他意气风发么,之前还想为准备衣服呢,看来根本不需要。”

    “是啊,还是自己准备的妥当。”

    张琦也不理会两人的恭维,引领两位进屋,坐在沙发上问道:“说吧,到底要请我帮什么忙?”

    mu han mu de看了看时间,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是想请去见见我的父亲。”

    张琦试探的问:“只是去见见他,没有别的目的。”

    mu han mu de笑道:“当然也有其他目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瞧瞧他的身体状况。”

    “您就这么信的着我。”张琦笑着问。

    “据我所知,张先生可是世界级名医,给我父亲看病,应该不在话下吧。”

    “这倒是。”张琦应承后反口又问道:“您确定只是看病,真没其他意图了?”

    “这个……”mu han mu de尴尬的笑了,然后打死不说自己的意图。

    张琦有不太好的预感迎上心头,这种感觉不好说,总之,他感觉mu han mu de这人,不是那么纯粹。

    “时间差不多了,动身吧。”mu han mu de发话启程。

    张琦看了看时间,这才中午11点多,正好能赶上午餐,与国王共进午餐,想想也是难得经历。

    出发下楼,酒店门口有迎宾车队接送,王子身份显贵,独自坐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张琦是客人,和老管家阿米尔汗坐在后面接待车中。

    路上,老管家意味深长的说:“今天中午宴会不简单,除了有国王晚宴,还有各国使节来访,大部分都是商人,还有法国欧莱纳公司的代表,主要商讨内容,是针对欧莱纳的收购事宜。”

    “我靠。”张琦目瞪口呆,“们找了欧莱纳来谈判,还让我出席,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我没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