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402章 改头换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人已经把话说开了,mu han mu de也不伪装,语气坚定的说道:

    “是这样的张先生,你的处境你最清楚,虽然我有办法送您回国,但您的身份不能再用,所以我打算,让你死在沙漠中,从今往后,你要改头换面,变成另一个人,可以吗?”

    “换个身份吗?”张琦问。

    “没错,这就是我的承诺,只有确认你的死讯,那些人才会放弃追查,请您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

    张琦沉思良久,这件事可行,另外陈梓童现在这种情况,张琦也没精力再次逃难,不如就听mu han mu de安排吧。

    “悉听尊便,全听殿下安排。”

    “很好……”

    “还有一件事。”张琦突然说道:“需要你帮我准备一些药品,我要治疗我的妻子。”

    “没有问题,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感谢殿下。”

    张琦恭敬敬礼,两人这才有说有笑的继续进行晚宴。

    ……

    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沙漠中,下来一队官兵,根据GPS显示区域,米格坠机区域就在这附近。

    进行地毯式搜索,很快找到坠机地点,因为沙漠风沙太大,直升机残骸已经被埋入沙丘之下。

    经过2个小时的挖掘,报废的米格直升机完全呈现,另外还在飞机上找到一具尸体,官兵记录后,把尸体认定为飞机驾驶员。

    秘密上报过后,在后半夜,又来了一架直升机,降落后,官兵从直升机上台下两具尸体,身上的衣服就是张琦和陈梓童的衣服。

    把尸体丢入飞机中,倒上汽油点火,再烧一遍,直到大火燃尽,天亮时分,这才进行拍照留证,把三具干尸装入尸体袋中带走。

    同时,在全世界雇佣兵官网上,发布一条重磅zha dan,张琦张先生,死于空难,尸体在撒哈拉沙漠的东区找到。

    这一消息瞬间在世界炸响,虽然整个佣兵世界都关注最高悬赏的下落,还有很多人都怀疑张琦死了,见人见尸,当尸体被找到的时候,所有人这才相信,2亿先生已经身死。

    消息传入国内,国家派人去a la bo,亲自检验为张琦收尸,随行者领队是刘启明。

    张琦死于空难在平民老百姓之间并没有引起波澜,但是在医生圈,乃至整个世界的医生圈,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甚至不少国家的医学家,都在这天自发组织哀悼祈福。

    直到刘启明传来消息,尸体有可能是张琦,另一个女尸很有可能是陈梓童的时候,与张琦关系好的人都潸然落泪。

    追悼会是三天后召开,刘启明带回了两人的骨灰,整个会场没有多少人,但每个人都是京城名医,在场最伤心的就是沐子晴,她泪如雨下,这三天已经哭晕无处次了。

    安洪峰念诵追悼词,“他是世界的惊鸿,一鸣惊人的出现,像烟花一样璀璨,让我们眼前夺目,让我们惊叹,他才华横溢,给我们留下无尽财富……”

    追悼会场最后排,两个黑衣人悄然离开,他们吧追悼会誓词传回美国总部,托马斯确认再三后,整个人都瘫了。

    张琦如惊鸿一般出现,来的突然走的也这么突然,虽然惋惜,但托马斯不后悔,既然他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起码张琦的死,细胞再生领域的研究,目前还没人能超过他。

    ……

    与此同时,沙特王国。

    世界各地医生都在追悼的主角,此刻正在浴盆前,把数不尽的珍贵草药让入牛奶浴盆中。

    陈梓童安安静静的享受着微热的药浴,她的发烧在精心呵护下已经治愈,还没苏醒,也只是时间问题,张琦预计苏醒也就是今天的事,所以此时他形影不离,在浴盆前坚守着。

    “当当当”

    外面有人敲门,张琦起身,面对两位女医生道:“这里交给你们,我先去看看,如果她有什么情况及时叫我。”

    “好的。”

    张琦离开病房,敲门的是阿米尔汗,见张琦出来,他把手里的清单递过来说:“这是空运采购的药品清单,请您过目。”

    张琦看了一眼,“到货就行,带我去看看。”

    阿米尔汗带着张琦走出宫殿,下人们正在搬运,这些都是从华夏采购的中草药,大部分都是国际空运,再转送这里,为了采购这批药材,王子殿下可没少花钱,但对土豪来讲,这点小钱九牛一毛而已。

    每一带药材,张琦都检查一遍,有一些还尝了尝,这是为了检查药性,确认无误这才验收入库。

    就在忙碌的时候,女医生急匆匆的冲了出来。

    “张医生,她醒了。”

    张琦先是一怔,下一刻二话不说的冲向宫殿之内。

    一路风驰电掣的疾跑,冲开病房大门,就见另一个女医生,正拿着浴巾不知道在干嘛,虽然看不见陈梓童,但能听见她的声音。

    此时她正在嘤嘤哭泣,还呢喃道:“别过来,走开,你是魔鬼,滚开,别过来。”

    张琦几步冲上去,就见陈梓童蜷缩在角落中,因为之前在洗药浴,现在身上一丝不-挂,可她没有理会这些,蹲在墙角崩溃的哭喊。

    女医生很委屈的说:“她醒过来看见我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张琦拿起浴巾快速披在陈梓童身上,“梓童,梓童,我是张琦,你还记不记得我了?”

    陈梓童茫然的瞪着大眼睛,傻笑着说:“我能听懂你的话,你是张琦,张琦嘻嘻……”

    “我擦。”这是张琦的第一反应,把浴巾裹在她身上,扶着她站起来,激动的说道:“你没事吧,梓童,你可别吓我呀?”

    此刻陈梓童表现的就像是一个低龄儿一般,看见身穿罩袍蒙着脸的人就害怕,这应该是之前被恐怖袭击,造成心理阴影,同时还有可能是创伤应急障碍综合征。

    陈梓童对张琦没有那么多的排斥,紧紧贴在张琦身边,“保护我,他们好可怕,他们会杀人,我不想死,走开,走开。”

    张琦害怕陈梓童受到ci ji,连忙让两个女医生出去,直到房间中只剩下两人,陈梓童这才放松警惕,傻傻的,痴痴地笑着。

    张琦瞬间崩溃,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发烧导致脑膜炎,大脑坏死,影响了智商,陈梓童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