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381章 士兵的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现在已经是傍晚十分,夕阳的余光从山边落下,天空是灿烂的火烧云,像是燃烧的火焰。

    既然是来看病的,张琦没有多想,约旦军官与涂四海交接聊了几句,涂四海说:“既然看病就没必要随身携带武器了吧?”

    约旦军官让士兵们放下qiang xie,还张开双臂示意涂四海上前搜身,还真找到一把bi shou,约旦军官一摊手说:“送你了。”

    他们有诚心涂四海也不为难,放行让检查完毕的人进入车队,在士兵的带领下来到诊台。

    张琦身边围了好多士兵,前前后后全副武装,一丝不苟贴身保护,涂四海和陈梓童站在张琦身后,准备一会看病时的翻译工作。

    第一个人过来坐下后,先摘下面纱,脸上还有一条很长的蜈蚣刀疤,涂四海下了一跳,这刀疤比他脸上的还吓人。

    “你身体有什么异样?”张琦随口问了这么一嘴,涂四海在一旁翻译。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自己看呗!”

    张琦这个无奈,只好自己检查,先把脉看舌苔,又扒开他的眼皮看了看,说道:“能掀开衣服我看一眼吗?”

    他扯开身上的罩袍,里面是一件防弹衣,脱下来很麻烦,他也不会脱,把胳膊上的肌肉亮出来让张琦看。

    “果然。”张琦有了最初判断,对着一旁的涂四海点点头,有让陈梓童把医疗箱拿过来,抽了一管血后交给医务兵化验。

    张琦一丝不苟的问:“你是不是经常出现膝关节、腰、肩、髋、肘等关节疼痛?”

    他点点头,张琦又问:“还会出现腰痛、臀部疼痛、腿痛?”

    “嗯。”

    “偶尔还会发烧是吧?”

    他很不耐烦:“你就说我得了什么病吧!”

    张琦耐心的说:“我怀疑你得了布鲁菌病。”

    “这是什么病?”他又问。

    “布鲁菌病,又称布病或者波状热,布鲁氏革兰氏阴性菌是通过羊、牛、猪、犬、沙林鼠等牲畜传染的一种病菌,多发生在畜牧业繁荣的地区,被感染者也都是与养殖业有关的农场主。“

    “我会死么?”士兵震惊的问。

    “这个病治疗及时的话死到不至于,但治疗很麻烦,如果没有专治药品,很难去根,时间长了会越来越严重,到时候恐怕会出现,阳-委、肾功能减退等症状。”

    “噗呲。”一旁翻译的涂四海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张琦回头瞪了一眼,“涂四海,不好好翻译笑什么。”

    涂四海不笑了,翻译了以后会出现的病症后,士兵感慨的说:“还不如杀了我呢,你能治这个病吗?”

    “我的确能治,但有个问题是,治病的药不知道中东有没有。”

    士兵叹了一口气说:“你给我开药,我自己想办法。”

    张琦给他开了药后,换了下一个人坐下,不得不说,中东的卫生条件这么差,难得有人敢给他们看病,一个回去下一个接着来,好家伙,排队都排出去几公里了。

    时间过得飞快,太阳下山,还有百来人排队等着,为了赶时间,张琦也只能加快速度。

    不得不说,中东地区大多数人都吃牛羊肉,工业和农业都不发达,只有畜牧业很普及,这就导致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特别广泛。

    之前张琦对中东没有太多关注,走这一路观察当地卫生环境,除了战争后遗症之外,大多数都是大兵也都是居民,更多的都是缺胳膊断腿的情况。

    今天正巧看见士兵,张琦这才意识到一个忽略的问题,表面看他们虽然是士兵,但不管是军备或是制式服装,怎么都感觉没有华夏军人正规,也有可能他们只是当地居民,或许是民兵之类的。

    通过给这些人看病,张琦终于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些病患大多数,都得了很严重的人畜共患传染病,种类繁多居然在这些人身上都见全了。

    像是什么常见的有,布病,kou ti yi、疯牛病、狗流感与猴天花,最恐怖的是张琦还见到了一个,得了炭疽的患者,张琦吓得当即起身戴上口罩,急忙下令让人拿消毒水。

    这一幕可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士兵都愣在当场。

    张琦急躁的说:“快快消毒,他得的是炭疽,传染率和死亡率最高的人畜共患传染病。”

    涂四海急忙起身避开,军官见状懵逼的过来问:“啥情况,他病的很严重吗?”

    “非常严重,炭疽是因接触病畜而发生感染传染病,你看他身上,已经出现皮肤坏死、溃疡,这种病感染率极高,药物紧缺的情况下只能等死,最危险的是跟他有过接触的人,都有可能被传染。”

    “我不想死啊。”炭疽患者听闻哇哇大哭。

    指挥官却作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他拉着士兵走到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道:

    “兄弟,使命还没完成,不能让你影响我们的伟大事业!”

    他们去哪了张琦不知道,看病队伍一直持续,除了一个极其严重的炭疽之外,其他人的病没有那么严重。

    好不容易等到7点多,看病的士兵终于没了,军官再次来到张琦面前,寒暄客气一番,表示他们可以护送张琦等人进入约旦。

    涂四海表示非常感谢,说:“可算完事了,天都黑了,咱们就一起进城吧。”

    有了军队护送,暂时没了威胁,车队这才重整旗鼓再次出发,一路顺利畅通无阻,大约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来到约旦城外的军营。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华夏外交官见到张琦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客气的迎了上来,一边握手一边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华驻约大使馆的外交官,真的非常高兴,能在茫茫的异国他乡见到你。”

    “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张琦客气回礼。

    然后一起跟着外交官进入办公室,了解当前局势,其实现在的情况,表面看着安全得很,实则还是没有渡过危险期,而且张琦出现在约旦的消息,也会不胫而走瞬间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