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377章 趁黑撤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琦也想知道是什么情况,开门下车的时候,陈梓童拉着他不让乱走,但张琦坚持,拍着她的手宽慰道:“没事,我就去看看。”

    张琦小心翼翼的来到东南口,这里聚着几个人,涂四海也在其中,围着对讲机听着狙击手的汇报。

    “车队距离我们1200米,天太黑,看不清是什么部队,但能看出有悍马和改装皮卡,一共20多辆车,人数约80多人。”

    涂四海稍加分析了一下,喃喃道:“可能遇见当地武装了,这片沙丘是方圆100里唯一的掩体区,也许他们是想找地方过夜。”

    “这都能遭遇?”有人质疑。

    “不管怎么说,不能让他们过来。”涂四海说完,拿着对讲机说:“鸣枪示警。”

    然后就听见高坡上有人开枪。

    “哒哒哒……”

    枪声响起,震耳欲聋,整整打了一梭子子弹。

    随后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汇报。

    “车队停下了。”

    涂四海先是松了一口气,感慨道:“这要是还敢冲过来,不是遇见愣头青,就是遇到傻哔了。”

    他说完跟兄弟们做了个手势,然后就要爬上土坡,张琦因为好奇,也跟着在身后万土坡上爬。

    因为天黑,再加上大家都穿着一样的制式吉利服,涂四海没认出张琦居然在身边。

    上了土坡后,涂四海趴在地上,拿起一个望远镜对着远处观察,张琦照葫芦画瓢的趴下,同样看着远方。

    夜色正浓,黑压压的一片,根本就看不见什么东西,可忽然间,远处有微弱亮光频繁闪烁,这应该是车头灯的闪烁亮光。

    涂四海和狙击手两人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看,过了一会,亮光停止,涂四海喃喃道:“果然是当地的私人武装,说是路过,想要过来跟咱们一起过夜,去他妹的,告诉他们,咱们不是叙利亚人。”

    狙击手换了一把枪,子弹装填完毕后,直接向天放枪,长短枪声控制的很到位,居然用枪声传播摩斯码。

    表明身份后,对方又用车头灯回应,完事后,涂四海和狙击手都有些懵逼,互相对视一眼问道:“他们什么意思?”

    “不知道。”

    张琦实在看不懂,问道:“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诶,你怎么跟着上来了,快下去回车里,这很不安全。”

    涂四海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身边的人是张琦。

    “你先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什么。”

    狙击手一直没离开狙击镜,一边观察一边汇报:“他们问咱们是什么人?现在又在问,不是叙利亚人,在这干嘛呢?怎么回答?”

    涂四海想了想说:“告诉他们,咱们是路过的。”

    放枪回应,对方又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下涂四海慌了神,拿着对讲机跟大家商量,要不要告诉他们是华夏人。

    按常理说,华夏人在叙利亚就是做生意的,跟每个势力都没有太大的冲突,所以表明身份也无所谓,可问题来了。

    现在他们的目的是送张琦回国,横穿叙利亚,如果这些叙利亚当地武装,想要这份悬赏的话,恐怕说出华夏人的身份,会自我暴露行踪。

    最后,四个人做了决定,要赌一把,说出身份,只能希望洪门在当地有声望了。

    枪声摩斯码传开,表明身份后,对方没有问话,也没有撤退,就这么停在远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30分钟后,对方还是没有回复,要不是狙击镜中能看见车队没有移动,就这么安静的气氛,是个人都会认为他们已经撤走了呢。

    “什么情况?”狙击手茫然的问道:“要不要再问问,这么耗着也不是事。”

    涂四海在思量,想来想去突然一拍大腿,“不好,所有人全部上车,撤退。”

    涂四海一声令下,兄弟二话没有,迅速往车队方向靠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张琦还处在懵逼状态中。

    涂四海一把揽着张琦的肩膀,护着他快速下了土坡,一边走一边解释道:“刚才我还没想到,游轮在红海沦陷,你不在船上的消息肯定不胫而走,只有点脑子的人肯定能猜到咱们逃亡路线。”

    “我问为啥突然就要撤退,他们不是没动么?”张琦还傻傻的问呢。

    涂四海一把拽开车门,把张琦推上车后,快速坐进副驾驶,指挥开车这才解释道:“虽然共济会的势力无法覆盖中东,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帮当地武装肯定想赚你这份钱,所以得到你在叙利亚的线索,肯定是全员出动,四散撒网的寻找你。他们之所以没动,就是因为要跟我们对峙,等着其他人来,好把你一网打尽。”

    车队发动后,涂四海拍着车门大喊道:“把车灯都关上,别他么开车灯,怕他们不知道咱们跑了吗?”

    车灯全部关闭,摸着黑往外面开,因为对峙着在东南方,撤退方向是西北,趁着天黑影遁,他们会玩咱们更会玩,看谁能抓住谁。

    撤退期间,涂四海一直查看着地图,另一只手拿着指南针,可是正在研究路线的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来报告:

    “不好了老大,正前方好像有车队靠近。”

    “靠,撞上援兵了,先锋车队右转,避开援兵。”

    紧接着车辆拐弯,透过左侧车窗,能清晰的看见远方忽明忽暗的车头灯。

    涂四海看了一眼,怒骂道:“今天是我犯二了,特么的,早知道就跟他们干了,这群混蛋。”

    车辆完全拐弯后,涂四海急忙拿着对讲机问道:“殿后的卡车观察一下,车队跟上来没有。”

    等待片刻,对讲机里传来卡车汇报。

    “没有,咱们关灯影袭奏效了,大黑天的不开车灯没看见咱们。”

    涂四海啐了一口痰,骂道:“我就知道,叙利亚这帮人都特么是瞎子。”

    张琦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直到现在,终于明白涂四海的用意,一拍手说:“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你明白什么了?”陈梓童疑惑的问。

    张琦解释道:“是这样的,人体在缺乏维生素A的情况下,会导致夜盲,而维生素A的摄入靠的就是水果,但中东人天天打仗,水果贵的堪比黄金,他们哪能吃得起,所以中东ren da部分都是夜盲。”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涂四海笑道:“咱们这也叫影袭,趁着天黑不开车灯逃亡,让这帮瞎子扑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