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376章 野外营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先生,出发了!”涂四海在远处喊了一句。

    张琦回过神来,涂四海上了车,说:“东侧过不去,有武装势力驻扎,我们只能绕路过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约还有30分钟的路程,抵达这片山区,晚上我们在这里过夜。”

    张琦看着尸海说:“我们走了,这些尸体怎么办,会出大事的。”

    涂四海苦笑道:“你不能指望我们把这么多尸体埋了吧?”

    “不用埋,放一把火烧了吧。”

    “不不不,这绝对不行,决不能火葬,这违背他们的教义。”涂四海坚持说:“如果我们这么做了,不管是谁,只要是穆-斯-林,都会把我们当成敌人。”

    说完,涂四海也不管张琦坚持什么,下令车队启程。

    晃晃悠悠行进4个小时,天色将黑,车队可算抵达所谓的山区,说是山区,其实就是几个黄土高坡,只不过在荒芜的沙漠中,这几个高坡的确能挡点风沙,按照涂四海的安排,这就是他们今天晚上临时休息的阵地。

    因为今天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陈梓童坚持不肯下车,没办法,这一路颠簸张琦的屁股都快散架了,下车溜达溜达,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

    沙丘高坡不是很高,也就四米左右,躲在里面四通八达,八面透风,有人把物资搬下来,有人分配守夜的方向,还有人在寻找干柴,准备晚上生火取暖。

    涂四海和三个人拿着地图在商量什么,张琦凑近听了一会,他们在聊明天的行程路线。

    今天万人坑的一幕实在太过震撼,在张琦脑海里挥之不去,他靠着高坡蹲在阴影里,回想着这两人的所见所闻。

    涂四海走到张琦身边,把一瓶水递过来说:“喝一口吧。”

    张琦接过来,茫然的问:“这里一直都这样吗?”

    “一直都这样。”

    他挨着张琦坐下,掏出烟盒,拿出一支点燃,吞云吐雾的说:“以前我们就在这讨生活,对那样的场景都习惯了,你第一次看见,吓到了吧?”

    “我还不至于。”张琦苦笑着看向悍马车内,说道:“她吓到了。”

    “正常,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也吓坏了。”涂四海说完拍了拍张琦的肩膀,用下巴点了点说:“你的妞,你多陪陪她,别让她留下心理阴影,再说,以后这种场面多着呢,这才哪到哪。”

    “不至于吧?”张琦张目结舌。

    “你小子,说你聪明吧,你情商可真低,你不去我可去了,到时候你可别吃醋。”涂四海加重语气,还推了张琦一把。

    张琦苦笑着起身,走向悍马车。

    可就在这时,涂四海的卫星电话响了,他接听后就说了一句,涂四海蹭的就站了起来。

    “千真万确?”

    然后能清晰的看见,涂四海阴沉如铁的面色。

    “咋了涂哥?”张琦问。

    涂四海挂了电话,装作没事人似的,对着张琦摆摆手说:“没事,没你的事。”

    然后涂四海疾步走向其他人,聚在一起好像在商量什么。

    张琦疑惑的站在悍马车附近,凝重眉头的看着他们窃窃私语,虽然涂四海不说,但张琦又不傻,哪能看不出来。

    “张琦,你陪我待一会行吗,我害怕。”车内,陈梓童嘤嘤细语。

    张琦上了悍马车,陈梓童一下抱住张琦,紧紧地贴着她,今天的那一幕实在把她吓坏了。

    张琦却无心宽慰陈梓童,侧头看向外面,见聚会聊天的人越来越多,当听到消息后,每个人都表现的极为愤怒,这让张琦的第六感很不好,他猜测肯定出什么大事了。

    ……

    与此同时。

    华夏国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官方报道,在红海海域,索马里海盗bang jia了一艘华夏游轮,劫持了上百位华裔同胞,这个消息传开瞬间在yu lun上bao zha,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国家刚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做出应对策略,坚持不妥协不放弃的原则,让海军连夜出击,赶往红海展开救援行动。

    这是少见的海军大规模行动,护卫舰,巡洋舰全部出动,浩浩荡荡直奔红海,执行拯救华夏同胞的任务。

    ……

    叙利亚。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所有人都恢复正轨,高坡上安排有狙击手,无时无刻观测wai wei情况。

    涂四海指挥完毕,走到悍马车前,双手扶着车门一副欲言又止的做派。

    张琦见状问:“到底怎么了涂哥,你不跟我说,还这样,我这心里突突啊。”

    涂四海的表情很纠结,双手扶着车框,深吸气道:“咱们的游轮,27号在红海遭遇了索马里海盗的袭击,据说是被劫持了。”

    “啊,然后呢?”

    “没有然后。”涂四海开门上车,坐在副驾驶位上,无奈的说:“船上的人生死不明,伤亡不明,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咱们跑得快,要不然你肯定被抓。”

    此话一出口,张琦和陈梓童沉默不语,此刻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可紧接着,涂四海装的跟没事人似的,反过来宽慰张琦说道:“没事,他们本来就是鱼目混珠充数的,没事,这么多人呢,死不了。”

    涂四海的心情很不好,说完这句话直接开门下车,看得出来,他心里的悲愤已经压制不住了。

    张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此刻他的负罪感无以复加,内心的情感五味杂陈,根本就说不清楚。

    整个基地的气氛都很压抑,每个人的脸色都冷如寒霜,大家互相不说话,有的人在擦拭qiang xie,有的人在吃着压缩饼干,还有的人在抽烟。

    可就在这时,高坡上的暗哨突然一声大喊:“4点中方向有车队靠近。”

    涂四海听见这句提醒,下意识喊了一句,“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距离火堆最近的人,下意识踢着沙土把篝火熄灭,其他人全部拿着武器,冲向东南角出口,全神贯注的戒备着靠近的车队。

    气氛本来就压抑,现在有弥漫着紧张,张琦和陈梓童看着所有人忙碌着,她俩就像是二愣子一样,只能躲在车里看着大家寻找掩体。

    涂四海是指挥官,经过悍马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你俩躲在车里别乱走。”

    他说完冲向东南出口,与其他人交流,询问来人属于什么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