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335章 压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得不说,学术论文,越是往后就越高端,第一天入选的八篇论文,还只是临床手术和器材,可是第二天入围的,就是疑难杂症的治愈论了。

    比如早些年,世界医学还不是很发达的时候,胃病胃炎胃穿孔,都是做手术切胃,可后来胃药的发现,保住了多少个人的胃,节省了千万台手术。

    当然,越是往后学术就越是高深,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入选的论文题目,已经是抗瘟疫,有效预防禽流感这些,当然,引起争议最大的,是第五天的篇论文。

    第五天入选论文第一位,居然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医学家,他的演讲居然是完美基因论,这个观点张琦很熟悉,在婴儿还是胚胎时,就进行基因进化,让其达到完美基因,等孩子出生后就可以长命百岁,百病不侵。

    这是跨时代的论点,但张琦知道,在这片论文问世后,发起者被世界舆论抨击,甚至一边倒的方式,侮辱这位医学家,说他违背人伦道德,还曝光他做非法胚胎实验。

    但后世10年以后,他的学术观点被认可,终于,在出生的新生儿,拥有了几乎完美健康的身体,无病无灾的快乐生活,这也是让世界进入长生时期的开始。

    第二位直到第六位学术论文,都是如雷贯耳,直到第7位,当公布的时候,张琦浑身肃然一颤。

    因为,获得第七位入围的人是托马斯,他居然发明出可以增长人类寿命的药物,这个学术论点,张琦也很清楚,但是按照上一世记忆,应该是三年以后才公布出来的,为什么会早了2年呢?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体基因学增长寿命的药物,已经成为了人类后续最有价值的药物,几乎每个人,不管有钱人还是穷人,都会购买这种药,但张琦记得,这种药不是威尔公司的产品。

    难道记错了?

    张琦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主持人宣布道:

    “各位医学家们,最后一位压轴演讲者,是最有争议的论文,因为这篇论文已经超出了专家团的认知范围,有人认为这是不可行的,也有人认为这是可行的,毕竟,这个理论早在5年前就出现过,而这位医学家,把理论做成现实。”

    “言归正传,接下来,我将公布这最后一位入围者。”

    所有人屏息以待,甚至华夏医生团体,已经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了。

    “前面的学术都已经够震撼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这个学术更深奥,不虚此行,真是不虚此行啊。”

    “我觉得也是,能听到这么高大上的理论,感觉我的医学生涯没白活。”

    台上。

    主持人换了一人,变成老学者,他先郑重其事的说:“首先,我要为我的无知,愚昧,向这位伟大的医学家道歉,是他的坚持,让我有可能,完成毕生的追求,也是他,点醒我,让我知道作为医生,我们要包容所有学术观点,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那么,华夏文明五千年传承的医术,注定是有价值的医学,值得我们探究。”

    刘副院长和安洪峰等人小声交流道:“我没听错吧,我怎么听他说华夏了呢,是不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我刚才也听说,好像的确说了华夏这个词。”

    不怪几个老专家,他们一把年岁了,懂点英语也不多,勉强听得懂但不会太专业。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老学者大声公布道:

    “最后一位入围者,是来自华夏的,伟大而且年轻的医学家,他之前有过一篇论文被采纳,他递交的学术论文,是论绝症的治愈论,他就是,来自华夏的张琦医生。”

    “我擦!”

    华夏医生们这次非常确定,没有听错,他们只感觉热血沸腾,站起身激动的看着张琦,毫不犹豫的鼓掌。

    最后一位压轴演讲,学术论文是绝症的治愈论,靠,这可不是单一病例,是绝症,包括了白血病,癌症,艾滋病等等的,世界公认五大绝症。

    安洪峰的巴掌拍得贼响,激动之余顺手拍在张琦肩上,“好小子,你什么时候递交的学术报告,怎么没告诉我呢。”

    张琦淡定自若的揉了揉肩膀,“压轴么。”

    张琦起身,对着周围点头回礼,然后再看向托马斯的时候,他的目光中虽然有很多赞许,但还是带着敌意,也就意味着,他还是不服气。

    张琦理直气壮的回瞪了一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沐子晴等华夏医学团,潇洒的离开会场。

    本次巅峰会,40篇医学论文,入选排行榜,国家排行,美国4篇,岛国3篇,法国3篇,华夏3篇,其余的都是一两篇,分散世界各个国家。

    当然,也正因为华夏的突然出头,让所有国家的医生团队,在看见华夏医生的时候,都会稍微高看一眼,毕竟,第一次参加,就能位列5强,这已经证明华夏医学不弱于世界的觉悟。

    ……

    房间中。

    安洪峰拿来一瓶红酒,他此时激动的就像是个孩子,说什么也要跟张琦喝一杯。

    张琦坐在沙发上,看着入围名单,和学术论文,最让他无语的是岛国,这帮欺世盗名的小偷,盗走华夏的古方,居然获得了这么多医学专利,真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来来,今天必须喝一杯,不然我这心放不下。”安洪峰把高脚杯递过来,“你老实说,什么时候准备的材料,居然都没告诉我。”

    “就前几天。”

    安洪峰拿着酒杯坐在张琦身边,小声嘀咕道:“之前在国内,你说要来世界卫生组证明,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备而来,可是我没想到,你一上来就搞这么大,论绝症治愈论,这个……”

    安洪峰顿了顿,想了想接着说:“难道你就不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为什么这么问?”张琦诧异的问。

    “癌细胞的克星论点,是五年之前被公布的,可至今技术也无法突破,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攻克世界五大绝症?”

    张琦自信一笑,喝光了杯中的红酒,淡然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你这小子。”

    “安教授,你不回去整理发言稿了,你不整理我还要整理呢。”

    “好好,我走,你小子呀。”安洪峰苦笑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