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299章 被盘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家乡小镇不大,周边乡镇加起来人口也才一万多人,走哪都有熟人,再加上昨天爸妈出去不知道上哪打麻将去了,好家伙,今天中午,张琦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了。

    张琦有4个姑姑3个姨,2个叔叔1个舅,好家伙,还没过10点中,家里这两室一厅就坐不下了。

    看着这么多亲戚,张琦也是很头痛,不过没办法,挨个介绍呗!

    老人介绍一遍小的再介绍一遍,这一大家子将近30来号人,全部记下来也挺让沐子晴费一番功夫。

    不过东北人嘛,就喜欢凑个热闹,男的打麻将打扑克,女的聊家常做饭,年轻人则凑到一起聊天扯淡。

    一边的沐子晴实在坐不住了,说自己去帮忙做饭,张琦也不留她,沐子晴到了厨房,整个厨房十来个女人一起忙活,沐子晴就算想插手都不知道干点什么。

    回到客厅中无辜的看着张琦,张琦也很无奈,把她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跟弟弟们扯犊子。

    中午吃饭,三十来人摆了三张桌子,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外加孩子一桌,因为张琦和沐子晴是主客,他们坐在了主桌上,吃饭的时候,长辈又把老话捡起来。

    “张琦,听你爸说,你在首都留院了,一个月赚多少钱呢?”

    “几十万吧。”张琦吃着饭随口说。

    “几十万,好家伙,够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一年赚的了,你都干点啥呀?”

    “就给人看病。”张琦说道。

    这顿饭吃的相当和谐,不过父母却不怎么乐呵,等饭局结束,母亲把张琦叫到屋里,埋怨的口气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瞎咧咧,在医院实习能一个月赚几十万,上这么多年学都白学了,咋还到处吹牛呢?”

    “妈,我咋了?”

    “咋了,咱家那些亲戚知道你赚这么多钱,不都管咱家借钱?”老妈没好气的说:“你一个人在首都生活不容易,你邮回家的钱都给你,我和你爸没用过。”

    “妈,我有钱,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你这是干啥呀?”张琦推搡着,把卡塞进妈妈兜里,问道:“妈,你看这卡里有多少钱了吗?”

    “没倒出功夫看呢!”妈说道。

    “哎呀我的妈呀,我有钱,这些钱是我孝敬您老的,拿着吧。”张琦说道。

    妈妈这才回过味来,问道:“这里有多少钱吶?”

    张琦靠在妈妈耳边说道:“100万吧。”

    妈妈身体顿时一颤,随后出去叫道:“老头子,你快过来!”

    然后二老嘀嘀咕咕半天,没多久,爸爸板着脸过来,把张琦拽出去私聊,到了没人的地方两老神色肃穆,父亲拿着卡厉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这钱哪来的?”

    “我赚的,怎么了?”张琦有些不解。

    “放屁,在医院实习能赚这么多钱,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张琦这个汗颜呢,本来想瞒着二老的,可回头一想,瞒着他俩干啥呢,还不如实话实说呢。

    然后苦口婆心道:“爸妈,你俩听我解释……”

    听张琦如此这般说完,两位老人还是反应不过来,张琦接着说道:

    “就不说别的,前段时间我发明的自体血液回收机,光专利就几千万,全都让我给捐了,不信你们可以问子晴,她知道。”

    两位老人有些茫然,老爸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真没骗我?”

    “爸,我骗你什么了?”张琦质问。

    老爸语重心长的说:“儿子啊,做医生可不能昧着良心收红包,和做违法的事啊,你的手是治病救人的手,可不是杀人的手。”

    “这我知道,我真的没有昧着良心赚钱,不信你们问沐子晴啊,她总不会说谎吧。”

    父母一辈子都是普通老百姓,一个月能赚1000就已经知足了,哪知道儿子张口竟是千万收入,这……

    两老还是不信邪,害怕儿子误入歧途,私下找沐子晴询问一些事情,之后沐子晴也是好顿解释,说明这钱绝对是干净来的,这二老还是半信半疑。

    没办法,张琦了懒得解释,累了,反正回家就待两天,办了护照就要回去的,幸好晚饭约好了同学聚会,不用回家被各种盘问,免得浪费口舌解释。

    开车带着沐子晴参加同学聚会,地点是这是一家同学开的饭店,拉着沐子晴的手走进这饭店时,是下午4点左右,饭店还没有正常营业,但是这里面的人可不少,都是许久没见面的初中同学。

    饭店里闹哄哄的,同学们聚在一起聊天,根本没注意到门口有人进来。

    这时一个服务员打扮的人在吧台方向招了招手,张琦看见后带着沐子晴过去。

    “今天不营业。”服务生直接说道。

    张琦说:“我是来参加同学聚会的。”

    服务生苦着脸说:“同学聚会是吧,先找个地方做吧。”

    饭店里的气氛很怪,虽然每一张桌子都坐了人,都自顾自地聊天,但大部分中年人,怎么看也看不出是同学呀。

    张琦疑惑,难道走错了?

    服务生解释道:“老板家突然有事,估计今天同学会办不成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张琦问。

    “老板的女儿今天查出来得了白血病,家里人正筹钱呢。”服务员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去。”张琦质问道:“你们老板是不是姓关,叫关亮。”

    “是,没错。”

    张琦一拍脑门,关亮是他初中最好的哥们,上学哪会两人关系最好,没想到几年不见,关亮都结婚有孩子了,而且还得了,白血病,真是世事无常啊。

    在场没几个人是张琦认识的,看着压抑的气氛张琦不知道说啥好了,可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小七来了?”

    张琦看向他,“高大山,还是这么膀大腰圆。”

    两位许多年不见的同学,见面先来了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找个地方坐下,高大山说:“你说巧不巧,说好今天在关亮开的饭店聚聚,结果碰见这种噩耗,白血病,可咋整。”

    他正感慨的时候,突然看向沐子晴,惊诧的问:

    “这位是你女朋友吗,长得真漂亮。”

    沐子晴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低下头。

    高大山继续开玩笑,“艾玛你小子不错啊,楠姐说你侩了极品货回来,我们还不信呢,这我是很信了。”

    张琦板着脸说:“有话好好说,嘴上带个把门的!”

    东北人说话都这味,女朋友不叫女朋友,叫侩货,有点贬义词的韵味,沐子晴听不懂方言也不在乎,但张琦不能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