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287章 名额之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张琦和安洪峰离开会议室后,张琦还开玩笑呢,说道:“咋样,我说啥来着,咱们提前想好名单没用,最终还得别人说的算。”

    “我知道,可我没想到他们能这么无耻。”安洪峰一脸为难的说。

    张琦笑着问:“你怎么想的,真不去了?”

    “去,必须去,大不了自费去。”

    张琦嘿嘿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大不了,自己花钱呗。”

    两人一路走回医生办,正聊天呢,没多久,协和的医生打来电话,都说支持安洪峰,大不了医院出钱支持团队去欧洲。

    安洪峰接连苦笑,说道:“协和人集体退出,不跟他们玩了。”

    张琦沉默不语,良久继续说道:

    “我承认,我的资历不如那些医生,我刚刚从业不到3个月,也才刚拿到执助证,所以我去不去无所谓。”

    “你必须去。”安洪峰在帮腔,“如果你没资格,谁还有资格?”

    张琦把话接过来,说道:“我资历上浅,是你看得上我,才让我陪你一起上手术,可其他人不这么想,所以你还是去吧,大不了我把核心理论告诉你呗?”

    安洪峰年龄在这摆着,听见张琦这么说话,他能听不出言外之意么。

    “你什么意思?”

    开门见山的聊,张琦终于说到了点子上,坐下说道:“你去过世界卫生组,参加过医学巅峰会,你不在乎名分,这我理解。”

    “你在乎?”安洪峰打岔问。

    “听我说。”张琦解释道:“我也不在乎,可有人在乎。”

    安洪峰拄着下巴,一副洗耳恭听的状态,其实他心里很好奇,到底是谁,能让张琦这种恃才傲物的性格,为他委曲求全。

    “你只说,把这个名额给谁?”

    张琦敲了敲桌子,下定决心道:“给杨珊。”

    “啊?”安洪峰恍然大悟,这在情理之中,又仿佛在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的意思是,张琦和杨珊有感情,这是肯定的,但让安洪峰没想到的是,张琦能为了杨珊委曲求全,看来两人关系不一般呢。

    “杨珊啊,虽然她是手术团队之一,但资质太低,恐怕……”安洪峰故意卖个关子。

    张琦加重语气说道:“我是能带着杨珊自费去,可名不正言不顺有啥用,安教授你听我说,我张琦,真不是吹牛,我看人还是挺准的,只要你给杨珊机会,她能还你奇迹,你行不信?”

    “真没有其他想法?”安洪峰试探的问。

    “你说啥想法?”张琦反问,见安洪峰另有深意的眼神,豁然开朗,“你别误会,我跟杨珊没什么,我只是就事论事,你能不能别瞎想?”

    安洪峰笑了,“这是我瞎想的事吗,是你想多了吧?”

    “哎呀我去,说不通了我是。”张琦犯愁的只拍脑门。

    安洪峰嘿嘿只笑,年轻人么,他也年轻过,懂张琦对杨珊的情感,这番试探了解张琦对她的重视就好。

    “行,我舔着老脸跟他们说,把名额让给杨珊总行了吧?”

    “那你可别。”张琦急忙阻拦,但话锋一转又说道:“别太刻意,别让她看出来。”

    “哈哈哈,我懂……懂。”安洪峰笑着走出办公室。

    可刚出门,就遇见几个来找的医生撞个正着。

    “老安,我跟你说,那些人就是倚老卖老,他们要真代表国家去欧洲,真要问手术心得,他们谁能说得出来?说不出来,抢着去什么欧洲出国丢人吗?”

    “安主任,你这招高明,将他们一军,到时候ren yuan an pai上面肯定妥协。”

    几个人聊了一会,没多几分钟,院长等人也来了,聚在办公室聊这事。

    又过了不久,领导找来,进门客气的说:

    “协和的各位都在呢?”

    一个50多岁的医生不服气道:“你来干啥,我们协和集体放弃,你还觉得不满意,还要以权压人?”

    领导哑语,擦了一把冷汗说道:“你摸摸良心说话好不好,我也是宣布上面的决定,人员名单又不是我订的,这你怪不找我是吧?”

    “你们有权订出访名单,我们有权放弃,这么没错吧,你还来干啥?”

    “是是,我知道。”领导更加汗颜,一再解释道:

    “别激动,坐下好好说话,各位,我身为医药监督领导,又是本次带队去欧洲的领队,我也有责任负责团队医生治疗是吧,我有自知之明,协和手术水平绝对没问题,可你们不去其他人去了,丢人可是丢咱国家地的脸面!”

    领导苦口婆心的劝说,瞬间把气氛缓解过来,协和的医生们也不闹脾气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至于在大局观上看不出是非。

    “要不这样,出国的人选上面已经定了,你们协和居功至尾,我跟上面申请特批再加几个名额,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满足。”

    张琦回头看了看安洪峰,用眼神示意,领导给足了面子,差不多就行了。

    安洪峰冷冷一笑道:“我没什么要求,直说给我们加几个名额,是不是我们自己安排人选?”

    “1个,不行就2个,3个也行,你们定。”领导已经做了最后让步。

    还是刘副院长精明,他开门见山的问:“你就直说,上面批了多少经费吧。”

    “这……”领导汗颜,这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其实谁都知道这隐晦的道道,国家拨款,不管是什么钱,经过层层剥削最后落实的能有个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看领导一脸吃大便的做派,就知道他肯定也剥削了一部分,要不然,这么大的医学巅峰会,预算肯定不少钱,可出行人数就定了20人,就算一人1万,20人20万,这合理嘛,国家还是以前呢?

    “那我就实话实说,这次经费,国家预算是100万。”

    “这样啊!”院领导面面相视。

    “可最后落实的可没有这么多钱,有个五六十万就好不错了。”领导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张琦冷笑道:“五六十万也还行,起码够40来人的开销吧?”

    领导一脸吃大便的做派,嘀咕道:“就算有这些钱,也不能可丁可卯的花,经费毕竟是经费。”

    安洪峰冷冷道:“你别在这哭穷,我们还年轻么,以为我们傻呢,你说100万,起码200个数,说那么多光面堂皇的废话,不还是想把经费密下么,还说什么国家荣誉,你想清楚再跟我说。”

    领导一拍板说:“要不这样,协和出访人数你定,你说几人就几人,只要别超过10人就行,别让其他医生找茬挑毛病,你也知道他们事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