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276章 还未成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手术继续中。

    单侧肺叶移植,换心移植,主动脉静脉电解吻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上午9点持续进行到傍晚5点,不眠不休高度紧张持续了八个多小时,手术终于到了最后一步,胸腔肋骨复位。

    观摩区。

    此刻是乱成一片。

    虽然通过高清投影能看见手术的全过程,目前来讲,手术还算成功,但就算刀口闭合,最后收尾都很成功,但只要术后患者不能坚持24小时,说明还是手术失败。

    现场,很多人都在讨论,这台手术到底能不能成功。

    要知道,患者是活人,不是在大体上做移植,最后还要看患者是否有排斥反应,一旦出现术后排斥,还是属于失败案例。

    “我觉得,操作的这么顺利,应该算成功了吧。”

    “现在还不好说。”

    “快看,安洪峰已经交由副刀收尾。”

    视频中,安洪峰停止了一切动作。

    “去问问他情况。”

    一瞬间,观摩区里的所有人都沸腾起来,每个人都想冲到手术室门口,等待着安洪峰从里面出来。

    ……

    手术室内。

    安洪峰放下刀具的时候,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连续8个小时的精神高度紧张,现在放松下来,仿佛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

    “安主任,你没事吧?”护士长急忙搀扶询问。

    “没事。”

    安洪峰摘下口罩,点了点营养水,“给我拿一瓶葡萄糖。”

    护士把葡萄糖递过来,安洪峰靠着仪器缓缓坐下,喝着葡萄糖补充体力。

    张琦正在指点术后吻合,看见安主任如此虚弱,开玩笑的说:“安主任,你也不行啊,这就挺不住了?”

    “我可不像你们年轻人这么有精神,人老了,不中用了。”

    杨珊笑道:“可别这么说,安主任这台手术做的这么漂亮,算上职业生涯的巅峰了吧。”

    安洪峰苦笑:“没你俩完美的配合,我还真做不到这么顺利。”

    张琦也笑道:“行了,收尾我俩来就行,你去休息吧,一会还要接受采访呢。”

    说完,对着护士长说:“你们几个,帮忙扶着点。”

    护士长和两明医生,搀扶着安洪峰往外走,手术室所剩人不多,杨珊看了一眼生命体征,凝重眉头问:

    “患者的体征看着好弱。”

    “身体正在适应新器-官,短时间内看不出成败。”

    吻合完全结束,交由其他医生把患者送去icu,病房里只剩下张琦和杨珊。

    摘下口罩,拿起一瓶葡萄糖丢过来,“补充一下体力。”

    杨珊接过来,一脸厌恶的说:“满手都是血,我才不要呢。”

    张琦是主刀,这台手术喷了不少血,身上多多少少沾染不少,张琦上下看了看,苦笑道:“这股子血腥味,估计只有洗澡才能清理干净。”

    “那就去洗吧,一会咱们也要接受采访呢。”杨珊说。

    “一起吧。”

    两人肩并肩走出手术室,外面乱哄哄的,都在和安洪峰谈话,张琦和杨珊也不出去,直接拐进洗漱室。

    本来术后,医生会洗漱消毒的,可因为这台手术太重要,不少人都来不及清洗,就护着患者看护,现在洗漱室安静的很。

    “一会见。”

    张琦客气一句,就转头进入男卫浴。

    脱下染血的无菌服,打开淋雨水龙头,还是清晰身上的血腥味。

    不久,隔壁也传来洗澡的声音,近在咫尺,似乎能听见杨珊开心的哼哼声。

    “杨珊,你洗澡还唱歌啊。”

    “啊,你能听见啊?”杨珊的声音很慌乱。

    “当然,本来这堵墙就不隔音。”张琦开玩笑。

    “张琦。”

    “嗯,怎么了?”

    杨珊欲言又止,“没事,一会再说吧。”

    简单洗漱,穿戴好天蓝色的医生内服,戴上帽子,两人会面后,意气风发的一起走出手术室。

    刚一打开门,瞬间感受到热辣的目光,专家们都在门口候着呢。

    “可算出来了,快去接受采访。”

    随后,张琦和杨珊被推着去了采访时室。

    此刻安主任正在接受采访,回答媒体的各种问题。

    见张琦和杨珊被众星捧月的走出来,安主任隆重介绍道:“各位,这位就是另一位主刀医生,年轻的张琦医生。”

    手术团队所有人聚齐,记者们疯狂拍照,有人提出疑问:

    “张琦医生,听说你是最年轻的医学家,可你的职称还是执业助理,而且是今年刚考下来的,那么请问,你为什么认为自己能主刀完成这台手术,难道就不担心在手中出现失误,导致失败吗?”

    张琦淡然的回答说:“我的自信来自于我的能力,从我踏入医院为止,我一直在创造奇迹,当然以后同样如此,同时也感谢安教授对我的信任。”

    “请问,这台手术算成功吗?”

    “目前来讲,这个问题还不能回答你。”张琦言辞犀利的说:“任何一例移植患者,在成功移植后的24小时内都是危险期,因为机能要熟悉不属于身体的零件,就想你们开车一样,都要有个磨合期。”

    “也就是说,这台手术,成功失败尚未可知是吗?”

    “没错。”安洪峰接话说:“据目前来看,我们能做的也都做了,患者要挺过最艰难的24个小时,能否渡过危险期,还都是未知数。”

    记者还想再发问,张琦耳语跟安洪峰说了几句,紧接着,把采访交给院长,张琦带领安洪峰、杨珊,三人一起走向重症监护室。

    “安主任,我觉得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咱们还是先确保,患者渡过危险期再说吧。”

    安洪峰无奈的一耸肩,“我已经尽力了,这种情况只能靠患者的意志力。”

    “不。”张琦斩钉截铁的说:“你还只存在以前的医疗观念,我把你叫出来,是有事要跟你说。”

    “我知道,你说。”安洪峰洗耳恭听。

    张琦言辞犀利的说:“我有方法,让患者安全渡过危险期。”

    “真的?”安洪峰和杨珊异口同声。

    “没错。”张琦郑重的点头,“安主任,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在icu汇合,听我安排,从现在开始,咱们三个轮番照顾患者,帮他渡过危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