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184章 一针见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再一次的,医生办里的气氛变了样,一帮人围着周医生,把张琦和杨珊孤立在边缘地带。

    “怎么办,安主任让咱俩治他,可咱们也拿不住他呀?”

    “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是美容缝合的传教人,这……”

    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踢在铁板上是啥感觉?”

    “我现在脸还烫呢。”

    周医生无奈的说道:“哎,要不我来?”

    “您可别。”一帮博士生,把周医生又按着坐下,七嘴八舌的说:“现在办公室就您一个大拿,万一我说万一,您要是也输了,哪咱们协和得多丢脸。”

    “我不上,就凭你们谁能行吧?”周医生反问。

    这下全场无话可说,那叫一个尴尬啊。

    幸亏这个时候,护士长走了进来,解救了这尴尬的局面,“上班期间都干嘛呢,聚众聊天呢?”

    所有人看向门口的护士长,她一瞪眼说:“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啊?”

    “对对,护士长,您来的正好,找你有个事。”周医生一招手,博士生们蜂拥而上,把护士长给拽了进来,然后七嘴八舌添油加醋的把张琦的事一说。

    护士长一听就来了兴趣,“哟,是哪个新人,这么不把咱协和放在眼里?”

    “就他!”

    随着一指,就见张琦正无聊的坐在椅子上,抱着膀子一副养精蓄锐做派,这态度要多狂就多狂。

    “我说你们商量好没,下一个比啥呀?”

    “是挺狂的。”护士长走到张琦身边,“诶,新来的,挺有本事的是吧?”

    张琦这才睁开眼皮看了看护士长,“有何指教?”

    “你不是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吗,跟我来,让我看看你的能耐。”

    “走吧。”张琦满不在乎的起身。

    一帮人起哄的簇拥在护士长身边,七嘴八舌的嘟囔,说什么也要给张琦出一道高难的考题。

    对此张琦并不在乎,如果考题是其他方向,无所谓,但医学方面的能赢过他的人,估计只有穿越回来的未来大神,其他人,都可以不用放在眼里。

    “张琦。”杨珊拉了拉张琦的袖子,小声嘀咕道:“我听说协和的护士长可是副院长的女儿,她在协和的地位跟安洪峰平起平坐,你可别得罪她,否则可没你好果子吃。”

    “昂。”张琦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杨珊见他这么不知好歹的态度,一甩手嘀咕道:“不听算了,不理你了。”

    一行人走出医生办,来到住院区,护士长端着架子说:“新来的,知道我们护士最难的是什么吗?”

    “在我眼里没有最难的,有什么你就说吧。”

    护士长把气咽了下去,冷着脸说:“对护士来讲,最难的是给3岁以下小朋友扎针。”

    张琦上前一步,“切,我还以为什么呢,这一轮谁跟我比试?”

    外科医生们集体退后,手术他们在行,可是扎针的话,没有一个敢较量一下。

    上一世张琦在急诊工作十年,十年呢,接触过多少小儿急症患者,别说扎针,就是给小儿开刀手术也做过不少了,这个虽然不是强项,但也绝对不会输的。

    “这一轮没人给你比,不过你要注意的对手,一个是孩子,其次是孩子的父母。”护士长端着架子说:“小孩子都害怕扎针,哭闹加上乱动,更加影响扎针进度,如果一针没扎成,父母家长的责备也够你头痛的了,所以,我只给你2针的机会。”

    “对对,应该就给他一针机会,如果一针失败了,收责备的可是咱们协和的护士们。”医生们开始起哄。

    “这点我知道。”张琦抱着膀子说:“给我指派目标吧。”

    护士长真不知道张琦哪来的自信,不过此时此刻,是打心眼瞧不上他,随手一指说:“就这间病房的2号患者,你去扎针吧。”

    张琦大义凛然的推开病房门,第一眼见到烦躁不安的家长,以及呜嗷哭叫的2岁孩童,让这个病房充满了怨恨和吵闹。

    家长见医生们来了,母亲尖着嗓子指责道:“怎么才来,你瞧瞧你们护士干的好事,给我女儿扎了7针都没扎上,双手全是窟窿眼,这还有没有人管了?”

    张琦尴尬的挠挠头,解释道:“您放心,我来了肯定能一针扎上。”

    “你快点的吧,再扎不上我们可就转院了。”

    张琦上前走到病床前,而护士长和其他医生们都聚在门口看好戏,特别是周医生,暗中对着护士长竖起大拇指,“您这个安排,真牛。”

    “他不是装么,就让他知道什么叫不知好歹。”护士长冷哼回应。

    张琦先看了看哭喊的孩子,因为年龄太小,见到穿白色衣服的人靠近,委屈痛哭的更加大声。

    张琦一把抱起孩子,先哄一阵,喃喃道:“小宝贝别怕,大哥哥在呢,没有人能欺负你。”

    “妈妈,妈妈。”小患者伸出手去拉拽妈妈,可张琦一瞪眼说:“你先别过来,不利于扎针。”

    孩子母亲只好忍着不上前,也不忍看,把头歪向一边看着窗外。

    孩子见母亲不过来,只好哽咽两声,奶声奶气的说:“我怕打针,疼。”

    “小宝贝咱们不怕,在哭嗓子都哑了,说不了话,就喊不来妈妈了。”

    小孩哽咽着把泪水咽了下去,张琦见机让杨珊进来,说道:“你帮我个忙,在旁边逗逗她。”

    杨珊也不排斥,蹲在床边逗孩子开心,张琦趁机绑了止血带,孩子发现不对劲又要哭。

    张琦急忙藏起针头说:“让哥哥看看你的手,这里好像有个蚊子。”

    “不!”孩子真的被打针打怕了,急忙缩手,张琦再次欺骗道:“别躲,蚊子已经爬到袖子里了,进入身体里吸血就不好了。”

    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张琦急忙使眼色,杨珊一把抱住孩子的脑袋,张琦眼疾手快,说时迟那时快,一针见血,相当利索。

    “好了好了,妈妈可以过来了。”张琦依然握着孩子的小手不让乱动。

    护士长见扎针成功,想上前帮忙,可刚过来就看见,张琦居然用止血带缠着药盒,固定小手掌到手腕,这样孩子就不会因为乱动而滚针了。

    “哟,你还真懂啊?”护士长呢喃感慨。

    张琦并不接话,开始跟孩子的父母交代注意事项,随后转身走出病房,就见门口的医生们集体苦着脸,像是吃了大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