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3章 非法行医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您能治?”民工们不敢相信,看向吴立鹏,又疑惑的看向张琦。

    吴立鹏很生气,但医生的职业素养,不让他在患者面前发脾气,只能压着火气警告说:“他这胳膊是摔伤,没ct检查不能确诊,万一有骨折骨刺怎么办?”

    张琦拖着胳膊轻微摇晃,反驳说:“我按压检查过了,只是脱臼而已,没有骨折的表现。”

    吴立鹏怒不可遏,感觉导师的权威受到了质疑,当着民工的面斥责道:“你有透视眼么?你能看见骨头么?万一……”

    可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张琦突然用力一扥一托,民工猝不及防,只感觉胳膊传来剧痛,失声尖叫,“啊!”

    “你疯了!”吴立鹏肃然站起来,一把推开张琦就要斥责,可下一幕,民工好奇的晃悠了一下胳膊,惊喜连连的说:“我的胳膊好了,能动了,你看没事了。”

    “哎呀,真的好了。”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工友们集体恭维张琦,各种握手感谢,却对一旁的吴立鹏视而不见,张琦却微笑着回应道:

    “没事,你这胳膊本来也没大事,一会去药店买点云南白药喷雾剂,再买点沈阳红药口服,一共也花不了多少钱,不出三天就能恢复劳动,不过要小心,别沾凉水别受风,以免二次脱臼。”

    “谢谢大夫,真是太感谢您了。”民工客气的握手寒暄,“如果没您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这是我身上的所有钱,都给您。”

    民工把兜里皱皱巴巴的零钱拿出来,张琦见状急忙推脱,“用不着,这些钱你们拿去买药,这种挫伤根本不用拍片检查,你这胳膊本来就没多大事。”

    客客气气的把民工们送出门,等他们走后张琦刚回头,吴立鹏突然一拍桌子,愤怒的指着张琦喝道:“你以为你是谁,《执业医师法》第三百三十六条规定给我背!”

    张琦抱着膀子不言语,吴立鹏气的直哆嗦,怒道:“不会背是吧,我就知道你不会,会背你也不能非法行医!”

    张琦突然说道:“第三百三十六条,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吴立鹏哑语好半天,突然质问道:“会背你还敢违法?”

    张琦反驳:“我没违法,我只是尽我所能的救人。”

    “救人,你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吗,你有处方权么,你还给患者开药,你这就是非法行医。”吴立鹏气的直哆嗦,“你就是实习生不是医生,你没有给人看病的权利,幸亏刚才是一帮什么都不懂的民工,换做别人你给治坏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张琦反驳说:“这跟民工没关系,我能看也能治,反而是你,都没仔细看就让他们去拍片化验,你是想多赚点效益工资吧?”

    “你!”小心思被戳穿,吴立鹏更加生气,怒指道:“你很厉害是吧,你会看是吧,你不用跟着我,去分诊台,全是患者够你看的了,滚!”

    “滚就滚,跟着你这庸医,反正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张琦撂下这句话开门出去,但这可把吴立鹏给气坏了,追出来大骂道:“你说谁是庸医呢,你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说我,反了反了,还想实习,我这就去找冯主任开除你!”

    “随你,庸医。”

    张琦根本不跟吴立鹏计较,以他将近50岁人的阅历,对付吴立鹏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还不把他气吐血。

    反而张琦道觉得,能保住民工的胳膊,挽回了曾经的遗憾,这才是他想要的,要么这一世重活还有什么意思。

    急诊科是独-立楼区,有自己的手术室和抢救室,大体分为:进入大门是候诊厅、分诊台,穿过走廊玻璃门是留观区,一共100个床位。

    再往里走是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隔壁是抢救室,最里面是手术室,二楼是各种化验检查拍片的地方,三楼往上都是病房,规模很大也很正规,一切都是按照国际急诊标准建造的。

    分诊台是急诊的第一道关卡,每天来急诊挂号的人很多,有些头痛脑热不懂分科的患者,全都跑到急诊来看病,所以需要分诊台,帮助患者区分需要去那一科看。

    在分诊台工作的都是护士,被下放的医生一般都是不听话的实习生,让他们来分诊台,也是为了磨炼心性。

    张琦觉得分诊台更适合他,省的在吴立鹏身边受气,原因无他,这实习生导师与实习生关系亲近,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导师医德医风有问题,学生也会耳濡目染。

    另外就像张琦这样的,性格品德都与吴立鹏不合,被分配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互相伤害,所以能早脱身就早点离开算了。

    来到分诊台,此刻正是看病的高峰期,患者已经排了几条长龙,护士们手忙脚乱,根本无暇顾及新来的张琦。

    张琦也不见外,医院里的规矩他门清的很,走到分诊排队口,把就诊牌子亮出来,招招手说:“这里也可以分诊,患者过来一些。”

    急着排队的患者们乌洋就围了过来,瞬间就把这个窗口占满了长龙。

    身边的护士正在测量血压,瞟了张琦一眼问:“新来的实习生?”

    “嗯。”

    护士又问:“不听话被下放的吧?”

    “差不多。”

    护士检查完毕,给患者开了挂号单,这才对着张琦说:“分诊台的工作很简单,首先是……”

    张琦抢着说:“检查患者的生命体征,确定患者是否需要看急诊,按照症状,推荐患者去对应疾病科室挂号,急症患者才需要紧急处理,情况危急的患者可以开辟应急通道,这些我都知道。”

    护士淡淡一笑:“还是个学霸,省的我费口舌了,你继续。”

    张琦停止把脉,对着患者说:“老大爷,您胃肠有点不好,您应该去消化道内科挂号,这边左转上四楼。”

    见张琦真的会分诊,护士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来的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白实习生,就能帮他们很大的忙。

    ……

    与此同时,急诊科的冯主任,听完吴立鹏添油加醋的讲述后,皱着眉头起身说:“我去看看这个实习生。”

    “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我让他去分诊台了,您看看去吧。”

    见冯主任走向分诊台,吴立鹏阴冷一笑,“小子,你就等着被开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