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做神医 第102章 守株待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电梯到了八楼,两人拖着女人走向8088包间门前,黄少天开了门,两人把女人抬进去,过了不久,把门关上。

    看见这一幕,刘秋雅想起了伤心事,捂着嘴默默地哭了起来。

    刘贝贝心急,“快去抓人吧,你们还等啥呢?”

    曹老大没动地方,不急不缓的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急啥,还差一个姓齐的没来呢。”

    “可是,你们再不去的话,这女的可就被……”刘贝贝说不下去了。

    曹老大吸着烟问:“这女的你们也认识?”

    大家摇头,曹老大吐出烟说:“不认识着啥急,现在动手就放了一个,也许冲进去他仨啥也没干,我布置这个局不就白瞎了么。”

    刘贝贝有些不情愿,喃喃道:“真可恶,就这么眼睁睁的让他俩,祸害良家少女?”

    沐子晴和杨珊一直拉着,让刘贝贝千万别着急,正劝说呢,对讲机响了。

    “曹老大,姓齐的小子来了。”

    “等的就是他。”

    视频调到酒店外的监控,一辆奔驰停好,车门打开,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子,一边抽着烟一边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专业的单反照相机包包,看样子好像是非常专业的一种。

    他叼着烟哼着小曲,迈步进入酒店大门,先跟守门的人说了几句话,好像这人他不熟,吧台里的人也不熟,表现的有点担忧,还用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三女好奇的趴在门口听动静,就听齐天成问道:“你们进房间了没,没事吧,哦,那行,我这就拿着设备上去。”

    确定没事后,他这才按动电梯上楼,看样子这小子还挺小心的。

    电梯里,齐天成从兜里拿出药丸,直接塞嘴里吃了。

    曹老大抽着烟喃喃道:“这小兔崽子还吃药,怪不得这么能搞。”

    刘贝贝又追问道:“你们还不行动?”

    曹老大翘着二郎腿说:“你到底急个啥,他们仨都玩上了,我在进去人赃并获,到时候面对警察也有个交代,不然我冲进去,他们仨裤子还没脱呢,你说我尴尬不?”

    “可万一他仨早就动手了,这女的不就遭殃了吗?”

    “你呀,就是太心急,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么,学着点吧飒蜜。”

    刘贝贝反驳道:“我不叫飒蜜,我叫刘贝贝。”

    “哦。”曹老大满不在乎的说:“首都土话,飒蜜说的是巾帼女英雄,就比如你这样的,就当是我送你的外号吧。”

    “切,谁稀罕。”

    “你以为大飒蜜,是谁都配叫的吗?”曹老大刚要反驳,就被杨珊打断,“看,他要进去了。”

    几个人紧盯屏幕,就见齐天成在门口东张西望,敲了敲房门,紧接着开门,他嬉笑着走进去。

    曹老大拿起对讲机说:“兄弟们,监听一下,有动静了汇报。”

    “好的老大。”

    几个埋伏好的兄弟进入8088房间的左右隔壁客房,他们的监听设备,居然是医生用的听诊器。

    心急如焚的又等了几分钟,对讲机里突然说道:“老大,他们好像干上了。”

    曹老大淡然的拿起对讲机,“所有兄弟听着,去八楼8088门口候着,等我上楼就杀进去。”

    曹老大淡然起身,耸了耸肩膀,“你们就在这看着吧,我去收网了。”

    曹老大出去,张琦几个人差点把脸贴在显示器上,紧紧盯着屏幕,观察着每个细节。

    八楼,十几个青年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部录像设备,不是手机就是录像机,在门口蹲守。

    曹老大的电梯上到八楼,他刚一出来,对着兄弟一摆手,蹲在门前的人直接用房卡开门,随即一帮人蜂拥而入,似乎隔着屏幕都能听见混乱的尖叫声。

    曹老大打开对讲机,正好监控室中还留有一部,就听见曹老大哼着小曲,环境全是混乱的尖叫与咒骂。

    “你们是干啥的,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别拍了!”

    曹老大走进门,“哟,齐少兴趣好高啊,三龙戏凤,玩的这么刺激。”

    “曹老大,你到底想干啥?”

    “啪”

    “你特么知不知道我的规矩,在我看的场子搞这种事,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曹老大,你就是我爸的一条狗……”

    “啪”

    接连传来响亮的耳光过后。

    “给我按住他仨,我看看你们拍的这些证据,哟哟哟,这么多,这起码有……我擦,你这啥嗜好,居然还录像,学冠希哥呢?”

    “曹老大,你想死吗?”

    “给我堵住他的嘴。”

    “我爸是卫生局局长,你敢动我……”

    “堵住堵住,都给我堵住,我不想听他们哔哔,证据确凿,准备跟警察解释吧。”

    酒店外,警笛呼啸着停下,张琦几个人集体趴在门口看着,就见大批警察蜂拥上楼,不久就来到了8楼,曹老大迎了出来,把单反相机交给警察,说道:

    “政-府,我的场子我没看好,居然发生这种事,我检讨,这仨人被我人赃并获,你看着办。”

    警察看了证据后面红耳赤,有同事报告说:“受害者不省人事,怀疑被服用过大量听话水。”

    “带走。”警察一声令下,把三个衣冠不整的恶少带出房间。

    齐天成出来还咆哮呢,“姓曹的,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不得好死!”

    曹老大根本不在乎齐少的谩骂,跟警察握手说:“政-府,我积极配合,需要什么我做什么一定办到。”

    警察义正言辞的说:“我要你们酒店的监控,以及他们三个的开房记录,帮我找到受害者,起诉也需要其他受害者做证。”

    曹老大想了想说:“稍等一下。”

    然后拿出对讲机问:“嗯,问一下哈,你们也是受害者,要不要跟政-府说说?”

    监控室内,所有人都看向满眼泪光的刘秋雅。

    “我,我……”

    警察问:“怎么,你这还有被害人?”

    曹老大说:“对啊,她是上一位受害者,如果不是她举报,我也不知道酒店发生这种事,只不过,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报警。”

    警察接过对讲机,郑重的说道:“你好,我是朝阳警察韩警官,请问,我可以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