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汉上神 第三十二章 铜面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花错伸手、抬起、拈指,每个动作都很慢,每个动作都充满一种近乎死亡的寒意。最后,指并如剑,指尖寒芒似刃,有如毒蛇的牙,毒蝎的尾。

    他眼中也流露出有如毒牙蝎尾般的寒光,一步一步逼近秦铁衣。

    秦铁衣此刻周身剧痛,体内气脉乱作一团,纵想抵挡,亦有心无力,眼看便要遭了毒手,命陨于此。

    “治不好人便要杀,天下郎中若都如你这般,这世上岂非再无活人了?”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刻,屋外忽然响起一个沙哑低沉的老者声音,如金石击地,刀割败革。闻之似在千里之外,细听却近在耳畔,字字清晰。

    人声响过,一点寒星突的破窗而入,正击中花错手腕。

    花错猝不及防,但觉手腕疼痛,一阵阵酸麻之感直袭肩头,这是力透麻筋之症,来人发射暗器的手法精准如斯,高明之处自不用说。

    他定神一看,寒星并非暗器,竟是一片寻常不过的柳叶,击中手腕后失去力道,此时正缓缓飘落。

    花错心下暗暗吃惊,自己一身灵台境二阶修为,尚且无法摘叶飞花,以草木伤人。可想而知,来人修为深厚,必是高手。随即展开轻身功夫,夺门而出。

    只见,屋前空地上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人。

    来人身材消瘦,着一袭粗麻灰袍,一头花白长发倒梳,一直垂至腰畔。最奇怪的是,这人脸上戴着张黄铜面具,瞧不见真实面容。面具上镌刻古怪纹理,吊目、竖耳、獠嘴,似是人脸轮廓,又仿佛是仙、仿佛是神、仿佛是魔,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他的身材兀自颀长,一袭灰袍及地,不露脚面。微风吹来,带起他衣袍下摆,空空荡荡,这人仿佛不是站着的,而是悬停于半空。

    花错打量那人一番,冷冷道:“官家办差,闲杂人等速速退去。”

    铜面客不买账,沙哑声音中略带几分讥讽:“你办你的差,我管我的闲事,你又来管我作甚?”

    花错尚未瞧出来人底细,不敢妄动,却拿言语试探:“阁下莫不是要与在下为难?”

    铜面客哈哈大笑起来,由于他声音沙哑低沉,笑起来便如铁门摩擦地面,再加上那张诡异的铜面,兀自让人不寒而栗。

    “就许你为难两个小娃娃,不许我老头子为难为难为你?”

    花错闻言,心知来者不善,似是有意插杠,不由得眯起眼,冷哼一声,道:“阁下胆子倒不小,可知道我是谁?”

    铜面客笑得愈发讥讽:“当然知道,而且知道的只怕比你自己还要清楚。”顿了顿,继续道:“你姓花,名错,字畜生,号天下第一王八蛋。不仅是个背信弃义之徒,还是个残害同袍的卑鄙小人。”

    末了,饶是挑逗的问:“我说的对不对?你还有没有补充?”

    花错面有怒色,隐忍不发,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居然当真补充道:“那么你应该知道我是丞相的人。”声音愈发阴冷、尖锐:“你得罪我不打紧,若是坏了丞相的大事,难道不怕死么?”

    “他陈启尔算什么东西?”铜面客怒叱,道:“即便他如今站在这里,我也是想打骂便打骂,想杀便杀的!”

    “放肆!”花错大喝一声,力聚指尖,急射铜面客:“丞相岂容你肆意侮辱!”

    指力迅捷如箭,角度也兀自刁钻。只见铜面客不闪不避,身体纹丝不动。花错这一指本直取他咽喉,却不知怎的已然落空。

    花错心里咯噔一声,第二指又闪电般射出,这次已运上十成功力,刺的是他肋下肺叶处。

    铜面客依旧身不动,手不抬,原本垂着的袖袍却无风自起,兀自翻飞而上,在花错手腕上一拖。

    这一拖看似轻描淡写,可花错整个人却已向后倒飞出去,连退七八步,才狼狈站定。心中诧异:好厉害的功力,当有灵台境五阶修为。不,或许更高……

    当下紧紧握住震得生疼的双指,运气强压体内翻涌的气血。

    只听得铜面客说道:“你所练的指法,是不是‘花间派’的‘蜂后针’?”

    花错不答,却已等同默认。

    铜面客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只有花间派才会有如此阴狠毒辣的指功。”

    花错但闻这人瞧出自己的武功路数和门派,再用“蜂后针”对垒,定不讨好处。况且,这人修为远胜自己,无谓再纠缠下去。当下心中已萌生退意。

    铜面客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冷冷道:“想跑?”

    话音未落,只见花错纵身跃起,足尖在道旁古木上一点,人已作飞鸟状,掠出数丈。

    他不敢回头去看,只用眼角余光打量身后。一瞥之下,但见那铜面客站在原地未动,心中一宽。

    就在他收回目光,准备纵身再窜时,忽然看见了自己的腰肢。

    一个人回头看见自己的腰,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是,此刻他的腰已完全和他的身体分离。也就是说,他的身体齐腰而断,自半空断作两截,腰肢和胸腹完全分离,当中还拖着鲜血淋淋的肚肠和肺腑。

    这是怎么回事?

    花错当然想不通。

    可他却连思考的时间都已没有,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立时令他脑中一片空白。接着,断作两截的身子快速下坠,重重摔在地上。

    原本在他身后的铜面客,不知怎的现在已到了他身前,低着一张铜面具,似是在欣赏他最后的垂死挣扎。如今,铜面具上的古怪镌刻,看起来仿佛像是死神。

    死亡来的如此突然。

    花错至此仍无法相信,五官因惊惧而扭曲。

    花错竭力抬眼,先是看到铜面客的灰袍下摆。接着,隐约看见他腰畔悬着一双刀剑。

    刀剑皆无鞘。

    短刀,刀长二尺余,刀身赤红。

    剑薄,如蝉翼,通体碧蓝,剑尖淌血。

    花错的血!

    花错眼中忽然现出一种绝望的神色,不是因为他已将死,而是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个人:“‘尺规剑’……‘舞榭刀’……原来是你……”

    他至死也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因为这句话已用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最后一滴鲜血,最后一缕生命。

    远处,春日正好,桃花开的正盛,鲜红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