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 第七十九章:满目萧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寒月当空。

    清枫寨内外,一片萧杀寂寥之色。

    山寨外,数十座坟茔,映着惨白月光,肃穆而立。

    坟茔周围,数百具尸体,银白中点缀些许黑色,散落满地。

    鲜血汇成溪流,顺着低处,缓缓流动。一根根箭羽,插满地面,像是待割的小麦,随风摇弋。

    一座破败木质器械,散落一片。不远处,硕大的冲城车,停在原地。

    惨白的月光照在赵斌的坟茔上,他,放佛在注视着一切。

    山门处,另一台冲城车,碎裂当场。银白盔甲军士尸体,罗列在一起,层层相叠。

    这些银白盔甲尸体中,隐约可见,几具黑色盔甲尸体,埋在其中。

    第一队军士,悉数战死。

    有几名军士仍旧站着,怒目圆睁,气息全无。其左右,十数据敌军尸体,遍布周围。

    清枫寨原本巍峨的山门,此刻像被什么东西挖取一块,露出里面白白的木屑。

    白面军士的战刀,插在城门上,微微晃动。

    山寨内,红色,渲染了一切。

    黑白两色铠甲的颜色,混杂在红色中,点缀成一幅凄然的画作。

    十几人,静静的站立,气息平静,静静的看着这眼前的场景。

    破烂的铠甲,穿在大多人身上,透着鲜红的鲜血。

    手中握着长刀,多数已刀刃崩裂,勘勘成型。

    其中两人,未有兵甲护身,身材单薄,静静矗立。

    一人**上身,长衫被做成绳索,捆绑在胸前,胸前背后,两道狰狞伤口,出现在原本的疤痕上,显得更加可怖,一柄硕大黄色兵器提在手中,上面浸染血迹。

    另一人,身材单薄矮小,衣衫褴褛,鲜血满身,首冲紧握一把长刀,气息平静。

    周围一片寂静,无一人发言。

    半晌,才有人打破平静,张口说道:“走吧。”说完,转身而来,浓密的胡须,浸染鲜血。一身铠甲已然破败,全身大小伤口无计期数,长刀攥在手中,被鲜血浸染。

    所有人悉数回头,跟着这人,向清枫寨山门而来。

    身后两人,略顿了一下,也转过身来,向外走去。

    一场战斗过后,留下的,只有尸体和鲜血。

    活着的人,只能继续前行。

    经过一段时间,皇宇辰的气力已然恢复不少,这连他自己也有些不大习惯。不知为何,自己也并未静坐调息,气力就会自然慢慢恢复。此刻,胸前的伤口已然停止流血,虽然疼痛依旧,但比之方才,要好上很多。李忠跟在皇宇辰身侧,他本就并未受什么致命之伤,战斗之时,除却最开始有些险象环生,后面尽数游走在战场边缘,从不与人正面对敌,所有人中,他算是受伤最轻的。

    李辉带队,走到山门前,一片寂静。

    清枫寨山门,已有些地方被冲毁,透过缝隙,隐隐能看到外面情形。

    李辉上前,将堵在大门前的大石抬开,打开门栓,几名军士一起,将大门往后一拉。

    只见一片尸体,滚落进来,硕大的冲城车,就在门外。敌军军士尸体,罗列在

    一起,不下数十之数。

    李辉眉头微皱,未发一言,上前两步,挪开几具尸体,走到山寨之外。

    看到外面情形,长叹一口气。

    余下军士系数出来,站在李辉两侧,面容肃穆,不发一言。

    李辉左右查看,却并未看到想见之物,向山门之上观望,却见白面军士的战刀,插在山门之上。

    清枫寨城墙,却不知被什么力量轰击,一个硕大的圆形印记,出现在城墙之上,在上面形成一道缺口,露出里面白色的木屑。

    李辉没有说话,忍住伤痛,一跃而起,将插在城门上白面军士的战刀取下,握在手中。头也不回,径直向清枫寨小路走去。

    剩余军士跟在李辉身后,步伐很快。

    皇宇辰与李忠跟在一众军士后面,步伐显得有些缓慢。他左右观看,心中感慨。

    百人沙场,就如此萧杀肃穆,若是真正的攻城之战,双方投入数十万兵力,那样,又是什么情形。

    皇宇辰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拉着李忠,加快步伐。

    走到赵斌坟茔面前。李忠“咕咚”跪倒,冲赵斌牌位磕了三个头,皇宇辰面容肃穆,对赵斌坟茔,恭敬鞠躬。

    “爹,从今天开始,我就算在给你报仇的路上。待将敌人手刃,儿再回来看您。”说完,站起身,上前拉住皇宇辰,跟随一种军士脚步,消失在清枫寨小路上。

    清风袭来,吹动一片箭羽,微微晃动。

    清枫寨,再一次回归寂静。

    顺着清枫寨小路,一众人出了清枫寨,站在山岭上,放眼望去,却见面前空地,所有机关,已然悉数被毁,暗箭飞矢,狼藉遍地。

    李辉回头看了一眼皇宇辰,对方一脸平静。

    没有说话,李辉带队,转头便走。

    清枫寨地域,距离帝国边境已是极近,按皇宇辰计算,当时他自和李辉分开,顺着河道,快速行进了两个时辰,便碰上的清枫寨巡山之人。随后跟随两人巡山,虽速度很慢,但四五个时辰,也到达清枫寨山门。

    按照这样的距离来看,若是一众人全速前进,应可在五个时辰之内,到达李辉之前隐藏的山村,若到了山村,便会暂时安全了。

    但此时己方一众人的状态,已然强弩之末,站立行走都已用尽全力,别说全速行进了。

    目前,也只能找一处偏僻之所,安静修整,略作恢复。待恢复了气力,再往回走。

    清枫寨地界,李忠却是无比熟悉,出了清枫寨不远,便是李忠和皇宇辰在前带路,在荒林中行进。

    李辉精神紧张,皇宇辰之前所说,自己并不是没有意料。他之前与对方已交过手,深知敌方指挥也是身经百战之人,策略不在自己之下。之前战斗,安排大部分军士正面进攻,吸引己方注意,再安排少量军士骚扰,让自己疲于应对,现在想来,不管是制作的大型木质器械,还是两台冲城车,都是用来吸引自己注意力的。真正的杀招,却是在背后偷袭的精锐小队,若不是皇宇辰发现的早,被这些人打个措手不及,加上正面的冲城车和大量军士,破开寨门,此刻己方早已全军覆灭。

    这样的将领,定不会一蹴而就,安排之前攻

    势,不能十拿九稳,定会安排追兵及伏兵,所以李辉神情格外紧张,凝神观察周围环境,尽量避开有伏击嫌疑之地。

    行进缓慢,战战兢兢,李忠在前带路,约走了两三个时辰,才隐约看到前面一处山峰,影影倬倬,被巨大树木遮挡,看不真切。

    李忠停住脚步,轻声对身后李辉道:“前面山峰,有一处山洞,及其隐蔽,洞穴不小,足够我们修整。是否进去,还看将军。”

    一路行来,李辉每每改变路线,为的是避开敌方追击,变的多了,李忠索性在到任何关键位置之时,都询问一下,确定之后,再向前走。

    李辉闻言,微微点头,并未说话,抬手示意身后军士原地暂停,自己慢慢向前摸去。

    军士依照李辉手势,原地隐蔽休息,李忠与皇宇辰,也蹲在一处低矮灌木中,略微修整。

    这个地方,皇宇辰之前从未来过,但看李忠样子,他怕是之前经常来,自己也不担忧,李辉前去探路,应不会太快回来,自己索性盘膝坐下,闭目调息起来。

    李忠微微喘息,一夜激战,又行进很远,早已超出了他体力范围,靠着之前晶石内剩余的斗气,勘勘支撑到此。此刻停下来,疲倦之意立刻袭来,全身伤口都隐约传来疼痛,让他有些忍耐不住,咬紧牙关,勘勘承受。

    而剩余的一众军士,显然已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情形,李辉下令的片刻,已然纷纷入定,抓紧一切时间,恢复气力。

    半晌,一旁草丛传来轻响,皇宇辰睁开双眼,凝神看去,只见李辉从林中钻出,一脸疲惫,见皇宇辰正在看自己,挤出一丝微笑。

    “前方没有危险,已经看到李小哥说的山洞了,地方确实隐蔽,适合修整,跟我来吧。”李辉走到皇宇辰身前,低声说道。

    皇宇辰闻言,轻轻起身,拉了拉李忠,发现李忠没有动静,心中一惊,忙向他看去,单手搭在李忠手腕,探查他的气息,发现李忠昏了过去,却没有性命之忧,不由松了口气。微微用力,将李忠扛起,跟着李辉,慢慢向前行进。

    李辉回来的瞬间,其他军士立刻睁眼,听闻李辉话语,立刻起身,跟在身后,慢慢向前摸去。

    这一路其实并不算远,但所有人都尽量不弄出任何声响,蹑足前行。

    向前行了约一刻钟,李辉扒开一片灌木,一个山洞入口,出现在眼前,这入口不大,勘勘能过一人,李辉向众人招手,第一个走了进去。

    皇宇辰跟在李辉身后,也进入洞内。入洞之后,里面空间确实极大,一点不像外面看起来那般狭小。

    借助月光,能依稀看清,虽是荒郊野岭的洞穴,却明显有人在这居住过,不光有桌椅板凳,地面上,还铺着床铺,几盏油灯挂在洞壁。不远处,竟还有几个柜子,几张猎狐毛皮,放在柜子边缘。

    皇宇辰走到洞穴最里面,将李忠放在一处床铺上,左右查看洞穴,李辉此刻,点燃了洞穴最里端的烛火,待所有军士系数进入,最后一名军士将之前扒开的灌木再次合拢,李辉立刻将手中烛火吹灭,周围立时恢复黑暗。

    “所有人就地修整,尽快恢复气力,不要吝惜药品,此刻保命要紧。”李辉声音很轻,皇宇辰在李忠身旁盘膝而坐,静静调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