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同人之超仙 前第八章瓶之终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到了这步,擎冥暴怒异常,但他亦只能面对现实,其肉身可承受不了灵域之击。

    擎冥收回灵域,不过三人竟然改以灵域轰击,这如同界面之击的攻势,擎冥能够抵御的亦只有他的灵域了。

    这么刻,擎冥只能以灵域将自己包裹其中,而九元三人则将灵域死死压制住擎冥的灵域。

    擎冥却不怒反笑起来,叫了出来:

    “即使以三对一,你三人灵域也奈何不了我!”

    “是吗?”

    九元轻笑一声,那个无形空间,他的灵域便瞬间提升至高空当中,朝下面的擎冥狂砸下去,然后再次瞬间提升,狂砸。

    迫于邀月万烨的压制,擎冥也只得默默承受下来,但九元的每一次灵域狂压,擎冥的灵域内都会出现一些花木爆炸消亡,直至最后一些的灵虫也难耐巨大的灵压,一条条的爆体而亡。

    当然灵域的对撞,受害的肯定不只一边,九元的灵域亦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九元竟没有太在意这方面罢了。

    面对此番折磨,擎冥虽怒但仍不太放在心上的,即使灵域内所有的生灵灭绝,他仍可再行将之造出来。

    九元控制着灵域一次接一次的狂击,却依然不解恨,毕竟如对方所说,自己根本没有丝毫机会置其于死地的,再耗上万年仍无法动他分毫。

    这般想罢,九元便传音问向邀月及万烨,竟让他得到一个意外之喜。

    原来邀月早在十余万年前的一次星空冥想下。竟发现了一处几乎有去无回,危险万分的破碎虚空。

    当时她仅仅只是一缕神念进入,在传回该处虚空的一点基本情况便无法再连上此道神念,但按照反馈回来的信息却让她有点惊诧。

    她猜想,假如是修士真身前往该处虚空的话,即便达到她的那种帝阶,亦绝对是有去无回的,哪怕仙帝修为如擎冥之强悍,也是如此。

    邀月便将此个虚空定名为万刹虚空,其星空坐标早已是记诸心上。恰逢此地空间极为不稳。可以利用星空传送阵将擎冥送往万刹虚空,便是一了百了之事。

    原本九元也只是希望在此地花上十万百万年来耗死擎冥的,但现在有此良机便是不容错过,与邀月。万烨稍一合计下。便将此事确认了下来。

    擎冥虽留意外面的一举一动。但苦于灵域受制,行动受阻,只好放任他们三人施为。

    但见他们竟调出好几千个的傀儡。正在附近搭构什么大型建筑物的样子时,擎冥终于坐不住了,他尝试以手段干预,但最后还是失败告终。

    “你们要做何事!”

    此时的九元也停下了灵域攻击,与邀月,万烨一同将擎冥的灵域压制得死死的,擎冥虽是焦急之余,他所能做之事,的确不多。

    一顿饭的工夫不到,一个大型的祭台便显现众人面前,万烨接连调出数千阵旗,邀月也是同样的将一些大型禁阵组建完全。

    少倾,擎冥发觉自己竟在三人的灵域控制下慢慢移动到那座新组建起来的祭台之上,并被其压制得死死的,无法动弹分毫。

    现时的擎冥却是无法收起灵域,否则一旦落入对方灵域之内,三帝再加上自由控制之域,他的生死便不是那么好说了。

    接下来,三人灵域依旧品字型的将擎冥围在中间,九元一甩手,数千的极品仙灵石,还有部分参天造化露便各自飞遁,落至祭台上的相应位置。

    到了此时,擎冥终于看得清楚,这是一个类似于星空传送阵的大型法阵,急怒的大吼道:

    “你们到底要将我送到哪里?”

    三人均笑而不语,邀月笑容显冷,扬手朝法阵一侧弹出一道法诀,星空坐标已然确定,九元却是大叫一声:

    “去吧!”

    随后,九元有点狠毒的目光扫向擎冥,扬手打出一记蓝虹,击到法禁之上,法阵便是嗡嗡作响,随后法阵便被一层眩人眼目的光晕包裹了起来。

    “他已经被法阵锁定,诸位可以撤回灵域了!”

    说话的是万烨,九元及邀月则心领神会地念头一动,擎冥立时便觉得浑身一松,但却在此同时,一股超越法则的天地之力,让其提不起丝毫法力抵抗。

    “我会回来报仇……”

    擎冥最后的话语没有说完,祭台之上的他已然被一层的眩目光斑包围起来,随后,那些光斑冲外面一展,眩目之斑如涟漪般的一荡,扫过了外面的三人,擎冥便消失众人眼前。

    三人相互间对了下目,略作收拾,他们便离开了此个裂死谷。

    在谷外的某个狂风凛冽之地,他们经过了一番商议,便向北冥仙宫疾驰而去。

    半年后,擎冥所创立的玄冥门,连同玄冥门管辖的北冥仙宫,接近百位仙君全被抹去神识海,痴呆疯癫之下在玄冥门及仙宫内大肆杀戮。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两月,几乎将仙宫内全部的人员斩尽杀绝,外逃出来的除去一座已行通灵的眩光天晶塔之外,就只有极少的两三个仙宫之人。

    而玄冥门上的所有人等,全部在北寒仙域之内,可以说一夜间消声匿迹,不见踪影。

    北冥仙宫被灭门之事,外传出去的就只是一种天变传说,外人无从得知北冥发生了什么。

    当然,金翰仙宫内,部分上层之人大致能够推断与掌天瓶失踪有关,只不过这种事情并不适合提起,他们没有传出任何消息,那些勉强逃生之灵亦不敢乱说,因此亦成为了一件悬案。

    至于九刹谷那边,由于连擎冥亦不见了。再加上九元等的周旋,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九元,邀月,万烨,也从北冥仙宫得到不少他们所期望之物,实力有所提升,亦因此事形成结盟越渐坚实,能够抗拒另外一个仙宫觑觎之窥。

    百万年后,萧言自隐世绝阵当中醒来,收起了所有阵法。选择性来到了附近的小城。再传送到大城,却无法打听到另一个仙域之事,辗转回到了北寒仙域。

    萧言刚一踏足北寒仙域,便觉得神魂仿佛被一对无法感知的天眼锁定。再一打听。得到消息竟然是擎冥神秘失踪。北冥仙宫大乱,但自己师祖依旧在九元观上,这真仙界是无法再留待下去的。便寻思着能到哪处下界再行躲避。

    一些大型城市是有降仙台,但萧言是不能冒此风险去使用的,只得自己凭借阵法造诣在附近搜集到足够材料,自行逃避到下界去。

    这日,萧言来到所在小城中一家较大店铺,方才走进去询问,便迎面见到一个相貌堂堂,虎背熊腰的男子匆匆走出,萧言一看其气息便知道此人是刚飞升不久,快步走上前去,向店家询问道:

    “掌柜的,这里可有阵盘玄罗禁?”

    店铺内的掌柜立时笑面相迎,朝萧言微一躬身道:“很不凑巧,你要的正好被刚才的顾客买走了!”

    “哦,就没有更多了吗?”

    “没有了!”

    听闻掌柜之言,颇有些心急的萧言马上转身出去,神念大放,脚下连点的便出现在那位的男子面前。

    “这位道友,在下萧言,请问可以将玄罗禁让与在下?”

    此个男子面见萧言竟看不出对方修为深浅,当即施礼回道:

    “晚辈天殊,这玄罗禁是要破阵救人之用的,还请前辈海涵!”

    “哦,你要破禁,这条麒麟脊正好合用,与你交换如何?”

    这位叫天殊的男子见对方不单单修为远超自己,竟然还用价值十倍不止的麒麟脊交换普通异常的玄罗禁,当然是满心欢喜的,但又怕有诈,萧言见状一笑,便将麒麟脊递了过去,还说道:

    “此麒麟脊我已抹去痕迹,道友可仔细检验!”

    接下来天殊检查无误后便与萧言交换了玄罗禁,互相告辞便离开了。

    两月后,城外的一处荒谷中,早已搭建妥当的降仙台便展现萧言面前。

    遥遥望了望百造山的方向,半带黯然的萧言摇了摇头,一道青虹射至法禁上,眩目光斑将萧言彻底包裹了起来,“嗡”地一声,萧言消失无踪。

    身处一片玄黑星空当中的萧言仔细一望,原本要去的界面竟猛然地剧烈抖动起来,极远的数颗耀眼之星竟变得暗淡,耀星与满月之间竟似是聚拢一齐般挪移起来。

    “怎么可能!难道是星空巨变!”

    “萧主!星空巨变,不太可能吧!这可是万万年都难以遇上的。”

    萧言耳中传来彩儿的悦锐声音,但萧言却是凝望苍天繁星,苦笑回道:

    “虽未经历过,但按照记载就是如此了!”

    接下来,萧言感受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即使护体灵光大作下,仍然是感到压抑异常的。

    然后,无尽的星空当中竟刮起道道的罡风,没多少工夫萧言已是灵光暗淡额角渗汗,苦痛异常。

    “想不到盗取掌天瓶都没有要我命,却要命丧这星空巨变当中!”

    “萧主!快想想办法吧!”

    彩儿同样显得颇为焦急的,但见此时,萧言手指在灵兽环中一转,彩儿竟被其调了出来。

    “彩儿,掌天瓶收好,你天生空间神通也许可以保你一命的,快快离开吧!”

    “不行!萧主!”

    “一定要帮我保管好掌天瓶,我若不死,一定寻得你回来!”

    眼见这个彩儿迟迟的不显露原形,萧言硬是将掌天瓶塞到彩儿怀中,意念稍稍一动,彩儿竟被强行现出七彩凤凰之身,被萧言一掌拍开,彩儿方才极为不舍地叼着掌天瓶匆匆飞走。

    “彩儿,你若免于一死,掌天瓶会帮你重返仙界!”

    萧言说完这话便目中寒光大盛,意欲作最后一搏,只见其将手中的储物指环脱下,往体内一抛,指环旋即已是含在元婴嘴上。

    瞅准机会,萧言便在下一刻的星空巨变之时,将肉身自爆,其仙阶元婴便一下疾进了某个的下界,此界正是灵界。

    虽毁去肉身,但萧言却得以侥幸活下来,很快便找到该个界面中的广寒界及莲蓬,最后另觅海底某处重铸肉身。

    而那只七彩凤凰彩儿所遇到星空压力之大实在远超她所能负荷,就连掌天瓶外的封印符录全都被罡风吹散毁去,而掌天瓶的瓶灵则担心掌天瓶无法承受空间压力,瞅准机会偷偷地逃遁而去,落至了魔界,并逃到魔源海洗仙池中。

    彩儿承受不了空间压力,虽能保住肉身,但法力耗尽,跌落人界,彩儿最后用仅余法力,下了一道禁止,让掌天瓶能彻底隐匿起来,但百万年后,该道禁止已是式微,符力耗尽,被一小孩捡去,此个小孩便是韩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