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的厨神生活 第434章 全城被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陆树一口气吃了三千颗灵石,终于饱了。

    枝叶耷拉着,有种离死不远的感觉。完全没有那种吃饱喝足,沐浴了雨水后的勃勃生机。

    陆湛找到黑客,对它说道:“陆树吃饱了。我和它说话,它都没反应。”有种陆树要完蛋的感觉。

    “喵……”

    黑客从二楼跳到一楼,像女王一样,瘫坐在沙发上。

    它瞄了眼陆湛,眼神严肃。

    铲屎的,别瞎担心。现在担心也没有用,等吧。

    陆湛朝院子里看去,陆树像是一颗失去了生机的树,怎么可能不担心。

    不过看黑客成竹在胸的模样,想来陆树应该没有大问题。一般性的小问题,陆树自己就能解决。

    陆湛回厨房做饭。

    暴风雨没有停歇的迹象,一下就是两天两夜。

    河水暴涨,下游农田,房舍被演。

    城市排水系统,没能经受住暴风雨的考验。城市变成了海洋,人们戏称,在家门口就能看海。

    街道淹没,小区淹没,放眼看去,仿佛整个城市,都已经被洪水淹没。

    车子进水,不可避免。

    地库进水,所有车辆被淹没,众多车主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望水兴叹。顺便骂骂物业,骂骂官府。

    许多买了一楼的业主,同样欲哭无泪。雨水倒灌进入小区,先是小区道路被淹。随着时间推移,一楼不可避免的进了水,水深到可以在屋里游泳钓鱼。

    小区被淹,学校被淹,街道被淹,商场被淹。整个城市,因为这场暴雨,陷入了瘫痪中。

    暴风雨不停歇,救援被阻挡。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盼着暴风雨快点走吧,不要下了。

    连下两天两夜的暴雨,整个城市真的变成汪洋大海。

    到了第三天,暴风雨变成了小雨。

    虽然依旧在下雨,好歹雨小了,救援能进入小区,被困的人们,能够喝上纯净水,吃一口热饭。

    陆湛住在山上,除了不能出门外,并没有受到影响。

    周晨这位监工很负责,排水系统工作效率非常高,雨水被及时排走,并没有发生积水情况。

    他和许杨保持着联络,了解下河村的情况。

    下河村的地势比较高,这一次很幸运的没有积水。

    村里没积水,意味着陆家小院也不可能进水。陆湛放心下来。

    他打开电视,本地新闻全是关于这次暴雨受灾情况,还有各地的救灾情况。

    有一个小区,地势比较高,小区内没积水。但是出小区的唯一一条道路地势较低,积了足足一米多深的雨水。

    现在的情况就是,小区里的人出不去,小区外面的人进不来。

    后来,是兵哥哥们划着船,将食物和饮用水送进了小区。

    相对于电视新闻,网络上有更多更加触目惊心的照片。

    一栋栋被淹没的房屋,一辆辆被淹没的车辆,甚至还有漂浮在河面上的尸体。

    有人的尸体,也有牲畜的尸体。

    照片很震撼,让所有人都见识到了大自然的力量。

    大自然才是世上最大的大杀器。任何力量在大自然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网络上还有很多帖子,都在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盘点自家受损情况。

    “住一楼宿舍,半夜雨水倒灌进入宿舍。东西都来不及收,就跑了出来。只带了手机,钱包,连衣服都没带。现在穿同学的衣服,冷死了。我放在宿舍的东西,全都泡了水,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用。”

    “买的房子在二楼。一楼被淹了,好惨。很庆幸,当初买房子的时候没有听售楼小姐的忽悠,幸运躲过一楼。以后买房子,绝逼要买十楼以上。”

    “我住十楼。第一天我们小区就停了水。偏偏饮水机只剩下最后一杯水,当初想着要叫水,结果下起暴雨,送水的来不了。整整一天一夜,没喝一口水,当时好绝望,以为自己要死了。”

    “我才真的惨。我贷款买的别摸我,才开了半个月,停在地下车库。结果车库进水被淹了,呜呜……不知道这种情况保险赔不赔。我才开半月,能不能退车。”

    “退车别想。保险赔不赔,要看你当初有没有买这类保险。没买就只能自认倒霉。”

    “还有半个月就考试了,我的书,卷子,笔记本,全都泡了水。p!”

    “我开手机店的,店里被淹,手机只抢出来一半,我有说什么吗?”

    “我更惨,楼上你至少抢出来一半,我是一半都没抢出来。老子的超市,全被淹了,都淹到了屋顶。想进去抢救一下都没机会。几十万的货啊!亏得底裤都没有。”

    “唐城下水道辣鸡。天天就知道挖路修路,怎么不知道把管道好好搞一下。”

    “我们老板才惨,两千多平米的商场被淹,损失起码几百万。”

    网络上凄风苦雨,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在这场暴雨中损失了一点。

    公司放假,工厂停工,大家都投入到这场突如其来的风雨灾害中。

    陆湛登录微信。几个微信群,也都在讨论这场暴风雨。

    雨小了,救灾才刚刚展开。大家都盼着大晴天,盼着积水赶紧退去。

    “喵呜……”

    棉花窝在陆湛的怀里。下雨天气温很低,棉花觉着有点冷,需要陆湛爸爸的温暖。

    陆湛替它顺着毛。

    大家被困在山庄两三天,不能出去浪,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陆湛笑了笑,说道:“一会给你们烤蛋糕吃。”

    “汪汪……”

    葫芦娃兴奋地叫了两声,总算有一件高兴的事情。

    陆湛朝院子看去。

    陆树耷头耷脑,已经整整两天。

    这两天时间内,陆树没有吃一颗灵石,也没有缠着他。

    “它是在冬眠吗?”

    陆湛问蹲在沙发上的黑客。

    黑客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它朝门外看去。陆树那模样,的确像是冬眠,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象。

    在看不到的地方,陆树的树根正在疯狂的吃吃吃!

    一场大雨,淹死了人,淹死了牲畜,还淹死了许多藏在地底下面的各种生物。比如老鼠。

    陆树的树根,疯狂地朝山脚蔓延,越过河堤,进入河床。

    它守株待兔,顺水漂下来的各种‘尸体’,全都被他吞噬得一干二净。

    到后来,河中以它为中心,方圆几十米范围内,鱼虾绝迹。唯有无数条根须在河中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