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的厨神生活 第342章 耍威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刚亮的时候,陆湛就醒了。

    枕头边,放着一个半成品玉雕。

    玉雕拇指大小,水色透亮,雕工精湛。

    虽说还没完成,却也看得出来,雕刻的是一个女人,身着旗袍的美女。

    眉目如花,眼眸低垂,浅浅一笑,浓浓的书卷气从从雕刻中透出来。

    这是一个让人一眼难忘的女人。那一颦一笑,不是最美,却能轻易拨动心弦。

    陆湛拿起玉雕,细细摩挲。

    每一寸,每一刀,他都熟悉无比。

    这尊小小的玉雕,倾注了他的心血。

    他拿起匕首,继续未完成的雕刻。

    天大亮,葫芦娃和棉花睡到自然醒。

    “汪汪……”

    陆湛爸爸,汪饿了。

    陆湛摸摸葫芦娃的头,“等着,我去给你们做早饭。”

    早饭是馒头包子稀饭,葫芦娃和棉花吃得很香,都是一脸满足。

    吃过早饭,陆湛带着两只继续修炼。

    玉雕完成,女人栩栩如生,仿佛从玉石中活了过来。

    陆湛看着手中的成品,满意地笑了起来。

    他将玉雕放入木匣子中,匣子内垫着一张白色绒布,衬得玉雕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将匣子放在裤袋中,陆湛拿出大树枯枝继续雕刻。

    他打算用枯枝雕刻一串手链。

    修炼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眼看快到晚饭时间,陆湛驱车前往玉泉山前山。

    薛燃今天在前山研究变异蘑菇。

    陆湛之前应特调局的要求,特意让陆树在玉泉山前山留下一丛变异蘑菇,用作研究。

    这些天,薛燃就泡在玉泉山前山。

    陆湛驱车达到前山。

    根据封山令,前山已经封山,除特调局,研究所的人员,任何人不得逗留山中。

    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上山。一经发现,全部关起来。

    山门有专人看守,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私自上山。

    陆湛的车就停在山门口。

    往日人流如织的山门,如今变得格外的冷清。

    未见一人,只闻鸟鸣蛙叫,还有远处幽幽群山。仿佛是一副水墨画,被人浓墨重彩添上一笔。

    陆湛下了车,葫芦娃和棉花跟在他身边。

    这两只就像是哼哈二将,的确是哈哈哈!

    尤其是葫芦娃,又二又怂,家里就属它最闹腾。

    陆湛走上台阶,准备直接上山。突然从山门中走出来一人。

    王酩德最近心情很不好。

    先是自己的孩子,资质测试f级,也就是说他的孩子这辈子和修行无缘,也没有觉醒异能的可能。

    真是p,他儿子成绩那么好,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修行资质怎么可能是f级。

    他总觉着这事不对劲,要求重测,结果依旧是f级。

    把他给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发痛。

    然后,最近他老婆天天和他吵架。嫌他没本事,在特调局也只是个边缘人物,连给小舅子解决工作都办不到。

    为了这事,他老婆天天在他耳边说些难听的话,什么难听说什么。半点没考虑他的感受。

    说实在的,王酩德当初能进入特调局,真的是走了狗屎运。

    上面一纸通知,他稀里糊涂就到了特调局。到现在他都没弄清楚,谁是他的贵人。

    最后他把这个归结为好运气。

    不过最近好运气有用完的迹象,他的生活处处不如意,如今还被派来守山门。

    虽说有兵哥哥们作伴,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的,但他还是不爽。火气大到他自己都怕。

    眼看要下班,结果有人竟然试图在这个时候上山。

    p,那么大的封山令没看到吗?

    “封山了,不准上山。没看新闻吗?赶紧走。”

    王酩德走出山门,怒气冲冲地吼道。

    陆湛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对方四十来岁岁,说话挺不客气,一副很有依仗,谁的面子都不给的态度。

    “我知道封山,我找薛老师。”

    “找谁都不行,赶紧走。你不识字吗?门口那么大的封山令你看不到?”

    “要怎么样才能上山?”陆湛耐心问道。

    王酩德翻了个白眼,很不屑,“有通行证就能上山,没通行证,哪来的回哪去。”

    说完还挥手,像敢苍蝇一样赶走陆湛。

    陆湛站着没动,而是问道:“如果我一定要上山,你要如何?”

    王酩德呵呵冷笑,“你可以试试看。我劝你不要乱来,这里现在由特调局接管。知道特调局是什么单位吗?我看你开这么好的车,应该是个有见识的人。识相的赶紧走,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王酩德威风凛凛,他就是看不惯这些有钱人。仗着有几个臭钱,整天吃香喝辣开豪车泡妹子。

    呸!

    到了特调局门口,是老虎也得蹲着,是龙也得趴着。

    这也是特调局这份工作最让王酩德满意的地方。

    耍起威风来,爽得不要不要的。

    陆湛好奇的盯着王酩德,“你不是唐城特调局的人?”

    唐城特调局,从上到下都认识他。眼前这人,却当他是硬闯山门的二代。

    “嘿,还知道特调局啊,既然知道就赶紧走。”

    王酩德特不爽,这人什么玩意,竟然敢无视他的话。

    陆湛笑笑,然后说道:“玉泉山前山,后山,还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让开!”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陆湛带着葫芦娃还有棉花径直朝山门走去。

    王酩德眼睛一睁,竟然还真有胆闯山门。

    “来人啊,有人闯山门,赶紧将这人抓起来。”

    一群兵哥哥从山门后面跑出来,还真要抓陆湛。

    王酩德得意一笑。让你嚣张,一会看你还怎么嚣张。

    陆湛看着眼前的数位兵哥哥,轻叹一声,“我本不想和你们为难。一会告诉你们的领导,就说陆湛来了,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话音一落,兵哥哥们全部被掀翻,手中武器刷的一下,全被陆湛收缴。

    陆湛手指头微微一动,带起一阵风,所有武器都被这阵‘妖风’丢在了枝头上。

    “你你你……”王酩德又惊又怕,p,他怎么就遇上了这尊大神,怎么就没在第一时间认出这位大神。

    这可怎么办?这下怎么办?

    陆湛没等王酩德将话说完,直接将人掀翻。

    这人话太多,还是让他闭嘴吧。

    王酩德趴在地上,欲哭无泪。

    陆湛带着葫芦娃棉花,如入无人之境,径直走进玉泉山前山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