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的厨神生活 第28章 刀就是他的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考验功夫的豆瓣鲫鱼端上桌,接着还有鱼头豆腐汤。

    可惜没有剁辣椒,要不然陆湛还能做一个剁椒鱼头。

    鲫鱼刺多,但肉质鲜美。

    很多人用鲫鱼熬汤,简单,味美,熬得烂烂的,还不用担心被鱼刺卡住。

    而陆湛则选择了最耗时,也最考验功夫的豆瓣鲫鱼。

    先把铁锅烧热,倒入清油。将油烧热,然后将准备好的鲫鱼放入油锅中过油。

    鱼的表层被煎得金黄,内里却依旧鲜嫩。

    然后将鱼起锅。

    就着煎鱼剩下的油,开始炒配菜。

    豆瓣,黄酒,冰糖,酸菜,花椒,姜末,蒜末等等分先后顺序一股脑地倒入油锅,炒好后,将已经煎好的鲫鱼在锅里面滚一圈,然后鲫鱼起锅,配料淋在鲫鱼身上。

    新鲜**的豆瓣鲫鱼就做好了。

    夹一块鱼肉,裹上配料,鱼肉和鲜美配上微甜微酸的配料,让人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每个人都是一脸幸福,露出吃到美食的愉悦表情。

    这就是美食的力量。

    以老苏头为首的八个人,直呼今天值了!

    不仅见识了陆小哥的厨艺,一桌全鱼宴,让饱经‘猪食’蹂躏的胃,终于得到了满足。

    “陆小哥,这个!”李常福对陆湛比起大拇指

    陆湛笑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们也要吃饭了。”

    忙到现在,陆湛和陆明羽总算能坐下来吃饭。

    两盘鱼,加一个鱼头豆腐汤,就是陆家母子今天的午餐。

    至于黑客那三只,这会已经在后院吃上了。

    陆湛饿了谁,也不能饿了那三只。

    陆湛端起饭碗,刚吃了一口,还没来得急回味,顾柏就走进了陆家饭馆。

    老苏头一见,乐了!这不是上次在陆家饭馆碰到的那位顾警官吗?

    顾柏身后还跟着两位同事。

    顾柏在椅子上一座,“陆湛,搞点吃的来。”

    陆湛指了指菜单上的营业时间,“这个点,已经没吃的。”

    顾柏眉眼都没动一下,他特意拖着午饭时间,赶着这个点过来,就为了吃陆湛给自家做的饭菜。

    顾柏大手一挥,“没关系,你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钱照给!”

    陆湛嘴角抽抽,这是遇到了强吃。

    老苏头哈哈一笑,乐得看陆湛的笑话。

    陆明羽在桌下踢了陆湛一脚。

    陆湛擦擦嘴,站起来,“顾警官,两位警官稍等。”

    陆湛进了厨房,转眼端起一盘家常鱼,一碗酸菜鱼。

    老苏头笑起来,他就知道陆小哥肯定还藏着好东西。

    陆湛想说,冤枉!他这不是做多了点,留在厨房打算晚上吃。哪想到顾柏顾警官尽赶他们家的饭点。

    饭菜上齐,顾柏带着两个同事开吃。

    三人狼吞虎咽,顿时将另一桌的八个人,衬托得斯文秀气。

    周晨朝顾柏看了好几眼,没错啊,就是顾家的顾大哥啊。

    周晨还没站起来打招呼,就收到顾柏一记警告的眼神。

    好好吃饭,该干嘛干嘛。

    周晨秒懂,犹豫了一下,继续埋着头吃饭,不再朝顾柏看一眼。

    一个红t恤年轻男人站在陆家饭馆门口,问道:“还有吃的吗?”

    陆湛干脆利落,“没了!”

    红t恤指着老苏头那一桌,正要开口说话,然后就看到坐在边上的另外一桌,顾柏和他的两位同事。

    一看到顾柏,红t恤顿时不淡定了,撒丫子就跑。

    红t恤一边跑一边懊恼,他怎么就没注意到顾柏那三个人,怎么就自投罗网了呢?

    这也不怪红t恤。任谁去到一个陌生的饭店,最先注意到的,肯定是人最多,最吵闹的那一桌。

    老苏头他们八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能不吸引人吗?

    等红t恤认出顾柏的时候,已经晚了。

    顾柏丢下筷子,就冲了出去。

    顾柏的两个同事,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啦?

    不管怎么啦,先跟着冲出去准没错。

    最后,顾柏一脚无影脚,在马路牙子上撂倒了红t恤。

    陆湛没去凑热闹,就站在大门口打望。

    红t恤被抓到那一刻,就昏了过去。然后陆湛看到顾柏手中银光一闪,又没影了。

    陆湛眨眨眼,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红t恤被押到车上关起来,由顾柏的两个同事看守。

    顾柏则回到陆家饭馆,把没吃完的饭菜吃饭。吃完后,嘴巴一擦,叫陆湛结账。

    陆湛说道:“你看着给吧。这个不好定价。”

    顾柏乐了!

    “有什么不好定价的。他们什么价格,我们就什么价格。”

    “他们是按人头算的,一人五十。”

    “那就一人五十。”

    陆湛也没矫情,安心收下顾柏的一百五十元。

    顾柏收起钱包,拿出手机,“来,交换个号码,以后有好吃的记得给我电话。”

    陆湛敢不从吗?

    不敢!

    陆湛和顾柏交换了电话,还交换了微信。顾柏挥挥手,走了!

    老苏头他们也吃完了。

    钱也付了。

    八个人酒足饭饱,纷纷起身,准备打道回府。

    周晨突然叫住陆湛,“陆老板,你家的酸菜卖吗?我想买点回去。”

    陆湛说道:“不用买,我送给你。不过我家酸菜做得不多。”

    “没关系。”有得吃就不错了。

    陆湛捞了一碗酸菜,给周晨装好,将人送走。

    看着已经空荡荡的酸菜坛子,陆湛将青菜萝卜切好,洗干净,晒干,最后放入酸菜坛子里。

    离着晚餐还有几个小时,陆湛拿着一截木头上了二楼。

    陆湛坐在椅子上,平心静气,片刻之后,手指动了。

    随着陆湛这一动,木屑纷纷落下。

    陆湛手中的刻刀,上下翻飞。随着陆湛动作加快,只见刀光剑影,一道道残影,描绘出陆湛精湛的刀工。

    陆湛心无旁骛,已经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

    黑客跃上墙头,又跃上窗头。蹲在窗棂上,目光专注地看着陆湛手中的刀。

    陆湛手中的刀,就是陆湛的道。

    陆湛修真的道路,不是开始于《养生诀》,而是刀。只有刀,才能真正引领陆湛入道。

    陆湛的卧室,灵气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随着陆湛手中的刀,划出一道道残影,周边所有被忽略不计的灵气都被刀中所蕴含的道义牵引着,来到陆湛身边,围绕着陆湛手中的刻刀缓缓流动。

    从最开始稀薄的一束灵气,到后来,灵气浓郁得挥散不开。

    黑客趴在窗棂上,从陆湛身边飘散开的灵气,就让它舒服得快要把持不住,想要喵喵喵的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