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极品凰妃 第二十七章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该来的总归还是会来,夏柒柒想起来,曾经有一位大咖说过,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走掉。

  看来真理永远都是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这么快就要骑到我头上去了吗?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好欺负吗?

  “说的是,国有国法,家里自然也要有家规,咱们将军府万不可给人看了笑话。”

  夏柒柒脸上堆着的笑容,慢慢减少,柳婉儿并未注意,听到夏柒柒这话,稍稍放心了一些,笑容更加亲切了。看来这个大小姐挺好安抚的,柳婉儿心想自己太小心了。

  夏柒柒无视柳婉儿春风一样的笑容,继续说道,“只是,我刚刚回到家里,有些情况还不了解,还要劳烦柳姑娘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夏柒柒说完,脸上挤出一些可怜楚楚的表情。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情,将军府的女主人可不是儿戏。夏柒柒这是第一次见到柳婉儿,确认一下也是应该的,再说,夏柒柒本是将军府的嫡长女,也有权利要求一些东西。

  心中虽然不乐意,柳婉儿脸上依然堆满笑容。来到将军府,每个人都要看自己身份的证明,要不是自己有夏元空亲笔签字的契约,指不定现在已经怎么样了呢。

  但是她也无惧别人查看,真的假不了。柳婉儿扭头示意旁边站着的仆人,那个仆人会意,从怀中掏出来一卷布帛,恭敬的双手呈递到柳婉儿手中。

  刚刚坐下的时候,夏柒柒就注意到,青青看这个仆人的眼神,显然青青不认识此人。

  丫鬟、仆人都换了,速度够快的!不过,在仆人双手递过来布帛的时候,夏柒柒从这个仆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不一样的颜色。根据自己前世多年的经验,夏柒柒可以确定,这个仆人并不单纯啊。

  “柒柒啊,这是你父亲亲自签字的帛书,你看一下吧。”柳婉儿从仆人手中接过帛书,袖手前趋,葱葱玉指如雕琢一般晶莹。

  夏柒柒接过玉手递过来的布帛,眼睛划过旁边的仆人,回到柳婉儿身上,“柳姑娘举止尽显大家风范,想必出自名门。这个仆人是随姑娘一起来皇都的吗?”

  “这个仆人的确是随我一起来的,你父亲也是见过她的。”柳婉儿回答,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难怪啊,夏柒柒心中一笑,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仆人至少伺候柳婉儿很长一段时间了。手中接过契约布帛,夏柒柒打开浏览一番,心中暗暗有了底细。

  青青站在夏柒柒身后,探着身子向前低着头,和夏柒柒一起看,还边看一边点头。旁边的柳婉儿看着两人一致的表情,心想难道你们还真能看出什么。

  夏柒柒发现青青和自己一起点头,心生诧异,看了一眼青青,这个丫头不是不识字吗?眼前手里拿的又不是漫画,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有能看懂了?

  眼神接触了一下,青青也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对呀,我为什么要看呢,我又不识字!”青青心里想着。

  她的确不识字,一个自小做丫鬟的人,哪有时间读书啊。就算想读书,也没有那个钱啊。这些日子,青青和夏柒柒天天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二人私下并没有明显的主仆之分,夏柒柒也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下人。二人越来越亲切,有时候连青青都忘记自己是一个下人了。

  小姐看着布帛上的字,自己也看,小姐点头,自己也点头,习惯性的和小姐保持行动上的一致,甚至忽视了,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看懂。青青在夏柒柒背后站直身子,丫鬟毕竟要有丫鬟的样子,不能什么都好奇,什么都看。虽然小姐并没有在意。

  “看来有必要教一下这个丫头读书写字。”夏柒柒一边想着,一边仔细看着手上的东西。

  字迹什么的,她肯定不认识,不过,既然冯管家都看过,应该没有问题。自己只需要注意契约的内容就好了。

  原来柳婉儿是随她父亲一起来皇城的,只是半路上先遇匪祸,柳婉儿的父亲又因病去世,只剩下她和一个仆人。

  二人孤苦无依,在官道上守护棺椁,希望有贵人能帮助他们。恰好夏元空出京路过,见他二人可怜,就把身上的银子全给了柳婉儿,把她买了下来,还帮她埋葬父亲。

  夏元空走后,柳婉儿主仆二人就进城了,一路来到了将军府。

  “这帛书上写的清清楚楚,也确实有我父亲的落款笔墨。”夏柒柒看完帛书内容,抬起头,把东西交还回去。

  “那我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柳婉儿笑脸如花,接过帛书。

  当然没有问题了,夏柒柒心中想着。只不过这身份,和你自封的身份,并不一样罢了。

  “这帛书上写的,柳姑娘的确是我父亲买回来的……”夏柒柒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的表情,继续说道,“但我父亲并没有说,柳姑娘可以做这将军府的夫人呀。这契约上写的分明是:柳姑娘自愿卖身为妾。”

  这“妾”与“妻”可是万万不同的。做妻子的可以在丈夫不在的时候,代替丈夫管理家中大小事情。而“妾”呢,就不一样了,只能算是一件附属物品。在这个男人可以妻妾成群的年代,做小妾的,并没有什么权利与地位。

  听到夏柒柒的话,柳婉儿脸色已经不太自然了。没想到这个大小姐真的把这这拿出来说事。

  “虽说,这契约上写的是“妾”,但是你母亲将军夫人已经去世多年,如今这府上,并无主事之人。”柳婉儿自然是不甘示弱,“你父亲既然把我娶回来,我就要为这个家分忧,担起这份责任。”

  柳婉儿换上了一副责任重大的表情,表示自己只是在为这个将军府受累。而且言辞之间并未提起“买”这个字,一直在说自己是“娶”回来的。

  “柒柒啊,虽说你是家里的嫡长女,但是你毕竟已经出嫁,俗话说,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你如今已经是七王府的人了,我又岂能让你再为将军府操劳呢。”柳婉儿一脸的委屈,好像自己肩上挑着千斤重担一样。

  谈话之间,把夏柒柒已经出嫁的事情说出来,其实是在提醒夏柒柒,就算你是嫡长女又如何,你已经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了。

  长幼尊卑的等级是自古传承的,只有根正了,才能苗红。即便夏柒柒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但是她这个嫡长女的身份,依然可以压过做小妾的柳婉儿。但是已经出嫁的嫡长女就不同了,毕竟你已经出了这个门,是别人家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