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萌娘军嫂 第131章 杀气凛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自量力!”郭义右手握着骨剑,轻挑一甩。

  噗哧!

  一道浓厚的剑气顿时从秋明鹤头顶上灌入。

  那一刹那,血溅三尺,沙扬五步。

  一个完整的人,在那一刹那,竟然从头顶处一分二位。仿佛两半猪肉一样,软绵绵的甩在了地面上。

  哗!

  震惊!

  除了震惊之外,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燕子门的那一群弟子。

  他们的眼神里,紧张,害怕,惊恐……

  他们的身体在哆嗦,他们的双腿已经站不住了。

  “鬼啊!”

  “快跑啊!”

  一刹那,鬼哭狼嚎声再次响彻了这一片大漠。

  “师父……”唐茹目瞪口呆,嘴唇微微张开,能够看到那粉舌在颤抖着。

  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看到郭义大展神威,但是,看到他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唐茹内心又有一些微微的担心。唐茹看着郭义的背影。内心,有一种惆怅感油然而升。

  看着那背影,她感觉到一种孤独,寂寞,冰冷,深度没有安全感。

  “师父。”唐茹紧咬着银牙,道:“我一定会努力修道,和你一样,追求无上天道。我要努力的修行,我要拥有保护你的实力。我不要一个这么孤单,这么寂寞,这么冰冷的你。我喜欢看你笑,看你无邪的笑容,看你灿烂的笑容。”

  郭义手持一把骨剑,长长的剑锋刺入沙漠,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一步!

  两步!

  郭义的步履越发的沉重,心情也越发的沉重。

  燕子门的人已经一哄而散,偌大的燕子门,想要找到陈安琪的下落,确实很难。

  “看来,只能找人问了。”郭义眯着眼睛。

  嗖……

  一道白影。

  下一秒,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等唐茹反应过来,郭义的身影出现在二十米开外。

  三长老拖着袍子,快速遁走。

  “妈呀!”三战老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

  掌门被人一招毙命;守山大阵被人一招击破;至于大长老,更是被他一刀劈成了两半,就快挂到房梁上成为两块腊肉了。

  谁能不惧?

  谁能不怕?

  他们已经彻底的成为了惊弓之鸟。而在他们的心目中,郭义则已经成为了一个大魔头。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说!”郭义语气冰冷,道:“陈安琪在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三长老慌乱的摇头。

  噗哧……

  没有犹豫,没有思考,甚至连眨一下眼睛都没有。

  骨剑扬起,人魂俱灭。

  这不是魔,是什么?!

  这不是妖,是什么?!

  往前!

  郭义迈着脚步,缓步的朝着燕子门里走去。

  燕子门的弟子此时哪里还有反抗的决心和胆识。一群人如同蝼蚁一般溃散,又如同一帮丧家之犬一般逃跑。

  嗖……

  又是一道白影闪过。

  “陈安琪在哪?”郭义立于四长老面前,冰冷的看着他。

  “我……”四长老脸色惨白,慌乱,他急忙说道:“在、在地牢里。”

  “带我去!”郭义冷声道。

  “是是!”四长老终究还是怕死。

  没有楚明飞的执拗,没有大长老的义无反顾……

  在四长老的带领下,郭义和唐茹朝着地牢的方向走去。

  地牢位于无人小镇的东北方向,走了十多分钟才抵达。进入地牢,一片阴森黑暗、潮湿,里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地牢很大,关押着各种人。

  陈安琪被关在了最里面的水牢。

  双手被吊在半空之中,人奄奄一息。普通人哪里能够承受这种折磨。莫说普通人,就算是燕子门的弟子恐怕也难以承受如此罪过。陈安琪脸色苍白,嘴唇干枯无水。

  若非身上那一块玉牌护着她,恐怕早就被燕子门这帮禽兽折磨死了。

  “陈姐姐!”郭义大喊。

  “小义?”陈安琪一愣,苦笑道:“我这是在做梦吗?”

  “开门!”郭义怒吼一声。

  一旁,几名燕子门的弟子吓坏了。

  “快开门。”四长老怒道。

  几名弟子急忙开门,然后把陈安琪托了出来。

  陈安琪浑身无力,双手因为长时间被绳索捆绑,白皙的手臂已经勒出了深深的血迹。下半身长时间浸泡在那污水之中,被水蛭吸了不少血不说,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怒!

  郭义怒了!

  看到自己心爱的陈姐姐竟然被人折磨得如此惨目忍睹,他的心都在滴血。

  唐茹在一旁显然已经感觉到了郭义的怒意:“师父……”

  “杀!”郭义双目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这帮混蛋,都该死,都该死!”

  谁能不怒?

  纵然是九天神女,十方好人。恐怕也要火冒三丈,怒火攻心。更何况,郭义可不是什么十方好人。他只是一个上古道清的弟子,他只是一个以匡扶正道为己任的修仙者而已。

  殊不知。

  竟然有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师父,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唐茹急忙安抚道。

  郭义突然笑了。

  笑得如此冷漠。

  笑的如此冰凉。

  笑的如同罂粟花儿一般邪魅。

  笑的如同绝世杀手一样诡异。

  “茹儿!”郭义把陈安琪从地面上抱了起来,道:“你不是一直想要见识以琴入道的威力吗?”

  “嗯!”唐茹点头。

  “那好。”郭义笑了笑,道:“今日,我便让你见识一下,以琴入道的厉害。从此以后,你便会心服口服!”

  唐茹一时不解。

  刚刚还怒气冲天,怒火焚天的郭义,此时竟然要给自己演奏琴曲?这到底是哪门子的意思啊?

  “谢谢师父!”唐茹点头。

  郭义抱着已经昏迷的陈姐姐,缓步离开了地牢。

  四长老错愕的看着郭义的背影,这一个杀人魔王竟然放过了自己?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燕子门外,一座不高的山丘。

  山丘之上,两个身影。昏迷的陈安琪正躺在牧马人车上。

  郭义盘腿落座,身前一块石头上,摆放着唐茹的骨琴。唐茹立于郭义身旁,宛若是一个红袖添香的侍女一般。她用一种好奇,童真,爱慕的眼神看着郭义。

  ————————

  【感谢专业钻孔疏通、拿什么拯救你的爱人、♀亽芣瘋誑枉騷哖♀、逍遥、会说话的小鸟等兄弟的打赏。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