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问鼎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逍遥游(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武宗中人不信神,不敬神,而面对这神来之笔,却难以自抑地感到寒冷。

    他们之间由阵盘维系的联系消失了就如同突兀间消失的季牧一样。

    从那一瞬间他们便明白,青衣的画境已不再是迷惑人心的幻术,而是真正能够切割空间的**门。

    他们的人还在原地,但他们的心已经乱了。

    古战场中武宗众人,若论擅长战斗,当属季牧最强。所以铃子迟迟不愿入营地,所以李素在人群中时常沉默,所以之前短暂争执,单独离开的人是江守而不是季牧。

    那么,当他们的最强之人被一支画笔轻易囚困,还有谁有资格站在青衣面前?若他要杀人,又谁人可挡?

    战斗才刚刚开始,却已经仿佛结束了。

    青衣没有再往季牧那处多看一眼。他平淡看向了另一处,那是武宗的一个人。

    青衣分明还未做什么,那人却已感觉脖颈上如同被绳索缠上,一寸寸束紧,令他呼吸愈发困难、心跳如雷、眼球渐渐向外凸出……

    他紧锁的喉咙间发出嗬嗬的低微声音,青筋毕露的双手挣扎地按住脖颈,竟摸到了粗粝坚硬的实物!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不是因为过于恐惧的臆想,而是有一根真正的鞭索缠绕在他的颈项!

    而这种醒悟只在他脑海中停留了一瞬间。

    紧接着他听到一声从自己身体深处迸出的脆响;就此死去。

    一片死寂。

    武宗的其余人脸色惨白地看向他背后,就像活见了鬼。

    或许他们是真的见了鬼死透了的人重新回来杀人,谁又能说她竟不是鬼?!

    艳零用长鞭拧断了他的椎骨,松手,从跌落的尸体后探出身来,环视周围因她而短暂凝滞的战局,满意地盈盈笑了。

    她今日没有穿以往最喜欢的那条月白色长裙,而是一身红衣如血;愈发显衬出她肌肤光滑如白玉,容光焕发。艳零深深地嗅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手指陶醉地抚弄着长鞭上沾染的新鲜血迹,脸颊涌起一阵**般的红晕,娇艳地像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

    用一条人命换来的掌控感终于驱散了那次死亡给她留下的恐惧。艳零感觉到,是从现在这一刻起,她才真的活过来了。这使她情不自禁愉悦地笑起来,笑个不停。

    人影在女子的笑声中憧憧而现,一个一个,恍惚数之不清。他们如幽魂般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战场,也如幽魂般没有一句话语,但他们的神情、目光和步步逼近的距离,却在说。

    死人复生,是为索命而来。

    下一刻,艳零笑声骤然而止。她微微抬起下颌,自胸腔深处发出一声冷厉至极的尖啸。

    “杀!”

    女子猛一跺脚,冷硬的土地在她足跟下深陷、寸寸龟裂,巨大力道令她整个人如一支离弦的血色利剑,肆无忌惮地冲向下一个武宗修行者。

    “杀”

    从者齐齐厉声呼应,以雷霆之势,冷漠而贪婪地扑向那群心神失守的猎物。

    ……

    ……

    鲜血滴溅,骨分肉离。

    修行者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再见过这样残酷而**裸的厮杀。自死人重新归来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仿佛骤然失了心神,惊怒、咆哮、反抗又疯砍、刀刀入肉。

    放眼所见只剩一片狂乱,如同坠入不真实的昏暗梦境。

    却唯独一人是始终清醒的。

    深陷拼杀之中的人群竟无一发现,青衣就站在战场中间,却平静地袖手旁观,已经有很久未再出手。

    他想要说话时,便当受万众注目。而他想要安静时,便能让任何人就不再记得他的存在。

    所以青衣此刻只是放松且平淡地注视着战场,看着血水渗透土地,微微皱眉。

    他并非责怪自己带来的人杀人太慢,而是不悦武宗的反抗太过孱弱。

    太过一面倒的屠杀,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于是他的目光穿透空间,淡淡看着在画境樊笼中挣扎的季牧,动了动手指,决定把樊笼的壁障再变薄一些。

    “你现在做的这些事,”青衣的声音忽然在他识海中响起,叹息说道:“与你原本所厌憎的,又有什么不同?”

    如果他即是青衣,又何须对自己说话?

    答案自然是因为他实则不是。

    陆启明听到了青衣的话,神情依旧平静,而这种平静在此时则更近于冷漠。他问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青衣感受到了识海中的另一道情绪,没有觉得恐惧,只是觉得有些痛心,又有些心痛。

    他低声道:“我不是在责怪你,那些人又与我有什么关系?”透过同一双眼睛,他与陆启明一起看着地上的鲜血,犹如并肩而立。

    青衣诚恳地与他说道:“我只是怕,将来某一日你回想起来,会觉得心里难过。”

    陆启明嘴角微微向上一勾,本想要说什么,顿了顿,最后却没有说。

    他知道自己本应该让青衣的意识维持沉睡就像他最初决定的那样。但这太难。他已经独自一人太久了,总还是需要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和一个绝对安全的人,偶尔说说话。

    所以他忍不住让青衣再次醒来。所以在这段时日,不知不觉间,青衣已经知道了有关于他的许多事。

    “青衣,”陆启明叹息般地念了一声他的名字,道:“我觉得我之前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青衣静静听着他的声音。如果此刻他还能掌控自己的身体,那么他的唇角应当正有一个舒缓的微笑。

    “我很怕这样下去,”陆启明有些怅然地道,“我会忍不住真的杀了你。”

    他的语气很严肃,很认真,并非一句玩笑。青衣也知道他的心中确实存在过真的杀意,当他更知道,陆启明最终还是不会这样做。

    “我宁愿这是真的。”

    青衣的语气极柔和,微微笑道:“心里既然有了决定,就再不要犹豫、也不要觉得痛苦地去做……这还是你当初教给我的道理。”

    陆启明沉默片刻,想起很多年前,缓缓摇头失笑,道:“年少戏言,总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的语气仍是淡漠的,但那短暂的一笑,便终还是回到了人间。

    青衣看懂了,所以他再次难以抑制地感到深深的恸楚。这次他笑不出来,也说不出话。

    青衣不再提问,陆启明也不再回答。

    他只是望着天边,道:“别看我了。看看剑吧。”

    熹微山色处,正有一剑,自天上来。

    ……

    无极剑宗最有名的即是无情剑。江守修无情剑,所以他也足够无情。

    季牧被困的时候,江守没有出剑。第一个人头被艳零拧断的时候,江守没有出剑。第二人的心肺被利爪掏空的时候,江守依旧没有出剑。

    他在等。

    但他不是在等敌人疲惫或漏出破绽,他只是在等他自己乐意出剑的那一刻。

    乐意了,便是心念通达,便可将此身此意浑然合一,心剑所指,身之所至,不知其几千里也。

    故曰,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