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徐笑笑,这个名字很特别。”

    “嗯,我也觉得,我问过我娘为什么。她说,别的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是哭个不停,而我出生的时候,却一个劲的笑。”坐在雪地的篝火旁,生得漂亮可人的女孩蹲着身子,一手拿着柴火鼓捣着火堆,一边喃喃自语道。

    “哦?那你娘一定也是个很特别的人。”

    “那是。”徐笑笑扬起了自己的脖子,骄傲的说道:“我娘是这世上最特别,也最漂亮的人。”

    但很快她又低下了头,脸色有些落寞:“但我娘却很少笑,我听玄儿阿姨说,我娘笑起来更美。”

    “为什么?”

    女孩挥舞着拳头,不忿言道:“还不是因为我爹,从未出生开始就没见过他,虽然我娘不说,但大家都知道她就是因为这个。”

    “那你爹去哪里了?”

    “不知道。”徐笑笑苦恼的摇了摇头,“七八年前吧,神宫的监视者大人传来消息,说是寻到了我爹的踪迹,说什么心有执念者,虽化身万千,但终有归家之日,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从那天起,可卿阿姨、阿笙叔叔每年都会去到天外穿梭在各个世界寻找我爹的踪迹,到了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

    说着,女孩抬头看了看大雪纷飞的天际,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说道:“说起来又快过年了,大家又要聚在一起了。”

    “大家?”

    “很多人,有宋叔叔还有徐来哥哥,有楚大叔还有楚宁弟弟,嗯,还有十九姐姐跟慕安哥哥。”说道后面,徐笑笑忽的噗呲一下,有些忍俊不禁:“你知道吗?慕安哥哥可是个很好笑的人,这些年他老是在纠结自己到底是不是监视者大人的后人,我都给他说了好多遍,你若是怎么会拔不出大人给你的剑。但他还是不信,前些日子我带着他去了一趟神宫,这才知道自己的先祖是大人的养子,慕安哥哥可高兴坏了,一路上语无伦次,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女孩讲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那个画面,又开始掩面笑个不停。

    这时,坐在女孩对面头戴蓑帽的身影站起了身子,他拍了拍自己肩上的雪花,说道:“笑笑,天色亮了,咱们也该赶路了。”

    “嗯。”女孩站起了身子,熄灭了雪地中的篝火。“大叔要去哪里?”

    “长安。”男子轻声应道,声音沉闷。

    “是吗?我家也在长安,正要回去,咱们可以同路。”徐笑笑惊喜的说道。

    “嗯,那便同路吧。”男人点了点头。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便在那时迈步朝着长安所在的方向走去,二人所过之处,在雪地上留下一排排脚印,身影也渐渐远去,但对话却还在继续。

    “大叔,正值年关,你去长安做什么?”

    “见一个等了我很久的人。”

    “哦。那就是要待很久咯?”

    “嗯。”

    “那到时候我找你玩,我给你说长安我可熟了,承天女帝你知道吧?那是我子鱼姐姐,整个长安城她老大我老二,到时候有什么麻烦,你都可以来找我,我罩着你。”

    “还有,你也可以来我家玩,我给你说,我家的院子可大了,家里还有一条大黑狗,你猜猜他叫什么名字?”

    女孩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这时与她并肩而行的男人却忽的问道。

    “笑笑,你说为什么你出身的时候会笑呢?”男人问出了一个与之前话题毫不相干的问题。

    女孩愣了愣,但还是在数息之后说道:“我也不说不上来,但我娘说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太漂亮了,我只看一眼便爱上了这个世界,所以就笑个不停。”

    “这样吗?”男人沉默了一会,又问道:“那你觉得你喜欢吗?”

    “当然。”女孩毫不犹豫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然后她又如梦初醒一般的催促道:“大叔,别打岔,快猜猜我家的黑狗叫什么名字。”

    男人再次沉默,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雪花,然后低头开始赶路。

    女孩皱了皱眉头,极为不悦的跺了跺脚,正要为男人的沉默发怒。

    可走在前方的男人却在那时吐出了两个轻飘飘的字眼:“嗷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