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此刻依然是单手掐诀,神色不动。

    整个人透出一股“静”意,与长剑上的动形成对比,整个人仿佛在渐渐融入这片海域上。

    这种“静”,透着一股恐怖的力量,让片千都忍不住有些内心发毛起来。

    其实文安内心是一座暗潮涌动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来,他现在只是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火,以免对敌之下失去理智。

    王思迎娶云惜,临迹商盟恐是被王氏威压下屈服,也绝非众人的本意。

    文安一股无边的怒火不断地在心中燃烧。

    那如寒霜覆盖的表面下,是即将喷发的暴怒情绪。

    他那冰寒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丝的微红色,像是血液涌了上来,双眸中寒光一闪,

    片千浑身一颤,那爆出的寒芒内,他竟能感受到对方的无边怒火和冷意,并且心头往下一沉,暗喝道:“不好!”

    “死!!”

    文安突然吐出一字,整个海天为之一沉,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

    远处那魁梧的男子也是瞳孔猛地张开,露出震惊之色。

    “嗤!”

    “嗤!”

    “嗤!”

    文安一下化出三道残影,在空中连刺三剑,每一剑都带着“铮铮”的不灭剑意,在海天之间荡漾开。

    残影不灭,乍看之下,如同身外化身。

    三种剑意像是孔雀开屏,骤然合一,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气和剑意在影烁上凝聚,一道剑鸣声直冲九霄云外!

    “影无!”

    一剑划过长空,斩碎苍穹!

    “!”

    无边的寒意和恐惧刹那间涌上片千心头,他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所有力量在这一刻瞬间燃烧起来,再不敢有任何保留。

    “燃心!”

    在文安击出三剑剑意的时候,他便猛然惊退,一股苍穹古意从血脉中涌出,像是沸腾的水一样流遍全身。

    皮肤上那些古怪符文一下子变得通亮,并且呈现出赤红色,身后浮现出道道虚影,渐渐与他重叠在一起。

    虚影融入之处,符文一下消失,化成诸色光芒覆盖全身。

    “噌!”

    身后猛然张开无数刀芒,透着令人窒息的寒意。

    随着身体的变化,片千脸上露出痛苦的狰狞之色来,额头上凸出一个个灰色的包,布满整个头顶。

    虚影终于全部融入体内,他猛地睁开双眸,目光冰冷刺骨,狰狞的凝视着那凌空而来,刺破苍穹的剑意。

    双手直接交在身前,皮肤上的鳞片一下子变得通红,像是燃烧起来一般,身后的剑芒也化成赤色。

    整个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气息,缓缓的在身后凝成一柄通红的刀形,狠狠斩了下去。

    “太元之刃!”

    一刀斩出,一团真元气旋从他身体上爆开,那种逼迫眉睫的肃杀之气为之一松,他整个人便如同刀神临世,气势一下子攀至巅峰!

    “嘎嘎!”

    无尽天空直接震碎,整个海天变得一片昏暗,如同末世降临。

    混沌之中只剩下刀芒剑气,像是爆裂的太阳,无数光束朝着四面八方射去,在这种灭世一样的力量下,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异常的渺小和无力。

    刀剑交辉之下,天地陷入崩塌,海天之中,除了光,就只剩下黑暗的影。

    在这光与影之间,一双犀利的眸子在向四处凝望,露出残忍的凶光。

    “能逼出的实力,你也足以自傲了!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你能够扛下几分呢?但我可不希望你就这样轻易的死了!”

    片千赤色的剑天空上一道红光闪动,他整个人就消失在天上。

    “看见你了!在我的怒火下被撕成碎片吧!”

    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一抹没有光亮的黑暗里,手臂直接化作赤刀,凌空斩去,割裂夜空!

    就在他出手的瞬间,那黑夜里突然闪过一双诡异的眼眸,令得他浑身大震,骇然失声道:“你……”

    黑夜里传来文安淡然的声音,“果然是了不起的绝技。”

    那双眼眸在黑暗中一闪而逝,随后便是浮现出一片星辰,闪耀如绚丽的夜空。

    “!怎么可能?!在这种威力的震荡下,你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

    片千心中大为惊骇,整个人都不好受了,再难淡定。

    而且那黑夜之中,无数星辰的光亮尽数汇聚成一点,随后一柄通透洁白的剑浮现出来,不断在他瞳孔中放大。

    “星灭。”

    文安悠然的声音响起,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咆哮和愤怒,也没有那种压抑和冰冷。片千可以感受到他的情绪恢复到了平静,而且是那种极致的平静,似乎所有怒火都在之前的一剑下倾泻了出来。

    但这种平静,比之愤怒更加令他心惧,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

    “砰!”

    片千手臂化成的一刀,在这一剑彻底被击碎,冰冷的剑意没有任何温度,凌空而下,刺向他的胸膛。

    “嚯嚯!”

    片千猛地一扇,往身前一合一转。

    “砰砰砰砰!”

    电光火花绞动下迸射出来,不仅是空间为之扭动,就连剑意也变得急剧扭曲。

    那一片片刀芒,也在这水蓝色的剑意下,被击的破碎开来。

    影烁终于在他胸膛前停止了下来。

    片千惊恐的望着那通透灵剑,寂灭的力量从剑身上不断冒出,掠夺着他身体的温度,只觉得浑身发冷。

    眼前的所有黑暗尽数散开,文安的身影也浮现出来,正一手持剑,面色冰冷。

    虽然他身上看不出有伤,但呼吸也已经紊乱不堪,可见同样是消耗极大。

    片千凝声道:“你很强,强的出乎我意料!但是---最终赢的人还是我!”

    他脸孔猛地变得狰狞起来,张开嘴巴吐出一团青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