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厨 第三百九十九章 抬杠之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三百九十九章抬杠之旅

    第一件,宗室教养。

    这是太后的意思,如今赵宋宗室子弟,有率府副率以上头衔的,已达八百余人,但宗室教官,却只有区区六人。

    太后深感忧虑,与皇后明言,什么时候皇家宗室的见识,比西南边陲一介孤女都不如了?

    枕头风一吹,赵曙下令增置宗室教授,总计二十七名教师。

    还专门让中书舍人起草一道诏书,传达到各宗室家庭:学业最怕中途荒废,教育应该持之以恒。增设教授是一方面,家长管教子女努力读书是另一方面,都要重视起来。

    这件事本来是不应该有争议的,问题在于理工之学也成了宗室教育的内容,大臣们就开始反对了。

    苏油感觉很无语,抬杠之旅竟然从理工开始,和自己息息相关,实在是太滑稽了。

    曹国舅,高小舅子,司天监,计司,先后上书,坚决站在皇帝这一边。

    高小舅子尤其嚣张,如今解盐胜过青盐,骑刀胜过青锋,鹤胫弩能破瘊子甲。老子在商州用理工之学,用废材造出五百万箭杆,满足了整个陕西的需要,免了东南西南东京西京调运之劳。敢说理工无用的,你们都眼瞎了吗?

    大臣们这才反应过来,对哟,治理百姓是士大夫的责任,这些小道,丢给宗室不是好事儿吗?按照自己反对的套路,培育宗室出来不成了抢自己的饭碗?

    等到文彦博和王安石的奏疏一到,也言及理工于国实有帮助,第一局,皇帝赢。

    第二局,派太监去陕西监军。

    皇帝你要疯吗?谏官吕诲立刻提出反对。

    陛下,自唐以来,举兵不利,没有哪一次不是监军造成的!

    如今一个小小的走马承受,官品至卑,都能让一路不胜其害。皇帝你还要明确任命他们为钤辖,让他们实际掌握一半安抚使的权力吗?!

    “乞朝廷罢之,精择帅臣,凡事一切付委,庶几阃外之权,得尽其用矣。”

    御史傅尧俞、赵瞻皆有论列,这就僵上了。

    陕西方面的反应倒是很奇特,苏油和薛向细细商议了一番,认为唐代的太监之祸,问题出在制度而不在人。

    军队首长和地方官员需要监督,这条政策大方向上没有毛病。

    不过有只有一条,监督之人的能力和操守,应该匹配得上他们的职务。

    苏油给薛向出主意,如果皇帝的意见拦不住,我们就这样说。

    人也好安排,让他们都来渭州。

    内官们敢乱来,我就敢学张乖崖,问他是要先奏后斩还是先斩后奏!

    大宋就没有太监成大气候的土壤,我苏明润才多大?十八而已。

    只要不是临战弃土,官家再生气也不能砍我,二十年后我也才也才三十八,照样好汉一条!

    所以我对太监没意见,敢来尽管来,渭州现在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正缺人呢!

    疏奏报上,第二局,皇帝赢。

    第三局,以翰林学士、礼部侍郎王畴为枢密副使。

    这个就是乱来了,大臣们坚决不再让步。

    原来一天晚上,赵曙在小殿办公,需要人草诏,正好王畴值班。

    两人交谈了一阵,赵曙高兴地说:“卿清直好学,朕知之久矣,非今日也。”

    没过几天就来了这道任命。

    王畴的官声学问其实都不错,但是这道任命是内命,有操守的大臣是不愿意接受的,因此“畴辞不拜”。

    赵曙留他说了半晌,王畴只好答应了。

    接下来赵曙开始做大臣们的工作,对欧阳修说道:“畴善文章。”

    欧阳修回答:“其人亦劲正,但不为赫赫之名耳。”

    意思是人品好文章好有屁用,枢密副使需要镇得住军队的人才行,老王不适合。

    知制诰钱公辅直接封还词头,不替赵曙下诏书,说王畴望轻资浅,在台素餐,不可大用。

    赵曙怒了,我的第一道用人诏书你就沮格制命,这还了得?

    贬!贬去滁州当团练副使,不签书本州事的团练副使!

    这实际上就是夺干净差事编管居住。

    贬知制诰的诏书还是得知制诰来写,知制诰祖无择再次奉还,处罚太重,这诏书我来不了。

    赵曙又想接着处罚祖无择,首抚韩琦不干了,想尽办法捞老祖出水,结果被连累罚铜三十斤。

    这事情说起来最无辜的是王畴,老头今年五十八了,却被皇帝推出来当枪。

    原因就是他当年屡次上书要求太后还政,赵曙如今要“报答”他。

    报答的方式其实有很多,可用枢密副使这个王畴最不适合的职位来“报答”,实在是叫人无语。

    老头是梅询的女婿,梅询什么人?大宋士大夫风雅的典范。

    相传梅询每天早上出门之前,都要焚两炉香,把官袍展开,覆盖在香炉上。

    然后把长袖聚拢起来,不让香气散去。到了办公室坐下后,他就把袖子展开,使整个办公室都充满了香味。

    他的熏香还经常变幻,宋真宗和宋仁宗都非常喜欢,两位皇帝经常传唤他,就为了专门闻闻梅询的新配的熏香。

    据《梦溪笔谈》载,梅询在翰林院时,有一次苦于起草公文,到开封府大街上散步解闷。

    看见一个老兵躺在街角晒太阳,不禁感叹:“真快活啊!”

    于是停步问老兵:“汝识字否?”

    老兵回答:“不识字。”

    老头点点头说:“那就更快活了呀。”

    颇有魏晋风度。

    老头一辈子官运不咋的,不过学生们却官运亨通,很多都是宰相参政。欧阳修给他写的墓志铭,王安石给他写的神道碑。

    加上梅老头还有个大宋第一等的诗人儿子梅尧臣,翰林学士儿子梅鼎臣,他的女婿,加上王畴自己的声名,只要不是鬼打墙一般的枢密副使任命,朝臣中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阻力的。

    可赵曙偏偏就这么做了,苏油只能解读成他在拿国家大事和朝臣们赌气。

    只要是我的意志,就算是乱命你们也得听!我要权力,我有权力!

    王畴半年后就死了,估计和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关系。

    第三局,还是皇帝赢,不过两名知制诰连续拒绝草诏,赢得不是一般的惨。

    经过这次事件,赵曙对自己的影响力,终于有了一个正确的判断,苏油猜测,赵曙开始琢磨换一种斗争方式的心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官家和朝臣们几次小小的博弈,影响的人却很多,很广。

    苏小妹抱着几本笔记,低着头,走在从秘书省回慈寿宫的路上。

    慈寿宫,秘书省,太常寺,三点一线的日常。

    “秘省所藏书画,岁一曝之,自五月一日始,至八月罢。”

    为了防蛀防霉之需,各朝秘书省都会有曝书的习惯。

    由于大宋需要晾晒的藏书实在太多,因而还得分批分次,一般要持续三到四个月。

    有时候皇帝一高兴,就让大臣学士们都来参观,于是曝书这项活动,渐渐变成了半开放的雅集,变成了书展。

    皇家书展自然不同凡响,除了大量的藏书,还有珍贵的古玩、字画藏品,让人一饱眼福。

    期间还准备了茶水果品,款待观书的大臣学士,晚饭时间还摆酒设宴,供才子大臣煮酒论书。

    苏小妹如今是宫廷小学教师,教授内容就是理工,因此得到特许,可以参观密阁图书。

    苏小妹觉得苏颂老大哥的法子很好,于是她也效仿,带着本子在密阁抄录。

    不过鹅毛笔的效率比毛笔快得多,一天能抄数万字。

    抄的多是古人的数学资料,这也是为了编造教材。

    将古人的文字型数学专著,翻译成理工简单易懂的表述,除了易于传授和推广,也容易引起士大夫们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