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甲午 第287章 完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称帝,是一名草莽进化为帝王的必要历程。

    当然了,有的越过龙门变成了龙,有的则是跌回江中重归平凡。

    石耀川的机会还是不错的,在宣布称帝的48小时内,虽然没有汉人督抚表示响应,却也没有人明确表示反对。

    不反对,本身就是一种表态。

    48小时后,袁项城第一个通电,表示支持石耀川称帝,同时表示将率军归附盛军。

    此时,石铁胆刚刚打下山海关。

    紧跟着,天津的左宝贵宣布中立,既不奉诏去讨逆,也不响应作乱。

    左宝贵派兵封锁了天津租界,同时切断了京城至天津之间的铁路运输。

    当晚,经历了一场换帅风波的北洋水师在中下级军官的率领下发起了一场暴乱,不堪忍受旗人将领压迫的水兵们于当晚攻击北洋水师提督衙门,待在这里正在开会的关苏纳及载振等人死于乱军之中。

    占领北洋水师提督衙门之后,水手们派人前往威海丁汝昌家中,请丁汝昌重新出山执掌大局。

    丁汝昌想了一夜,天亮之后坐着马车重回刘公岛。

    早在七月份,直隶总督李鸿章就在乞骸骨,清廷一直都没允许,但到八月份,李鸿章称病不理事,直隶地界的军政遂陷入混乱。

    至此,京城附近几乎所有的势力都选择了支持石耀川,只有京营还在叫嚣这要收复龙兴之地,不过谁都知道,他们只是说说而已。

    如果把目光放大到清国整个北方,也只有山东巡抚李秉衡叫嚣着要率军前往京师保卫王室,只可惜李秉衡的部队刚出山东就溃散大半,讨逆成了一个笑话。

    八月上旬。石铁胆兵出山海关,向京师方向进军,京师震动,慈禧和光绪出逃山西,京师20万旗人一夜之间大半随皇室出逃。

    有盛京的先例在前,京师旗人们终日惶恐不安。有钱的怕自己的财富受损,没钱的怕生命受损,于是一窝蜂的逃出京师。

    但又能往哪里逃呢?

    天津方向被盛军封锁,江南的盛宣怀态度暧昧,北方胜军正在步步逼近。只能向西,于是旗人们跟着慈禧和光绪向着山西的方向出逃。

    发生在京师的事,石云开没心情去管。

    石云开现在的心思都在黄州,已经激战了半月之久的黄州。

    石昌茂率领第一师抵达黄州之后,黄州的防守固若金汤。邱祖萌和方承业撤到后方进行休整,准备参加即将开始的反击。

    反击将以阿尔斯楞率领的骑兵第一师为主。

    现在的骑一师是真正的一个师,全师共有骑兵一万三千多人,不仅有自幼生长在马背上的蒙古人,石云开还补充进去了一些会骑马的汉人和朝鲜人,这些人将是骑马的步兵,他们装备有轻机枪和迫击炮,用来为第一师提供重火力。

    轻机枪就是95式重机枪的精简版。去掉了四脚架,也去掉了水冷式的枪管。而是采用刘易斯机枪那样的风冷式枪管,虽然持续开火能力有所减弱,但是重量大大减轻,从62公斤减少到12公斤。因为骑兵强调快速机动,所以从这一点上说,牺牲一些持续性也是值得的。

    现在阿尔斯楞的骑一师正沿着当初日军第四师团迂回的路线反迂回。骑一师的目标是开城,一旦迂回完成,黄州的日军就会成为瓮中之鳖,被第一师、第四师、第五师、以及骑一师合力围杀。

    战斗已经进行到关键时刻,石云开和石昌茂自然是不可能前往盛京。于是石云开派盛星怀先去盛京和石耀川解释。等到黄州战事一毕马上会前往盛京。

    战前,日军在汉城集结了四个师团,开战之后,近卫师团和第六、第七师团相继抵达朝鲜,其中近卫师团和第六师团已经赶到黄州支援,第七师团即将抵达汉城。

    现在的黄州,可以说是集结了日本人所有的陆军精华,日本国内只剩下刚刚成立尚未训练完毕的新编师团,只要给朝鲜的日本人以沉重打击,日本人可以说就丧失了几乎所有的反击能力,除了战败一途别无他想。

    八月初九,石铁胆攻占京师。

    说攻占有点夸张,实际上京师的京营已经全部跑光,诺大的京城居然没有一兵一卒,石铁胆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京城。

    同一天,阿尔斯楞占领开城,完成对黄州的迂回包抄。

    自从去年清国和日本人开战,清国所有的将领包括石云开在内从来没有进行过迂回,以至于大山岩丧失了警惕性,在开城只放了一个中队的日军。不到200人的一个中队自然挡不住阿尔斯楞的骑兵,仅仅是付出了三十多人的代价,阿尔斯楞的骑兵就全歼了所有的日本人,然后占领了这个黄州日军撤退的唯一通道。

    当收到阿尔斯楞放出的信鸽之后,石昌茂会同邱祖萌、方承业对黄州日军展开了进攻。

    直到此时,柳京部队才拿出了所有的重火力,整整24门150毫米口径重炮,以及40余门120毫米口径重炮,再加上数量众多的80毫米口径行营炮以及第一师装备的迫击炮,数百门火炮对日军行营进行了整整40分钟的地毯式炮击。

    效果极其出色,日军的武士道精神在猛烈的炮击面前如同烈日下的薄冰快速消融,从柳京部队发起总攻的第一刻起,再也没有阻止起任何有效抵抗。

    一日之内,包括两万多名日军在内的四万余名日军阵亡,日方自驻朝鲜总司令大山岩以下近十位将军战死,包括第一师团师团长佐久间左马太、第二师团师团长山地元治、第六师团师团长黑木为桢、近卫师团参谋长川上操六……

    小松宫彰仁亲王倒是没有战死,他和三万多名日军一起坐了战俘,成为在这场战争中被俘的第八位皇族,第三位亲王。

    消息传到东京后,举国哀悼,睦仁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不见任何人,连赴日调停的美国公使田贝和英国公使欧根纳都不见。

    就在睦仁闭关的时候,朝鲜的战斗还在继续,第七师团在阿尔斯楞占领开城之后,马上在中将师团长永山武四郎的率领下进攻开城,妄想打通和黄州之间的通道,接应黄州地区的日军主力部队撤退。

    黄州日军的败亡速度比永山武四郎预想的要快,三日后,当永山武四郎因伤亡过重停止进攻的时候,永山武四郎发现第七师团已经被团团围困。柳京第一师已经赶到开城,汉城的百姓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他们杀死了留守汉城的日本人,控制了汉城的城防,把永山武四郎堵在汉城之外。

    至此,日军乙未羊年的清日战争,以清国的完胜而告终。

    石云开把目光投向盛京,那里,有另一场战斗等着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