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之乱世三国 第二十九章 虎躯一震,菊花一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程普沉声道:“公子,希望你能遵守之前的约定!”

    得到袁江的首肯之后,程普告罪一声,也是冲进大雨之中。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雨越下越急,地面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雨水,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上,有一个青年冒雨狂奔,跑着跑着,忽然,右脚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重重地跌倒在地。

    “可恶!”倒地的孙策,右手握拳,恨恨地向下砸去,地上的泥水溅的他满脸都是。

    “早晚有一天,我孙伯符要百倍讨回今天所受之辱。”

    悲怆的声音犹如失群的孤狼,在寒风瑟瑟的秋夜中,回荡不休。

    “伯符,你没事吧,伯符!”

    黑夜里,有一道匆匆的身影赶来,一把扶起孙策,此人正是程普。

    “哼,假惺惺!”孙策冷哼一声,“我刚才被打,被侮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如此关心我?”

    程普面露为难之色,“伯符,刚才的事是你不对,道歉也是应该的,再说,有袁公子出面,我们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孙策闻言,顿时火起,“我的不对,哼,他袁术吞我孙家兵马,就对啦?”

    程普好言相劝,“伯符,你别急,这些兵马,我们迟早能要回来。”

    “要回来,怎么要?是把你们这些旧部都送给他,还是让我为他战死沙场?”

    “伯符,你别激动,此事容我们从长再议。”

    “哼,要议你去议,我可没那闲工夫!”

    孙策重重地哼一声,扬长而去,独留程普在雨中彷徨。

    程普无奈地摇摇头,叹息道:“伯符,吃醉酒,怎么是这样?”

    “一直如此,你习惯就好!”

    突然,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从程普身后传来,他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蓑衣的壮硕男子,从黑暗中缓步走来。

    “公覆,你怎么来了?”

    程普转过头,疑惑地问道。

    黄盖从手里的两套蓑衣中,拿出一套递给程普,笑道:“我从军营回来之后,就发现你俩不见了,想来是找地方吃酒去,就寻到这,本想来讨杯酒吃,可是现在看情况,酒是吃不到啦。”

    程普苦笑着将蓑衣穿在身上,黄盖问:“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程普点点头,紧接着将在拜月酒馆的事告诉黄盖。

    末了,他还说一句,“此事,本就是伯符的错,他非要不听我的,唉,最后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黄盖安慰道:“你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的脾气多有了解,他这性子随他爹,一吃醉酒就爱耍酒疯,习惯就好。”

    “唉!”程普叹息着摇摇头,“我只希望袁公子不要为难伯符。”

    黄盖想了想,说:“你今天没去武堂,不知道袁公子此番可是立了大功。”

    “说给我听听。”

    “袁公子虽然丢了阴陵城,却是在盱眙大破刘军,斩了敌将傅士仁。为此,主公大悦,破格提拔他为从六品荡寇将军。”

    闻言,程普脸色略有变化,沉吟许久之后,才说:“听你这么一说,这袁公子倒是个将才,他手下的几个家将也不弱,看来伯符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

    黄盖赞同地点点头,“我们应该早作准备,不然他孙家这辈子都只能寄人篱下。”

    拜月酒馆,孙策的负气而去,却是让袁江和年轻官吏心里一阵舒坦。

    直播间的粉丝们,也积极的发起弹幕,为袁江怼孙策点赞。

    “这波比装的可以,快赶上我啦。”

    “你咋不上天呢,你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江哥,你和小霸王的仇,这就算是结上了,以后可得小心点。”

    “小心个毛线,我们江哥,虎躯一震,菊花一紧,身体一哆嗦,群雄臣服!”

    “身体一哆嗦是亮点,这句话加个红圈。”

    袁江悻悻地摸摸鼻子,“这是没办法的事,既然决定要装比,就要一路装到底,不就是个小霸王吗?等我雄起的时候,把他打成小王八。”

    “厉害了我的哥!”

    经过孙策这么一搅和,这拜月酒馆再也没有吃饭的气氛,袁江挥挥手,带着一帮人就要离开,却被阎象叫住。

    袁江挑了挑眉,“不知阎主簿还有何事?”

    阎象干笑着搓搓手,而后长做一揖,“下官拜谢公子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而已。”袁江笑着摆摆手,“哪日有空,我还要亲自去阎先生府上拜访,还望到时莫要嫌弃。”

    阎象笑着点点头,“不敢,不敢。”

    袁江一行人走后,年轻官吏为阎主簿端来一碗姜汤,却是见到后者双眼直直地盯着袁江等人刚才所坐的位子,一言不发。

    “阎主簿!”年轻官吏轻轻地叫了声,阎象猛然惊醒,望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姜汤,笑道:“你费心了。”

    年轻官吏将碗轻轻放在阎象的面前,问道:“阎主簿,你在想什么?”

    阎象闻言,放下汤碗,答道:“我在想,这公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彬彬有礼,真是难以想象。”

    年轻官吏坐在他身旁,眯着眼笑道:“这还不好?我听说,公子此番回来,可是立功呢。”

    阎象点点头,“我开始听别人说,主公封他为荡寇将军还有点不满呢,可现在一看,他倒的确有几分做将领的能力。”

    “阎主簿,是看上这小子啦?”

    “呵呵,勉强还凑合,等他登门拜访的时候,我再试试他的深浅。”

    等到三拨人皆是离开拜月酒馆时,二楼的一间房门突然打开,走出个全身笼罩在黑斗篷中的人,他斜靠着栏杆,暴露在空气中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倒是个有趣的人,没我想象中的那般不堪。”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他才返回房间。

    不多时,一行人匆匆地闯进拜月酒馆。

    小二赶忙迎了上去,“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领头的大汉瞪了他一眼,右手在腰间轻轻一按,佩剑露出一半,凌厉的寒意爆涌而出,吓得小二哆哆嗦嗦地倒退好几步。

    领头的大汉轻哼一声,挥手带着一行人走上二楼。

    小二走到掌柜的面前,颤音说道:“掌柜的,你看这……”

    掌柜的是个久经商场的人,一眼就看出这帮人不好惹,他白了小二一眼,厉声喝道:“不该问的别问,干活去!”

    那一行人上了二楼之后,径直地走向黑斗篷的房间,推开门,谨慎地望望四周,确认没人跟踪之后,这才鱼贯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