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之乱世三国 第二十八章 抱着大树,怼怼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叮,恭喜您,疯狂胖象打赏一台挖掘机,成为直播间第一土豪。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叮,恭喜您,雪舞仁心打赏两个火箭。”

    “叮,恭喜您,湮溧打赏两个血瓶。”

    一大波打赏在孙策面色剧变的时候,悄然靠近。

    与此同时,还有直播间粉丝们的欢呼。

    “哇咔咔,江哥,这比装的很到位。”

    “第一次见到江哥怼人,被怼的还是小霸王,真是爽翻天。”

    “我敢打赌,咱们悲催的伯符同学,要给腹黑的江不举跪舔啦。”

    此时的孙策,犹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酒也醒了。

    他知道义父和亲生父亲的差别,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得罪很多人,也将会带来无法估计的灾祸;但他有骨气,有自尊心,所以他并没有像直播间的粉丝们想的那样认错跪舔,而是恨恨地握紧拳头,一言不发。

    袁江饶有兴趣地盯着孙策,戏谑地笑问:“现在还想上表你的义父,灭我全家吗?”

    孙策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喉咙滚动,吐沫倒是咽下几口,一句话却是都没有说。

    当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知说啥为好。

    袁江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他摇摇头,说道:“也罢,既然你是我父亲的义子,也算是我的兄长,今天就不为难你啦,只要你照着我刚才说的去做,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孙策冷哼一声,索性别过脸去,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袁江脸上的戏谑之意更浓,抬起头对周围人说:“哟,看来我这个义兄好像还不服软,你们说怎么办?”

    陈到双手握拳,重重地撞在一起,貌似憨厚的笑道:“不服就打呗,在俺老家,对付这样的倔驴,就要拿鞭子猛抽。”

    一边说,陈到还一边兴奋的比划着,令得孙策大感颜面扫地。

    听到袁江还要揍孙策,黑脸军士赶忙过来救场。

    只见他,快步走到袁江面前,单膝跪下行礼,沉声道:“在下右北平程普,拜见袁公子。”

    “原来你是程普啊?”袁江挑了挑眉,继而声音凌厉的问道:“你想替我这位好义兄求情?”

    程普点点头,“还请公子看在主公的份上,饶伯符一次。”

    对于程普这样的三国名将,袁江倒是给了好脸色,他淡淡地笑道:“好说,好说。只要他按照我刚才说的,乖乖给那两位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

    程普拱手道谢:“多谢公子。”

    袁江指了指一脸不服气的孙策,笑道:“不过如果他不道歉,我就爱莫能助。”

    “公子放心,我去伯符,一定让他向这两位道歉,毕竟此事是他错在先。”

    “那此事就辛苦你啦!”

    袁江给周泰使个眼色,放开孙策,程普快步走上前去,先是替孙策掸去身上的灰尘,然后找条长凳让其坐下,开始苦口婆心的劝道。

    得意地扬扬眉,袁江走到阎主簿和年轻官吏的面前,出声安慰,“两位没事吧?”

    “多谢公子挂念,老朽无事。”

    阎主簿赶忙站起身,给袁江行礼,年轻官吏也跟着一起行礼,嘴里却是不满地嘟囔道:“这个孙策着实可恶,还请公子以军法处置。”

    阎主簿闻言,面色陡然一变,回头厉声喝道:“公子在这,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快速速退到一旁!”

    年轻官吏目光阴翳地盯一眼远处的孙策,悻悻地退到一旁。

    喝退年轻官吏之后,阎主簿满脸堆笑地对袁江说:“公子,老朽教导无妨,致使属下官吏口出狂言,还请宽恕则个。”

    袁江摆摆手,“无妨,孙策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也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阎主簿笑着长做一揖,“那老朽在此多谢公子啦。”

    摇摇头,袁江的目光却是撇到阎主簿手里一直捧着的官帽,随口问道:“还未请教老先生的名姓以及官职。”

    阎主簿赶忙又施一礼,答道:“老朽无能,承蒙主公不弃,这才勉强当个主簿,至于名姓嘛,不提也罢,公子贵人事多,记不住的。”

    听他这么一说,袁江乐了,多少人千方百计地想要在他面前露个脸,留个姓名,以后好有升迁的可能,却苦于没有机会;这老头倒好,机会就在眼前,他却不想把握,真是有点让人费解。

    而且听他这话,还有些嘲讽袁江贵人多忘事的意思。

    直播间的粉丝们也纷纷为阎主簿点赞。

    “我去,这个老头好流弊,居然敢不跪舔咱们的江哥。”

    “人家这叫威武不屈,是真丈夫也。”

    “我看啦,这老家伙就是在装比,故意摆架子,调戏江哥。”

    “我去,调戏江哥,还不如抱着大树,怼怼怼呢!”

    有趣,真是个有趣的老头。

    袁江不怒反喜,唇边泛起丝丝的笑意,回过头,看着一旁的张勋,等他给出答案。

    张勋上前一步,小声在袁江耳边说道:“他叫阎象,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尤其轻视市井之徒,还有……”

    说到这里,张勋识相地顿住,没有再说下去。

    袁江秒懂他的意思,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还有像我这样的官宦子弟。”

    张勋摊摊手,“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

    袁江白了他一眼,转身对着阎象长做一揖,态度十分谦虚恭和,“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阎主簿,在下失礼,还望多多包涵。”

    因为袁江这突如其来的敬重,阎象明显一愣,而在他正要开口说话时,程普领着孙策已经走到袁江的身后。

    程普恭敬地说道:“袁公子,伯符已经答应向这两位道歉。”

    “哦?”

    在袁江半信半疑的目光中,孙策走到阎象两人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赔礼道歉。

    阎象还了一礼,“孙将军不必客气,此事老夫也有不对。”

    而年轻官吏只是“嗯”了一声,鼻孔朝天,不再多看孙策一眼。

    从未受过这样轻视的孙策,一咬牙,眼中凶光毕露。

    一旁的程普是个极有眼色之人,用手指偷偷戳了戳孙策,提醒道:“伯符,还不向袁公子道谢。”

    “多谢!”

    冰冷的两个字眼从孙策嘴中蹦出,说完之后,他便是一挥袖袍,冲入大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