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之乱世三国 第一百五十章 严刑逼供(五更求收藏,订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等到雷邢再醒来时,睁开眼,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面前坐着的几个人都认识,而且刚见过没多久。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这些绑他来的,正是袁熙一伙人,出主意的是许攸。

    见到绑他来的都是熟人,雷邢好似吃了颗定心丸,他涎着脸道:“熙公子,你要感谢我也用不着这样五花大绑,只消叫人捎点金银珠宝给我便可。”

    “哼,敢喂公子吃shi,你还想要奖赏,我不杀你就不错了。”

    一想到雷邢在大庭广众之下喂他吃翔,袁熙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恶寒,然后是无尽的愤怒,他再也遏制不住,冲到雷邢的面前,一手揪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握拳在其小腹上重重地捣了十几拳。

    “啊,疼,熙公子,我可是救过……啊,疼……救过你命的,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面对暴风雨般的拳打脚踢,雷邢忍不住求饶。

    可他这样一说,好似火上加油,令得袁熙下手更加狠重。

    打了好一阵,袁熙有些累了,他松开已经鼻青脸肿的雷邢,后者顿时犹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身体蜷缩着犹如烧红的基围虾。

    “,本公子恨不得将你扒皮抽筋。”

    一边说着,袁熙一边恨恨地在雷邢肥大的屁股上踹了几脚。

    等到他发泄完之后,许攸走过来说:“二公子,今天这事很是蹊跷,我们要想知道答案还得依靠这个庸医,所以在属下审完之前,二公子还是留他一条狗命较好。”

    袁熙闻言,又在雷邢的屁股上踹了几脚,这才勉强平息心中的怒火,转过头对许攸说:“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本公子要出去走走,一看见他就恶心。”

    “喏。”

    许攸强忍住想笑的冲动,答应一声,走到雷邢的面前,笑吟吟地道:“雷医师,今天二公子突然蹊跷中毒,想必你知道其中的原委吧?”

    许攸是个聪明人,当他得知袁熙中毒之后,就知晓此事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而当他在见到雷邢治病的手法,以及众人的神色时,更加坚信了心中的想法。

    可是这一切都是凭空猜测,要想验证心中的猜测,还得依靠懂得医术的雷邢。

    雷邢心里一惊,想了想,讪讪地笑道:“许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放心,我有办法让你明白。”许攸眼神玩味的一笑,拍拍手,立马有人端来一盆炭火,熊熊的炭火中还斜躺着一根烧得火红的铁烙。

    许攸小心的取出铁烙,在雷邢的面前晃了晃,灼热的温度喷薄而出,打在后者脸上,犹如寒风一般人,许攸道:“现在雷医师可明白我的意思。”

    望着面前将屋内湿气蒸发成水蒸气的铁烙,雷邢激灵灵地打个寒颤,刚欲开口时,突然想到,要是他将实情告诉许攸,那袁江肯定不会放过他,如此一来,恐怕偌大的淮南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一念至此,雷邢一咬牙,继续打哈哈,“许先生,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吗?”许攸不置可否地一笑,在雷邢战战兢兢的目光注视下,他吩咐手下人将其上衣扒开,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烧红的铁烙印了上去。

    “嗤嗤!”

    “啊!”

    伴随铁烙印上皮肤的嗤嗤声响起的是雷邢那宛如杀猪般的惨叫,烧红的烙铁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个醒目的烙印,剧烈的灼烧感令他痛不欲生,几近昏死。

    “怎么样,现在想说了吗?”

    许攸狞笑着,再次晃了晃手中的烙铁。

    雷邢上齿咬着下唇,从牙缝中深深吸口凉气,勐烈的疼痛感随之传来,荡漾在四肢百骸中,他那昏沉沉的脑袋,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剧痛,当下,头一歪,昏死过去。

    “居然还敢装死,哼,看我不把你给烫熟了!”

    许攸冷哼一声,将铁烙放回火盆,烤了一会,这才重新取出来,对着那个烙印的另一边的肌肤,狠狠地印了上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再次响起,这一声叫喊较之以前更加尖锐,竟是将正在和袁熙颠鸾倒凤的小悠惊醒,她轻轻推了一下,正在直捣黄龙的袁熙,喃喃问道:“熙公子,这谁人在此叫喊?”

    袁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解释,“是个庸医,今天差点没把我给治死。”

    小悠再想问时,袁熙只是埋头苦干,不再解释。

    见状,小悠只得暗自记下,等袁熙完事之后,再去一探究竟。

    在那剧烈的灼痛刺激下,雷邢悠悠醒来,那从左胸膛传来的炙热令其嘴角的肌肉开始不断地抽搐,好在许攸看到他从昏死中醒来时,就主动收手,要不然他还会昏死过去。

    许攸眼神玩味地问道:“雷医师,怎么样,现在还不想说吗?”

    一边说着,许攸一边将收回的铁烙再次向雷邢的胸膛印去。

    望着犹自冒着热气的铁烙,雷医师脸上的表情几近扭曲,他突然大吼一声,近乎咆哮地说道:“我说,我全都说。”

    “好,很好。”许攸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将手中的铁烙放回火盆,笑道:“雷医师你要是早这么配合,不就不用受这罪了。”

    眼见着许攸放回铁烙,雷邢扭曲的表情渐渐舒展开,他深吸一口气,道:“其实熙公子中的不是五花断肠散,而是食物中毒。”

    许攸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食物,什么食物?”

    雷邢有些犹豫,可是当他看到许攸的目光瞥向那再次烧的通红的铁烙时,赶忙说道:“就是公子吃的那盘青青河边草。”

    “是那东西?”

    吃惊的不仅是淳于琼和张南,还有正在门外偷听的小悠,她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匆匆地向府门外跑去,她得回去给袁江报信。

    这边,许攸瞥了一眼,吃惊的淳于琼二人,然后抓着雷邢的衣领,厉声喝问:“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给二公子下毒?”

    雷邢艰难地咽下一嘴涂抹,用力地点点头。

    许攸又问,“那这下毒之人是江公子吗?”

    雷邢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