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子乱臣 第四十七章 终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四十七章终章

    在把宫里和京城的局面彻底掌控在手后,许惊鸿便返回了国安司,想要好生休息一下。这段时日里,为了今日之成功,他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这两天更是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他便感觉到了疲惫一阵阵袭来,只想躺着睡上一觉。

    但这一次,他的这个愿望却不能达成了,因为在他走出宫门之时,便有一名留在国安司里的兵卒赶来禀报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许家老爷,忠勇侯许正年于一个时辰前在自己的府上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许惊鸿先是一怔,随即在一声长叹之后,便骑马往忠勇侯府而去。对这个祖父,他还是有些感念的,再加上此番许正年在兵事上也帮了他不少,无论于公于私来说,他都必须登门见许正年最后一面了。

    许家的门楣处倒也不用作太大的改变,因为此时正是皇帝新丧的国丧期间,本就挂着白色的灯笼,扎着挽带,再加上许家上下早知道了有此一日,倒也不至于太过慌乱。可这些许家人的脸上,还是透着古怪和不安的神情的。

    许家,虽然这些年来已经由许万友当这个家了,但明眼人都知道,能让许家一直屹立朝堂而不倒的,只有老侯爷的威名。正因为他在军中所拥有的名声,才让这个逐渐要被边缘化的家族依然在朝廷里有一席之地,即便现在的家主许万友的能力很是平庸。但现在,老侯爷去了,那是不是表明许家的将来已没有任何盼头了呢?

    当门前众人看到快马奔来的许惊鸿时,突然就觉得许家的将来未必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灰暗了。因为有这个人的存在,虽然他是一个与许家关系有些微妙的庶出之子,但血毕竟浓于水,他身上属于许家的烙印是怎么都不可能改变的。

    许惊鸿没有理会那些许家人期盼的目光,甩蹬下马之后,便直接冲进了许家的后宅。此时,许家上下已经没有人再计较他的失礼了,只有一两名忠心的管家赶在头里去里面禀报他已到来的消息。

    许万友等许家嫡子嫡孙们,才刚从许正年死去的悲伤里恢复一些,就听到了这个消息,这让他们的心情也变得很是复杂了。许惊鸿依身份是不能如此来的,但他们又不想得罪这个已经掌控朝局的人,最终,他们只有对此表示默认了。

    须臾之间,许惊鸿就带着一股风冲进了房中。对于其他的许家人,他是连正眼都不瞧上一下的。当他之前答应许正年不再与许家为难之后,便已经没有在将他们放在心里了。他来到许正年躺着的床前,单膝跪下,不无悲伤地道:“祖父,孙儿不孝,来迟了一步……这些年来,多得你的多方照顾,我才有今日之地位,这份情,我一定会铭记于心的。

    “你放心,虽然许家有不少人曾与我为敌,曾欺侮我和母亲,但看在您的面上,我是不会跟他们为难的。无论您在还是不在,许家拥有的财富,我都会尽力保存,您在天有灵,就请安息吧!”低声说完这一些,许惊鸿才站起了身来。

    旁边众人听许惊鸿这么说,脸上都有些难看了。这分明是以一个上位者的态度来对待这些世家子弟了,这让他们的心里很是难以接受。但当他们从许惊鸿的身上感受到迫人的气势之后,那到嘴的挑衅之话还是忍了下来。他们也都清楚自家与许惊鸿这些年来的恩怨,现在连唯一的依靠都不在了,他们可不想与这个已今非昔比的掌权者生出摩擦来。

    许惊鸿只是很随意地扫过众人,最后把目光停到了许万友的身上:“好生为祖父操办后事,其他的你们都不用理会。”丢下这话后,他便大步走出了这个屋子。

    许万友心里直发着苦,这个儿子,和自己之间是完全的行同陌路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是他脑子里很容易就闪过的一句话。直到今日,他才真真正正地感到了后悔,原来这个儿子所拥有的能力,远不是自己和其他儿子能比的,可这个或许能振兴家门的儿子,却在很久之前,就被自己所抛弃了……

    天下最终还是如许惊鸿所担心的那样,出现了纷乱之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宋本就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不可调和的矛盾,只因为朝局还算稳定,才一直没有暴露出来。可近日所发生的一系列的变故,终于把一切的虚假都给扯碎,露出了这个国家最为虚弱和混乱的本质来。

    江南,本就是那些世家中人的根基所在。当七大家陆续被赵哲所破后,那边已经有了不少的动乱。而现在,当知道皇帝已死,朝臣更是惨遭杀戮之后,那里不安于事的人们就找到了最有力的理由,开始了大规模的起义造反。

    与此同时,其他各地的百姓也没有闲着。多年以来,被世家政治所害,几乎都要活不下去的百姓们,终于在这一次集体爆发了起来。多地在短时间里出现了杀官造反之事,许多地方官吏被人所杀,许多州县很快就进入到了无政府的状态。

    当这些不利的消息不断通过快马送入京城,送到许惊鸿的面前时,他却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这一切,也早在他的意料中了。无论那些百姓是真因为不堪忍受才起义也好,还是为了某些野心而造反也好,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反倒是这种种的变故对他来说却是个好现象,因为如此一来,各地驻军就必须尽全力来维持当地的稳定,而无暇反对自己了。这样他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来等候西南大军的抵达了。

    十日后,西南边军五万,也开进了大梁城中。虽然西南如今有近二十万的大军,但因为蛮地对我中原依然有所威胁,所以他们还是得提防一二,所能出者不过这五万。这样一来,许惊鸿手里就拥有了近十万可以动用的兵力了——除了北军和西南军外,尚有京营的大军,他们也在随后效忠于许惊鸿。

    有了这十万大军在手,许惊鸿的底气就足了,他当即派手下各将出击,先从大梁周围的州府下手,平定那里的乱局。而他用以平定乱局的办法也很是简单——杀贪官,安抚民心,开仓放粮。

    百姓们看着往日欺压自己的那些官吏一一被诛,还拿到了不少的钱粮,那造反的念头也就单薄了。最终,他们迅速就散了,这一场场动乱就被许惊鸿迅速平息。

    循序渐进中,重新肯听许惊鸿号令的地方就渐渐多了起来。而此时,他也适时地将赵哲之死,以及会极门之变的“真凶”赵琮和吕中和给推了出来。

    这两人及其家属被杀之日,无数人为之欢欣鼓舞,觉得这一下,天下就要重新进入到太平时期了。本来,一些造反者中就不乏对之前传说的会极门之变深有戒惧的官员,现在看到一切已经有了决断,自然不再因害怕而做出叛逆之事了。而少了这些能力出众之人领导,那些寻常百姓又能有什么作为,在朝廷软硬俱施下,全都纷纷倒下了。

    在两个月后,许惊鸿面前的敌人就只剩下了江南的叛乱。因为受那里地形所限,许惊鸿一时还无法用北军和西南军的精锐对其进行打击。

    但就在这个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时候,江南再生变化。一支全新的队伍突然出现,而他们的目标,居然就是那些叛乱之人。直到事情发生过好一阵,许惊鸿才知道这路人马是由楚家之人所带领,而这支队伍的首领,居然是久不曾露面的楚灵亦。

    论起名声来,楚灵亦这个曾在朝中为九卿之一的高官自然不是当地的一些小人物能比的。所以在其号召之下,他们的势力越发的强大,居然用同样地域的兵力,将那些叛乱的队伍一一剿灭。

    在又过了大半年,直到次年初夏,江南的乱局也终于得到了最终的平定。而楚灵亦就此带着人马归降了朝廷。此时的朝廷,已经与以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的皇帝是个不满八岁的小孩,他也是赵家的子孙,却非赵哲之子,而是他一个堂兄弟的儿子,名叫赵炎。

    而许惊鸿,如今的身份是大宋的宰相兼司马和大将军,可以说一切朝政和军事大权都在其手。现在大家都在猜测着他什么时候才会走出那最后一步,但直到楚灵亦归顺,这对君臣之间的关系依然不曾出现什么改变,许惊鸿依然只是一个臣子而已。

    而后三年,天下已重新承平,新的朝廷开始运转,新的制度也随之推行开来。

    世家控制绝大多数官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回,许惊鸿以科举取代了这种半世袭的官制,只要你有才能,无论什么出身,都可为官。皇帝的权力被彻底剥夺,成了一个摆设。而整个国家也恢复了生气,大宋正在缓慢地崛起。

    对于这样的变化,众多官员和百姓都是乐见其成的。只有一些老人,对这样的新事还是很不能接受,认为许惊鸿是曹操王莽之流,其下场一定不得好死。

    又是一天早晨,许惊鸿在穿戴整齐后,跟已是自己妻子,并为其生下数名儿女的楚怜儿道了声好好在家后,便坐着马车往皇宫而去,这早朝,他并没有将之废除。

    坐在结实的车里,许惊鸿心情很是平静,一如以往的每一天般。但就在进入到会极门,眼看着将要入宫时,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心里生出,当他掀开车帘子,朝外望去时,赫然看到了数十支利箭扑面而来。

    同时地,在那边,曾经由赵琮和吕中和所站的夹墙之上,楚灵亦冷笑站着,他的身边,已经有君王之气透出的赵炎也淡然而立,看着漫天的飞蝗直夺许惊鸿的座驾——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