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巴 终章(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生想了想 说:“它们有着与三位灵狐长老类似的气息。

    天生说罢,我和天养都是脸色一变。

    “大丫,你的意思是……那三位就是灵狐长老,但已经被寄生了天道种子?”我吃惊道。

    天生点了点头。

    我的心咯登了一下,如果天道种子真的寄生到人类以外的肉身上,这是否意味着,情况发生了一些完全出乎我们意外的变化?

    这时,我想起了八尾狐临死时对我说的话,她说地球上并不只是人类,很可能连其它的生物,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大丫,你肯定吗?”我问天生。

    天生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呢?”天养咬着牙道:“天道种子不是只针对人类的吗?怎么会寄生在狐族身上?”

    “会不会因为八尾狐意图开启狐族灵智,所以也马上遭到天道之轮的报复?”我猜测道。

    天生天养沉默。

    的确,这个问题一时不可能有答案。

    “不好……”天生忽然意识到问题,快步向外跑去。

    我马上明白,她是担心灵狐谷中其它狐狸的命运。

    我们三人在一团金火之气的照耀下,在走道上快速奔跑。那种被无数眼睛盯着的感觉,越发地强烈。

    按照进来时的情况,我们应该很快就会跑出这座宫殿的,但结果是我们在走道上跑了一段之后,赫然发现我们又回到了原来走出来的那间房子门前!

    我马上意识到,这座本来并不复杂的宫殿,现在变成了我们难以逃脱的迷宫。

    类似的情况,我在鬼林也经历过,所以并不慌张。记得鬼林那次之所以无法走出去,是因为视觉被迷惑。而被误导着不断走回头路,这次不知是不是也因为这个原因。

    天生天养久经历练,自然也十分镇定。

    当我们三个停下来脑,不去作无谓的奔跑时,前方又凭空地出现了三道白色的身影,三头大白狐又出现了。两颗绿莹莹的眼珠子象鬼火一般在黑暗之中闪烁,似乎充满了戏谑。

    它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心里气得够呛。

    天养这次没有马上发动攻击,而是对三头白狐说了几句狐语。

    站在中间的那头大白狐,也回答了几句狐语,虽然不明白它在说什么。但却感觉它的声调比原来阴森了许多,甚至在说完话之后,还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

    果然是来者不善。

    天生天养更是脸色大变,似乎那怪物的话对她们刺激极大,天养手上那团金火之气猛烈燃烧着,随时要被她扔出去。

    天生则抬头向着四周看去,眉头皱成了结。

    我也顺着天生的视线看去。

    突然,在漆黑的过道之中,陆续出现一些绿莹莹的星星点点。地上有,顶壁有,两边的墙壁也有。

    一双一对,密密麻麻。那都是狐狸的眼睛。

    我瞬间明白,为什么总觉得在暗中有很多眼睛在盯着我们,原来就是这些狐狸的眼睛!

    过道一下被这数不清的狐狸眼睛照亮,我看到了令人震惊的诡异一幕。无数的白狐,有的站在地上,有的倒站有顶壁上。有的侧立地墙壁上,也不会掉下来,反正前后都有,而且看不到尽头,把我们堵了个严严实实。

    我们三人,成了这些白狐眼中焦点,被这无数双绿莹莹的眼睛盯着,我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混蛋!”天养首先忍不住骂了出来,脸上的悲愤表露无遗。

    “大丫,怎么会这样?”我问。

    天生眼中溢着泪光,沉重地说:“灵狐谷所有的狐狸,都已经被天道种子寄生了!”

    虽然我早有预感,但心情还是禁不住一下子沉了下去,那些白狐这么可爱,转眼就变成了怪物,实在很难以接受。

    原来八尾狐在临死之前,便已经预感到狐族的危机,而且她说的并不止是狐族,而是整个地球上的生物都面临着危机。

    就我以前所知,天道种子是为灭绝人类,重建自然规则而存在的,为什么现在突然会危及到地球其它的生物?

    我心中疑问丛生,更意识到问题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这时,所有的狐狸在三头大白狐的带领下,向着我们步步紧迫过来。

    我抽出了短剑,天生天养分别祭出冰赤双姝,准备大战一场。

    滋咕咕……

    这时,过道上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看原来是从墙壁的缝隙里,快速地抽出一根根灰白色的根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墙壁上蔓延。

    情况和114小队大院极是相似,灵狐谷已经象114小队那样遭受沦陷。

    “它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咬牙道。

    “它们想得到我和小丫的灵魂。”天生淡淡说道:“我和小丫成了被争夺的目标。

    话音刚落,那些数不清的莹绿色狐狸眼睛,竟在同一时间消失了,过道瞬间又陷入了黑暗。

    嗖嗖……

    紧接着,耳际响起一阵阵呼啸声,好象有无数的物体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发射过来。

    是天道种子!

    “小心!“我徒劳地发出警告。心里却是大骇,如此多的天道种子打过来,断无可以避过之理,我还好点,天生天养怎么办?

    轰!眼见那些天道种子就要杀到面前,身边突然凭空激起一股强大的气浪,直接是把我震得倒退了几步。

    然后一团强光在我眼中乍闪,晃得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耳际响起了一阵阵杂乱刺耳的尖啸声,仿佛有无数生物发出凄厉的惨叫蓬蓬,然后就是乱七八糟的逃窜之声。

    我睁开双眼,只见天生天养正被两层淡淡的光华笼罩着,天生身上是亮白色的光华,而天养身是火红色的光华。

    “哥哥,快跟着我们走!”天生说。

    没有多想。我跟着天生天养快步奔跑,这时过道上的狐狸已经全部不见了,而天生天养所过之处,那些长在墙壁上的灰白须根,在天生天养身上光华的照耀之下,纷纷缩回到墙壁里。

    这次一直跟着天生天养跑,没有再出现那种莫名其妙走回头路的情况,我们很快就走出了宫殿。

    站在宫殿大门前的石阶上,只见宫殿对面巨大的广场空空如也,远处是黑黑的连续绵起伏的群山密林。一轮皓月高悬于天空,阵阵带着凉意的山风吹拂而过,有种说不出的寂寥之感。

    天生天养身上的光华慢慢淡去,不过我感觉到,俩丫头的气质,却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好象变了一个人。

    这种气质,和八尾狐十分相似,却又有质的区别。

    再细心观察一下。我暗暗大吃一惊,我发现现在的天生天养,与轩辕结界中的九尾天狐,有着极大的相似!

    俩丫头脸如桃花一般妖艳。双目春波流动,有意无意间顾盼生姿,每看她俩一眼,都让人不禁心笙动摇。

    这就是那种一颦一笑。倾国倾城的气质。

    也许只有九尾天狐,才能拥有这种气质。

    滋咕咕……

    突然,身后又再响起物体蠕动的声音。而且声势十分浩大,回头一看,只见在皎洁月色的映照之下,整座宫殿都在微微震动着,墙壁上刷刷地不断有灰沙掉下来。

    轰隆隆……

    随着一阵阵破碎声响起,一根根灰白色的藤蔓从宫殿内部纷纷破墙而出,眨眼之间,整座宫殿便爬满了白色的藤蔓,这些藤蔓象无数章鱼触手,在月色之下激烈摆动着,令人毛骨悚然。

    “一棵新的大魔树已经出世了。”天生皱着眉头道:“它的任务就是灭绝我们狐族。”

    “没那么容易,现在我就先灭了它。”天养捏紧双拳,咬牙切齿地说。

    随着那些藤蔓摆动,整座石头砌成的巨大宫殿开始分崩离析,扬起呛鼻的滚滚沙尘。

    很快,巨大的宫殿就彻底地变成了一堆废墟,那个天生口中的新的大魔树,也开始向着我们碾压过来。

    在滚滚浓尘之中,这棵被天生称作“新的大魔树”的怪物渐渐露出了真容,数以万计长达百米的的灰色触手,在月光下激烈摆动,搅动着空气发出咻咻的尖啸声,而这些触手的根部,即它们的出处,是一团巨大的红色光芒。

    “那是什么东西?”我紧张地道。我看得出那很可能是这头怪物最可怕的地方,也是数以万计触手的力量之源。

    “我们先到空旷的地方去!”天生说。

    于是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到广场的中央然后回过头来,那怪物也继续向我们这个方向碾压过来,虽然速度并不算快,但光看那气势就能吓死一般的人了。

    显然,我们三个是它现在的目标。

    “呜呜!”这时,那团红光之中发出一声巨大的狐叫,我仔细一看,发现那团红光之中有一头巨狐的身影,巨狐庞大如象,全身火红,与灵狐谷普通的白狐有很大区别。

    我马上认出,这只巨狐,与我第一次来灵狐谷时袭击我的那只怪物十分相似,当然我现在无法肯定是不是就是它。

    “哥哥,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躲,这里交给我和小丫吧。”天生说,身上又泛出了雪白的淡光,气息更是陡然强悍了不知多少倍。

    我考虑了一下,无奈只好点了点头,虽然我得到了那名白衣少年的传承,现在是名不折不扣的武林高手,但面对这种山一样的怪物,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资本。

    “你们小心,打不过也别硬撑,大不了逃跑。”我说。

    “知道了。”天生点头。

    天养则瞪了我一眼:“谁说我们打不过!”停了停,又撇撇嘴说:“你自已才要小心,别成了怪物的宵夜。”

    我懒得反驳,转身就往一片山地跑去体,既然帮不上忙,那就只能争取不拖后腿了。

    天生天养则站在原地,准备与那怪物展开一战。

    我找了一处相对安全的高地,然后向广场中央望去。

    这时那怪物已经与天生天养短兵相接了。由于距离较远,天生天养看上只是两个白色和红色的人形,而那怪物则象一只千手章鱼,而且我隐约看得出,每根触手的顶端解,都是连接着一只狐狸,厉啸向天生天养发起进攻。

    要是换了普通人,光是万狐厉啸的恐怖,就足要令人魂飞魄散,好在天生天养因为得到了九尾天狐的传承。能力不知提高了多少倍,所以这些攻击并不能对俩丫头造成什么威胁。

    天生天养就象红白两道流光,手执着用冰火之气化成的长达数米的“长剑”,在那些触手的攻击下飞跃闪避,并用气剑发起反击,不断斩断那怪物的触手。

    不过那怪物的触手有着强悍无比的再生能力,被气剑斩断的触手转眼又会重新长出来,天生天养看似不落下风,实际却更象是做着无用之功。

    必须要攻击那团红光中的火狐。因为它才是这只怪物的核心,根本所在!我急得跺脚。

    天生天养自然也明白这点,奋力想冲破触手的封锁,直接攻击那头火狐。不过那些触手的攻击防御都强悍得变态,天生天养的想法一时根本无法得逞。

    这样下去,天生天养恐怕也是无可奈何。

    我要不要去帮下忙?我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

    纠结了一会,我咬咬牙。抽出短剑跳出掩体,准备拼一拼了。因为这样下去不仅无法战胜那怪物,天生天养都要面临危险。

    那怪物正与天生天养展开激烈的正面交锋。另一面防守则显得相对空虚。我跑了一大段路,偷偷绕到怪物后面,抬头看着这头触手乱舞,高达百余米的怪物,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本来想偷偷钻进去,混水摸鱼,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只靠近到离怪物还有十多米的地方,一些触手上便突然闪现出一对对绿幽幽的眼睛,数量有十多对,原来是每根触手的前端都冒出一只白色的狐狸来。

    十多对绿幽幽的眼睛一下子齐齐盯着我,我顿时头皮有些发麻。但既然选择跑出来搅局,我也不打算再后退了。不过还好,由于天生天养太强悍所以吸引了怪物大部分的注意力,而我,大概在怪物眼中只是条不屑一顾的小杂鱼是,所以并没有对我产生多大的兴趣,说不定有可剩之机。

    于是手执短刀护在身前,咬紧牙关就向前冲。

    其中一根冒出来狐狸触手马上尖啸着向我招呼过来,我能清楚看到,触手前端的那些狐狸,向着我张开了大嘴,一口尖牙寒光摄人。

    由于早有准备,加上我现在身手也算极好,所以一扭身轻松避开了这一击,半秒没有停下,继续向前冲。我的眼中只有那红光之中的火狐。

    另外两只狐狸也向我扑了过来,我同样闪身避过攻击,然后连斩两刀,直接就把连接着狐狸的触手斩断,两只狐狸尖啸一声落在地上,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被我斩断了的那两根触手,眨眼之间就恢复了原样,又冒出一只张牙舞爪的狐狸来。

    我实在没指望自已的短刀能对它们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倒也不吃惊。我的目标只是那团红火之中的火狐,只要能干掉它,这只怪物自然就会玩完。

    当然我也不认为单凭我一人之力能干掉这只怪物的“大脑”,但能帮多少算多少,在这个时刻,我倒是把生死放到一边去了。

    不容我片刻放松,见我也不容易对付,又,那十几条冒出狐狸的触手干脆全部向我挥斥过来,我没有选择与它们拼杀,而是一边闪避一边找机会前进。

    然而情况越来越麻烦,见我不仅闪避十几条触手的攻击,还能一点点往前挪,一些触手也开始冒出狐狸来,参加到攻击我的行列中,数量增加到好几十。

    这回可算是闹大发了,对付十几条触手已经是我的极限,几十条触手那是根本没得打。

    “妈的,老子大不了死在这里!”我咬牙切齿道,挥起刀来与那几十条触手展开拼杀。

    拼了一会,固然有很多触手被我吹断。但我身上也是被狐狸咬了个鲜血淋漓,钻心的痛。

    幸好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要害。不过这样下去,我也必死无疑了。

    能撑一会是一会吧,好歹能给天生天养减轻一些负担,我心里想,身体因为失血和疲劳,而显得越发虚弱。

    不会我却没有后悔,作为兄长,我做了应该做的事!

    嗖!

    正在这时。我突然感觉身后出现了一道威猛无匹的气势!

    甚至连时间也似乎为之一凝。

    不仅我呆住了,就连那些触手,也是作了瞬间的停顿,只见一道形如弯月,长达十多米的金光,从我头顶掠过,一路摧枯拉而去,那些触手还没与这金光接触,便已经纷纷枯萎。化作虚无,这些强悍无比的触手,在这道金光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轰!

    金光瞬间就冲破了触手的重重防线,直接轰在那团包围住火狐的红光上。

    整个大地都是为之剧烈一震。

    漫天触手顿时化作虚无。只剩下一团巨大的红色光球。

    我呆若木鸡站着,到底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天生天养也是停止了攻击,这时她们才发现了我。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吼!”红光中的火狐发出一声惊天怒啸,那团红光瞬间收敛点,变成一只庞大如象。面容狰狞的火狐,一身红毛无风飘动着,象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双方的视线都集中到我身后,只见一个泛着淡淡金色的身影,慢慢向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吼!”那火狐怒吼一声,丢下天生天养,直接就向着那金色的人影扑出去,速度之快,尤如一道红色闪电!

    但火狐快,那金色人影更快,手中长刀一挥,一道形如弯月的金光挥斥而出,直取迎面而来的火狐。

    轰!

    金光正正轰在火狐身上,庞大的火狐竟然纸片一样倒飞。

    我和天生天养见状慌忙让开,火狐着地后还滑行了一大段距离,留过一道触目惊心的土沟。

    我和天生天养这时已经认出那个金色的人影来,正是我们接触过几次的金色异人。

    只是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并没有如此恐怖的实力,难道他一直都在隐藏?

    再说那火狐,接连受了金色异人两击,竟然没受重伤,一个翻身又站了起来,只是它再没有勇气去面对对方了,转身就想逃跑。

    “那里逃!”金色异人一声暴喝,震得我双耳一阵嗡鸣,要是换了过去的我,绝对要被当场震昏过去。

    紧接着金色异人右手一扬,一个脸盆大小,五彩缤纷的轮盘在空中凭空出现,直飞向那火狐。

    看到这情景,我大脑轰地震了一下。

    那个是……天道之轮?金色异人怎么会有天道之轮?

    且说那个光盘瞬间便飞到火狐的头顶,所发出的五彩光芒把火狐整个笼罩起来,火狐顿时动弹不得,只能发出一阵充满恐惧的悲鸣。

    正就在这时,变故再次发生,那个五彩轮盘突然象受到了什么外力重击,猛烈地晃动了一下,色彩也黯淡了许多,一下子变得近于虚影。

    而那金色异人,也是被这力量波及到,连连后退了几步,几乎要摔倒。

    “你已经成为历史了。”空中突兀地出现了一把尤如珠落玉盘的声音。然而在我耳中却是有如万年寒冰,毛骨悚然。

    抬头一看,只见空中悬立着一位锦衣飘飘的绝美少年,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地上的金色异人。

    而天生天养,却似乎并没有发现锦衣少年的到来。

    不过,俩丫头也并非完全没有察觉,因为她俩此时的神情十分古怪,聚精汇神地想感应什么。

    显然也是有所察觉,只是不能直接听见看到而已。

    “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人来了?”天养神色凝重地道。

    从来没见过这丫头有如此紧张的表情。

    天生点了点头,抬头看一会儿空中,似乎没有任何发现,又看向我,眼中带着疑惑,我想告诉她,但话到嘴边。却莫名其妙地说不出来。

    每当我想把锦衣少年的存在告诉别人时,就会有这种感觉。

    “呜呜……”这时那头火狐猛然挣脱了五彩轮盘的束缚,飞快地向着远处的山林逃走,等天生天养回过神来想去追,却是来不及了,那火狐的速度实在快得难以形容。

    “哼,我固然已成为历史,但也容不得你来创造历史。”金色异人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天上的锦衣少年道,瞬间全身散发出滔天杀意。

    “凭你?哈哈……”锦衣少年轻笑。

    “还有我。”远方突然响起一把洪钟般的声音。开始仿佛还在百里之外,但瞬间便已到了眼前。

    我一听这把声音,顿时惊喜万分,随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月色之下,一个高大魁悟的身影正阔步而来。

    顾清风,果然是顾清风。

    自在海底弃壳失踪之后,顾清风终于再度出现,他果然没死!

    顾清风一身紧身黑衣。面容是年轻鼎盛时的模样,手执一柄黄竹杖,上面系着两串金铃,山风拂过。金铃叮当作响,有如域外梵音,让人心灵有种难以形容的安宁感。

    “顾前辈。”我快步迎上去,天生天养也是十分惊讶。跟着我一些走过去。

    顾清风含笑对着我和天生天养点了点头。

    我这时发现,顾清风一切仍旧,唯独一双朗目。有如宇宙无垠的星空,深邃难测,仿佛世上一切因果都被他了然于胸。

    可以肯定,在失踪的这段时间,顾清风一定有着我难以想象的奇遇。

    “你已经跳出这个位面的天道束缚,不入六道轮回,何必还来掺和这个低等世界的事情呢,做个逍遥神仙不好么?”锦衣少年冷冷道。

    相较于对金色异人的不屑一顾,锦衣少年对顾清风似乎是有所忌惮。

    “呵呵,因为我想做,所以就做了。”顾清风笑道,十分随意。

    “你虽然脱离这个位面的天道束缚,但你认为自已有能力与整个位面的规则对抗吗?”锦衣少年道,右手一张,瞬间一个五彩轮盘在空中凭空出现。

    那五彩轮盘一出现,我顿时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双脚一软直接就扑倒在地上,就是那种不折不扣的五体投地,更要命的是,身边的空气好象被抽走了一大半,随时要窒息的感觉。

    就连天生天养也是脸色大变,她们也感觉到这股泰山压顶般的威能,身体被一点一点压下去,虽然她们想抵抗,但在那种绝对力量的压制之下,最后还是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搞,搞什么鬼!”天养气喘吁吁,浑身颤抖,奋力想抬起头来,但怎么努力都是徒劳,头始络被死死压低。

    “天道之下,尔等与蝼蚁无异。”锦衣少年不带任何感**彩道。

    “天道人道,强者为道,谁为谁道,最终要靠实力说话。”顾清风面不改色,把手中竹杖往地上一插,两串金铃马上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形成一圈金色光华,就象撑开了一把金伞,把我和天生天养覆盖其中。

    那种泰山压顶般的威能顿时消失了,我和天生天养咬着牙站了起来,不过全身象散了架似的,又酸又痛,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们就在这里,别出来。”顾清风说罢,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喂,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天养想冲上去拉住顾清风问,我和天生见状慌忙把她拉住。

    “你别给顾前辈惹麻烦了!”我喝道。

    我知道,一场旷古之战即将展开,而这一战,很可能直接关系着众生的命运。

    “那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天养扯着我的衣领,双眼象要喷火一般。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位面之主,他要重造地球规则。”冷不防地,我们身后响起一把声音。

    我和天生天养马上回头,不知什么时候,那个金色异人来到了我们旁边。

    金色异人身上的金光比之前黯淡了许多,看来锦衣少年那一击,对他造成了重创。

    而他的模样也因此清晰了许多,是一个有三缕短须,留着清朝发式的中年人。

    “重造地球规则?”我和天生天养一时都有些莫名其妙。

    “没错。所谓重造,就是先彻底抹除一切,再重新构造,建立全新的纪元。”金色异人说。

    我和天生天养都惊讶得张大嘴巴。

    “你的意思是,地球的所有生物,都将要被抹杀?”天生说。

    “没错。”金色异人说:“不仅动物,还有植物,乃至一只细菌,一根菌丝,通通都要被抹杀。”

    顿了顿。金色异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自然,也包括我了。”

    “请恕我冒昧问下,阁下的身份是?”我看着金色异人,终于鼓起勇气问。

    金色异人似乎能看穿的心思,点了点头说:“你没猜错,我正是五千年前,被轩辕氏封印的天道之轮,也就是旧世界的主宰。”

    “什么?”天养失声叫了出来,天生也是一脸震惊。

    只有知道更多内情的我。在问之前已经猜到**分,所以并不会太惊讶。

    “这么说来,地球上的天道种子都是你被轩辕氏封印时放出来的?”我问。

    “没错。”金色异人点点头:“所有天道种子都带着我对人类的仇恨,它们的唯一目标。就是用尽一切手段灭绝人类,然后待我冲破封印之日,再重掌世界规则,然而人类的顽强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几千年过去,他们不仅没被灭绝,反而稳稳占据着地球统治者的位置。不过我在两百年前,终于成功冲破了封印,我甚至发现,世上唯一拥有轩辕血脉的人类,竟然就在我的眼前,所以,我马上出手要杀了她,谁知却发生了意外,使这个唯一的传人逃过一劫,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也许就是命运安排,我可以主宰众生的命运,但我本身,也有自已的命运,主宰我命运的,就是域外更强的力量……”

    “吼!”突然,空中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与我在海底听到的那一声龙吟一模一样,我和天生天养不由得抬头望去。

    只见空中果然出现了一条金色的巨龙,长达数百米,简直就是一道移动的金色长城,和我脑海之中出现过的巨龙完全一样!

    怪不得顾清风有叫板那锦衣少年的底气,原来他得到了传说中的神龙之力。

    “那,那是域外神龙?”天生天养惊呆了,也许是得到九尾天狐传承的原因,俩丫头认出了天空中的存在,而且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战斗终于展开了,巨龙与锦衣少年瞬间绞杀一起,漫天威能顿时令云风变色,地动山摇。

    每一次交锋,所产生的冲击波令整片大地都在剧烈颤抖,不断有泥土,石块被看不见力量拨起,然后粉碎,幸好我们有金铃金光的保护,那些如雨飞来的石块一接触到金光便会化为虚无。甚至在我们的脚下,金光笼罩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震颤感。

    而在金光之外,则是一片不折不扣的毁天灭地之景了,远处山体塌陷,泥石如海,大树连根而起,飞上半空……

    金色异人看了看天上人龙相斗的景象,额头“嗖”地发出一道金光,直冲天际,在这道金光飞出之后,金色异人身上的金光便完全消失了,变成一个普通人的样子。

    严格来说,那是一具尸体,在地动山摇之中,很快就被泥石完全掩埋住了。

    轰!

    空中再次响起一声巨响,仿佛是三方力量的最强和最终一次碰撞。

    这次就算身在金光的保护之下,我还是被震得一阵头昏眼花,几乎摔倒。

    “我们要不要去帮顾前辈?”天生咬着嘴唇道。

    天养点了点头。

    “我也去!”我说。

    “你?拉倒吧!”天养狠狠戳了我鼻尖一下。

    就在这时,头顶的两串金铃突然金光大盛,最后化作一股巨大的金光直冲天际,强光过后,那两串金铃便颗颗散开,在风中飘落,变成了废铜烂铁。

    被激荡上半空中的碎石,灰尘,如雨一般刷刷落下。眼中一片迷朦。

    不过天上的争斗似乎停止了,巨龙不见了,锦衣少年也消失了,当尘土落尽,眼前的景象简直令我们目瞪口呆,整座灵狐谷,乃至更远的地方,已经面目全非,象被一把巨梨深翻了一遍又一遍似的。

    这就是域外强者的力量,锦衣少年说的没错。人类在这种力量面前,当真如蝼蚁无异。

    我心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顾清风与锦衣少年之战,到底是谁胜谁败,就算顾清风这次胜了,会不会还有更强大的域外之敌?

    世界的危机,到底解除了没有?

    ……

    我和天生天养一路急行,当我们走出雁鸣山脉地区时,我发现手机上居然有几十个未接来电。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于叔打来的!

    我简直大喜过望,马上回拨过去,当听到于叔熟悉的声音时,我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我都以为他必死无疑了。

    于叔说他当时中毒昏迷过去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已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便问身边的医务人员,是谁救的他。

    得到的回复是zf。

    再想问114小队的情况。对方就严密封口了,还警告于叔绝对不能往外界透露半点。

    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终于通过某些渠道。陆续知道了一些内幕:原来包括队长宋明在内,114小队整个神秘失踪,与此同时致,在世界各地,也发生很多人类和动物大量神秘失踪的事件,至于原因,却始终没定论。

    当然,为了防止引发社会恐慌,消息是被严密封锁的,所以一般的平民百姓都不知内情。

    不过情况还好,因为大量失踪的情况只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现,之后似乎就没有再发生了,世界很快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日复一日地运转着,一切风平浪静。

    顾清风没有再出现过,锦衣少年一样。

    至于世上还有没有天道种子,地球上的人类,又或者动物,甚至植物,其中到底有没有隐藏着天道种族。

    这个,就只有天知道了。

    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关于人口失踪,坊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谣言,最热的一个版本便是,有外星文明盯上地球了,所以捉走了地球上的一些人类和生物,拿去研究了。

    也许过不了多久,地球就要面临外星种族的攻击,地球将要易主,人类就要灭绝。

    还说最确切的证据是,۽的太空卫星曾拍摄到,在中国雁鸣山脉地区,出现过巨大的不明飞行器,形状象中国传说中的神兽医——龙,直接造成那里方圆数十公里变成不毛之地……

    最后说说我自家的事儿,回家不久,我和冬妮结婚了,正式结束了单身,过着平凡而幸福的小日子。

    我没什么大志,只希望这样的小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就好。

    天生退了学,背着一个包包,环游世界,呼吁人类保护生态,爱惜动物。

    她说这是她一辈子的事业。

    天养呢,继续读书,继续欺负我。

    我求她赶紧嫁出去,她竟然说不嫁,要一辈子缠着我欺负我,把我吓得半死……

    某个普通日子的早晨,我被老爸吩咐给于叔家里送些东西,于叔一见我来马上说:“小华我正想找你,快进来。”

    我愣了一下:“什么事?”

    于叔带我来到大厅的神台前,那里供奉着于家的列祖列宗,泛着包浆光泽青铜香炉上,插着三支快要燃尽的檀香,烟雾缭绕。

    “这三柱香不是我上的。”于叔指着那三支香说。

    我有些莫名其妙:“那是谁上的?”

    于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今早一起来就这样了。”

    我吃了一惊:“您的意思是,有人偷偷摸进来上的香?”

    “没错。”于叔点了点头,又拿出一块和田玉佩来:“当时神台上还放着这块玉佩。”

    我接过来看了看,顿时呆住了,因为玉佩的背面到,刻着“聘婷”二字。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