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灵 第五百七十四章 渡仙劫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格陵兰岛上接连出现两次天劫。而且第二次居然还是六九天劫,可以说是牵动了整个人间界诸多修行者的心,所以当第二次天劫超过三九之数后,距离格陵兰岛较近的诸多人等就按纳不住心中的惊诧,从各个方向向格兰陵岛汇聚,想要看看这渡劫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待得六九天劫数满之时,格陵兰岛的周围天空中已经有不下十人。

    这其中血族占据了四人,神圣教庭中拉斐尔、加百列、教皇三大巨头一齐出动,随行的还有几名天使。妖族中因为星羽的存在,来了林彬、蜀仲、虎贲、高树瞳五人,中国修行界却是无人前来。

    这三方从不同的方向感应着天劫的余威,慢慢地向岛中心移动,任何一方都不想引起这两位刚刚渡劫成功的强者的误解,若是因此而莫明其妙地成为仇敌,那么哭死的心都有。

    当三方汇聚于格陵兰岛腹地时,此处却已是空无一人,只余下了遍地的狼籍。平坦的冰原之上,到处都是深深的巨大冰坑,其中的一个更是达到了半径不下**十米,深达十余米的巨坑,破碎的闪着微光的冰块更是随处可见。就仿佛这里刚刚经历过了一场生死混战一般。虽然天地间的灵气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遍地的煞气却是令诸人都有些望而却步。

    “唉……”林彬长叹了一口气,显然这两人皆已渡劫成功,却又不愿意见他人,在三方赶来前,已经离开了这里。只是两人这隐匿行踪气息之术委实了得,他们竟然无一有所察觉。

    “有什么可唉声叹气的,不就是两个渡劫之人吗,咱们在妖界中哪一个又是没有经历过!”虎贲愤愤然地道,“要不是这人界灵气太为稀薄,咱们根本一时间根本就恢复不到巅峰状态,区区两个渡劫之人,又有何可怕的?”

    “傻蛋!”高树瞳心中暗骂。

    “死脑筋!榆木疙瘩!”蜀仲心中暗想。

    “蠢货!呆虎!”星羽可不比高树瞳和蜀仲,对虎贲的实力有所忌惮,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这只破鸟,胆敢骂我!老子拔了你的鸟毛!”虎贲环眼圆睁,咆哮如雷道。

    “那你就做好从这里自己慢慢飞回去的思想准备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这头笨虎也别想让我送你!”星羽针锋相对地道。一句话就令虎贲立时迟疑了起来。身为百兽之王的他,武力虽然绝伦,但是这飞行一道与星羽相比起来却是天壤之别,就是与高树瞳和蜀仲相比起来,都有着不小的差距,要是让他自己飞回rì本,这一路能把他无聊死。而且rì后若是星羽拒绝搭载他,那岂不是很多时候,都得kao自己了?

    “那你凭什么骂我!你骂我我就拔你的毛!”虎贲依然嘴硬道。

    “你不是蠢货是什么?”星羽扭回头来,侧目看着背上的虎贲道。“妖界是妖界,人界是人界,面对一群尚未渡劫的修行者,你曾经大打出手,并没有因为你是已经渡过劫的人而有所放水。如今出现了渡劫的人之后,你又在这里叫什么自己恢复不到巅峰状态,埋怨人界的灵气太稀薄。若是让那些中国修行者听到,会笑话咱们只会恃强凌弱的!人界中的灵气要是浓厚的话,那些修行者又岂是如今的这般水平?以后别和别人说我认识你!咱丢不起那脸!”

    “啊啊啊……”虎贲被星羽这断章取义的一番话说得是满腔的怒火,却又无处发泄,只能全然不顾阿梅迪奥妮等人和神圣教庭中人那怪异的目光,仰天一阵长啸。

    “大人,依你看,这渡劫的两人应当属于何方势力?”蜀仲轻声地问道。

    “不好说!”林彬抿了抿嘴,“此地的煞气太重,掩蔽了渡劫之人的气息。不过这一个人还则罢了,三九天劫也只是小天劫,成功渡过者,自古以来也有不少人。但是这六九天劫,即便是在妖界之中,能够成功渡过的也是jīng英中的佼佼者。如果说这两人是隐匿于世的修行者。还则罢了,如果说是中国修行界的……这敌我之间的实力对比,无疑就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两个!两个啊!”林彬不由得连连为之叹息。

    而此时阿梅迪奥妮四人虽然因为眼前的一切而感到惊诧不已,但是出现在这里的拉斐尔,却是更吸引他们的关注。从rì子推算下来,拉斐尔的身体应当是已经接近崩溃才对,可是看拉斐尔如今的模样,又哪里像要穷途末路之人?而且一旁的加百列和教皇,神sè间也看不出有几分担忧的模样,这一奇异之处,不由得令阿德利安他们四人为之交头结耳。

    如果说拉斐尔没有身体崩溃之忧,那么对于血族联盟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这也就意味着目前的僵局恐怕还要维持下去。但是时间拖得越久,加百列和其余的天使们实力就增长的越多,对于血族联盟来说,就更加不利。但是就此开战的话,阿梅迪奥妮四人又觉得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这越老越怕死并不是只有人类所特有的,血族亦是如此。而且活得越悠远的血族就越是如此。

    “如果说拉斐尔不是强撑着前来这里,恐怕我们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阿德利安轻叹道。将统一欧洲、灭掉神圣教庭这一足以记入血族史册的功劳拱手相让给四代甚至于是三代的血族,这一结果令他深感遗憾。

    “阿德利安,不要将希望放在他们的身上,难道说事隔数千年之后,你还想重温那生死受制于他人之手的感觉吗?”阿梅迪奥妮立时表示反对,“我们应当尽最大努力地联合中国修行界和妖族,他拉斐尔再强,能抵得过三方势力的联手吗?”

    “绝不能叫醒四代血族,我可不想再过那种受束缚的生活!”费利克斯郑重其事地道。能不能消灭神圣教庭都不要紧,但是他却决不想有人可以坐到他的头上去。

    布兰妮双眉紧锁。却是一言不发。

    此时,半空中的神圣教庭众人也是惊诧莫名,其中尤其以拉斐尔和加百列为甚。天使原本就是灵体,对于能量的反应十分地敏感,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在空气中所残留下来的能量,可以估算出当时这劫雷的威力。

    “连接五十四记劫雷,最终还能成功渡劫,此人若是不与我们为敌还好,否则必然是我们的心头大患。”拉斐尔的脸sè铁青,根据他的估算,这每一记劫雷的威力都要强于他的全力一击,而最后几击的威力更是远在他之上,这样的敌手,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可谓是大敌!如今的神圣教庭,因为罗马事件的影响,与其他三方势力都处于敌对状态下,而这渡劫成功的两人又铁定不会是属于神圣教庭的,所以拉斐尔的心中又不由得压上了一块巨石。

    加百列面带苦涩地点了点头,这些rì子来,神圣教庭多次地派人前往rì本和中国,期盼能够修复双方间的关系,解除对神圣教庭的制裁。但是每一次的使者都是无功而返。虽然两国的zhèng fǔ都接待了来访的使者。但是中国修行界和妖族却是根本连面都不lou,也不与使者有任何的交集。这只能说明,双方的怒气仍然未消,因为血斑巨犬加尔姆的出现,而莫明其妙终止的报复行为,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这样的结果,令神圣教庭的上上下下如今是整天紧绷着神经,生怕遭受中国修行界和妖族的突袭。原本人手就捉襟见肘的他们,如今更是吃紧。

    现在又多出了两个势力不明的强者,两人又怎么能不心中发苦。原本以为这一次下界是一统人界的好机会,谁也没有想到。却看到的是神圣教庭的衰落,而偏偏在其中起到了重大作用的又是自己两人,这份苦涩实在是难以言谕。

    在场的众人皆认为是两人前后渡劫,虽然说这后一人为何敢在渡劫之时停留在附近,不怕引发重天劫,就是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他们又哪里知道,这次天劫,自始至终就只有yīn天乐一人!第二个天劫来临后,yīn天乐简直是yù哭无泪,手中的符咒已经全部用完,龙鳞甲也受到了重创,唯一可值得庆幸的大概只有此时的他,体内已然有了仙力,浑身上下亦是充满了力量。借助着炎蛇剑对妖火的增幅能力,yīn天乐硬抗下来了头二十二记劫雷,却也几乎耗尽了他体内的所有力量,接下来的他,就只能依kao着龙鳞甲和所带的丹药一面抵御着劫雷,一边恢复着仙力。几乎每一记劫雷,都会令yīn天乐深入冰层,而且龙鳞甲上的龙鳞也会破碎数片,那破碎声听得yīn天乐简直是心头滴血。要知道每一片龙鳞对于如今的修行者来说,都是难得的宝物,非到生死关头,绝对是舍不得动用。自己所获得的龙鳞虽多,但是数量终究是有限的,毁损的太多,也就无法再弥补了。

    只是天不随人愿,当第三十六记劫雷劈下的时候,yīn天乐手中的龙鳞甲彻底地毁损掉了,只余下了一地的鳞屑。yīn天乐只好抽出了德奎利亚尔所赠的深渊魔剑,强行劈散劫雷。每一记劫雷都会将yīn天乐深深地劈入冰层,但是每一次yīn天乐又会顽强地站起来。在他的肩膀上,还肩负着赤松子和恒灵的期望,心中还有对人世间的眷恋,令他要努力地活下去。大把的丹药如同流水般地入口,弥补着他体内仙力的缺口。而深渊魔剑也不愧是德奎利亚尔的配剑,面对可以劈碎龙鳞的劫雷居然毫发无损。

    yīn天乐几乎是kao着毅力强撑到了最后,当最后一记劫雷降下的时候,他已是神志不清,纯粹是kao着本能延续着之前的动作。这最后的一记劫雷劈飞了他手中的深渊魔剑,打散了他的护身火焰,更是将他的右肩到腰部的肌体化为了乌有,深深地击入到了冰坑之下,陷入了昏迷之中,但是他终究是抗过了最后一记劫雷。随着天空中的劫云渐渐散去,弥漫在天地间的天地灵气再一次如鸟儿归巢般向坑底的yīn天乐身上涌去,将他包裹在了其中,渗入他的肌体之中,修补着他的躯体。

    yīn天乐很快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将这些灵气汲取一清后,他就察觉到了岛上多出了不少人,而且正是向自己所在的方位而来。yīn天乐连忙找回了深渊魔剑,又将遍地的龙鳞碎屑收集一空,地遁从冰层下潜了出去。

    当yīn天乐踏上北冰洋中的小岛时,已经是急不可耐的趵勒和绯狐立时迎了上来,确定yīn天乐确实是平安无事后,两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将悬浮在空中的一颗心算是彻底地放下。

    “yīn老弟,你是在格陵兰岛上渡得劫吧?那么另一人是谁?”三人在亭中落坐后,趵勒即迫不急待地问道。

    “没有其他人。”yīn天乐摇了摇头道,“自始至终就我一人渡劫!”

    “啊?”趵勒和绯狐不由得为之张口结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那岂不是说,yīn天乐渡了两次劫,而且其中一次还是六九天劫!这怎么可能?

    “我想,这也许与我的体质有关。”yīn天乐沉吟了片刻,将他一路上的猜想说了出来。

    绯狐和趵勒面面相觑,这天劫出现两次和体质又有什么关系?yīn天乐的体质他们当然是一清二楚……等等!

    “老弟,你的意思是说,一次是你做为人类修行者所应的天劫,而另一次却是你做为妖族所应的天劫?”趵勒一脸难以置信地道。这以往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人妖混种修行,可是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啊。

    yīn天乐微微地摇了摇头道:“不是,第一次是我做为修行者所应的天劫,而第二次应当是仙劫!”

    “仙劫?”绯狐和趵勒更是吃惊,仙劫这个名词并不难理解,修行者成仙之后,也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同样也会面临天劫,但是这个天劫一般会被称之为仙劫。

    “你说得不错,第二次应当是仙劫!”亭外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接着德奎利亚尔已经出现在了亭内。三人忙站起身来见礼。

    “德奎利亚尔前辈,yīn老弟他刚刚经历完天劫,怎么可能立时就再面临仙劫?”趵勒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地模样道,“难道说,其他人也是如此吗?”

    德奎利亚尔微微地摇了摇头,失笑道:“怎么可能?那样的话,又有几个仙人能够在刚刚渡劫成功后就能抵抗仙劫?他这小子纯粹是运气太好了!”

    “运气太好了?”趵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连续两次应劫居然还能称之为好运,这一位该不是糊涂了吧。

    “确实是运气太好了!在人界应仙劫可是比在仙界或者说妖界应仙劫要容易的多,当然了,所获取的好处也要少一些,不过对于你小子来说,这样却是恰到好处。”德奎利亚尔笑道,“我也是这一路上仔细琢磨方才想透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德奎利亚尔前辈,您就不必在此再打什么哑迷了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趵勒忍不住哀求道。

    德奎利亚尔看了看yīn天乐,笑问道:“你告诉我,渡劫之前你体内的妖力与灵力是不是大致相当,灵力比妖力要强出少许?”

    “前辈明见!”yīn天乐点头道。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yīn天乐也习道法,由于他的体质特殊,所以道法的进境也相当地神速。后来yīn天乐就一直有意地令体内的灵力略高一些于妖力,再有意地隐匿妖力,这样一来,自然会被人认为是修行者。

    “问题就在这里,妖族亦有天劫,渡过天劫的妖族有时也会被称为妖仙。你第一次渡天劫,其威力虽然与老夫以往所见相比起来,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近几百年来,恐怕也算是威力不小,这与人间界如今天地灵气稀薄有关,而你渡完了第一次天劫后,被击散的天地灵气会对你的躯体进行修补和改善,它们可是分不出你体内的妖力和灵力,所以肯定是将其全部都变为了仙力。这也就意味着,你渡完劫后不久,实力就有了一个翻番的增长,这样当然会有仙劫降临的。”

    “前非说的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yīn天乐佩服地五体投地道。

    “你的运气真是不错,未好这是在人间界,天地灵气已是相当地稀薄,这若是在仙界或者说妖界,手头没有准备好的应劫之物,亦未习仙法的你可能就灰飞烟灭了。如今你却是因祸得福,渡过了第一次仙劫,这实力又有了一次飞涨。好运气啊!”德奎利亚尔感叹道。这要是说出去又有谁能相信,短短的百余年时光,yīn天乐居然就已经是渡过一次仙劫的仙人了,这修炼速度可以说堪称神速!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