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之萧白 207微服私访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小林子难得的固执了一次,萧白的努力果然还是付诸东流了。。“欠人的终究还是要还的。。。”

    “我没欠他什么。。。”萧白回头见是东方白,忙起身很绅士的拉了下椅子道:“你坐这,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东方白坐下道:“你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辰了,你当我是什么了?”

    萧白闻言笑道:“那我下次注意,那个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东方白闻言想了想道:“他要是有空的话。。。你还是把他带来。。。我只是想见见他,虽然我暂时还不想告诉他一切。”

    萧白闻言笑道:“或许我不用去了呢。”

    东方白闻言道:“怎么了?”

    “你看外面。。。”萧白一指门外,“他自己应该会过来的。”

    东方白转过头去,却是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鬼鬼祟祟的扒在门框上,看到被发现了才讪讪的走了出来,对着两人讨好的笑了笑道:“萧大人,您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萧白闻言笑道:“谷公公,你这是。。。”

    “打探敌情。。。”谷大用看着东方白哆嗦一下道:“我们主子说的,要等。。。”却是说不下去了。。。

    萧白闻言皱眉道:“说什么了?”

    谷大用一梗脖子道:“打死我也不说。。。”神情姿态都是慷慨激昂的一塌糊涂。

    萧白惊愕的看着谷大用道:“你这是干嘛呢,我们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打你呢?还有那个。。。西厂那么多事,打探敌情这点小事怎么能让您出来做呢,那么多的小太监都是吃干饭的么?还是说你犯什么事了让撸下来了?”

    谷大用下意识的向着外面一瞟才道:“其实真的没什么,这种事我也偶尔兼职一下的,我们做奴才的总是要在主子指定的地方发光发热。。。”

    萧白闻言笑道:“得了,在我跟前说什么瞎话呢?让你们公子进来。。。”

    谷大用闻言先是一怔忽地脸sè一变道:“你怎么知道的。。。”

    “至于么,让你过来,自己却躲在两条街以外,忒不仗义了,你叫他过来,我得说说他,”萧白有些老气横秋道。

    谷大用闻言道:“那我去请他去。。。您别告诉他是我说出去的。。。他是微服私访的。”

    萧白闻言笑道:“好,不说不说。。。”

    谷大用这才转身向着外面走去,临了还不忘嘱咐一句,“说好了,不要说呐。。。”

    萧白摇头苦笑,自己真的看上去很不靠谱么,看着谷大用出去了,萧白转头道:“一会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东方白闻言道:“他是来找你的,你回避什么,更何况他看到我不会拔腿就跑就不错了。”

    萧白有些好奇道:“说实话,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

    “没什么,”东方白有些敷衍道:“就是当初看不过眼他那嚣张的样子,忍不住轻轻地打了他几下。。。外表看不出来什么的。”

    萧白了然,东方白的轻轻几下有时候可是会要人命的,小鬼能活着已经是命硬了,两个人说话之间小鬼已经在几个狗腿子的陪同下进的门来,看到东方白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仍然还是有些怯怯的,大庭广众的,萧白也不便行礼,起身拱手道:“朱公子,好久不见了,别来可好。。。”

    小鬼看上去虽然清瘦了不少,但是却长高了一些,脸上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和看到危险生物的戒备混合在一起的复杂表情拱手道:“原来是萧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今儿正好路过,相请不如偶遇,今儿我请客。”

    真能装,都派人来盯梢了,还好意思装出一副偶遇的姿态来在这扯淡,小鬼这一年学坏了不少呢,果然自己这个朱者不在身边看着他就近墨者黑了,萧白皱着眉扫了一眼环绕了小鬼一圈的墨者摆手道:“行了行了,都是自己人,随便坐。。。”

    小鬼闻言挥退了身边的众人,萧白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所以拱手请他到了一个雅间,两边都挂起了有客的牌子,两个人已经坐定,小鬼自己不经意的挑了一个距离萧白略近却离东方白最远而且靠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而且还只是坐稳了半边身子,一副看到情况不对随时逃命的姿态,看得萧白有些恨得牙痒痒。。。

    小鬼坐定以后才有些迟疑道:“大哥,她。。。”

    萧白刚要说什么,东方白却起身道:“我先出去了。。。”

    萧白也是起身道:“你不是。。。”

    东方白摇了摇头道:“我去准备点酒菜。。。”

    东方白刚刚走出去,小鬼就已经坐直了身子,脸上也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那样子甚至和萧白还有一些相似,前后变化非常明显,萧白看得就剩下自己两个人才起身道:“臣见过皇上。。。”

    小鬼一跃而起一把抓住萧白的胳膊道:“你自己的地方,这里又没有外人,干嘛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又看了看萧白道:“大哥,你可终于舍得回来了。”

    萧白也不想,但是身处其中有时候细节还是要注意一些的,见小鬼过来也顺势起身道:“其实外面挺好的,我还是习惯zì yóu自在的生活。。。”

    小鬼闻言笑道:“看样子你还是对母后。。。其实你多心了,皇家有自己的气度,即使是母后同样的事情也必也不会再做一次的。。。”

    萧白闻言笑道:“话倒不假,不过女人却有自己的心思,她们有时候可以因为爱一个人做出很多傻事,但是更会因为恨一个人或是忌惮他而任何事都做得出来。。。尤其是位高权重的女人,心思尤其不可捉摸。”

    小鬼闻言一叹道:“还是大哥你了解女人。。。”

    萧白闻言傲然道:“当然了,你在哥眼里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屁孩。。。不过说起这个我就来气。。。”

    小鬼却是好奇道:“怎么了?”

    萧白闻言道:“听说你成亲了?”

    “啊?”小鬼闻言不解道:“是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萧白忽然有些郁闷道:“没想到你一个小屁孩居然赶到我前面去了,凭什么呀。”

    小鬼闻言笑道:“其实你不用羡慕嫉妒恨的,我记得你有说过一句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以前我还是嗤之以鼻,如今才知道那真的是真知灼见呐。。。”

    “没有婚姻可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萧白闻言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不过看样子你也受过了爱情的伤了。。。这样才算是长大了。”

    小鬼闻言嗟叹道:“可不是么。。。”

    萧白继续道:“我还没进京的时候就听说你建了一个什么豹房?不会就是为了躲你老婆?”

    小鬼闻言道:“你要这么说也没有错。”

    萧白闻言八卦道:“看样子你的婚后生活并不愉快了,是你不喜欢她么?”

    小鬼闻言叹息道:“无所谓喜不喜欢了,我虽为天子,但是很多时候却没有办法自己选择,其实她不应该进宫的,因为她和母后是同一类人,而且她听母后的时候要更多,其实她不知道,母后并不喜欢她,因为人们一般都不会喜欢跟自己很像的一个人的,这甚至是没有理由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因为人总是喜欢看到自己好的方面,而不喜欢看到自己坏的一面,如果一个人就像是自己的镜子一样在自己身边不论是谁都不会喜欢的。”

    萧白闻言了然,有时候心里一根极为微小的的伤痕也会影响到人的一生,更何况那伤痕还是那么的明显,小鬼却是仍自自言自语,“对我而言那皇宫只是一座冰冷的监狱,没有我爱的人,也没有我真正的亲人,我只不过想要一个简单的家,一片只属于我的净土,每天从皇宫里疲惫的回来的时候能够感觉到一点点的温暖,当然要是能找回我的家人那就是一个真正的家了。。。”

    萧白闻言唏嘘道:“也是,鼎之轻重。。。呃,谁扛谁知道。。。”

    “噗嗤,”小鬼闻言却是笑出声来,“大哥你还是那么的不学无术呀,我怎么感觉现在我都比你有才华了。”

    萧白的脸sè有些发黑:“别岔开话题好不好,咱不是在说你房子的事么?”

    小鬼闻言笑道:“呃,也对。。。其实只是我本想只建一个两进的房子就已经足够了,显得温馨充实的那种,刘瑾那奴才却是。。。有时间你得过去看看,这混账就知道浪费民脂民膏的,我鄙视他。。。还有,大哥,听弟弟一句劝,婚姻大事,还是要谨慎的好,而且我还是建议你那啥多等等,多看看,急个毛呀。。。”

    “……”小鬼的思维真的很发散了,自己都有些跟不上了,只是说话的口气却跟自己越发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