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狩猎 第二百六十五章 新的开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风也越过中域大陆的平原,吹入到长白山,吹上身上,吹到最高的神山神庙之上。

    十几个神庙老祭祀依然站在光明神庙前面,他们的目光也依然穿过千山万水,落在中首山的大阵之上。

    而光明老祭祀依然没有从他的那座最高的神庙里出来,依然在闭关。

    这些老祭祀看着那个星辉大阵,看到星辉大阵里面的情况,看到里面困住的那些人,一个个手指不断屈伸,不断进行着推演。

    “恶魔星辉的力量在易俊制住罗烈以后增加到了四成。”

    最后,几乎所有老祭祀同时停止了推演,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来。

    “那小子果然是恶魔星下凡吗?”一个老祭祀犹豫了一下开口了。

    “恶魔星如果这么容易被找出来就不是恶魔星了。”听了那名老祭祀的话,其他几名老祭祀纷纷摇起头来。

    “不是他难道是萧瑶吗?”那名老祭祀对于众人的反驳很是不满,他有些恼怒。

    “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是是萧瑶?”听到那老祭祀说萧瑶的名字,几个刚才发言的老祭祀顿时恼怒起来。

    要知道,萧瑶可是他们几个老祭祀教最疼爱的徒弟,听别人说她坏话当然不乐意。

    只是,这些老祭祀仿佛有什么忌讳,在光明老祭祀没有出来前,并不敢下山去救萧瑶。

    “也不会是岳灵儿,虽然她这个功法有些修魔者的迹象,但是,也不是恶魔星辉的力量。”这个时候,又有老祭祀开口了,这次说话的是轮回老祭祀。

    听到轮回老祭祀开口,那几个发生口角的几个老祭祀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全部望向他。

    在神山神庙之内,除了光明老祭祀,就是轮回老祭祀的境界最高,所以,在光明老祭祀不在的时候,其他人都听轮回的。

    “这个星辉大阵有问题。”轮回老祭祀看到众人都看向他,幽幽一叹,然后再次开口。

    众人不由得有些哑然。

    这不是废话吗?大阵当然有问题,否则怎么可能死那么多的人在里面?

    不过,因为他是轮回,他是光明之下身份最高的老祭祀,所以,即便是他说了废话,其他人也没有人敢当众讥讽他,只是静静等待着,等待着他把话说完。

    轮回并没有理会众人的不满,他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不是天穹上众星的做事方式,众星虽然不禁杀戮,却不会采用这种欺骗的方法。”

    听到轮回说出这话,其他老祭祀脸色才稍微平和了些,这句话还算像点儿样子,不怎么算废话。

    不过,

    这还是废话!

    因为这些老祭祀不仅仅是境界高,而且个个活的岁月都很长,他们见过太多的事,包括上一次的星辉大阵出现。

    这次星辉大阵中发生的事情都太过奇怪了,以天穹上星辰的身份和地位,他们不应该采取这种欺骗的方式,这不仅仅是太过损伤他们在众灵士心中的形象,更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

    欺骗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获得好处。

    可是,五域大陆上的这些普通灵士,甚至一开始的时候大阵都不允许五境大灵士进入,那样的话,对于五境以下的小灵士们,天穹上的星辰会对他们有什么企图?

    至于说造星。

    那更不需要欺骗的形式。

    要知道,现星辰于天穹之上可是所有灵士修炼的终极目标,如果天上那些星辰说整个五域大陆所有灵士采用这种杀戮的方式获得现天穹的目标,整个五域大陆的灵士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这更不要说仅仅是在一个大阵里面了。

    所以,这一点儿也讲不通。

    至于恶魔星辉。

    对于恶魔星辉作怪,导致大阵出现欺骗的情况出现,一众老祭祀们更不相信。

    因为星辉是一百零七道,恶魔星辉只有一道,而最开始的时候,星辉大阵的力量可是完全控制在星辉力量之内的。

    但是,一开始大阵就在欺骗,用贝壳的方式。

    这才是让老祭祀们真正不理解的地方。

    所以,他们等着光明老祭祀出关,等待着他的解答。

    可惜的,光明老祭祀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始终不肯出关。

    而这个时候,星辉大阵好像要结束了,只剩下半个时辰的时间,最终它会消失在这五域大陆之上,再也不会留下一丝的痕迹。

    老祭祀们都有些着急起来,他们看着轮回,等待着他进一步的说明,而不是再说废话。

    但是,轮回老祭祀仿佛也就只能说出这两句废话来。

    下一刻,他有些尴尬的闭上了嘴巴。

    无奈之下,一众老祭祀只得扭过头来,将目光落向了他们不愿意落向的位置。

    那是西域大陆的方向,那是大魔神宫的方向。

    …………

    “罗烈这个蠢货!”

    西域大陆,大魔宫最高的宫殿顶部,大魔宫主在看到罗烈击杀了两名大灵士,然后又和易俊发生激战之后,终于忍受不住了,嘴里爆出一句粗话来。

    没有人接宫主的话,这倒不是大魔宫主平时积威所致,而是因为大魔宫的一众长老一个个也都震惊到无言。

    因为:刚才所有的长老都用尽全身境界实力看了一眼宫主的大千之眼!

    在大千之眼中,他们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五域大陆上,谁敢如此大胆,竟然连天穹上的星辰都敢戏弄,都敢利用?又是谁的实力如此强大,血翼之神的星辉之力都下来了,都没有制住它,都要黯然离开?”

    半晌之后,风扬长老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话说出,整个五域大陆各个角落都是猛然一震。

    因为,这句话说出了一个惊天的事情,那就是这星辉大阵根本不是天穹上星辰主动降下的,而是受人诱导降落的。

    而且,以天穹八仙之一的血翼之神的力量,都没有对付得了这个大阵。

    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整个五域大陆的强大灵士们都震惊起来?

    “他是谁?”

    一时间,几乎有几十道声音都在大魔宫的上方响彻起来。

    这些声音中并不仅仅是神庙那些老祭祀的声音。

    …………

    易俊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这个星辉大阵,是这个出现了纰漏,给了他们一线生机的星辉大阵,但是,他并不知道大阵后面的那个人是谁?

    而他这个时候也没工夫想这个问题。

    当务之急就是逃出去,至少也要带着对自己有恩和自己亲近的几个人逃出去,比如萧瑶,比如岳灵儿,比如绿袖、吴次郎、韩舞、冯乘,比如叶国昌老灵士。

    但是,办法呢?

    易俊脑筋急转,倏然之间,他的目光扫过罗烈,脑海中顿时灵光一闪。

    很多人在幻境里找到了真实的自己,却在真实中迷失,这是为什么?是他们傻吗,不是,是这个天穹并不是真的天穹,在那张纸下,他们必须要隐藏自己,否则就活不下去。

    每个招数都有灵性,一举一动,一个改变皆有灵性,这才是真正和灵器合二为一,才真正通灵,灵也才通你,犹如练兵,同样一千人,有人练出来的就是一千个废物,有人练出来却是一千精兵,能斩杀十万大军。

    若这天地所有灵性都因为你一念而动,一念而凝聚,一念而生杀伐,一念而息干戈,一念而各自努力,那你该是多么强大?这便是魂灵士——通人灵!

    …………

    大顺武德五十六年,元宵节还没有到,东京城的街道便分外拥挤热闹起来。

    有挑着各种货物的小生意人,有驾着马车的商队,但更多的则是一个个满脸书卷气的年轻人,他们大顺帝国的各个地方赶来,一脸疲惫,一身风尘,从东京城八个十分高大宽阔的门洞走了进来,看着街道两边已经开张的茶坊、酒肆、脚店、肉铺,于是,他们脸上流露出笑容来。

    因为,他们在会考前一个月,终于来到了京都。

    大顺建国已逾三千年,从太祖皇帝开始便定下了科考取士的制度,全国的士子经过乡试筛选后,第二年便可入京会考,入榜者皆有功名,二甲以内皆有官职,不分出身贵贱。

    对于寒门子弟来说,这绝对是一次鲤鱼跳龙门的机会,所以,在这距离会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在东京城的各条街道上,都走满了一个个穿着寒酸,但眼睛却炯炯有神的年轻人。

    一辆破旧的平板车也夹杂在这些年轻人中间,车上放几个大箱子,被粗大的绳索结结实实的固定在并不宽阔的车板之上。

    拉车的是一对比较奇怪的组合。

    一个是个身形瘦削,脸色微黑的小少年,眉眼还没有完全长开,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甚至更小的样子。

    另外一个则是一头两米来长,半人来高,通体披着金黄色毛发的巨狼。

    仿佛知道平板车的沉重,同时也知道自己的小主人还没有成年,力气不够,这巨狼嘴里叼着一根连接车辕的绳子,低着头,嘴里流淌着涎水,奋力拉着。

    不过,这还不是奇怪的,更奇怪的是在平板车的后面,一只身形娇小,通体雪白的小狐狸直立起来,用自己的两只前爪也在推着平板车,在一些上坡地方,小狐狸更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嘴里吱吱叫着,两只后腿因为太用力以至于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印记。

    大街上看到这奇怪组合的平板车,不约而同的站住了脚步,新奇的同时,更有人微感心酸。

    因为小少年看起来的年纪实在是太小,而平板车留在地上的车辙也太深,巨狼虽然看起来骨架很大,但也太过瘦骨嶙峋,小狐狸骨碌骨碌转动的那双水汪汪的眼眸更是让人心生怜悯。

    而且,那小少年身上穿着的破烂兽皮更证明了他来自何方——整个大顺,只有塞北之人才会穿这种紧身窄袖的毛皮短装。

    他们这些读书人不仅要学圣人之言,更要学习天文、地理,所以,他们知道塞北距离大顺帝都东京城到底有多远。

    塞北最南的山海距离东京城都有千里之遥,至于那些毗邻北域的地方更不知道有多遥远。

    仿佛是太过疲劳以至于感官都有些迟钝,小少年并没有觉察到周围众人或怜悯或嫌弃的目光,他只是拉着车走着,不时抬起头来看一下街道两旁的建筑。

    对于茶坊、酒肆之类的他便一眼扫过,并不停留,只有看到门匾上写着“旅店”、“客栈”之类子样的地方才多看几眼。

    一些太过豪华客栈的牌子没有让小少年的脚步停下来,太过简陋的也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太过豪华的小少年恐怕是住不起,太过简陋的仿佛是怕里面不安全或者是不安静什么的,总之,仿佛是临来时候家中或者村中长辈嘱咐让他有着这种或者那种的顾虑,以至于脚步始终没有停留下来。

    “从来没有来过京城的,可怜的穷孩子啊!”或许是小少年不断寻觅的样子引起了某个人某些不好的回忆,也或许是小狐狸楚楚可怜的样子引发了某个热血青年的保护欲,于是,有人大踏步的朝着平板车走了过去。

    “小兄弟,你是在找客栈吗?”温和却并不低沉的声音在小少年身边响彻起来。

    小少年停止了行走,抬起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渍,扭头看到身边那个身形高大,满脸阳光的青年,嘴巴张开,露出八颗细碎洁白的牙齿,脸上那可爱的小酒窝也显现出来。

    只是,小少年只是温柔的笑着,并没有回答青年的这个问题。

    “呵呵,出门的时候你爸爸妈妈告诉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对不对?放心好了,这里是东京城,整个大陆最伟大、最富裕的东京城,这里没有坏人的。”青年呵呵笑着,想起来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教导,越发笑得灿烂起来。

    笑了一会儿,发现小少年依然只是对他微笑着,并没有附和他的意思,这青年不由得感觉到自己有些冒失。

    确实,哪个坏人说自己是坏人,他们都会说自己是好人啊。

    自己这样冒冒失失的冲过来才真是像极了坏人呢!

    “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青年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封荐书,双手递到小少年面前说道:“真不骗你的,我也是进京赶考的士子,姓宋名轶,荐书上写得清楚,小兄弟如果不嫌弃,我们可以去住一个客栈,我知道哪里有既便宜又干净的客栈。”

    “那宋大哥就带路吧,哦,我叫易俊。”小少年这时终于相信了宋轶,开口说话了。

    (哦,就写到这里吧,真的用心写了,但是,这种文风真的不适合起点,我写的累,大家也不领情,下一本要按照大家的兴趣来写,依然是精彩的故事,但是,叙事方法会改变,文风也会改,改的让大家欲罢不能,嘿嘿,相信猎人的文笔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