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猎手 第207章 消逝的猎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真的要走了吗?叶枫心中的伤感更浓了,又一个虚空猎人将远离自己而去,让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你不能走啊,我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解答呢?”叶枫忍不住说道,做着最后的挽留。

    “对我来说,我出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血衣人柔和的看了叶枫一眼,道,“其实,我已经为你解答了心中最大的疑惑,也帮你克服了最大的恐惧,所以我的使命完成了。至于其他的疑问,你自己去慢慢探索吧,那些被废墟掩埋的真相,最终会出现在你的眼前的。”

    “你说我心中最大的恐惧,我有恐惧吗?”叶枫有点莫名其妙,“我一直都是无畏的啊,怎么会心生恐惧呢?再说了,这世间还没有什么能够让我心中产生恐惧呢。”

    “呵呵。”

    血衣人戏谑的看了叶枫一眼,道:“那个叶忘呢?难道说,他不是你心中隐藏的最深的恐惧。他对你的杀意可是不加掩饰的啊,并且还留下了那么多的后手对付你。”

    “这……”

    叶枫心中很不舒服,血衣人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尽管自己不想承认,可血衣人说的却是事实。尽管口中一次又一次的咒骂叶忘,说着自己根本不怕他之类的话;尽管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克服心魔,暗示叶忘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

    可不知为何,在内心深处,始终无法摆脱叶忘的身影。他就像是一个无处不在的幽灵,躲在自己灵魂深处阴暗的角落里,冷漠的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我知道你所说的不怕只是嘴硬怕了,其实别说是你,当我在你的记忆中现他的身影时,我的心中也有那么一丝惧意的,毕竟,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血衣人补充道:“不过,在听了我今天的这番话后,你应该不会再害怕他了,他再怎么厉害,也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况且他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时代,再也不能对你造成威胁了。所以你的这种惧怕纯粹就是给自己找罪受。”

    “这,这,这……”叶枫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的,可刚一出声音便被血衣人打断了。

    这时候,血衣人的身影已经虚幻了许多,估计到不了一刻钟的时间就会彻底消失了。他低头头,双目柔和的看着叶枫,那眼神就像是一个前辈高人在注视着杰出的后辈似的,慢慢的,那张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你很不错,到底是年轻人啊,有热血,有激情,在你身上,我恍惚中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是在死亡边缘苦苦挣扎着,一样是为了提高实力而不断的在一个又一个的险地间追求突破的奇迹。其实,你与我很像,很像……”

    “多希望我能够回到从前啊,然后手握长矛,背着长弓,领着威风凛凛的战兽,与你一起战斗。与你一同踏破九天,猎尽万界,一起走到星空的尽头,一起进入无尽星海,去看一看那传说中的无上存在。”

    “哎,可惜啊……这一切都只是妄想罢了,我现在甚至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在这里,我只能祝愿你,希望你能坚持心中的梦想,不畏前路的艰难险阻,坚定的走下去,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在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叶枫,你记住,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也不要绝望,不要放弃!你是我猎之一族在诸天万界的最后一名猎人,若是连你也放弃了,我猎之一族将永远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唰!”

    红光一闪,血衣人那虚幻的身影出现在叶枫身前。他的双眼此时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微红,他紧紧的抓着叶枫的肩膀,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恳求之色,道:“猎之一族的最后希望啊,这颗火种,无论如何都不能熄灭,为了猎之一族,叶枫,拜托你了……”

    说完,血衣人颤抖着伸出了双手。他的双眼这时候似乎有点湿润了,他又抬起了头看着前方的空气,思绪似乎回到了千百万年前:当年,也有人这样抓着自己的肩膀恳求自己,可惜自己没有成功,那一代,包括他在内的九名虚空猎人,都失败了。

    叶枫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彻底愣住了,只感觉大脑乱哄哄的,一道又一道杂音在脑海里乱窜,似乎想要摧毁自己的一切思绪,让自己永远的陷入混沌之中。

    慢慢的,叶枫的眼睛有点湿润了,血衣人真挚的感情流露打动了他。一直以来,他都以心坚似铁来标榜自己,而自己也的的确确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厮杀中使得自己的心,慢慢的变得无情起来,就像那水一样。水因冷而坚硬,心因冷而无情。

    可是此刻,在上古猎人恳求的目光的注视下,以及那番情真意切的请求之语,使得他心中的那丝坚硬慢慢的融化了,猎人的话好似太阳照耀大地,化解了心中的冰冷。还有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和蔼可亲,那完全就是长辈在注视后辈的目光啊。

    更重要的是,叶枫感受到了一丝血脉的悸动,上古猎人的体内和自己体内流淌着一样的血液,他放下了高高在上的高手风范,低声下气的恳求自己这一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后辈,只因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温情,信任,关怀……这是叶枫能够感受到的。他的眼眶慢慢的湿润了,看着那张英俊中透露着伤感和恳求的脸,看着他眼中的无奈和沧桑,叶枫在忽然间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恍惚中,他看到了婴儿时期的自己:一个青年将自己从冰雪中抱起,那时,青年的目光与这猎人的目光,是何其的相似。

    那个青年,是叶枫这一生的养父,那个善良的人啊,给了叶枫第二次生命,可惜命运不济,一次和养母在外出打猎时,再也没有回来,那一年,叶枫只有几岁。

    “唉……”

    最终,血衣人转过身来长长一叹,看着前方的虚无,喃喃道:“千百万年前,我留下了一丝残念,千百万年后残念苏醒,却现……早已是物是人非,所有的一切,恍如一梦,沧桑桑田,往事化云烟,再回,一眼千万年。”

    (本章完)

    (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