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田 第1629章 被他折腾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撞进他怀里时,宋玲玲仿佛像是有什么东西撞进了她心里。

    她一怔!

    抬头,有怔忡地看着亦君。

    亦君垂眸,略担忧地看着她:“能走吗?”

    宋玲玲眼睛一酸:“惨了,我可能快要死了。”

    亦君挑眉:“别胡说。”

    “我双腿发软无力,头也昏昏沉沉的,全身都酸痛。”

    刚才坐床上不知道,现在下床,各种不适感袭来,让她突然感到害怕。

    刚因为撞进他怀里浮现出来的异样感,也被害怕取而代之。

    做噩梦头昏昏沉沉很正常,全身酸痛……亦君还没见过。

    “干嘛不把匣子随身带在身上?”亦君语气里夹着一丝责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宋玲玲委屈:“怕你抢啊。”

    她以前都是随身带的,就上次谷佳佳帮她订了酒店时,有一个晚上把匣子放在酒店没有带到租房才没有随身带。

    把匣子带到租房后,她就一直锁在房间里,都不敢拿出来让亦君看到,怕他抢,又怕他偷……

    亦君很生气,这个死女人,把他想成什么人了,他是那种,要靠抢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人吗?

    他是想拿回铁匣子,但不是抢,也不是偷,而是让她心甘情愿地交到他手里。

    现在,看到她因为没有铁匣子在身边,噩梦连连,他打消要拿回铁匣子的念头了。

    亦君脸一黑,把她从怀里推出来:“无法走的话,就坐在床上。”

    宋玲玲真的腿软的坐在床上了。

    她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亦君:“我要去刷牙洗脸啊。不能走,我怎么做这些?”

    “现在不能走不做,等能走了再做。难道你想我打水过来伺候你刷牙洗脸?”亦君也坐下,双腿微夸式地做着。

    宋玲玲抿了抿嘴,喃喃道:“我还真想你伺候我呢。”

    亦君瞪她:“最好打消这种不应该有的念头!”

    宋玲玲慢慢起身,“我内裤都不知道帮你洗多少次了,你就不能帮我打水过来洗脸吗。”

    亦君一听,脸一热:“我没要你洗我这个!“

    他的洗衣服,外衣内衣桶是分开的,做到了外衣,内衣分开洗,还经常消毒,不知道有多干净呢。这个女人总是偷偷的趁他不注意就把他内裤从洗衣桶拿出来手洗了,手洗了……

    想到自己的贴身衣服,被她双手碰过,亦君就……就……红脸!

    他妈妈在他七岁开始,就没碰过他贴身衣服了!

    这个女人真大胆!

    “哼。“看到他窘迫的样子,宋玲玲竟然觉得好笑。

    她慢慢走到浴室,双手叉腰,那样子,就像一个大肚便便的孕妇。

    刷了牙洗了脸,他们就来到医院了。

    马茶花可能是因为可以跟着外孙女到k市去了,昨晚一晚都高兴得,宋玲玲一进病房,就见到她跟邻床的病友有说有笑。

    “外婆。”宋玲玲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她现在好困,好想睡觉。

    听到宋玲玲的声音,马茶花扭头一看,“咦,亦君呢?”

    “他去找医生了,帮您办出院手续。”

    “这个孩子有心了。玲玲,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看去很憔悴。“马茶花勾着头看着宋玲玲,”你昨晚没睡好吗?“

    宋玲玲点了点头:“嗯,基本一晚都没睡。”

    睡着了,可睡噩梦了,那么真实的梦,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被人拉到黑暗世界去了,不然怎么会浑身酸痛呢?

    宋玲玲甩了甩胳膊,揉了揉腰,要到什么时候,身体才不会酸痛呢?

    “怎么了?”马茶花眼里闪着八卦,看着宋玲玲问。

    “全身酸痛。”宋玲玲在马茶花床前坐下来,“腿都软了,外婆,我……”

    宋玲玲想跟马茶花说,她昨晚做噩梦了,但她话还没说完,马茶花就打断她了,马茶花惊讶地看着她:“这么累了,干嘛不多睡两个小时?回k市不急啊。”

    “不想睡。”

    “唉,亦君那小子也真是的,把你折腾成这样,应该要好好疼惜你才是。”

    “外婆,不是亦君折腾我,是……“

    “是你折腾他?“

    “都没有,是……“

    “外婆,我办好出院手续了,你换好衣服就可以出院了。”

    亦君手里吊着车钥匙走了进来。

    宋玲玲诧异地看着他:“这么快就办完出院手续了?”

    亦君点头:“嗯。”

    “单据呢?“

    亦君拍了拍身后的背包:“塞包里了。“

    “用了多少钱?“

    “高高兴兴出院,你问钱做什么?“亦君眉头挑得老高。

    “玲玲,你男朋友一看就是有修养的人,车钥匙还是宝马,有钱人啊,怎么会在乎几千一万的医药费呢。”马茶花的病友道。

    她的两个孙女刚好买了早饭回来,听到奶奶的话,目光下意识看向亦君手里的车钥匙,真的是宝马!

    长得帅,还这么有钱,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宋玲玲撇嘴,那宝马车是他向他女性朋友借来的,他哪有什么宝马车,他有台自行车!

    宋玲玲看着马茶花:“外婆,出院吧?“

    “不出院干嘛?”

    “出的话,您起来换衣服啊,您这样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我又不是盯着你看,你有啥不好意思的,我盯着亦君看你也有意见?”

    亦君露出温润的笑:“外婆,我没意见,你尽管盯,很多人盯我,都说是因为我长得太迷人了,他的眼睛控制不住。“

    马茶花哈哈一笑,“是的,你就是太帅了,我这个老太婆见了都喜欢。玲玲,扶我起来换衣服。”

    宋玲玲小心翼翼地扶着马茶花起来。

    亦君看了眼病房,除了他,都是女性。

    他绅士地对马茶花道:“外婆,我出去一下。“

    说完,他对宋玲玲道:“就在这换吧,我回避。“

    亦君出去后,还顺便把门关上了。

    谁都会做的动作,被他做出来,却完美得让人流鼻血。

    马茶花一边解上衣的扣子一边道:“亦君真是个不错的孩子,你们又同居了,要彼此恩爱包容,我最了解你了,你性格直,以后在亦君面前,要温柔点,知道吗?有时候,太直的性格会让你吃亏的。不过啊,我看亦君会包容你所有缺点的。我来换就行了,你昨晚被他折腾得浑身酸痛,还是往旁边站着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