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之剑 第十五章 时过境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背包里这些野鹿皮怎么办?一次性处理不掉吧?”聊了一会之后薛宇的话题转到了游戏里面,他们背包里这么多野鹿皮,要是全部卖给NPC商店肯定是不划算的,如果是处理给玩家,以塔吉特村这么大点市场一时间也没这么大需求量。

    “不用担心,现在装备紧缺,各大工作室都在培养裁缝。裁缝想要把裁缝技能等级提升上去,肯定要消耗大量低级兽皮,他们的精英成员都在练级,没时间收集野兽皮,所以你们只要打出广告,大批量出售野鹿皮,很快就会有各大工作室的人跟你们接头,你们按照3个铜币一张的价格直接脱手就可以了。”聂凡道,这些都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

    “真的?”林苏月半信半疑地问道。

    “我们分头打广告抛售野鹿皮,然后收购初级回魔药剂,数量越多越好!”聂凡道,有了大量初级回魔药剂,他们就可以去疯狂刷怪练级了。

    “好的,我们去试试。”薛宇和林苏月不知道市场行情,对聂凡的话都有几分疑惑,但他们还是很快分头行动了,聂凡知道的东西比较多,俨然成了他们三人中的领导者。

    聂凡、林苏月和薛宇三人开始在村子里打广告,果然跟聂凡所说的一样,他们广告才打出去没多久,就有好几个工作室的代表跟他们接头,要收购他们手里的野鹿皮。一个工作室一次性吃不下那么多,但几个工作室多的一次性购买五六百张,少的也会买上一两百张,很快地,薛宇和林苏月手里的野鹿皮陆续全部脱手了,同时也收购了不少初级回魔药剂。

    聂凡发现,村子里高等级的玩家开始多了起来,最高的已经有十六级的玩家了,这些高等级的玩家基本上都是有固定组队的,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这样看来,刚才在红树林里碰到的那个叫幽影萧风的玩家算得上相当厉害了,独自练级居然不逊色于这些顶级玩家。

    村子中央的广场上有几个玩家在收人,他们隶属于追猎者工作室,他们已经在为组建公会做准备了。

    组建公会?聂凡想到了什么,组建公会的条件非常苛刻,首先要获得银翼水晶,再做完一系列大型任务才有可能获得组建公会的许可,这银翼水晶可是一件值钱的东西,聂凡恰好知道它的出处!不过现在等级还远远不够,以后的事情可以一步一步慢慢来。

    等收购到足够多的初级回魔药剂,他们就可以练级去了。

    就在这时,聂凡的语音响了起来。

    “聂凡,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在塔吉特村。”是林欣妍清亮的声音。

    “我在药店门口,你来这里做什么?”聂凡问道,林欣妍的出生点在莫克西,怎么跑这边来了。

    “我看到你了!”林欣妍兴奋地叫道。

    聂凡四处张望了一下,终于发现远处林欣妍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林欣妍游戏里的容貌没有太大改变,瓜子脸轮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莲藕般雪白的肌肤,体态更是有如灵峰秀峦般引人暇思,她选择的是法师职业,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法袍,上面绣满了紫荆花藤的图案,头上缠了一条银色的发带,黑缎般柔软亮丽的头发披落下来,垂到腰际,有一种独特的典雅气质,令附近的玩家们不禁纷纷侧目。

    跟林欣妍一起的还有一个ID叫猎空的男性玩家,十**岁,长相俊朗,身材颀长,他朝聂凡这边看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聂凡。聂凡跟他一般年纪,虽然算不上特别英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洒脱的味道。他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快的样子。

    林欣妍十五级,那个人十六级,在玩家中等级算得上相当高的了。

    聂凡坦然地迎了上去。

    “你们好。”聂凡向两人打招呼道。

    “欣妍,这位同学怎么称呼,给介绍一下。”那人表现得很绅士,落落大方。

    “他叫聂凡,是我一个伯伯的孩子,现在暂住在我家里。”林欣妍介绍聂凡的时候,脸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对林欣妍而言,一个曾经闯进过她浴室的男人,跟别人多少是不太一样的,而且听父亲说她和聂凡小时候有订过娃娃亲,虽然只是开玩笑,但她曾经因为这个问题跟父亲吵过很多次,但是经过了上次那件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跟聂凡之间的关系了,心底里对娃娃亲那件事情,居然也不是非常排斥了,对聂凡道,“他叫徐鸿,是我一个同学。”

    “伯伯,姓聂?”徐鸿立即明白了,聂凡跟林欣妍之间应该不是什么直系亲属,当他听说聂凡现在住在林欣妍家里,眉毛不自觉地一挑。

    “聂凡,你现在才十二级?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练级,我们团队现在有十二个人,其中六个都是高手级的职业玩家,最高的已经十七级了,其余几个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林欣妍邀请聂凡道。

    聂凡是不可能加入林欣妍所在的团队的,笑了笑道:“不用了,我还要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去练级。”

    “那要不带他们一起来吧?”林欣妍依然不放弃地劝说聂凡,“你们几个人组队练级肯定还是跟我们一起练比较快。”

    “真的不用了。”聂凡微笑着摇头道,虽然他现在才十二级,但是实力绝对不比任何二十级的玩家差,对那些所谓的高手自然是不屑一顾。

    “既然聂凡不来,那还是算了吧,聂同学现在十二级,加入的话我担心其他人有意见。”徐鸿隐晦地暗示聂凡等级太低了,如果死皮赖脸要进来,肯定不受欢迎,到时候自取其辱,惹人生厌。

    聂凡听出了徐鸿话里的意思,心中有些不快,但没表现出来,淡淡地道:“徐同学说的对,等以后有时间了再一起练级吧,今天就先算了。”

    林欣妍不禁有些失望,点头道:“那好吧。”

    聂凡倒算有点自知之明,徐鸿暗自得意,对聂凡道:“实在有点抱歉,今天就先这样吧,等到二十级,我们再邀请聂同学一起去灰原沼泽吧。”心里却是鄙夷地想着,等他和林欣妍二十级能去灰原沼泽的时候,聂凡说不定还在十五六级徘徊呢。

    徐鸿心里在想些什么,聂凡岂能看不出来,不过他不屑于跟徐鸿争辩,以后自会用事实说话。

    “聂凡,这两个是?”薛宇正在这时走了过来,看到林欣妍和徐鸿,疑惑地问道,他的目光从林欣妍身上掠过,暗暗赞叹一声,这个女孩比他们初中时的校花还要漂亮多了。

    “两个朋友,她是林叔叔的女儿,叫林欣妍,这个是她同学,叫徐鸿。”聂凡介绍了一下道。

    “林欣妍?居然是你,我记得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还见过你来着。”薛宇惊讶得嘴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了,“我叫薛宇,你还有印象吧,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么漂亮了。这个是你男朋友吧,挺帅的。”薛宇性格直率,心里想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既然这个徐鸿跟林欣妍一起,八成是林欣妍的男朋友了。

    “不是,你可别误会了,他只是我同学。”林欣妍赶紧摆手否认,偷偷地看了一眼聂凡,试图从聂凡脸上看出什么来,但她失败了,心中莫名地闪过一丝失落。

    徐鸿听薛宇那么一说,顿时有点心花怒放,连带着看薛宇也顺眼多了,微笑着道:“薛同学误会了,我和欣妍只是普通同学关系。”

    “哦,是这样啊。”薛宇点头道,看了看聂凡,又看了看林欣妍、徐鸿,想要寻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他有点摸不清这三个人的关系,为了不浪费时间,干脆给聂凡发了一条消息,“所有的钱已经全部买成初级回魔药剂和中级魔法泉水了。”

    “我和薛宇差不多该出发练级去了。”聂凡看向徐鸿和林欣妍,“我们先失陪了,下次有机会再聊。”说完之后,聂凡和薛宇转身离开。

    一旁的林苏月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后方的林欣妍和徐鸿,问道:“你们认识他们?”

    “聂凡认识。”薛宇道。

    看着聂凡、薛宇离开,林欣妍忽然有点兴致索然,对徐鸿道:“我们团队快出发了吗?”

    徐鸿见林欣妍有些低落的样子,安慰她道,“既然聂同学不来,也只能算了。他才十二级,那个薛宇和他们另外一个队友才十级,等级差得太多,我们没办法带他们。”这几个人等级这么低,技术肯定不怎么样,他是绝对不屑于把聂凡三人加进团队的,更何况聂凡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走吧。”林欣妍懒得听徐鸿的解释。

    薛宇和林苏月把收购来的一部分初级回魔药剂和中级魔法泉水交易给聂凡,三人一起出了塔吉特村,朝东面方向奔去。

    赶路的过程中,薛宇追上聂凡,小声地调侃道:“真没想到,女大十八变,林欣妍现在居然这么漂亮了,记得小学的时候你老是烦她,嫌她黏着你,现在后悔了吧。”

    聂凡默然,一些往事涌入脑海,那时候,他和林欣妍确实是冤家来着,经常吵闹,有的时候还打架,他的身上还留着那时候林欣妍咬下的牙印,不过现在双方都已经长大了,自然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

    “怎么不说话了,话说林欣妍有男朋友了没,你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就没想过那啥,肥水不流外人田,要是她被人追走了,你就后悔去吧。”

    “你想太多了,我和她根本没可能。”聂凡断然否决道,双方家庭条件差太多了。

    “怎么没可能。”薛宇笑道,“你不会还在想着那个许菲雨吧?那许菲雨不是什么好货色,说什么考上大学之前是不会谈恋爱的,现在还不是跟刘墨搞上了,说起来还不是图别人有钱。你追她那么多年,为她做了多少事,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过。”

    聂凡眉头一皱,薛宇立即噤声道:“得,算我没说。在我看来,林欣妍比许菲雨正点多了,听说林叔当时还跟你爸订过娃娃亲来着,青梅竹马,又是从小的娃娃亲,现在又住一起,那简直太方便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时过境迁,当初也不过是双方家长的一句玩笑话,过了这么多年谁还会记得。现在我家和她家家境悬殊,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我如果追林欣妍那是自取其辱。”

    “林叔应该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吧,从他这么照顾你就可以看得出来。”

    “人贵自知,在我把家里欠的债务全都还清之前,我是不会找女朋友的。林叔的恩,我肯定会报的,若是还对林欣妍有非分之想,岂不是忘恩负义?”聂凡道,他想起了林权那天说的话,那些话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一个人想要让别人尊重你,得到生存的尊严,就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薛宇不以为然道:“欠债那是你爸的事,你就算最后还不上,也没人会说你,欠了那么多,不是十几二十年能还上的,难道债务一直没还上你就一直不谈恋爱?那时候你妈头发都等白了。”

    “我有自己的打算。”聂凡道,“我们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吧。”

    “如果你能像你老爸一样,成为职业玩家排行榜排名前三的职业玩家,说不定用不了十年。”薛宇道,既然聂凡这么不高兴,他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了。

    职业玩家排行榜,据说能在那上面排进前三,再加上长相不算太丑,每年光代言和赞助就能收到很多。但是职业玩家排行榜上那些人是所有职业玩家仰望的存在,他真的可以么?

    “你们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林苏月在一旁不满地道,聂凡和薛宇小声地说了好一会了,又一次把她给排除在了外面。

    “没什么,聊一些岛国的片子。”聂凡故作憨厚地道,加速飞奔。

    “薛宇!”林苏月大眼一瞪,顿时有一种要发作的迹象。

    没多久,聂凡听到后面传来薛宇凄厉的惨叫和哀嚎:“聂凡,你陷害我!”

    聂凡露出会心的一笑,心里默默地想着,小宇、苏月,谢谢你们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从今天开始,我要让所有人重新认识我聂凡!让我们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传奇!